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千钧棒:美国算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吗?

2020-03-03 20:06:00 作者: 千钧棒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自由派公知以李文亮事件作为借口,大喊“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而他们所说的“不能只有一种声音”除了政治上的特定含义以外,还包括任何人都能发布疫情信息,希望借此在中国社会制造混乱。而现在在美国的疫情中,只能有彭副总统一个人的声音,这美国到底算不算健康社会?

4、

特朗普政府禁止美国顶级疾病专家对公众自由发言,因为他警告说冠状病毒可能无法被遏制。

千钧棒 | 特朗普:嘘,不许“吹哨”!——美国算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吗

作者:千钧棒

自由派公知以李文亮事件作为借口,大喊“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而他们所说的“不能只有一种声音”除了政治上的特定含义以外,还包括任何人都能发布疫情信息,希望借此在中国社会制造混乱。而现在在美国的疫情中,只能有彭副总统一个人的声音,这美国到底算不算健康社会?不知道哪位公知敢于对此解释一下?

据美国《纽约时报》2月27日报道,被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命为新冠肺炎防疫工作“总指挥”的副总统彭斯召开特别工作会议,要求与会的政府高级公共卫生官员在公开发表有关疫情的信息之前,先向他进行汇报。

千钧棒 | 特朗普:嘘,不许“吹哨”!——美国算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吗

千钧棒 | 特朗普:嘘,不许“吹哨”!——美国算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吗

《纽约时报》称,这一举措的最新表现是,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下属的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奇博士最近收到白宫的指示,“在没有得到许可的情况下,不要针对疫情发表任何言论”。

千钧棒 | 特朗普:嘘,不许“吹哨”!——美国算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吗

千钧棒 | 特朗普:嘘,不许“吹哨”!——美国算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吗

安东尼·福奇博士是美国科学界的代表人物,自1984年以来一直担任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在甲型H1N1流感、艾滋病和其他传染病方面都有着深入研究。

福奇博士曾在近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说,当越来越多的国家出现新冠病毒的社区传播迹象时,美国就更难防范病毒入侵,虽然目前确诊病例不多,但这种情况可能迅速改变。

而在27日,福奇博士在与彭斯的会面中描述了美国人面临疫情威胁的严重性,福奇称“这种病毒在人类体内适应得非常好”,并指出它的死亡率似乎高于流感。福奇博士说:“我们面对的是一种严重的病毒。”

《纽约时报》认为,白宫正在对有关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发布采取更严格的管控措施。白宫官员则强调,彭斯此举并非控制专家和官员的言论,而是要确保“大家的劲能往一处使”。

这件事引起了中国网友的围观。

千钧棒 | 特朗普:嘘,不许“吹哨”!——美国算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吗

这让人不得不联想起疫情初期发生在武汉的情况。

一个眼科医生以消息灵通人士的身份在微信中提醒亲友防范“非典”,武汉市的某派出所对李医生等进行了训诫。事后李医生参与了救治其他患者的工作并且自身感染病毒,最终以身殉职。

他的死引起众多善良的网友的扼腕痛惜和对有关方面的反应迟钝的不满,于是,国内一小撮人利用这一点把这当成了搞乱中国的好机会。关于这段时间各路牛鬼蛇神的出色表演相信各位网友已经了解,我就不在这里重复了,其中最为露骨的煽动就是公知龙应台和许xx。

龙应台称:

【悲伤若是一时的集体发泄,他的死,轻如鸿毛。悲愤若是深沉的社会醒觉,转化成巨大的改变的力量,他的死,重如泰山。】

那位已经被国内某著名大学解聘的许xx则发出了总动员令——

他攻击疫情爆发是由于“组织性失序”、“制度性无能”,并且叫嚣“愤怒的人民将不再恐惧”、“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立宪时刻将至”、“人人向不义咆哮,个个为正义将生命怒燃,刺破夜瘴迎接黎明,齐齐用力、用心、用命,拥抱那终将降临这片大地的自由的太阳”。

一个共产党员、年轻医生,跟众多的白衣战士一样,为了抗击疫情,付出了生命。

而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和邪教组织一起发力,给他贴上种种莫名其妙的标签,硬要把他包装成为砸向体制的石头,一时间乌云压城城欲摧。

然而,那一小撮人还是又一次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以为有香港的动乱作为样板,只要他们配合境外敌对势力一煽风点火,这一切马上会产生蝴蝶效应,一场颜色革命就会在中国发生。

