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宜兴紫-储贺军:警惕阴谋 但不要落入"阴谋论"

2020-02-03 16:09:00 作者: 宜兴紫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面对中美之间的持久战,面对风险环伺的世界,防范阴谋,强化谋略,不可习惯性地向外寻找问题的根源,更不要神化或妖魔化自己的对手。“打铁还得自身硬”,做好我们自己是第一位的。

 5、 

警惕阴谋,但不要落入“阴谋论”

——兼议认识美国的正确方式

宜兴紫-储贺军

“阴谋论”指一种观察和认识客观世界的思维定式和惯性思维倾向,通常在不需要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本能地认为某一已发生或某类将发生的致命事件,系由某特定且固定的国家、组织或个人秘密策划、精确准备、具体实施。持这种观点的人叫阴谋论者。阴谋论和阴谋有着很大的区别,在上述定义中,剔除思维定式、惯性思维倾向和本能反应等主观因素,具体地就事论事,才可能发现真正的“阴谋”。

阴谋自古就有,一直被用作贬义词,一般指做坏事。有一种“阳谋”之说,但一直不太被公众认可,但是,谋略一词却是大家普遍接受的褒义词。其实,谋略就是“阳谋”,之所以提谋略而不必加上一个“阳”字,就好像人们谈及公历纪年,前缀“公元前”必须有,而“公元后”不常有。既然采取褒义的态度,就只说谋略而不说阳谋了。

“兵者,诡道也。”在对抗状态下,谋略往往是制胜的关键。在中国历史上,自从倒霉的宋襄公之后,就非常盛行谋略,这在对手看来都是阴谋。在古老的传说中,越王勾践将蒸煮过的稻种,敬献给吴国,导致长期以来依赖越国稻种的吴国颗粒无收,国内民心骚动,越国趁机报了大仇。汉族太监给匈奴单于出主意,把牛羊尸首放在河川之中,并施以咒语,毒杀汉军。这些都是胜利者笔下的谋略,失败者眼中的阴谋。

关于目前新冠病毒的来源,阴谋论又开始盛行,而且大多矛头直指美国。综合各方面信息,可以发现此时流行的阴谋论,除了一种思维定式和惯性思维倾向之外,很多外部因素也起到了恰如其分的助燃作用。比如:美国用暗杀手段消灭了苏莱曼尼;美国商务部长预言中国发生新冠疫情,将有利于工作机会回归美国。这些都让中国民众感受到,美国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无底限状态。

的确,美国对中国下手挺狠的。香港连续几个月的骚乱,很多人认为背后就是美国的操控和介入,也是一个策划已久的阴谋。一般来说,认定一项阴谋,需要很多必要的因素,比如,阴谋制造者有没有足够人员和机会参与规划;地面实施者有没有和阴谋制造者建立必要的联系;事态的进展是否有利于阴谋制造者下一步的行动计划;特别重要的是,在没有重大意外因素介入的情况下,这一阴谋的结果是否有利于阴谋制造者。

1999年美军轰炸我国驻前南斯拉夫大使馆。有些人认为,这一暴行是人为错误,而非阴谋,具体地说,导弹目标的确锁定了大使馆所在的建筑物,但负责战场指挥的军官的确不知道那座大楼已经成为了中国大使馆。具体情况如何,在此不下结论,但是,有些结果性因素必须考虑在内。在当时的条件下,中美关系应当说总体上还不错,中国虽然不支持美国对于前南联盟的军事行动,但也没有在军事上直接介入,特别是当时的美国在中国民众心目中的形象还是很好的。但是,这场飞来横祸,激起了中国民众对于美国的强烈愤慨,中国读书人当中,对于美国的价值观,从憧憬到置疑再到批判的第一批人,就觉醒于这次灾难。

不认可阴谋论,不仅仅是因为阴谋论者缺乏具有说服力的证据。仅就认定一项阴谋而言,有时证据并不至关重要,凭感觉、凭良知也可以得出心照不宣的结论。但是,这里要多说一点,有些阴谋论者把观点摆出来之后,反而要求质疑者提出反证,拿出可以推翻该观点的证据来。这就有些强词夺理了。生物医学层面的分析,应当留给医学专家,由相关专业人士做出最终判定,外行人不宜乱放炮。有些振振有词的外行,错得实在是离谱,网传有些美国人早已申请了新冠病毒相关的专利,有些阴谋论者以此证明自己的观点。一项技术都已经申请专利了,成为公开信息,还可以叫做阴谋吗? 

