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林爱玥:长见识,公知将爱国者都打成了"极左"!

2020-04-05 19:31:00 作者: 林爱玥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国家不幸诗人兴,公知一没有诗人的水平,二没有诗人的情操,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吃人血馒头发国难财,为此,他们不惜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并将一切说出真相的人打成“极左”。实话实说,哪来那么多“极左”呢?奉劝公知一句,当你们满眼都是“极左”的时候,能否反思一下你们自己是不是太右了?你们别光忙着打“极左”,能否也顺带打下“极右”?

林爱玥:长见识,公知将爱国者都打成了“极左”!

作者:林爱玥

国家不幸诗人兴,公知一没有诗人的水平,二没有诗人的情操,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吃人血馒头发国难财,为此,他们不惜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并将一切说出真相的人打成“极左”。实话实说,哪来那么多“极左”呢?奉劝公知一句,当你们满眼都是“极左”的时候,能否反思一下你们自己是不是太右了?你们别光忙着打“极左”,能否也顺带打下“极右”?

林爱玥:长见识,公知将爱国者都打成了“极左”!

疫情两个多月以来,如果细心观察的话,就不难发现,公知的心态有着清晰的变化轨迹。

早期,中国疫情形势严峻,公知尽可能把焦点集中在湖北特别是武汉的医疗物资欠缺、医护力量不足以及疫情期间民众的心理状况等方面。那个时候,公知显得很“克制”,因为他们有足够恶心中国、攻击中国的“弹药”,他们没有心思打嘴仗,更不愿意节外生枝。

随着中国疫情形势逐渐好转,尤其是在大量的医疗物资和医护人员集中支援湖北特别是武汉后,公知可挖掘的“弹药”越来越少,以至于有人发出“全是平平淡淡的正能量故事……不知道如何处理,好像写不了特稿”的悲叹。正能量故事就写不了特稿,这背后的意味,你品,你细品!话说,什么样的特稿品味才会这么“独特”和恶趣味,有没有细思恐极的味道?

林爱玥:长见识,公知将爱国者都打成了“极左”!

等到了中国的抗疫基本进入扫尾阶段,而外国特别是西方“民主国家”陷入新冠疫情不能自拔后,公知的心态慢慢炸了,特别是美国“封口”和英国“群体免疫”的等一系列骚操作更是让公知脸都绿了。

中国的硬核抗疫让公知失去了继续贩卖恐慌和焦虑的空间,而西方“民主国家”的“佛系抗疫”更让公知无所适从。公知无法解释为何在他们眼中本该“制度落后”的中国能够很快且很好的控制疫情,而在他们眼中明明本该“制度先进”的欧美“民主国家”却无法控制疫情甚至索性躺倒装死。

公知解释不了,可网络是有记忆的,公知说的话都还在那摆着呢。比方在中国疫情爆发期间,公知说“透明是最好的疫苗”,这句话自然是用来攻击中国“不透明”的,可是,现在英美等“民主国家”的疫情更严重,而且貌似已经完全失控,按照公知先前的说法,岂不是要公知承认欧美等“民主国家”是多么“不透明”?

这当然是公知打死都不愿意承认的,可是,无论公知承认或不承认,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国信息的透明度之高已经是全世界屈指可数的了,尤其比美国强。

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协调员德博拉·伯克斯博士在4月2日的新冠疫情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应对工作组错过了50%的新冠病毒检测数据。她说:

【“好吧,我告诉你们,我仍然错过了50%的(新冠肺炎)报告数据。我有66万个检测报告。我们已经做了130万(次检测),所以有……我们仍然没有收到100%的检测(结果)。”】

按照这个说法,美国目前的245573的确诊数字大致上应该只是所有检测结果的一半。有人可能会觉得66万个检测报告就有24万多的确诊,这比例是不是太高了点?其实一点都不高。因为在美国除了高人一等的权贵和富人可以优先检测外,轻症的普通人是压根没机会检测的,至于无症状感染者了,那更是想都别想了。所以这种数据就算再“透明”又有什么用?

话说,连个检测数据都这么不靠谱,那后面的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就更想都别想,提都别提了。至于免费诊疗,醒醒吧,这里是美国!

