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2020-02-02 20:40:15 作者: 星相大白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当前生物战的阴谋论虽然引发很多人讨论,但我发现大家的观点都是两极分化。要么就是深信不疑,要么就是嗤之以鼻。却缺乏一个客观、理性的思考态度,去思考这样一个阴谋论的可能性,以及围绕着这个阴谋论可行性,还有背后的动机....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来源:大白话时事  作者:星相大白

当前生物战的阴谋论虽然引发很多人讨论,但我发现大家的观点都是两极分化。要么就是深信不疑,要么就是嗤之以鼻。却缺乏一个客观、理性的思考态度,去思考这样一个阴谋论的可能性,以及围绕着这个阴谋论可行性,还有背后的动机,乃至如果这个阴谋论成立,后续可能出现的变化。所以,我是比较希望,大家首先不要贸然去相信这种没有证据的阴谋论。但同时,包括一些专业人士耗费大量精力对可能存在的生物战做深入研究,已经表明,这件事情,其实也并非无稽之谈,而是的确存在一定的可能性。所以,今天文章只是帮助大家澄清一些谣言。但同时,我们也应该客观看待某些阴谋论的可能性。虽然本人不太赞同蓝方生物战的看法,但我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所以明天我会写一篇专题分析,以存在这种可能性为前提,写一篇蓝方的动机和基于此可能性的后续推演情况。还是那句话。居安思危,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今日分析

近来围绕着疫情,有很多阴谋论。

有些看似还挺有道理和逻辑,但没有任何证据,有些则完全经不起推敲。

我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虽然我的文章平常也有一些猜测,不过我都会基于一些客观事实,再通过逻辑去做一些分析和猜测。

对于一些明显已经有相反证据出现的阴谋论,则需要我们第一时间去排除,澄清。

而对于一些还没有相反证据否定,但也没有证据证明的阴谋论,我不会想当然的去排斥,因为没有证据否定代表着这也是一种可能性,但同时我也不会贸然去相信。

所以,任何一种猜测,我都不会贸然否定,也不会贸然相信。

只有符合事实的,我才会去相信。

这个世界很复杂,很多信息是不对称的,是我们没办法知悉的。

但我们可以从一些蛛丝马迹去抽丝剥茧的推理,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避免阴谋论。

一定要尊重事实。

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尽量的让自己接近“客观真相”一些,而非沉浸在“自己的真相”里。

本文以这个观点作为出发点,来对近期盛传的一些阴谋论,做逐一解读。

并帮大家梳理一些当前存在的事实,我不做猜测,一切由大家自己思考。

当前各种猜测很多,请大家一定要学会独立思考,自己去查证,而不能想当然的去贸然笃信任何一种没有事实依据的猜测。

(1)武汉研究所

这个阴谋论开始起源于2018年4月5日的一则新闻。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当时这个新闻里播报了武汉P4研究所,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

这个新闻被人一翻出来后,马上被广为传播,主要因为这个新闻里有太多一下子吸引人眼球的地方,比如都是“新型冠状病毒”,比如又跟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

一时间各种阴谋论开始基于此新闻流传起来。

但人们在传播这些阴谋论的时候,往往不会进一步思考,究竟2018年4月5日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跟当前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究竟是不是同一种。

不过实际上,中科院后来是有对此做了一个辟谣,不过可能很多人还没看到过,这里我也顺便帮忙辟谣一下。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实际上2018年4月5日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在猪流传的冠状病毒,简称SADS,跟当前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完全是属于不同种的。

所以,把这二者关联起来,并不科学。

(2)没有发声?

另外,还有一种说法就是,武汉研究所一直没有发声,这个说法对,但也不对。

之所以说不对,因为武汉研究所并非没有发声。

在2020年1月24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团队,就曾经在bioRxiv上发表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文章。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所以说,武汉研究所没有发声是不对的。

但为什么又说对呢?

原因在于,武汉研究所作为全国唯一的P4研究所,在本次疫情爆发以来,并没有发出足够多的声音。

这里跟大家普及一下P4研究所的概念。

国际上将生物安全实验室分为P1、P2、P3和P4四个生物安全等级。等级越高,就能研究具有更大传染性和危害性的病原。

其中,SARS是只要P3研究所就能研究,埃博拉病毒则才是只有P4研究所才能研究。

目前全亚洲只有武汉这一家P4研究所,全世界拥有P4研究所的也寥寥无几。

可以说,武汉的P4研究所,是我们抗击病毒的一个最尖端的场所。

但本次疫情爆发以来,武汉P4研究所的公开发声的确很少。

最早于1月8日公开宣布不明肺炎来自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新闻,是来自于“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根据这个新闻披露的情况,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最早是在2019年12月26日就收集到了“不明肺炎”患者的标本一份。

注意,这个收集到的时间,是2019年12月31日武汉正式通告不明肺炎存在的5天之前。

而上海临床中心在收集到这个病毒标本后,于2020年1月5日上午检测出了“新型冠状病毒”,并直接测序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

随后上海临床中心第一时间向上报告,并于1月8日早上公开报告。

这个过程,似乎跟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什么关系。

人们不禁想问,为何就处于武汉,在疫情最前线的P4研究所,却错过了第一时间确定新型冠状病毒的机会?

这个疑问过去几天让很多人浮想联翩。

不过今天武汉病毒研究所发表了一篇文章,介绍了自己在疫情以来展开的工作情况,对这些疑问给予了澄清。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在这篇文章里,我却诧异的发现一些更令人震惊的事实。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按照这篇文章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最早就于2020年1月2日确定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

并且早于1月5日成功分离到了病毒的毒株。

而要知道,之前最早宣布分离出病毒的毒株是1月27日浙江疾控中心宣布的。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随后广东也宣布分理处病毒毒株。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那么我们不得不问,为什么早在1月5日就分离出病毒毒株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不向人们公开?为什么不发声?

