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马丁·雅克:西方政客将疫情当作打击中国的大棒

2020-03-13 10:31:18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为应对新冠病毒这个全人类共同的敌人,越来越多的声音在呼吁抛弃偏见,团结合作。须知,在过去这段中国是“主战场”的时期,从病毒名称到抗疫举措及社会制度,中国均遭遇西方一些媒体及政客的持续攻击,甚至眼下欧美疫情急转直下,他们也要“甩锅”中国。

2、

资料图

太多西方政客和媒体将疫情当作打击中国的一根大棒,马丁·雅克:可耻!太不光彩了

作者:孙微

【环球时报驻英国特约记者 孙微】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之外迅速蔓延,世界卫生组织11日宣布疫情在全球构成“大流行”。为应对新冠病毒这个全人类共同的敌人,越来越多的声音在呼吁抛弃偏见,团结合作。须知,在过去这段中国是“主战场”的时期,从病毒名称到抗疫举措及社会制度,中国均遭遇西方一些媒体及政客的持续攻击,甚至眼下欧美疫情急转直下,他们也要“甩锅”中国。《环球时报》记者近日专访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系高级研究员、“中国通”马丁·雅克,听他从一个西方人的视角解读这一现象。

体制问题暴露?中国政府应对这类突发事件的能力远超任何西方政府

环球时报:有人将这一流行病视为对不同政治制度的考验,还有声音批评中国的体制,您怎么看“体制问题”?

马丁·雅克:西方从疫情一开始就对中国有很多批评,现在仍然存在。你可以看到、读到诸如“中国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这是政治制度的反映”等文章。这一立场正在失去吸引力,因为中国应对疫情的努力显然非常有效。这一立场没有意识到:第一,这是一个非常大规模的疫情暴发;第二,起初中国并不知道它是什么——这是一种人类没有接触过的全新病毒。显然,中国在最初的应对上犯了一些错误。但我们必须记住,这是一种无人知晓的新病毒,可以说中国是小白鼠。也正是因为中国,他们知道了新的冠状病毒是什么,他们不需要从头再来。

一旦中国政府意识到新冠病毒有多危险,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问题后,中国提供了一个应对这一局势的教科书级别的处理方式。我认为,中国政府应对这类突发事件的能力远超任何西方政府。中国的制度、政府在处理这样的重大挑战方面优于其他国家的政府。原因有两个:首先,中国政府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机构,能够进行战略思考并动员社会;另一个原因是,中国人希望政府在这类问题上发挥领导作用,并遵循这一领导。

我们必须记住,这是一种全新的病毒。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总是会犯错误。大多数西方国家,可能是所有的西方国家,对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准备不足,尽管中国的经验为他们提供了很多。他们太慢了,大大低估了病例数量。

环球时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一些政客将疫情政治化,攻击中国的政治制度和共产党的领导,您如何评论?

马丁·雅克:可耻!太不光彩了。对于中国出现的严重医疗健康危机,完全缺乏同情心是太多西方政客和媒体的反应。他们将疫情当作用来打击中国的一根大棒。他们这样做的同时,也或明或暗地鼓励了某种针对中国人的种族主义,不仅仅是针对在中国的中国人,也包括在海外的华人。因此,中国在这方面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期。英国媒体上有很多类似文章,他们只是把这场疫情当作批评中国政府的一种手段。

这样的看法现在越来越陷入困境,原因有二:首先,中国在以日益有效和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应对疫情,世界卫生组织大力赞扬了中国的贡献。事实是,中国看起来控制住了局势。其次,西方现在形势堪忧,我们会看到他们如何管理,但根据目前的情形,我并不太乐观。我们太慢,没有看到危险——太多人认为这只是中国的问题。他们对中国的批评已经开始偃旗息鼓,甚至承认必须向中国学习。

病毒是“中国制造”?任何可以用来反对中国的东西都被他们捡了起来

环球时报:《华尔街日报》之前的一篇文章称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一些欧洲媒体称病毒是“中国制造”。为何会出现这样的言论?

