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国外名家 / 正文

美国对中国在信息空间影响力增加感到恐慌

2020-02-28 20:52:07 作者: 弗拉基米尔 •费奥多罗夫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美国要求中国媒体提供员工清单,干部调换记录,以及在美国国务院登记的自有或租赁财产信息。观察家们就此指出,所有这些领域,均由美国联邦或地方法律来界定。这些举措,目的是对中国媒体严格监管,对干涉其业务制造补充杠杆。

1、

美国对中国在信息空间影响力增加感到恐慌

作者: 弗拉基米尔 •费奥多罗夫

“美国对自己力量的信任度越来越小,因此,就更害怕某些外国代理人的影响。他们对中国的‘软实力’非常恐惧,因此要做清算。”卫星通讯社对美国加强监管中国五大媒体咨询的专家们这样认为。2月20日,美方正式公布了此项决定。

美国要求中国媒体提供员工清单,干部调换记录,以及在美国国务院登记的自有或租赁财产信息。观察家们就此指出,所有这些领域,均由美国联邦或地方法律来界定。这些举措,目的是对中国媒体严格监管,对干涉其业务制造补充杠杆。

“美方一贯标榜新闻自由,却对中国媒体在美机构正常运作进行干扰、横加阻挠,毫无道理,不可接受。我们敦促美方摘下意识形态有色眼镜,摒弃冷战零和博弈思维,停止采取损害中美互信与合作的错误举措。”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崔磊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美国严管中国媒体,是美方对中国媒体在其信息空间扩展存在的病态反应。

他说:“我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美国对中国在美新闻领域与日俱增的影响力感到非常恐惧。美方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软实力也在不断上升。同俄罗斯一样,中国目前也在干预美国的内政,试图影响美国的选举结果。包括中国媒体发声、增加在美新闻分支机构的投资和人员,这些都让美国感到害怕和担忧。同时这也反映了美国对自身软实力和政治体制产生了怀疑和动摇,出现了一种不自信的焦虑;二是作为一种报复手段。因为近年来中国对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媒体施加了比较多的限制,包括近日中方驱逐了《华尔街日报》的记者。美国对这类举措表示非常不满,他认为这些措施限制了美国媒体的自由。所以作为回应,美国对中国在美媒体也进行限制。”

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 亚历山大·拉马诺夫认为,美国对中国媒体设限,“与媒体自由领域的虚情假意和‘双重标准’相比,要更令人担心。”

他说:“这是中美竞争日益加大的表现。美国在积极寻找中国间谍,在大学、科研单位寻找与中国合作的人,认为一些技术和信息在通过他们外流。美方还在寻找有影响的代理人。原因在于,美国越来越不自信。对中国媒体施压并不是目的,媒体受打击,表明美国试图在所有与中国合作的领域‘拧紧螺丝’。相互之间的信息传播,以及中国在美国信息空间的存在,是这一过程的牺牲品。”

中国保留对美国此项决定作出反应的权力。那么,将有怎样的应对呢?

崔磊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从媒体角度看,我认为中方可采取的回应措施估计不多。与美国对中国在美媒体的限制相比,中国对西方媒体的限制要更加严厉,包括限制美国记者在中国的活动,对那些不如实报道的媒体吊销其员工记者证、减少人员数量,甚至屏蔽网站等等。所以中方在这方面能够做得比较有限,可能更多地还是在外交领域谴责美国的行为,呼吁美方早日停止错误举措。”

专家亚历山大·拉马诺夫并不怀疑,中方将限制美国记者在中国的业务。

他说:“遗憾的是,这是一种相互限制螺旋。最近几周,因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国疫情方面没有同情和人文情怀,中方对它们积累了不少怨气。很多西方媒体,包括美国媒体,从政治和中国政治体制角度看待此问题,而非从健康以及控制疫情有利于中国和世界所有国家的角度。最令人不快的,是相互不理解,相互积怨越来越多。鉴于中美关系出现严重恶化,此番媒体空间的博弈远不是最后一次。”

据悉,美国向以下五家媒体设限:新华通讯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中国日报》发行公司,以及《人民日报》发行商美国海天发展公司。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