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侯立虹:中医战“疫”的历史丰碑

2020-03-06 18:15:23 作者: 侯立虹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破除西方医学的迷信,走中国医学独立自主发展之路,成为中医战“疫”的大势所趋。这就是中医战“疫”又一宝贵贡献。

侯立虹:中医战“疫”的历史丰碑——也谈战“疫”的中医之二

作者:侯立虹

中国不仅举国抗疫,而且力推没有副作用、没有后遗症的中医疗法和中西医结合疗法,也与美国乘着每年流感死几万人,将新冠肺炎混入其中的鸵鸟策略,又是天壤之别。这就更使得中医尽显个性本色,中西医形成合力,喝令新冠病毒低头,打破西方医学神话,创建独立自主战“疫”模式,成为世界的榜样。所以,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破除西方医学的迷信,走中国医学独立自主发展之路,成为中医战“疫”的大势所趋。这就是中医战“疫”又一宝贵贡献。

侯立虹:中医战“疫”的历史丰碑——也谈战“疫”的中医之二

按语:庚子年初打响的阻控新冠疫情“人民战争”,关涉战“疫”方略的国宝中医参战,遂为举国瞩目,虽起初不被推重,但中医以“防”的硬功和“控”的显效,赢得了战“疫”的主力军地位,凝聚成中西医战“疫”的合力,迎来了战“疫”的胜利曙光。受宋方敏将军和王今朝、刘清泉教授诸文章的启发,依据中医战“疫”的大量报道和评论,欲就毛主席对中医的重大贡献,中西医之争的本质,战“疫”中医的特殊表现,中医发展战略诸方面,谈些门外看法,求教于大家。此文为第二篇。

庚子年初战“疫”的人民战争,迸发出14亿中华儿女的众志成城,人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智出智,汇聚成向新冠病毒开战的洪流,也荡涤着一切阻碍战“疫”的污泥浊水,呼唤甚至逼出了中医,中医主动请缨,坚持“治未病”的“防”,坚定“初病”的“控”,坚决猛药医“重病”,彻底扫除等靠疫苗和特效药的侥幸,取得了战“疫”显效奇功,再次让国宝中医大放异彩,也将永远载入历史史册。

中医战“疫”立足“未病先防”,致力“既病防变”,勇发“以自己的东西为主”之威,彻底颠覆对中医不公正的世俗偏见,让患者和社会经受一次中医洗礼,因而大放异彩

1、战“疫”中医的“防”成为御敌门神。中医战“疫”的最基本功劳,就是让全国人民知道新冠肺炎虽然凶猛并非无可奈何,而是可防可治,起到了稳定人心的不可估量作用。大禹治水的高明是主动疏导,鲧治水的失败是被动硬堵,中医战“疫”的立足“防”、辩证“治”,着力尚未表现症状的“未病”,大抓出现苗头的“初病”,中医专家组先后两次前往武汉诊察病情,与众多知名中医专家反复研讨研究,认为新冠肺炎是病毒侵袭入人体与人自身抵抗力博弈的结果,而中药正是调动人自身内源性抗病机能,提高机体抵抗力,紧紧抓住“未病先防”,增强普通群众抵抗力,减少感染机会的根本,推出了辨证论治和大锅熬药提供汤剂的预防方案,2月7日以国家卫健委和中医药管理局发文形式,向全国推荐使用中药“清肺排毒汤”。甘肃、湖南、宁夏对患者第一时间进行中医辨证论治,一人一方,同时为高危人群免费提供中药预防汤剂提高免疫力;湖南省依据“未病先防”、“既病防变”原则,制定“预防用药、轻症治疗、中重症治疗”三套诊疗方案,组成省级医疗救治专家组巡回指导,发挥中医药独特作用,成为治愈率最高的省份(来源:中国中医药报官方号2月6日消息)。历史上蔡桓公曾以“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延误了病情,这次战“疫”,中医虽然“好治不病”但不“以为功”,以治未病的“防”显示了自己的扎实基本功,交上了加固战“疫”第一道防线的完满答卷。