马丁·雅克:将疾病与种族和民族关联起来,可追溯到很久以前。艾滋病毒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它被认为与同性恋者和非洲人有关,被称为同性恋疾病。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所以并不新鲜。古往今来,这一直是人们对疾病的反应症状。不幸的是,它由部分媒体培养、培育和鼓励,自然也让人们恐惧。

我另外想强调的是,自2016年前后以来,西方对中国的看法发生转变,变得更加消极。整体上,从大约2000年到2010-2012年,有一段时间,西方对中国的态度因中国的经济增长、让数亿人摆脱贫困等而变得更加同情。但那种情况、情绪改变了。为什么?很复杂,我认为西方现在有一种深深的自我怀疑,因为它从未真正从金融危机中恢复过来。现在人们不仅认识到中国正在崛起,而且认识到它的崛起将是持久、长期的。中国将在世界舞台上成为一个强大的玩家。事实上,它已经是了。因此,西方对中国的态度变得更加严厉,更加挑剔,任何可以用来反对中国的东西都被捡了起来。 

环球时报:您提到世卫组织赞扬中国采取的措施,不过,有人质疑中国与世卫组织的关系,认为这种赞誉是因为来自中国的压力。

马丁·雅克:西方有些人对世卫组织如此客观和同情中国感到恼火,他们指责世卫组织与中国走得太近。你会支持谁?世卫组织或特朗普这样的人?我认为应该选择世卫组织,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什么。他们与世界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打交道。他们知道,总体而言,中国对这些问题的理解要比富裕国家好得多。而且事实是,中国在处理世界各地的卫生问题方面将非常重要,在改善卫生设施和医疗保健方面有很好的记录。

环球时报:《柳叶刀》杂志前不久发表多国专家的联署声明,对中国科学家、公共卫生和医学界人士抗击疫情表示支持,谴责病毒并非自然起源的阴谋论。您对“人造病毒”有什么看法?

马丁·雅克:我们生活在阴谋论的时代,英国首相和美国总统对世界的看法都与现实有些脱节。这是假新闻的时代,反科学的时代,所有本质上错误的想法和偏见都可能滋生,而且正在滋生。种族主义在许多国家抬头就是例子。我自己的观点是,当涉及医学问题时,我会听取科学家的意见。

疫情是“中国的问题”?现在不是了

环球时报:世界政治格局将受到什么影响?这场疫情,美国未显示出作为超级大国的领导力,你的看法是什么?

马丁·雅克:我认为现在对可能的政治影响做判断为时尚早。如果你只关注流行病如何被政治化解释或利用,那么在短期内,这与全球政治局势恶化的方式完全一致,因为美英两国本质上利用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作为攻击中国及其管理体系的手段,当然,考虑到流行病的性质,这是一种新的方式,且让人很不愉快。但你现在也可以看到这种情况开始改变。我认为,西方被迫撤退,因为中国在疫情方面的行动取得了成效,也因为现在西方越来越困扰于新冠病毒在西方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传播。由于中国如此成功地应对了疫情,看起来中国将因其处理方式而获得很大赞誉。

世卫组织曾表示,中国已经展示了如何应对,其他国家需要向中国学习,中国值得世界感谢。因此我认为,你已经可以看到一种正在发展的局面,中国从中获得了重要的公共关系信誉。

硬币的另一面是,整个疫情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例如,中美关系正在发生什么?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会更加肯定事情的发展方向。美国的反华情绪不是暂时的,而是长期的。这一点在美国总统身上表现得非常明显。但如果你看看民主党初选中的候选人,即使是那些左翼人士也对中国怀有敌意。因此,我认为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将更加困难,不会被修补。中美在贸易问题上暂时达成了停火协议,但科技战争正在加剧。所以,我认为我们正在走向一个分歧更大的世界。我认为,这场流行病可能会起到推动这一进程的作用。

环球时报:在公共卫生体系建设、城市治理和国际合作方面,这一流行病能为世界提供什么经验和教训?

马丁·雅克:我认为最大的教训将是,疾病知道对它来说边界是不存在的,它可以去任何地方。最初一些人的反应说这是一种“中国病”,这完全是胡说八道。现在,随着病毒在世界各地传播,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在同一条船上。我们必须相互学习,这是重大的人道主义问题之一。我们都是人,我们有同样的问题,我们都会生病,我们同样害怕生病,所以这是一个本质上不是政治问题的问题。这是一个人道主义问题,因此需要合作、协作和齐心协力。

在早期攻击中国后,现在人们说我们需要向中国学习,看看他们做了什么,比如隔离,看看他们是如何控制局势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互相学习。直到最近,这场疫情基本上还被视为“中国的问题”,但现在不是了,病毒已经蔓延到所有地方。这一流行病有可能将世界团结在一起,这是我对这场疫情所能做出的最乐观批注。