他们更加没想到的是,中国迅速控制住疫情的扩散,情况正在逐步好转,反而是在美国牵头对中国进行了实际上的封锁以后,疫情居然会在日本、欧洲尤其是在美国蔓延。

狂妄的意大利人吹嘘“发达国家不怕病毒”,没想到疫情在意大利迅速蔓延并扩散到欧洲各国,而且最早的患者与中国没有关系。

日本有难言之隐,因为怕引起恐慌影响东京奥运会的举行,采取“鸵鸟政策”,结果是疫情迅速蔓延。

而在美国发生的这一切就令人费解了。

公知告诉国人:“美国民权活动家拉尔夫·纳德在20世纪70年代提出了‘吹哨人’的说法。因很好地传递了为社会公义挺身而出的正面形象,‘吹哨人’一词一直沿用至今”。

于是“吹哨人”这个洋名词就开始在中国流行。

而近日,某视频网站上一名昵称为“Dr。 Paul Cottrell(保罗·科特雷尔博士)”的博主发视频称,据CDC内部线人的消息,美国目前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人数已经超过1000例,数量比公开数据多几十倍,为了维持社会稳定,CDC在故意隐瞒实情。尽管美国并未发布令民众恐慌的消息,但FBI悄悄紧急订购口罩、手套、消毒液的事情却被媒体曝光。保罗在疫情发生后开始频繁更新,基本都在科普病毒原理,讲解疫情现状。不少网友也对他的观点给予信赖,视他为“吹哨人”。

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来看看。

感染者或已超1000例!

美国吹哨人爆料CDC刻意隐瞒疫情。

如果说这一个消息由于还没有得到美国官方的证实,我们同样是半信半疑的话,那么担任美国新冠肺炎防疫工作“总指挥”的副总统彭斯召开特别工作会议,要求与会的政府高级公共卫生官员在公开发表有关疫情的信息之前,先向他进行汇报。以及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下属的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奇博士最近收到白宫的指示,“在没有得到许可的情况下,不要针对疫情发表任何言论”。这两件事合在一起从侧面印证了一件事——白宫不允许“吹哨”。

为什么?

美国做事情从来不需要回答为什么,尤其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但是从上面了解到的信息可以看到三点:

一是为了“维持社会稳定”也就是“维稳”,二是为了确保“大家的劲能往一处使”,三是情况已经不妙。前面这两个说法如果是出于中国政府的口中,那么在西方国家以及我们国内的自由派心目中,是会要被贴上“专制独裁”标签的,不知道公知看到这些以后有何高见?!

在这里,我联想起疫情发生初期某些人在网络上提出的所谓的“几大诉求”其中的三项——

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彻底追究涉事官员的责任;

立即归还人民言论自由。

不是说美国人享有最广泛的言论自由吗?连美国的权威的专家都没有透露真实情况的自由了,这还是被公知吹得天花乱坠的美国吗?

按照中国的《传染病法》的有关规定,湖北和武汉的有关部门因为事关重大不敢轻易下结论,因此就被自由派归因于体制,而美国在流感已经造成那么多人死亡以后的疫情信息发布,却要经过副总统一个人批准,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中国,自由派公知又会如何评价?

有人分析因为今年是选举年,特朗普担心疫情的真实信息会造成恐慌进而造成股市下跌最终影响他的连任,究竟是什么原因这不重要,因为美国的政客讲假话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小布什当年发动伊拉克战争的时候说是因为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结果占领了伊拉克几年,挖地三尺连根毛也没找到。前些天美国暗杀伊朗高官以后受到伊朗报复性袭击美国空军基地,白宫也称没有人伤亡,最后又说有多少多少人受伤。

现在在中国,除了公知和脑残,没有人相信美国佬的话。关键在于,不管是真话假话,在所谓的“言论自由”的灯塔国美国,你好歹应该让美国的民众了解到事关重大的疫情信息吧。前段时间不是还兴师动众硬是对中国的李医生“黄袍加身”,给他戴上“吹哨者”的高帽子吗?而现在在美国,从去年以来已经是因为流感造成10000多人死亡,而且特朗普也在讲话中承认美国每年死于流感的人在2.5万到6.9万之间,在这情况下,面对美国人本应该拥有的知情权,白宫却不许“吹哨”,专业人士也不行,怎么回事?这就是所谓的“人权高于主权”?

自由派公知以李文亮事件作为借口,大喊“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而他们所说的“不能只有一种声音”除了政治上的特定含义以外,还包括任何人都能发布疫情信息,希望借此在中国社会制造混乱。而现在在美国的疫情中,只能有副总统一个人的声音,这美国到底算不算健康社会?不知道哪位公知敢于对此解释一下?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