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斯蒂格利茨:制定疫情救助计划 忘了经济学的第一课

2020-04-10 12:00:32 作者: 斯蒂格利茨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刚刚通过的联邦法案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经济后果做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反应。但我们不应将其称为“刺激”方案。这是一个错误的说法:现在与2008年不一样,当时由于金融行业的问题,经济面临需求不足的情况。因此,刺激方案在当时是必需的。但这次的问题不在于需求不足,而是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崩溃。

诺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制定疫情救助计划,忘了经济学的第一课

6、 斯蒂格利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刚刚通过的联邦法案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经济后果做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反应。但我们不应将其称为“刺激”方案。这是一个错误的说法:现在与2008年不一样,当时由于金融行业的问题,经济面临需求不足的情况。因此,刺激方案在当时是必需的。但这次的问题不在于需求不足,而是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崩溃。

当务之急,是确保我们在保护健康方面采用正确的经济学——这就是为什么对医院的援助和带薪病假如此重要。但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保护我们的公民,以防止极端情况发生;同时要确保一旦疫情得到控制,我们的经济有一个良好的复苏基础。美国经济最需要的是使钱迅速流动到合适的人们手中,并使工人与雇主保持联系。

在这方面,联邦法案有针对性地完善了美国的失业保险制度,就覆盖范围(有权享受福利的工人比例)和补贴率(福利与正常工资的比率)而言,美国的制度在所有发达国家中是最薄弱的。如果预测正确的话,失业保险制度的负担将是巨大的。上周,新登记失业救济的工人达到330万,使美国失业人数比2月份的580万增加了约50%。而最新的数字可能降低,因为有些人无法通过失业办公室进行登记。自由职业者和从事零工经济者的保险也是联邦法案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将有助于确保这些人获得急需的支持,但是这也会导致失业救济人数进一步增加。延长失业工人的保险期限并增加工资也是重要的条款,可以保护大约20%至30%可能失业的劳动力。

初次失业救济申请猛增,图片来源:cnn

该法案还试图通过向收入在75,000美元或以下的个人提供1200美元,或向收入在15万美元以下的夫妇提供2400美元补助,以免这些补助对象陷入困境,尽管这还不足以确保大多数美国人稳定住自己的财务状况。特朗普政府暗示可以在两周内寄出支票,这是白日做梦。通过立法需要花费两周的时间,现在政府又表示,这些资金还要再经过三周才能到达国税局注册的纳税人手中。对于其余美国人来说,需要的时间甚至更长。由于有这么多的美国人仅靠薪水生活,都无法支付400美元的紧急费用,这种延误可能是灾难性的。

这里的紧迫情况是:如果一个家庭不能支付房租,房东就不能支付账单,如此延续下去,那么经济可能会陷入僵局,将来很难启动。我在其他危机中也看到了这种情况,而我们不想让悲剧重演。

鉴于上述问题,此次立法包括了许多其他国家已经引入的条款就非常重要——比如,对于那些有联邦抵押贷款的房屋的承租人,保护其不被驱逐,还有暂停对这类房屋赎回权的剥夺,以及暂缓联邦学生债务利息的支付。但是该法案还远远不够:它应该包括暂停所有房屋屋主驱逐租客的权利,暂停所有房屋抵押赎回权的取消,对那些没有及时偿还欠款的信用卡和没有支付当期按揭的汽车,也要暂停收回的工作。考虑到信用卡公司收取的高利率,暂停处置信用卡特别重要。没有它,许多家庭将发现自己难以管控债务。

除了帮助个人,我们还必须维持经济及其金融体系。常规的货币和财政政策虽然有帮助,但还不足以解决问题,因为供需双方都受到了严重的干扰。在2008年,货币政策可能阻止了银行体系的崩溃,但是并没有让经济迅速复苏。这次也一样。

2008年信贷紧缩是自上而下的,原因是银行的不良行为。而这次是自下而上的,因为当人们的收入来源枯竭时,他们将无法支付账单,在整个经济中就会出现连锁反应。为此,我们需要比2008年更多的自下而上的响应。1200美元的支票将是关键性的。小型企业还需要立法中涉及的各种好处,包括延迟支付税款和偿还SBA贷款,赠款和低息贷款。

然后是财政援助。有些公司浪费了机会,没有拨出资金准备应对坏年景,而是选择大规模地回购股票,把资金输送给它们是没用的。

那是老式的涓滴经济学(trickle down economics),从未奏效过。我们需要区分救助公司,与救助其股东和债券持有人。我之前就提出过,贷款应采用附认股权的可转换债券的形式,纳税人承担的风险就能获得足够的补偿,并且利息应与过去的行为相联系——如果他们通过股票回购和交易让自己置于这种境地,或者他们一直进行避税。而且这笔钱应附带基于就业、治理、劳动待遇和环境的条件。

民主党成功地限制了最有可能激怒公民的行为:纳税人的钱被用来支付高管的高昂薪水或回购股票。他们还阻止了公司一边拿钱,一边解雇工人。

该法案中最缺乏的是对优先级的充分认识。我们忘记了经济学的第一课:由于资源稀缺,我们需要确定优先级。当各州无法维持基本服务时,我们应该救助豪华酒店吗?当大学遭受捐赠减少的重击,并受到外国学生入学率下降的威胁时,是否应该削减开支,包括削减给贫困学生的补助金?一个行业能够并且愿意为更多的游说者付费或付出更多的竞选捐款,并不意味着它就更应该得到援助。

虽然这不是一个完美的立法,但比我原本想的要好得多。政府最初提出的许多措施,例如削减工资税,并不会成功。这种措施不会把钱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很少措施会与工人相关,而失去工作的工人将一无所获。更糟糕的是,这将是另一次对公司利润税的减税。2017年的减税并没有产生投资,也没有提高工资;它导致了近一万亿美元的股票回购。

这些措施不会拯救所有为了减缓新冠状病毒传播而关闭的餐馆和其他小企业;但是,如果我们能够迅速行动起来,它将挽救数百万由于经济衰退而丧失收入来源的美国人,就可以避免可能发生的自下而上的金融危机。而在疫情被控制后,这些措施也会使我们经济的复苏处于更加有利的位置。

特殊时期需要特殊措施,而现在就是特殊时期。

(观察者网特约译者 傅洛拉译自CNN)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观察者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