2、战“疫”中医的“控”化作中流砥柱。如果中医立足“治未病”是“防”,那么“治初病”就是“控”,亦即“既病防变”,控制蔓延,促其向好的方向转化,能够帮助疑似病例自愈,有效减轻轻症病人的发热、咳嗽等症状,减少阻止重症病人向危重症发展。而且这个“控”,不是针对某个人,某个区域,面对的是全国,也就充分释放了“控”的效能。首先是中医专家组提出指导全国的中药诊疗方案,比如河南就是根据这个方案成立由314名专家组成的省市两级中医技术指导组,全方位参与轻重症病人诊治和会诊工作,中医参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会诊率100%,在确诊患者和出院患者中,中医药协同治疗率分别达到94.31%和90.7%。其次是,组织湖北、广东和京津冀多地区医疗机构实施“中西医结合防治新冠肺炎的临床研究”国家科技应急攻关,证实中西医结合在核酸转阴时间、在降低发热,咳嗽,乏力,食欲减退心慌等十个症状,比纯西药的效果显著,比西医组的改善更明显,见效比较快,对淋巴细胞中性粒细胞有明显改善,平均住院时间小于西医治疗时间,正如《经济参考报》记者所总结的“中医药治疗应‘全程参与,越早越好’”(源自《15省市区一线调查:中医药抗击疫情应“全程参与,越早越好”》,昆仑策网2020-02-28,来源:“经济参考报”)。前不久,张伯礼院士欣慰宣布,总结发现前一段治疗中医对治疗轻症患者很有效,“确诊病人痊愈的时间短、轻症患者变成重症的几率低”(《江夏方舱医院患者:“中医,我服了!”》,凯迪社区 > 健康社会2020/3/2,来源:湖北日报)。这是战“疫”江夏方舱医院以轻不转重,重不转危的事实,践行了中医“既病防变”的指导思想,实现了中医“控”的告捷,也昭告了中医战“疫”实施“控”的战略无比正确!

3、战“疫”中医勇发“以自己的东西为主”之威。毛主席1956年8月24日深刻指出“外国有用的东西,都要学到,用来改进和发扬中国的东西,创造中国独特的新东西。搬要搬一些,但要以自己的东西为主”。这此中医战“疫”就特别突出“以自己的东西为主”,不迷信什么特效药和所谓杀手锏的疫苗,不等不靠,发挥了中医独立自主的特性。张伯礼和刘清泉领军的以中医为主的江夏区大花山方舱医院,中医专家根据病人发热、干咳、脾胃虚寒以及焦虑失眠等症状,调制温水冲服的颗粒状中药,密切观察每一位患者服药的反应,并设立了三线把关、评估等,确保医疗安全;还将中医治疗的“望闻问切”通过大数据方式整合起来,搜集治疗效果及时进行处理。更让人关注的是,突出中医特色使用包括针灸、按摩、耳穴贴敷、耳穴压豆、易筋经等治疗方法,组织患者习练太极拳、八段锦,见效快深受患者喜爱,中医辨证施治淋漓尽致得释放出奇效,截至2月29日,江夏方舱医院已有35名患者顺利出院。于是有了轻症患者90%愿意用中药,重症患者80%愿意接受中西医结合治疗,呈现出偏爱中医大回归,湖北日报为此发出《从拒绝到信任!江夏方舱医院患者:“中医,我服了!”》的报道。患者从始初强烈排斥中医,拒绝吃中药,到最终折服中医,是一次中医的洗礼,也彻底颠覆了中医见效慢、善治慢病不善治重病的传统观念。实际上,中医战“疫”主动上手的独立自主,既显示了中国万众一心的力量,也彰显了中医“以自己的东西为主”高度自觉,开辟了发挥中医个性的发展之路。

