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楚江笔谈:美国,公无渡河 公竟渡河

2020-04-09 20:48:00 作者: 楚江笔谈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苏联解体后,美国一超绝尘,成为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世界主宰,拥有无与伦比的军事霸权、科技霸权、金融霸权、文化霸权。美国一声吼,地球抖N抖。可是病毒不分意识形态,不信嘴炮,专业打脸。

3、

上图是《财新周刊》2020年第10期封面报道文章《从漠视到惊醒:美国战疫如何打响》的封面配图。文字写着“能否及时阻止新冠病毒攻陷全美,关乎全世界”,三张动图则是地图在右、美国居中、新冠病毒在左,图片寓意简洁明了:如果美国没挡住新冠攻击,地球危矣!

说的有一定道理。苏联解体后,美国一超绝尘,成为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世界主宰,拥有无与伦比的军事霸权、科技霸权、金融霸权、文化霸权。美国一声吼,地球抖N抖。美国干点什么,都关乎全世界。如果发生新冠攻陷全美这样的沉重打击,不仅是悲惨的人道主义悲剧,极大可能引发世界金融危机、经济大萧条乃至战争危机。

在这样的全球观、理中客以外呢,上述图片和文字是不是也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国内精英圈子的恐慌。他们恐慌世界“警察”缺位,他们恐慌民主自由的“灯塔”塌陷,他们恐慌现代文明的“领袖”弃文明而不顾,他们恐慌身处没有美国领导的世界。他们痛斥“幸灾乐祸”的国人,他们不断地发出和论证“美国沦陷我们将会面对什么”“美国沦陷中国也将完蛋”深刻见解,他们高呼救美国就是救地球、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他们急切,他们渴求,初步脱离新冠致命危机的中国、正在奋力救援许多国家的中国,迅速地、重点地、全力以赴地去支援美国,派一批一批的医疗队、送无数飞机无数轮船的物资到大洋彼岸。可是美国政府是这样希望的吗?中国是该无条件这样做吗?

一、谁曾敢想象美国这么“弱”

曾经中国疫情爆发的时候,其实就是才过去的2月份,想必世界上所有人都认为美国的强大国力不至于步中国后尘。许多精神美国人更是狂吹美国有着透明的信息发布制度、完美的民主自由、先进的医疗技术,坐拥瑞德西韦神药、强大医疗物资生产能力、甚至2艘夸张成的10艘医疗船等利器,不允许这样不科学的事情发生,绝对秒秒钟锤爆新冠。

可是病毒不分意识形态,不信嘴炮,专业打脸。3月以来,美国疫情快速蔓延,新冠确诊病例3月5日破百、11日破千、18日破万、27日超过10万,4月1日超过20万、4日超过30万。从1月29日确诊5例到4月1日20万例,仅两个月,从20万到30万,仅3天时间。美国的检测能力和增长“速度”,天下第一。医疗体系不堪重负,呼吸机、口罩等防护物资匮乏,“在医院上班如同自杀。我在纽约的加护病房工作了15年,从来没见过这种状况,好像是在其他国家。””“这太难以置信了,这口罩一点也不复杂,我们竟然还要都从中国进口,这不该是我们国家、我们州的公司生产不出来的东西啊!”

二战以来最惨的伤亡。截至4月6日6时30分,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3.5524万例,死亡9562例,50个州中的47个进入了“灾难状态”。仅疫情最严重的“震中”纽约州一个州确诊和死亡人数超过了整个中国,已确诊超过12万例、死亡超过4000人。“我看到他们开着拖挂式卡车过来,是冷冻卡车,因为(医院)无法处理遗体,尸体太多了。我曾在电视上或是遥远的地方看到过这种情况,但从来没有在我的国家看到过。”“这将是又一个我们的珍珠港时刻、我们的9·11时刻,只是它不会只在一个地方发生,这将在全国各地发生。”“南北战争时期我们失去了60万人,这次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死去的人可能会是这个数字的好几倍。但我们确实采取了一些行动,希望死亡人数能够少一些。但我们国家现在可能死亡的人数比我们在世界大战时(死的人)还要多 ”。除了病毒,哪怕是最仇美、最黑美的人,也不敢想象会是这般惨重。

