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司马南:两个基本估计

2020-02-26 21:12:00 作者: 司马南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25日宣布,已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启动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治疗新冠肺炎的首次临床试验,以随机、安慰剂对照的方法展开。

司马南[两个基本估计]

1、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25日宣布,已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启动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治疗新冠肺炎的首次临床试验,以随机、安慰剂对照的方法展开。

今天消息:美国正式启动瑞德西韦临床试验。

疫情这么严重,拿来用就是了,干嘛还要搞什么实验呢?实验就实验呗,直接给病人用上,治好病为原则,搞什么随机安慰剂对照的方法呢,太教条主义了吧?……

最气人的莫过于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25日在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记者会上说的那番话:即使以火箭般的速度,距离疫苗真正投入使用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这家伙如果是高福或者是国内的任何一个专家,不被网上的喷子喷死才怪。

向公众讲清楚循证医学的道理,讲清楚有效和安全二者不可偏废,是一个艰巨的科普任务,向六神无主的急于找到有效治疗药物的患者及其家属讲清楚循证医学的道理,堪比登陆火星。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对于大规模的近乎普遍的具体手段层出不穷的信仰疗法、心理疗法、自然疗法,包括穴位注射药物创新、蛋白疫苗口服创新,保持必要警惕的同时,也持一份必要的理解。

信誓旦旦言之凿凿,乃至神神叨叨,正是信仰疗法和心理疗法的本质特征。

毛主席对于群众中的迷信活动,包括敬拜观音菩萨以求治病,有许多非常形象的说法。讲科学是对的,但是拗着群众的感情,站到群众的对立面是不智的,毕竟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

打鸡血、信神功,距今不过三十几年的时间,科学素养的提高远远落在GDP的后边,这块短板补不上,无法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

科普要搞开门主义,不能搞关门主义。无论关门开门都要争取群众,不能把自己搞成孤家寡人,不能动不动就说“闭上你的臭嘴”。须知,臭嘴是不那么容易闭上的,反倒是科普工作者的嘴动不动就被人给缝上了。

问题或出在,科学上的正确性和现实问题的复杂性交错在一起,我们必须正视现实,最大的现实莫过于大疫当前,我们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大考,要治病,要防控,要宣泄,要疏导,要稳定,要生产,要对付各种破坏和捣乱,要让人们感到温暖看到希望。

两个基本估计大体是成立的:

不要低估了群众的觉悟程度,毛主席始终强调,人民群众觉悟起来,会自己把菩萨打倒。

不要高估了某些大人物的科学素养,他们有一些令人拍案惊奇的认识亦属正常。

前面用了一个概念叫循证医学,有点神乎其神,其实道理很简单,港台译为“证据医学”就一目了然了。慎重、准确和明智地应用当前所能获得的最好的研究依据,同时结合医生的个人专业技能和多年临床经验,考虑病人的价值和愿望,将三者完美地结合制定出病人的治疗措施,这就叫循证医学。

听起来跟传统医学没啥区别呀?

那区别可是大了去了,所谓传统医学是以经验医学为主,即根据非实验性的临床经验、临床资料和对疾病基础知识的理解来诊治病人,而循证医学尊重这一切,但它强调任何医疗决策应建立在最佳科学研究证据基础上,听明白了吧,第一是证据,第二是证据,第三还是证据。

回到启动瑞德西韦临床试验上来,依照医学科学规范的随机安慰剂对照的方法省不掉,不能省,省了就麻烦了。

什么麻烦?临床实验不作数呗。

因为无法把这些人身上显现的效果和使用其他疗法的疗效区别开来,无法将自限性疾病完全依靠病人自己抵抗力的原因而战胜的那些病例和使用了这个药物的患者区别开来。

嘿嘿嘿,这话有点绕,招人烦,不说了。

大规模的信仰疗法心理疗法,这事不好多说,但是对那些声称信他那个教便不会得病,信他那个主便不会死一类的邪教宣传,我主张露头就打绝不姑息,还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信他那个教爱他那个主同时染上了新冠肺炎病毒的事例公之于众,给他一大哄。

不知您发现了没有,被邪教慑服的信众多半缺少幽默感,故而哄声笑声是最好的解构神怪的方法。

2、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司马南微博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