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胡懋仁:从来就没有抽象的普世概念与价值观

2020-02-12 21:29:36 作者: 胡懋仁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者,面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矛盾,他们所提出的口号一开始就是要把受到最残酷剥削和压迫的工人阶级,从资本主义制度下解放出来。他们考虑的是最大多数工人阶级与广大劳动者的利益。

胡懋仁:从来就没有抽象的普世概念与价值观

来源:北航老胡之闲话   作者:胡懋仁

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者,面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矛盾,他们所提出的口号一开始就是要把受到最残酷剥削和压迫的工人阶级,从资本主义制度下解放出来。他们考虑的是最大多数工人阶级与广大劳动者的利益。真正的共产主义者绝对不会空谈所谓人权,不会谈论那种空洞而抽象的概念,他们主要关注现实中那些根本不被当作人,而只被当作资本用来获得剩余价值工具的底层劳动者。

胡懋仁:从来就没有抽象的普世概念与价值观

说起人权这个概念,还得要从法国人权宣言开始说起,法国人权宣言,全称是《人权和公民权宣言》,原文是《Déclaration des Droits del'Homme et duCitoyen》。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人”其实是指“男人”,Homme就是一个阳性的词汇。在那个时代,所有涉及到人的词汇,西方语言都用男人来指代,这里的“人”就没女性什么事。英国中“人类”一词,用的是“Mankind”,情况与法语也是一样。所以,《人权与公民权宣言》里,凡是涉及到人的权利的条款,指的都是男人的权利,与女性无关。这就是早期资产阶级的人权观。这里的所谓人权,是极不完整的,是对女性有偏见和歧视性的概念。

法国当时也有个女性活动家,名叫玛丽·古泽(Marie Gouze),又叫奥吕恩坡·德·古热(0lympe de Gouges)她写了一篇《女性与女公民权宣言》(Déclaration des droits de la femme et de la citoyenne)。她强调认为,人权不能仅仅属于男性,女性同样应该具有男性所应该具有的权利。这样来看,那个《人权和公民权宣言》就应该翻译为《男性与男公民权宣言》。当然,资产阶级是不会这样来理解的。在他们眼里,男性就代表着整个人类,而女性则什么也不是。

资产阶级的人权观念甚至从来没有包括进广大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前不久,看了电影《古田军号》,其中有一个场景,毛泽东在给长汀县的小学生讲课时,在黑板上写了个“人”字,便问小学生,人是什么?有个小学生回答说,人是地主,而我们是牛马。小学生还说,奶奶说,我们是牛马不如。在革命年代,劳动者还有一个口号,“从前做牛马,现在要做人”。可见,剥削者对于劳动者从来都不会把他们当作人。这是不是可以诠释他们对人以及人权的理解?

所以,人权这个概念,从一开始就是带有偏见和歧视色彩的,这样的人权概念显然谈不上什么普世概念,更谈不上什么普世价值。而且这种脱离具体时代、脱离具体社会形态,脱离具体生存环境的所谓纯抽象的人权观念,只能起到让人们头脑更加混乱的结果。

然而,在资产阶级看来,越是纯抽象的,才越有利于他们将其奉为普世观念。普世,也有说是普适的,就是说这种概念与价值观是超越时空的。有了具体时空的限定,那还叫什么普世价值?当历史与现实表明,这种所谓超现实的“普世”价值,对于绝大多数劳动者来说,完全没有任何意义。那只不过成为资产阶级愚弄人民的一种工具。

对于共产主义者来说,哪怕是空想的共产主义者,都不屑于谈论这种抽象的人权观念。空想的共产主义者,所要求的是人类的平等,要求的是阶级的消灭。仅仅这两条,资产阶级的所谓人权“卫士”们都是绝口不提的。

而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者,面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矛盾,他们所提出的口号一开始就是要把受到最残酷剥削和压迫的工人阶级,从资本主义制度下解放出来。他们考虑的是最大多数工人阶级与广大劳动者的利益。真正的共产主义者绝对不会空谈所谓人权,不会谈论那种空洞而抽象的概念,他们主要关注现实中那些根本不被当作人,而只被当作资本用来获得剩余价值工具的底层劳动者。

而真正的共产主义者的这种观点,落实在他们的实践上,在一百多年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上,就是为了让广大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者从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下解放出来所进行的不懈的斗争。1864年成立的国际工人协会是如此,1871年的巴黎公社起义是如此,1889年成立的第二国际的初期也是如此,而1917年的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1919年成立的共产国际,以及由此而掀起的亚非拉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的全世界范围内的斗争同样也是如此。

对于在资本主义统治下的世界来说,最重要和最需要解决人权问题的就是要从根本上解决无产阶级与广大劳动者受剥削压迫的遭遇,要让这些被剥削被压迫的奴隶们真正得到翻身解放。这是世界上最需要解决的所谓人权问题。这里只是使用了人权这个概念的名称,与资产阶级所宣扬的人权观念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1980年前后,人权观念开始进入到我国境内。有些人非常热衷于这个词汇的使用。在讨论人权的问题时,当时最主要是针对文革中的种种无视民主与法制的现象,有人将其归结为人权问题。文革中无视民主与法制现象显然是错误的。有错误就要改正,这完全没有问题。至于是不是用人权的概念,也是可以讨论的。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人用人权观念来输送一些有关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观点。这就在有关人权讨论上,出现了复杂的情况。

针对利用人权观念的讨论,宣扬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行为,当年北京日报发了一篇文章,说人权观念从来就不是无产阶级的口号。这个命题从历史上来说,并没有错误。但是,针对当时对文革错误的批判,有些人对这篇文章就有些反感。前面提到,关于人权观念讨论的复杂性问题,确实有的问题在当时不太容易弄得很清楚。

因为中国已经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而且中国也要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工作,所以,当时的中国不可能从根本上排除人权观念的使用。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也开始使用人权观念。但是,中国一直反对将人权观念的抽象化、绝对化和超时空化,反对将人权观念说成是普世价值。

中国在国际社会上使用人权观念时,就一定以具体的、历史的、实事求是的态度来界定不同场合、不同环境中的人权观念。例如,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落后与贫困,中国强调这个国家的人权首先是生存权和发展权,而不是偏狭的所谓民主权,言论自由权之类。而西方资产阶级则把人权主要理解为所谓持不同政见的权利,理解为反对本国合法政府的权利。这就是近些年来,在国际社会中有关人权观念上的理解争议。

在西方社会在人权观念上所掌握的绝对话语权来看,现在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开始接受中国关于人权观念的阐述和诠释。这也是对西方在人权话语绝对话语权上的一个突破。西方资产阶级在对人权概念的理解上,已经不可能独霸天下了。

我们还需要牢记的是,虽然我们现在也在使用人权观念,但我们始终都不能忘记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解放的理论,不能忘记要让受剥削受压迫的广大劳动者获得解放的目标。我们今天主要是要发展我们自己,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这本身就是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重要贡献。中国的事情办好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就有了一个全新的样板,证明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与富强,完全可以不用按照西方资产阶级的教师爷所鼓吹得那样,一定要走西方资产阶级的政治与经济道路才可以实现。在人权问题上,永远不可能脱离具体的时代与环境,永远不需要抽象地来讨论人权的观念问题。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