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美股10天4次熔断,申请失业救济人数超过1千万人,乳牛场一天倾倒超11万升牛奶的历史场景再次上演,“失业率仅在3周内增长了3000%。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数据,而且这些数据不包括没有常规保险的工人、独立承包商等。”“这是美国经济的一个突然停滞。这是自二战结束以来我们看到的跌幅最大的两个季度。”

二、病毒面前美国会为什么这么“弱”

为什么到这样的地步?是不知情吗?回溯美国政府行动时间线,1月3日起,得到中国政府关于疫情的定期通报;7日,美国疾控中心和美国驻华使馆发出赴武汉旅行的健康警告;17日,美国疾控中心开始在美国3个机场对曾赴武汉旅行的乘客进行筛查;25日,美方宣布关闭驻武汉领馆并撤出其人员;27日成立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31日宣布美国公共卫生紧急状态;2月2日开始对所有中国公民和过去14天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

从这些措施可以看出,美国政府不是不知情,不是没行动,只是行动太迟缓或者不愿意采取实质有效的行动。一直到特朗普3月11日全国电视讲话和3月13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的两个月里,始终没有实行大规模检测(2月底全境公开确诊只有24例),没有加紧储备医疗物资,更几乎没有采取什么行动来干预正常的经济和社会生活。正如华姐犀利反问:

“为什么根据《纽约时报》3月11日的报道,美国一位女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份就对美国国内的疫情提出警告,并且在2月份将检测报告结果报告了美国的监管机构,却被下令封口、停止检测?!”

“为什么到了2月底,白宫还要求美国的官员和卫生部门专家在对疫情公布公开表态之前,必须要事先得到彭斯副总统办公室的批准?!”

“为什么在3月2日的时候,美国疾控中心停止发布与检测人数和死亡人数相关的数据?!”

因为极端的傲慢和偏见。他们信奉白种人至上、天生神力、上帝眷顾,认为新冠病毒是对黄种人的特有惩罚,中国和亚洲爆发再凶狠、死多少人都与之无关,怎么会用力去防控。最典型的比如2月底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意大利官员说“和我们没关系。那是黄种人的病,不是我们的病。”3月31日纽约州长批评联邦政府前期浪费时间,“病毒在中国发生的时候,我们都知道。除非我们假定是由于亚洲人的免疫系统变异(才受病毒攻击),这个病毒总会传过来的。它果然很快来了……追在后面注定失败, 我们必须跑在病毒前面。我们低估了这种病毒。它比我们预期的更加强大和危险。”

他们思想僵化,自居历史终结者,拥有人类历史、当今世界唯一正确的体制、完美的文明,戴着固执的意识形态、冷战思维评判世界,认定“另类”中国、落后中国都能控制住的病毒想必不过尔尔,对防控压根不上心;不肯正视中国防控取得的成效;不屑和耻于用中国采取过的防控措施,陷入了“姓资还是姓社”“民主还是威权”的二元对立,连最基础的戴不戴口罩至今还在摇摆;不想承认泱泱美帝此刻需要援助,特别是中国的援助,扭扭捏捏,宁要资本主义的草、不要社会主义的苗。

因为要钱不要命的资本恶性。前阵子因为“感恩教育”舆情,网上热传秦晖教授若干年的一个讲座视频,大意是:救灾是政府的基本责任,有必要感谢政府吗?不用感谢是自然的,群众自发感谢也是应该允许的,问题是救灾并非政府的基本责任,尤其对资本主义国家政府而言,救资本才是政府的基本责任,当救灾行动严重损害资本,救灾就并不积极;唯有灾难到了毁灭性地步,才会不得不救灾。疫情初期,网友精辟总结,在美国穷则普通流感,达则新冠肺炎。资本家、精英层总能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可以快速检测,有足够的钱接受治疗,有足够的安全保障以备动荡。封城禁足?停工停产?他们很清楚防控病毒将付出的经济代价,他们无法接受为了救平民而严重伤害资本。爆发后,他们的重点工作不是全力救人、阻止疫情,而是在全力救股市、阻止熔断,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工具去避免经济衰退,疫情丝毫没有好转情况下却一心想着重启经济、复工复产,而不是去筹集足够的物资、调集各地的人员、准备更多的床位。特朗普说“美国每年因流感死亡数千人,交通事故造成的遇难人数更多。我们必须回去工作。”他们甚至鼓吹放弃老年人、老年人自我牺牲,得克萨斯州副州长说“没有人问过我,作为一个老年人,你是否愿意以生命为代价换取美国未来几代人的繁荣。如果这是交换条件的话,我完全同意”。

