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司马南:过去你们一直优待老外,今天怎么啦?

2020-04-03 11:25:00 作者: 司马南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中华民族是礼仪之邦,但是礼的本质是什么?是秩序?谁破坏了秩序,谁就是失了礼。

过去你们一直优待老外,今天怎么啦?

  司马南

你们中华民族不是礼仪之邦吗?为什么不能优待外国人呢?

一直优待外国人,今天怎么啦?

以往媒体对于外国人受优待没有这么反感,今天媒体闹腾得厉害,为什么呀?

是的,中华民族是礼仪之邦,但是礼的本质是什么?是秩序?

谁破坏了秩序,谁就是失了礼。

所谓礼者,风俗习惯也,共同遵从也,依照基本的规则行事也。譬如婚礼吧,不失度地闹一闹可以呀,增添了婚礼的欢乐气氛,但你送个白花圈来试试?譬如丧礼吧,你不哭可以,你穿一身红蹦迪试试?往轻了说那叫不敬,破坏了人家的礼节,往重了说你丫找抽。

礼貌待人亦如是,我敬你,以什么方式敬你,悉由我心,通常会尊人卑己,尽量让客人、让朋友、让亲戚舒服,所以有恭敬不如从命之说。但请注意,这里面有个重大的分寸,当然一切可以商量,但如何敬你在我,你不能强加于我,更不能拿礼仪之邦的词儿来做道德绑架。敬酒敬菜我愿意,你掀桌子耍流氓,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借口你是礼仪之邦,格外矫情也不行,有个外国老头儿到中国来,领着姓梅的第三任老婆,晚上去故宫赏月,这待遇怎么样?其他的老头儿说老子也要求照此办理,要不然中国人就不是礼仪之邦……这不扯嘛,这不是找不痛快吗?让人为难,故意给人找麻烦,同样是很失礼的。

2、

没错,中国过去是一直优待外国人的,把外国人都叫做外国友人,之所以导致这种原因,正方向的例子是,新中国来得那些外国人的确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他们帮助新中国建设,中国人民对他们怀有深深的感激和敬意,他们富有专业知识给中国人帮了忙,中国人懂得感恩,愿意更礼貌周全地对待他们。较为负面的原因是,中国有较长时间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传统,过去那些洋大人在中国颐指气使作威作福,骑在中国人民的头上,很多对老百姓凶神恶煞的家伙见到洋人便点头哈腰,冠晓荷一类人很是吃得开,连同那些精英味十足的买办见了洋人也直不起腰来,这个社会毒素渗透到了今儿,一些人见了洋人仍旧腿肚子打哆嗦,总觉得优待得还不够,唯恐洋人脸色不悦。加之一些40年前开始致力于社会启蒙的河觴专业思想家,伤痕文学作家,将母国矮化到极致,将洋国美化到极致,敬拜洋大人成了这批人及其影响者的日课。

3、

至于媒体,其实主要是自媒体,对于洋人的超国民待遇有较多的反应,一段时间以来的确是事实,必须指出,这种反应首先是正当的,其次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之上的,其三是反映了社会进步的。

在广州,一个老外确诊新冠肺炎,不配合治疗,还将一女护士打伤,这种涉嫌刑事犯罪的行径难道不该谴责吗?难道因为他是外国人,就该享受法外特权,想有媒体不得批评的权利吗?

在青岛,市民排队核酸检测时,三个老外不容分说强行插队,被劝阻后出言不逊,还嚣嚷叫“中国人出去”,这种事情发生在中国的土地上,发生在疾病防疫期间,这种肆意的违法行为,藐视中国人的尊严,不是蹬鼻子上脸吗?批评他难道不应该吗?

在北京,还有一个老外,千辛万苦的社区防疫人员怎么苦口婆心的劝他,他我行我素就是不听招呼,拒不配合社区疫情防控措施,中国有两部法律,一部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还有一部法律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对这样的人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并限期出境,这不是法治中国的应有之意吗?媒体报道这件事不是通过舆论推动法治中国建设的正当之举吗?

在中国不遵守中国法律,破坏公共道德秩序的老外,不排除有人是无心之举,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这些涉外的引起媒体发酵的事件,普遍的特点是,疫情防控期间,无视中国防疫方面的基本规定,公然违反法律,甚至涉嫌刑事犯罪,且四大傲慢,激起许多在场民众的不满。例如青岛那件事儿,那个视频大家都看了,听到那个老外说什么了吗?他说他插队,是因为有关部门让他插队,亦即有关部门允许老外不排队……不说还好,说了之后同样排队的等待检测的老百姓就更烦了,有关部门?哪个有关部门?有关部门什么人拥有超越法律规定的权力?老外说了这句话,分明是拉来了更多的不满情绪,不能不说,中国人今天的法治观念是大大地增强了,平等意识大大地增强了,对外国人的傲慢自大,中国人耐受力确实没那么高了。

一说起中国社会的进步,便先说GDP,然后说高铁,说移动支付,说网购,说滴滴打车的先生们,也应该说说这些内容,百姓在这类涉外案例当中所表现出来的平等意识,是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重要标志,是中国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是平等、公正、法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观念渗透进百姓日常生活的具体标志。对这种进步,欢呼都来不及,有人却嘟嘟囔囔看不惯,检讨的应该是他自己。

孙中山先生的遗嘱有句:联合世界上一切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平等在我这4个字的限制词不是可有可无的。

回头说到疫情,中国取得疫情防控的重大的阶段性的胜利,心理阴暗的文人坚持不让说胜利,只能说什么结束。事实上没有结束啊,但的确是取得了国人亦引以为骄傲的重大的阶段性胜利。

环顾世界许多地方,包括那些比中国发达得多的老牌的帝国主义国家,毛主席概念中的第一世界、第二世界,他们的疫情防控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中国能有今天的成绩来之不易,这是多少人流血流汗牺牲奋斗的成果,必须巩固之,不允许任何人破坏之,外国人破坏这种成果也是不能允许的。

我们可以腾出手来来积极支援世界各国人民的抗疫,包括以德报怨,支援那些诋毁甚至正在诋毁中国防疫工作,政客及其媒体对中国不怀好意的国家里的人民,但这一切均非外国人在中国享有超国民待遇的旁证,而只说明中国人民奉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把病毒当做人类的共同的敌人。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疫情面前人人平等。

说句大实话吧,很多外国人的毛病其实是惯出来的,包括很多外国政客的臭毛病也是惯出来的,伸出毛茸茸的大手要你支援口罩,支援呼吸机,支援防护服,一扭脸又开始冒出那么多恶毒话来,那么多仇恨浇心的恶毒话来,你依然笑意盈盈的看着他,这是不是有点惯啊?

青岛那个“有关部门”凭什么给外国人以不插队的权力,你是不是惯着他呀?还有南京那个疫情期间把老外照顾得无微不至的社区,单独照顾老外没啥不好,甚至可以表扬哩,但想过没有,对湖北返程的务工人员你们采取同等态度了吗?还有上海,那个把老外女婿当成老太爷供起来的社区,供不供养悉听尊便,把隔离人员分成三六九等,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后来看见若干媒体还在那找补啊,找补啊,找补啊,失去了平等待人的基本原则,说些个大天儿来也找补不回来。

1、

(此文为昨天在学习中心组视频会议上的发言,2020年4月3日早饭后改定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司马南微博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