中医战“疫”与西医大不相同,需要冲破歧视和阻挠的暗流,承受冒险探路的更大担当,敢于为国分忧的“上医医国”胸怀,由此决定了其战“疫”战果的惊世骇俗

历史应当铭记,中医战“疫”有着冲破阻挠暗流的勇士气度。这次战“疫”,所呈现的惊心动魄和殊死拼杀场面,人们对昔日挤压公立医院、畸爱私立医院有了切肤之痛,也对盲目崇拜西医、无端排斥中医有了清醒的反思。起初在最严重的疫区,中医并不被某些领导、专家看好,始是坐视不理“未病”,继之侥幸对待“初病”,及至“大病”来临又惊慌失措,疲惫应付。中医就是在他们期待疫苗和特效药无果,疫情又迅速蔓延难以遏制时而隆重登场的。可当中医排除阻力冲上抗疫第一线,取得可喜成效之时,一些不良媒体公开抹黑中医,混淆视听对中医方剂进行“辟谣”,污蔑中药伤害肝脏,中药致癌,误导在医院观察和疑似、确诊患者,以及社会和群众。更让人不解的是,一些企业和文化公司也诋毁中医,操纵诋毁有关中医抗疫治愈患者的文章。有人问他们如此仇视中医,如此干扰中医战“疫”,到底要干什么?却原来是怕中医挡了西方医药垄断中国医药市场的道,怕惊了外国资本绑架中国人民健康的美梦(以上资料源自杨昭友《中医抗疫不可诋毁,呼吁立法保护祖国医学》,昆仑策网2020-02-10)。由此不难看出,中医战“疫”不仅要面对新冠病毒“明枪”,还要躲避背后的“暗箭”,不仅需要高明的医术,还需要有冲破阻挠暗流的勇气,由此决定了中医战“疫”的不寻常,取得战果的不寻常。

历史也应当铭记,中医战“疫”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历史担当。这次战“疫”,中医表现最出色的是担当,人们都知道,西医治病是靠仪器、化验结果来判断,即使判断有误也有托词,中医全凭医术诊断,需要承担很大风险,而在这次重大疫情面前做出惊人重大决断,更表现出中医甘冒天大风险的担当。中医专家张伯礼1月27日跟着中央指导组到武汉时候,发现患者和非患者混在一起,应该被隔离的发热、留观、密接、疑似四类人都没有隔离,也没条件隔离,确诊病例住不了院一床难求,他果断提议,集中隔离,分层分类管理,普遍使用中药,被中央指导组采纳;中医专家们面对非常严峻、非常复杂、非常危急防控形势,大胆提出建设方舱医院,集中收治轻症患者,定点医院收重症患者,也被中央指导组采纳;中医专家又提出紧急调集天津、江苏、河南、湖南、陕西的209位中医专家支援武汉,中医进方舱,承包方舱治疗,还被中央指导组采纳;中医专家还提出,对重危症患者要果断、及早使用中药注射剂……。这一系列的冒险大胆,使各方舱普遍使用中药,呈现疫情稳中向好的大势。现在有些西医说中药注射剂不安全,这是误会。早用、大胆用,往往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张伯礼《对重危症患者早用中药注射剂可力挽狂澜》昆仑策研究院:2020-03-02,来源:“天津广播”)。其中虽然有中央指导组关键时刻的非常决策,但中医专家强力作为、冒险担当可谓功德无量,居功至伟。所以历史记下了群众对他们“民族的脊梁,百姓的主心骨,最敬佩的英雄”的赞誉。

历史还应当铭记,中医战“疫”是为国分忧的壮举。这里所说的为国分忧,不是防、控,医治的战果,而是“上医医国”的情怀。为了说明这个问题,需要算一笔账,就是中医战“疫”的重大综合效应和集成效应。我们来看经济成本,一个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西医治疗(不包括后期ICU治疗费用,不保证存活几率),要花近40万元;中医治疗,轻症0.8万元/人,重症约3万元/人以内,即使采用中西结合治疗,支出不超过西医治疗出支的30~40%。我国截止2月14日确诊66492例,重症11053例,如果采用西医治疗方案花费约27到45亿元,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花费约10到12亿元,采用中医治疗将会降到7到10亿元,且治疗效果和患者后遗症都优于西医。这就是为什么说中医战“疫”是为国分忧的壮举,这也是为什么某些利益集团拼命阻止中医抗疫的关键所在。再来看疗效,西医治疗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所采用抗生素、激素、抗病毒类药物和高流量吸氧等对应治疗办法,2003年非典已经证明此乃应急和无奈之举,对病毒没有效果却对人体免疫系统造成巨大损伤,有些病人愈后留下严重的肺纤维化、骨头坏死、器官衰竭、生活无法自理等后遗症。而中医药治疗可最大限度减少副作用和后遗症,这就是钱学森为什么说中医是顶级的生命科学。显然,中医战“疫”无论从为国家节约开支,还是为患者设身处地着想,都表达了中医战“疫”“上医医国”的情怀,这是历史不能忘记的。