因为民众片段参与、政府有限负责的政治机制。票选民主和多党坐庄是人类民主政治的极大进步,是现代政治文明的主流载体,也存在政府有限负责、民众对施政过程干预乏力的弊端。“当家三年狗都嫌”,反正是轮流坐庄,干完这届又可以在野骂换上去的人,用相反的措施证明自己的正确,哪怕原来的措施是合理有利的。除非触及宪法或一些美国政治正确的底线,政客该做事的时候不做什么、不该事的时候做什么都不用承担责任,怎么能吸引选民眼球和选票就怎么说,怎么能干趴对手、壮大自己就怎么干,才不管四年后八年后洪水滔天。选民往往只是选举投票时被唤醒当爷爷、投票选完后进入政治休眠成孙子,存在一定的监督延时和真空期。多党或两党相争有制约平衡的好处,也有互相卸责、倾轧消耗的坏处,贵党执行的我反对、贵党反对的我支持,政治很多时候只能沦为政客们的表演舞台。譬如特朗普一上台就废除奥巴马千辛万苦推动实施、仅仅实施了两年的平民医改法案(3200万没有保险的美国民众纳入医保体系);在特朗普、蓬皮奥等人极力甩锅中国时,特朗普的死对头前国务卿、前总统竞选人希拉里女士反倒为中国政府这个老对手打抱不平,“总统正在滑向种族主义言论,想转移人们注意力,掩盖他未能及早认真对待新冠病毒、广泛提供检测、为美国应对危机做好充分准备。不要上当了,不要让你的朋友和家人上当。”

当压下疫情有利于选举时,特朗普说新冠只是大号流感,是民主党攻击自己的新骗局;当防控疫情有利于选举时,特朗普失忆般转弯改变态度,一边制造奥巴马留下的空架子、中国隐瞒疫情、欧洲输入、各州政府行动不力等各种大小不一的锅,一边对新冠病毒宣战,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启用战时法案,甚至自比罗斯福(美国历史上唯一突破法律限制连任三届总统并获得第四届任期)、找到了“战时总统”的感觉。特朗普信誓旦旦,“我一直知道,这是一场全球流行疾病。每一个美国人都应该为国家的利益,作出牺牲。面对困难,美国人团结在一起。只有我们团结一致,我们就会渡过难关,我们将战胜看不见的敌人。最终迎接美国人的,将是一场彻底的胜利。”多么坚定、勇敢、智慧的战时总统形象!

滑稽的是,可敬的是,美国人民有着悠久的危难关头、大事面前团结一心的优良传统。最新美国民调显示,约60%的美国人对于特朗普的防疫政策感到满意,对特朗普政权的执政满意度综合测评也不降反升,达到47%左右。没有一个官员承担责任或引咎辞职,倒是罗斯福号航母克罗泽尔舰长因为写信呼吁撤离舰上官兵、保护官兵健康而被撤职。用某位作家的日记原话转述下正好合适,“细看了一下,那些与之相关的人,按理,多少也该有几个主动辞职的。可是一直看到今天,联邦政府、纽约州政府(原文湖北)居然一个没有,真是服了他们。”

中国深陷疫情泥潭时刻,定期向美国政府通报情况,世卫组织更是苦口婆心、层层加码加急、呼吁国际重视防控,美国政府不听不信,以至于今。真是应了我们的古老十六言《箜篌引》: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你不要下河呀,你竟然偏要下河。下河溺水死了,真是拿你无可奈何!)

