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阎学通:疫情帮我们看清国际关系的本质

2020-03-22 20:34:58 作者: 阎学通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中评社香港3月21日电(记者 郭至君)各国防疫,各自出招,疫情期间国际关系有何动向,如何透过纷繁复杂、变幻莫测的现象,认识国际关系的本质? 3月19日晚,人文清华云讲坛请来国际关系学著名学者、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教授,带领大家一起透视疫情下的国际风云。

阎学通:疫情帮我们看清国际关系的本质 

  中评社香港3月21日电(记者 郭至君)各国防疫,各自出招,疫情期间国际关系有何动向,如何透过纷繁复杂、变幻莫测的现象,认识国际关系的本质? 3月19日晚,人文清华云讲坛请来国际关系学著名学者、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教授,带领大家一起透视疫情下的国际风云。 

阎学通首先提到,国际社会是一个无政府的国际体系,不像一个国家,有一个拥有绝对权威的政府,这就导致各国在防疫的面前采取的策略政策不一样,也就是说,因为没有一个领导、没有顶层设计、没有统一规划,而且没有权力组织全世界各国的人共同来进行的抗疫,所以每个国家对此的反应是不一样的。 

各国在这次防疫中采取的是各自为政的措施。那么我们要问了,他为什么能做得到各自为政?是什么机制使得他们愿意各自为政?显然主权使得他们有了各自为政的权力,这就是我们说的主权体系,即没有中央国,每个国家自行决定。那么他为什么愿意这么做?因为每个国家面临的疫情是不一样的。中国采取的隔离措施政策比较早,因为在我们这爆发的早,有的国家前期不采取这样的措施,为什么?因为它后期发生疫情时才采取,到今天,也并不是全世界所有国家都采取封闭隔离的政策。因此国际社会的无政府性决定了不可能在国际社会实行一个全球性的、有组织的防御政策。每个国家的防御措施最后效果怎么样?恐怕是要根据死亡人数来判断的。  

那么世卫组织为什么领导不了?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是全球防御系统的最大、最权威的国际机构,为什么这样的机构不能起作用?其实这就是我们对国际组织和国家不同的理解。国际社会在国际体系中有很多不同的行为体,国家拥有主权,国际组织没有主权,国际组织不能任意决定想干什么和不干什么,国际组织的领导人没有权利决定政策,只有执行该机构成员国决议的权利。无论是政府间的组织,还是非政府间的组织,总的来讲都是协调机构。  

阎学通说,国际组织有一个发展变化过程,在过去的100多年里,国际组织的数量不断上升,增长的速度非常快,很多人误以为我们建立了国际组织,就能解决所谓全球治理的问题,其实不是这样,国际组织没有能力解决。所以现在大家看到全球治理是个倒退趋势而不是一个发展趋势,原因是什么?是这些组织中的成员国,特别这些组织中的大国,他们是不是有共同利益?他们是不是有共同需求?他们是不是有共同的政策取向?这才能实际决定国际组织发挥多大的作用。而在今天的防疫面前,我们发现各国特别是大国之间,他们的利益居然是不同的。也就是说“各扫门前雪”的状态,结果一扫把这雪扫到别人门前去了,于是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矛盾。所以,没有大国之间的合作,特别是中美两个大国的双边合作,全球治理是很难进行的。  

领导和追随者是共生现象。就像老师跟学生,父母跟子女,那么一个国家的领导是怎么能够有自己追随者的呢?是靠合法的权力,在所有的国家里,国家的暴力工具被政府垄断,当任何人不服从领导则可以用暴力的工具迫使他们服从。但国际领导不是国内领导,没有人有所谓的合法的领导权力,要想在国际上形成一个领导,要靠有实力,或者权力,那么如果从防疫的角度讲,我们会发现全球没有一个国家有这样的实力。第二是意愿,第三是别人愿不愿意接受你的领导。当然在国际体系里边大家都想当领导,但在国际上当领导是有代价的,是要付出的,是要提供公共产品的。当领导国发现当了领导和提供公共产品以后,自己获益大于别国,它才会愿意。 

让别的国家愿意追随你,想成为你的追随者,有三条路径:第一、以身作则的样板作用;第二、奖励;第三、惩罚。今天在防疫面前,我们看不到任何国际组织、任何国家能通过这三个路径建立这样的关系,而国家的领导力,也不是以你国家的物质实力为标准。当一个国家的友好国家都是实力比较强的国家,那么这个国家它的领导力就比较大。 

阎学通也指出,全球化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是正面事物和负面事物同时发展。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可以说全球化的副作用还在继续扩大,而没有停止。大家认为的全球化停滞,是指全球化好的、有益的方面现在开始受到阻碍。因为有全球化的负面事件,所以才需要全球治理,今天我们所说的在疫情面前没有进行合作,实际就是说在防疫的全球治理上停滞不前,甚至某种程度还在倒退。所以全球化的正面事件是一个倒退趋势,而全球化的负面事件则变得更加严重。当然,我们不能绝对的讲没有国际领导就不能进行国际合作,而是合作的质量以及合作的水平和范围大小的问题。  

那么一个国际领导怎么能够形成权威,让大家愿意跟着他,接受他领导?其中最重要一条就是有国际战略信誉,就是说它制定了国际规范,它也遵守制定的国际规范。而今天的美国就是一个反例,它违反自己已制定的国际规范,这样的行为就会使战略信誉下降。一个国家的战略信誉是经过做许多事情一点点积累起来的,它的增长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是战略信誉一衰败,却是跳水式的。 

阎学通强调,世界并不是总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越来越多的国家不遵守国际规范,不履行自己的承诺,不执行国际的规则,国际秩序出现严重的不确定性。现在主权的观念在回归、在强化,主权的规范在重新制定,国家们都越来越强调主权,而不是越来越让渡主权,这就是国际秩序现在的发展趋势。那么疫情之后世界有什么改变?国际格局会不会变化?“我跟大家说,疫情对这些事情都会有影响,但没有本质性影响。疫情像一个望眼镜,帮助我们看清了过去看不清的国际关系的本质。不仅仅是今天的防疫,各国得靠自己,而且今后越来越多的事情,大家发现得靠自己。今后十年甚至二十年的趋势,都将是各国之间更加强调主权,各行其政。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中评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