罗思义:疫情对经济影响取决于防控速度

政委灿荣 昨天
9日美欧股市的大幅下挫,使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这样一个事实上:新冠肺炎疫情不仅直接威胁人们的生命健康,还威胁着全球经济。这两个问题不可能被分开,因为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程度取决于它能否得到控制,以及控制的速度有多快。新冠肺炎疫情不同寻常,它同时给供给侧和需求侧带来冲击。在供给侧,生命健康受病毒威胁意味着劳动力无法正常从事生产,导致产出大幅下降;在需求侧,大量的服务和商品如果短期内不急需就不会被采购,人们不会一天上两天的班去弥补落下的班,也不会一天吃两天的饭去弥补落下的饭。2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35.7%,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29.6%,都反映出疫情的影响。但更重要的是,经济界应当清楚,美欧股市9日的动荡以及对全球经济前景的影响,其根源不在中国,而在于美欧。2月12日,美股道琼斯指数飙升至历史峰值,当日中国新增确诊病例2015例;3月9日美国股市熔断,中国当日新增确诊病例40例。确诊病例的下降说明,中国的疫情虽然没有结束,但正在得到控制,因此,无论是在中国,还是从中国通向世界的生产和供应链都将逐渐恢复。9日大跌背后的心理实际上是理性的,它反映了一种认识:当前新冠病毒在肺炎西方主要经济体的传播速度太快,市场在担忧形势失控。2月5确诊病例达到峰值的3877例,而韩国近期峰值为2月29日新增813例。但要评论病毒对一个国家的影响,这种以绝对数字作比较的做法具有误导性,因为中国人口是韩国的27倍以上,按人口比例计算,韩国新增确诊病例高峰的相对规模是中国的5倍半多。拿欧洲作比较的话。中国人口是法国的20倍、意大利的23倍,根据世界卫生组织3月9日的报告,法国新增病例与中国人口的比例几乎是中国峰值的2.5倍,意大利的新增病例是中国峰值的近9倍,欧洲疫情的严重性不应被低估。笔者所担忧的是,欧洲是当前世界上最大的经济区,其综合规模甚至大于美国。欧洲新冠肺炎疫情传播的相对速度如果比中国最严重的时期还要快,有可能对世界经济产生非常严重的影响。这种担忧也解释了油价暴跌以及沙特、俄罗斯等国的“石油战争”,油价动荡又通过能源公司的股价暴跌传导并加剧了股市下挫。有分析认为,美国的疫情可能比欧洲晚两到三周,这是因为美国政府在采取一种危险的做法将病毒的危险“降”到最低。特朗普在推特上暗示,新冠肺炎远没有流感可怕。在一些关键案例中,美国似乎要么缺乏足够数量的检测试剂盒,要么做出了不进行检测的特殊决定。例如,华盛顿州的一家养老院有19人疑似感染新冠肺炎死亡,而等待数天才得以接受检测的其他人当中又有31人被确诊。由于病人必须花费超过3000美元的检测费用,许多没有医保的人选择不参加检测。美国向世卫组织提供的确诊病例数也令人生疑。3月9日,世卫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确诊213例,而声誉卓著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整理了相关报告后认为这一数字应该是761。目前还不清楚美国是否做好了准备,更为严重的情况是,政府是否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或者为了股市而故意隐瞒疫情。由于欧洲的形势越来越严峻,而美国缺乏透明性,无法明确美欧能否有效控制疫情,也就无法准确预测世界经济未来形势会变得有多严峻。虽然可以采取一些基本措施来应对经济下滑,比如提高企业的资金流动性,但问题是,只要紧急防疫措施仍在实施,人们就不会冒着健康风险去商店、餐馆和旅游度假地。许多经济恢复措施只有在疫情结束之后才能实施。除非欧洲准备采取更果断的措施控制疫情,否则经济形势恐将持续恶化,也无法启动任何真正有效的经济复苏举措。与此同时,还要考虑美国的局势仍不明朗的可能性。当新冠肺炎来袭时,西方经济体的经济形势是明确的。自2018年第二季度美国和欧盟商业周期达到峰值以来,它们的经济形势正在走弱。从那时起到2018年第四季度,美国GDP增长率从3.2%下降到2.3&,欧盟从2.5%降至1.2%。新冠肺炎疫情显然将进一步削弱这种经济增长,正如前面分析的那样,其程度取决于欧洲和美国采取果断措施的速度。油价下跌将对美国产生具体影响,美国工业生产自2018年12月以来一直处于衰退之中,到2020年1月,其产量将下降1.2%。迄今为止,美国工业生产中增长最快的部分是页岩气,这显然将受到油价暴跌的负面影响。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明显是负面的。但只有观察美欧的反应,才能判断其严重程度。中国的经验表明,疫情可以得到控制。但到目前为止,西方国家还没有采取进一步的措施。中国需仔细观察未来几天和几周内西方主要经济体对疫情的反应,考虑是否采取更为明智和合理的政策。

作者系英国伦敦经济与商业政策署前署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环球时报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