随着中美贸易谈判第一阶段的结束,中国进入了艰苦的相持阶段。在这个阶段中,中国是不是美国的“战略对手”已经不由中国一家说了算了,中国至少是已经“被动”地成为了美国认定的“战略对手”。一直在热议的中美“脱钩”,已经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成为了现实,但是这种“脱钩”主要是精神上、道路上的各自独立,而非在所有其它领域都老死不相往来,不同制度不同意识形态的国家和民族还可以合作,而且也需要寻找新的方式保持合作。

我们对于美国的理解的精确度尤为重要,不可在哈哈镜里看美国。如同在抗美援朝战争初期,美军把志愿军当朝鲜人民军打,我们把美军当国民党军队打,经过了几次直接交手之后,我们才比较准确地认识了美军。必须搞清楚在美国谁可以代表美国的国家意志?美国与中国非常不同,在中国,党和政府就可以代表中国的国家意志,而美国,代表国家意志的可以是白宫、议会、法院、主流媒体、美联储、华尔街,乃至大批的非政府组织。美国不是一个平面的概念,而是具体的机构和个人。

当阴谋论者在把矛头指向美国的时候,必须具体地指向某一个或某几个特定的机构,而非大而化之地指向美国。假定阴谋论者认定新冠病毒是美国阴谋的结果,则必须指明是美国国会或行政机构,还是其它机构制定并实施了这一阴谋计划。这个区别很重要,因为如果是前者,就是战争行为;如果是后者,则是民间恐怖主义行为。这一判断对于可能采取反制行为的一方,至关重要。

针对美国的研究要重视公开信息,不宜过分地演绎字里行间的内容。美国对华最为阴险的战略行动,或许并非阴谋而是阳谋。“和平演变”的理论就是美国国务卿在非常正式的场合,公开提出的阳谋。对于对手的阳谋,毛主席也采用了至刚至阳的方式,回应了对手的挑战,以培养无产阶级接班人的方式,粉碎了美国人的“和平演变”的战略。“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在毛主席眼里,敌人可以是虎豹熊罴,但从来不是老虎精、豹子精、熊羆精。“子不言怪力乱神”,阴谋论者所采用的妖魔化对手的手段,绝非自身智慧和勇气的体现。

美国不是天使也不是恶魔,其实,妖魔化也是神化的一种形式,《西游记》就是采用这一手段吸引眼球的。我们需要以一种正常的视角来审视、认识美国。最近,美国总统的经济顾问卡德罗说,(受中国邀请)派专家赴华参与抑制新肺炎是人性本能。于是,一些人认为美国人是天使,会带来特效药;还有些人认为美国人是恶魔,来实地检测生化战的效果。这些观点都有偏颇。美国人一方面担心瘟疫蔓延会殃及美国,也担心中国疫情过重拖累美国股市的表现,再有一方面可能更为重要,特朗普急于来华开始第二阶段谈判,如果因疫情得不到控制而无法成行,11月大选之际,一个重要的竞选筹码就无法使用了。

阴谋论把一个复杂的世界过于简单化了,特别是可能使人忽略了自身的提升。过早地认定生化战争,如同无数次高喊“狼来了!”,会降低人们对于真正的生化战争的警惕性。阴谋论会干扰我们自身治理现代化的进程,也不利于正确地认识美国这一“战略对手”。此次新冠病毒疫情,要真是美国发动的生物战,美国人就太蠢了,先用个非致命病毒,非但没有彻底废掉对手,还让对手提高了警惕。

抛弃阴谋论的惯性思维,正确地认识美国,只是一种手段,核心还是我们自身的完善,以及建立有效地防范真实阴谋的应对策略。记得在中苏关系最为紧张的时候,粟裕大将提出,把备战与农田基本建设相结合,以抵抗苏联的大规模坦克群的攻击。中国人口众多,分布密集,食材广泛,必须有完善的卫生医疗紧急预案,防范自生和外来的生化威胁。

关键的问题还是扎好自己的篱笆。我们必须重建由党的领导、政府组织、专家领衔、群众参与所构成的公共医疗体系和完善的可操作危机行动预案。要进一步强化中国体制,依靠医疗、媒体的国家队。每个省市都要有一所长期存在或可以随时改建为“小汤山”医院的设施,作为标配。要加强危机管控能力,实现信息及时透明,加强媒体正面引导能力。要提高生物战、生化战、基因战的研究能力和反制能力,要充分认识到解放军的作用,解放军的职责不仅仅是国防,同时具有广泛的社会性特征。

面对中美之间的持久战,面对风险环伺的世界,防范阴谋,强化谋略,不可习惯性地向外寻找问题的根源,更不要神化或妖魔化自己的对手。“打铁还得自身硬”,做好我们自己是第一位的。

2020年2月2日记于西山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