三、中国该作何应对

“活久见”的国际政治大家基辛格撰文《新冠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指出:“今天,我们站在一个划时代的历史节点。各国领导人面临的历史性考验就是:应对危机,同时创建未来。一旦考验失败,世界将引火烧身。”百年之未有大变局,加之这样一场大疫情,中国该如何应对,如何应对危机并创建未来。

稳住阵脚不轻浮。美国此“公”虽然堕河,但不至于死。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罗马不是一天垮掉的,美国的实力太强,底蕴太深,美国依然有着很强的纠错修复能力。我们不能指望这次疫情把这个超级国家打击降维成二流国家,我们不应该幸灾乐祸于人类的死亡悲剧,我们也不必抱着取代上位的跃跃欲试,我们不称霸不扩张的社会主义国家性质决定了不会,我们现在的实力也不具备,不能犯了自大急躁病。基辛格文章虽然无疑是为美国谋划的,这句话倒是值得玩味,“合法性与权力的平衡是延续千年的问题,无法在抗击新冠疫情的努力中同步得到解决。无论是国内政治还是国际外交,各方都需要克制,应分清轻重缓急。”

有理有节不妥协。这样恐怖的新冠病毒之下,全人类是命运共同体。病毒侵袭下,美国都惨重如斯,还有印度、非洲等巨大的“王炸”可能爆发。尤其是现在病毒毒性还未明了,阻隔住了不代表安全无忧,疫苗也还需要时日。好比进入抗日战争后国共矛盾降为次要矛盾,抗击病毒是当前国际和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中国与美国这两个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和最大发达国家的团结,是全人类战胜病毒、减少死亡的关键所在。但团结应该是平等的、相向而行的。中国是已经基本脱坑了的,中国能做什么,美国百名学者联名信说的很清楚“中国的工厂可以生产抗击疫情的防护物资和药品,中国的医护人员可以分享宝贵的临床经验,两国科学家可以合作研发有关疫苗。”

在美国不彻底改弦更张,停止污名化病毒、妄图甩锅中国、甚至像国内某些恐美崇美分子恐吓“庚子赔款”“赖掉国债”、栽赃中国产品质量等恶劣行径之前,指望中国以被强加的“有罪之身”做所谓“赎罪之事”而跪舔援助美国,是决然不可能。譬如,美国自顾不暇时,还愈发操心起中国的事、愈发试图把锅造大,共和党参议员科顿、霍利提出以李文亮命名的法案,赋予特朗普总统取消歪曲或故意隐瞒公共卫生紧急信息的外国官员赴美签证的权力。从新冠病毒命名到如今的国际救援,我们与美国进行了几番斗争,美国政府才扭扭捏捏相向而行。事实再次证明,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

积极作为不迟疑。美国的经济无疑会受到沉重打击、明显衰退,对世界人才和资本的吸引力大为降低,极有可能发生系统性金融危机并诱发世界性危机。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病毒下,美国自身灾难深重,无法再次发挥“世界领导者”作用,甚至还在奉行美国优先、意识形态在前,到处截胡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其他国家的口罩、呼吸机订单,截断加拿大、古巴、伊朗等国家进口医疗物资的通道,美国的霸主威信大大削弱、道德形象一落千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说,“在过去几十年的类似情况中,世界曾受益于美国的领导力,但假如美国改变了行为模式,那么,我们或许会以其他形式解决危机,但这会是一个损失。”谁赢他们帮谁、谁能带着吃香喝辣他们跟谁,国际上也是如此。无论是近年来的国际格局,还是当下的疫情形势和工作实际,中国都是全球战疫中美国领导力以外的事实领导。中国已经是再怎么“藏拙”’也藏不住的大象,已经是国际交往中少有的真正打破强弱、种族、民族、宗教、意识形态等各色偏见歧视的国家。该出手帮忙时就出手帮忙,不要怕引起“扩大影响”的担忧;该反击时就反击,不要太在乎西方媒体的舆论,谦谦君子赢不到真正的尊重,人若亲我有肉吃、人若犯我有苦受的战略决心和绝对实力才能。

4、

最后,浑水好摸鱼。疫情剧烈冲击下,为争生死、争利益,疫情后国际格局极可能微妙变化,抢口罩、抢粮食、转移国内危机等或大或小的国际争端不可避免。应该打有准备之仗,做最坏情况的预案,防范个别国家、个别政客采取极端行动,发生“萨拉热窝”等黑天鹅事件,引发地区冲突乃至世界冲突。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原创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