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CCNUMPFC:新冠病毒全球流行的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的悲惨低效

2020-03-19 20:55:21 作者: CCNUMPFC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除了金融分析师担心冠状病毒爆发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之外,这场新的流行病还突显出资本主义体系本身的悲惨低效。全世界正在证明的是,一个以盈利为基础的体系对劳动人民和大众阶层的健康和福祉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在这个体系中,科学研究和医疗保健是资本盈利的一个领域。

CCNUMPFC:新冠病毒全球流行的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的悲惨低效

来源:WorldCommunistParties   作者:CCNUMPFC

除了金融分析师担心冠状病毒爆发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之外,这场新的流行病还突显出资本主义体系本身的悲惨低效。全世界正在证明的是,一个以盈利为基础的体系对劳动人民和大众阶层的健康和福祉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在这个体系中,科学研究和医疗保健是资本盈利的一个领域。

 CCNUMPFC:新冠病毒全球流行的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的悲惨低效

原编者按:中国已取得新冠病毒防控阶段性胜利,但世界却陷入“战疫”泥潭——新冠病毒俨然已成为蔓延全球的疾病,对全球经济发展造成严重干扰,甚至有诱发新一轮全球性经济危机的风险。中国早已为其他国家拉响警报,但为何这一疾病还是蔓延全球?3月13日,左翼学者、评论家尼科斯•莫塔斯(Nikos Mottas)在“保卫共产主义”网站撰文,指出新冠病毒成为全球性疾病的根本原因在于资本主义在“成本与收益”理论下对疫情防控的悲惨低效,而资本主义的毁灭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新社会的诞生,是人类拯救的最安全、最有效的“疫苗”。

截至本文撰写时,全世界共有140214例冠状病毒(COVID-19)病例,死亡人数达5123人。在确诊病例和伤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中,中国仍然位居前列,而伊朗、韩国和西班牙的疫情似乎特别严重。

冠状病毒的爆发在全球市场引发了巨大的不确定性,而金融分析师已经在预测国际经济的新一轮衰退。上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将其对2020年GDP增长的预测从2.9%下调至2.4%,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称,这种疾病的蔓延已经将2020年全球经济的增长推至低于去年水平。欧洲冠状病毒的迅速爆发,推动欧元区摇摇欲坠的经济走向衰退,加剧了人们对欧盟经济增长严重放缓的担忧。

除了金融分析师担心冠状病毒爆发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之外,这场新的流行病还突显出资本主义体系本身的悲惨低效。全世界正在证明的是,一个以盈利为基础的体系对劳动人民和大众阶层的健康和福祉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在这个体系中,科学研究和医疗保健是资本盈利的一个领域。

“成本与利润”理论阻止了利用现有的科学知识、技术药物手段和专业人员的巨大能力来预防和治疗新疾病。新冠状病毒与非典(SARS-COV-1)病毒有着密切的遗传关系,2002年底出现的非典(SARS-COV-1)病毒,8个月内在33个国家引起8000多例病例。耶鲁公共卫生学院的助理教授杰森·施瓦茨(Jason Schwartz)指出:“如果我们当初没有把非典疫苗研究计划搁置一边,我们将有更多的基础工作成果可以应用于这一新的、密切相关的病毒防治工作”。

然而,一旦应急意识解除,政府资金和医药行业的发展随之迅速蒸发。施瓦茨教授补充道:“一些非常早期的研究结果被搁置,因为疫情在疫苗需要大力研发之前就结束了”。

事情很简单:制药工业对其产品的研究生产和分销的唯一标准就是保证高利润率,即使一种药物或疫苗已经生产出来,如果利润率的因素得不到保证,也不会真正批量生产。几年前在西非发生的埃博拉病毒疫情表明,生产资料的私有制给人民带来了悲惨的后果。资本主义就是这样,科学研究和生产部门不是以社会需求为导向,而是以资本对越来越多利润的需求为导向,特别是在垄断集团之间激烈竞争的情况下。

冠状病毒大流行提醒我们,资产阶级政府对科学医学研究的资金严重不足。强大的帝国主义和垄断中心在控制能源资源方面的激烈竞争导致了欧洲和美国军费的增加。

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的数据,2018年全球军费开支创下历史新高,达到18.22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2.6%,全球军费总开支处于1988年以来的最高点。美国的军费开支自2010年以来首次增长4.6%,至2018年达到6490亿美元。

美国政府在增加军费开支的同时,也削减了科学和医学研究的经费。2008年的资本主义金融危机以及欧洲紧缩和私有化措施的强化,导致公共卫生系统处于崩溃的边缘。医疗保健系统成为反人民政策的目标,面临着大幅削减的境况,而公共卫生部门则被私有化。

冠状病毒和任何流行病一样,揭示了社会不平等的加剧。这是因为全世界的主要受害者是男女劳工、贫穷的大众阶层、没有或非常有限地获得先进医疗服务的人民。

暴露于疾病大流行危险中的不是精英阶层,不是亿万富翁和实业家们,而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受到雇主勒索的人们,是那些每天都要辛勤工作的数百万男女工人,是那些无论出于任何境况都要受制于雇主勒索和恐怖主义的人们。

例如,在希腊,由于紧急预防原因,雇主拒绝向需要在家陪伴子女或老年亲属的雇员提供休假。但即使雇主给员工放假,他们也要么拒绝给员工发工资,要么从员工的年假中削减这些日子。

资本主义是真正的“流行病”

冠状病毒暴露了这个剥削系统的致命低效。尽管采取了所谓的紧急措施,欧洲和美国却还是措手不及,无法应对病毒爆发。这种低效率背后的原因,直接与资本主义经济中占主导地位的“成本与利润”理论有关,正是它将普遍享有的医疗保健权转化为商品。

在中国,为了应对冠状病毒的爆发,国家进行了大规模的动员。社会主义中国比西半球的资本主义国家做得好得多,那些指责中国、指责北京对病毒爆发的没有做出迅速反应的人们,应该首先看看资本主义发展在世界其他地方所造成的灾难性影响。

因此,我们必须从冠状病毒的例子中得出结论。苏联和东欧反革命事件三十年来,腐朽的资本主义制度是人类最危险的流行病。对免费公共医疗的需求必须在世界各个角落的工人阶级运动的斗争中处于最前沿,不能有任何妥协。

工人运动的反击是一条别无选择的单行道。只有在工人控制下的生产资料社会化,才能实现以群众利益为重的发展。只有这样,人民才能利用科学技术的巨大能力,实现自己的繁荣和进步。

资本主义的毁灭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新社会的诞生,是人类拯救的最安全、最有效的“疫苗”。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WorldCommunistParties”】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