中医战“疫”卓越贡献,是最高领导亲自部署展示的为民风范,中医艰辛探路向世界献出的中国智慧,中西医形成喝令新冠病毒低头合力,走上打破西方神话的独立自主医学发展之路

1、最高领导亲自部署尽显为民风范的特殊贡献。自古及今,中医参与了320多次防止瘟疫,但唯有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和习总书记亲自部署中医参与防治,充分彰显了人民领袖对人民的关怀,也体现了对中医作用的极端重视。习近平总书记一向重视中医药事业发展,强调要着力推动中医药振兴发展,坚持中西医并重,推动中医药和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努力实现中医药健康养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在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更是重视中西医结合的重要作用。自庚子大年初一习总书记亲自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研究部署全国防疫,打响战“疫”人民战争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都时时刻刻关注疫情,关注疫区人民群众,关注中医抗疫情,关注中西医结合的效果,无论是会议研究还是深入第一线指导,都特别强调发挥中医特殊作用,做出了无数次的批示和指示。他2月10日下午考察北京市朝阳区疾控中心时,不仅强调“要按照集中患者、集中专家、集中资源、集中救治的原则”,还特别要求“不断优化诊疗方案,坚持中西医结合,加大科研攻关力度,加快筛选研发具有较好临床疗效的药物”(人民网-人民日报2020年02月11日)。最高领导重视疫情已经不易,亲自部署抗击疫情更是不易,而特别强调中西医结合,发挥中医药特殊作用,确确实实在世界上树立了躬身为民的典范,为抗击疫情提供了巨大精神力量。各级党委和卫健委把总书记确立的中西医结合救治方针落到实处,建立中医参与的体制机制,降低感染率和死亡率、降低患者后遗症、降低救治成本,有效提高全民免疫力和抗病毒感染能力,也大大提高中国国际影响力,成为中医战“疫”的特殊贡献。

2、为世界探路献出中国智慧的珍贵贡献。疫情爆发后,我国坚持中西医结合,把中医方案纳入全国诊疗方案,让中医药深度介入诊疗全过程,发挥中医药的巨大优势。这表现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紧急启动“清肺排毒汤”的临床疗效观察应急科研专项。随后,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通知,推荐各地“清肺排毒汤”用于新冠肺炎救治,全国中医系统630多家中医医院派出3100多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也表现在第一支中医国家医疗队接管金银潭医院南一区病房,开辟了中医药救治新冠肺炎的战场,第三支国家中医医疗队整体接管江夏区大花山方舱医院,综合运用中药、针灸、按摩、灸疗、太极、八段锦等中医特色疗法;还表现在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为确保患者第一时间用上中药,强化中西医结合,促进中医药深度介入诊疗全过程,及时推广有效方药和中成药,截至2月17日,全国中医药参与救治率达85%。中医强调辨证施治,可根据疾病的不同发展阶段,确定相应的治疗方法。凡此中国速度、中国力量和中国实践,都为世界防疫树立新的标杆,也向世卫组织贡献了可行奏效的中国救治方案。随着疫情“主战场”转移至国外,其他国家根本无法抄中国“举国抗疫”的“作业”,简单易行的中医抗击疫情,就成为最好的雪中送炭。一篇《海外抗疫,第一锅中药在欧洲开煮》,告诉世界匈牙利也开始了中医汤药抗击疫情。这是向世界大力中医的绝佳机遇,也是推动中医药产业化进程的极好平台。我国应提前谋划疫情之下怎样“讲好中国中医”,“讲好中医奇效”,抓紧时间总结中医药成功治愈的案例,拿出成熟有效的药方和治疗方案,上报联合国世卫组织,助推全世界打赢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竖起中西医结合实践的世界防疫丰碑。

3、中医战“疫”促进了中国医学的独立自主发展之路。这次战“疫”中医很风光,但也有遗憾,因为主要疫区没有吸取当年非典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