全世界都在为美国着急,唯独公知依然对美国充满信心,认为美国只要认真了,就一切尽在掌握。好吧,公知怎么说美国那是公知的自由,可公知对中国胡说八道就不能让人忍了,不为别的,见证中国抗疫历程的并非只有公知,大家都看着呢,因此,公知胡说八道无异于当面撒谎。众所周知,这样的谎言是最让人感到恶心的。

公知对中国向来是有着深深的恶意的,尽管中国抗疫的努力和成果有目共睹,可在公知眼里却一无是处。有公知说

【“我们缺乏常识;我们缺乏见识;我们缺乏透明度;我们缺乏同理心;我们缺乏担当;我们缺乏反思……”】

林爱玥:长见识,公知将爱国者都打成了“极左”!

还是那句话,公知这些话除了用在中国让人觉得怪怪的,用在任何一个公知眼中的“民主国家”都堪称完美。以美国为例,特朗普说新冠病毒是“大号流感”,算不算缺乏常识?美国对中国的抗疫努力视而不见,算不算缺乏见识?美国下令“封口”,算不算缺乏透明度?美国在中国抗疫最困难的时候冷嘲热讽、落井下石,算不算缺乏同理心?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相互甩锅,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相互扯皮,算不算缺乏担当?特朗普到现在还说自己(抗疫)所做的都是正确的,算不算缺乏反思?

可惜,尽管如此,公知依然对美国充满善意,这算不算“对内吹哨,对外吹X”呢?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公知早已将他们在疫情早期积累起来的“敢说真话”的形象破坏殆尽。当越来越多的人看清公知嘴脸并指出他们错误的时候,公知非但没有任何悔改之心,反而给任何敢于提出不同意见的人扣上“极左”的帽子,完全忘了某些被他们打成“极左”的人可能正是前些日子支持他们的人。这就是公知,他们穿着皇帝的新衣裸奔而不容许任何人指出来,他们容不得任何反对意见,更容不得任何说出真相的人。

任何被公知打上“极左”标签的人,都是公知眼中没有“良心”的人,然而,良心并不是某个人或某个群体的“专利”,更不是公知家的特产。说起来,很多被公知打成“极左”的人其实和我一样,对政治完全不感兴趣。之所以不支持、不接受、不认同公知的观点,纯粹出于朴素的是非观念和家国情怀。然而,按照公知的标准,只要你不支持、不接受、不认同他们的观点,那你就是“极左”,这就有点欺负人了吧?莫非坚持实事求是有错,还是爱国爱家有罪?

我很高兴这一次公知能够暴露的这么彻底。按照公知现在“极左”的标准,那几乎天下无一人不是“极左”了,公知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自绝于人民”的味道?由此可见,公知的孤立完全是自找的。

中国人不是傻子,中国抗疫的表现好不好,老百姓心里清楚着呢。别的不说,很多公知口中所谓的“民主国家”现在都已经放弃救治65甚至60岁以上的患者了,而中国就连很多80多、90多的患者都成功治愈了,更不要说,中国还为一个59岁的新冠患者通过ECMO换肺并取得成功,这得花多少成本和心思?中国与那些所谓的“民主国家”,谁优谁劣,谁好谁坏,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了吧?

公知沦落到“孤家寡人”的地步不是偶然的。公知最大的问题在于脱离了群众,甚至脱离了时代,他们根本不知道中国人在想什么,更不知道中国人要什么。他们天真的以为只要他们振臂一呼,就能应者云集,就会有无数的人为他们的“民主事业”前赴后继。话说,这怎么可能呢?

老百姓想要的只是个安稳的生活而已,而公知最不想要的就是安稳。你要人往一处想,心往一处使,你要集中力量办大事,就不能不强调集中,这些道理老百姓都懂的,而公知则肯定会认为这影响了他们的“自由”。省省吧,在大时代的洪流下,还真没人顾得过来你们那点小心思,总不能为了你们的“自由”,就像英美等“民主国家”那样靠“群体免疫”去抗疫吧?

国家不幸诗人兴,公知一没有诗人的水平,二没有诗人的情操,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吃人血馒头发国难财,为此,他们不惜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并将一切说出真相的人打成“极左”。实话实说,哪来那么多“极左”呢?奉劝公知一句,当你们满眼都是“极左”的时候,能否反思一下你们自己是不是太右了?你们别光忙着打“极左”,能否也顺带打下“极右”?

当绝大多数人都被公知打成“极左”的时候,恐怕说明“极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令人生厌。感谢公知,让我看起来像个“极左”,并因此显得与他们格格不入。

【林爱玥,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林爱玥”,原标题“感谢公知,让我看起来像个“极左”!”,授权察网发布。】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