同时,我们还有一个疑问,武汉研究所早在1月2日就已经测出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为什么新闻1月8日公开的时间,比测出时间晚了整整6天?

我们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武汉病毒研究所再1月2日就测出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上海临床中心又会在1月7日向上报告测出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而后才在1月8日向全世界公开新型冠状病毒的存在?

从1月2日,到1月8日,这长达6天的时间里,武汉病毒研究所都在做些什么?

所以,今天武汉病毒研究所今天这篇文章,解答了我们过去一些疑惑,但却也引发我们更多的疑惑。

我上面说,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发声,是对,也是不对。

主要就是这个原因。

如果我们能早一点知道,这个病毒是可以人传人,而不是一直在说“未明确发现可以人传人证据”,恐怕本次疫情也不会变的那么严重。

(3)只传染亚裔?

相比上一个阴谋论,这个阴谋论更有市场,也更有逻辑。

因为SARS和本次新型冠状病毒,主要传染对象都是亚裔,白人和黑人的感染人数很少。

所以这不由让很多人怀疑,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有可能是某种“生化武器”?

相对来说,这个阴谋论当前也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否定它,但同时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它。

属于那种可以自圆其说,同时又充分符合当前蓝方对红方充满敌意的现况。

但我们是否就能因此去相信这种阴谋论呢?

我觉得在没有确定的证据,还是不能贸然相信这种阴谋论。

并且,当前已经有一些科学上的研究来解释,为什么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会以感染亚裔为主。

原因,还在于ACE2这个单白上。

人体的肺泡里有ACE2蛋白,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都是通过跟ACE2蛋白结合,来实现对人的传染。

2020年1月26日,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左为研究团队在bioRxiv上发布了题为“Single-cell RNA expression profiling of ACE2, the putative receptor of Wuhan 2019-nCov” 的最新研究论文。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在这个研究论文里,左为的研究团队发现亚裔男性的ACE2表达水平远高于非洲裔和白种人。

该论文里是这么说的,结果显示ACE2在0.64%的肺细胞中表达,且80%以上都集中表达于II型肺泡细胞。表达ACE2的II型肺泡占其总数量的1.4%。

换句话说,ACE2蛋白数量其实在非细胞里比例是很小的,且80%集中在II型肺泡。

SARS和本次新型冠状病毒,正是通过这么小比例的缺口,攻克了人体的免疫防线。

而在这个论文的研究里,提到了一个数据。

两例男性个体的ACE2表达水平均高于其它六例女性,总体在三倍以上,在肺内的分布也更广泛。

这与目前观察到的新型冠状病毒男性患者为女性数量的三倍大致吻合。

此外,他们还发现一名亚裔(男性)标本的ACE2表达水平远高于其它所有人(包括非洲裔和白种人),在平均值的五倍以上。

不过该论文里也提到过,因为实验成本过高的问题,他们只用了8名样本案例。

这个亚裔更易感染的结论,还需要更大规模的样本数据,才能支撑这个结论。

但不管怎么样,亚裔体内的ACE2细胞高于非洲裔和白种人的五倍以上,这个结果是符合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的实际感染情况。

但我们这里要对于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只感染亚裔”的这个看法做一些澄清。

因为实际上,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并非只感染亚裔。

在2003年和现在,实际上都有非亚裔感染上了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

但我们必须客观看到,确实亚裔人群的感染数量,要远大于非洲裔和白种人。

首先,这肯定跟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首先于亚洲爆发有关。

但像左为团队的这个研究结果,我觉得也是值得关注的。

按照他们这个研究结果,亚裔人群感染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的概率,应该是非洲裔和白种人的五倍以上。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亚裔人群感染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要容易得多。

因为亚裔人群体内的ACE2蛋白数量,要远高于非洲裔和白种人。

但为什么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就这么恰好的挑选了ACE2蛋白,作为攻破人体免疫方向的突破口。

这究竟是不是一个“自然进化”的结果?

该论文研究结果,并不能说明这个问题。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所以,该论文研究结果,只是给人们长期一直疑惑的现象,那就是为什么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更容易感染亚裔,给了一个科学上的解释。

但并没有能解答SARS和新型冠状病毒,究竟是不是“自然进化”的结果。

所以这个阴谋论,自然还会有一定的市场。

因为你没有证据证明它,但你也没有证据否定它。

我自己的态度是,我不赞同这个阴谋论,主要我觉得蓝方这样做的动机不足,风险太大,是得不偿失的。

这就跟破案一样,动机是很重要的。

大国之间不会做得不偿失的事情,如果一件事情风险收益比太高,是没有人会去铤而走险的。

但我也不会贸然去排斥这种阴谋论,因为在没有明确证据否定它之前,它实际上也代表着某种可能性,也在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能提高我们的风险意识。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我们需要居安思危,更何况当前还的的确确发生了一些危险。

实际上,生化战、基因战,也并非完全无稽之谈。

我们也不用一听到这种阴谋论,马上嗤之以鼻,将这种阴谋论想当然的丢进垃圾桶。

事实上,我们国内还是有一些专业学者,对这些事情做深入研究。

比如这本书。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作者也都是一群专业人士。

他们说的话,让我们不得不思考,贸然相信阴谋论是不好,但一听到这种阴谋论,就想当然的嗤之以鼻,是不是也有点不够客观呢?

在这本书的前言,明确说明了自己的观点。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该书的一些目录摘要: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因为本书内容太多,而且出于尊重版权,我没办法截图出来给大家看,大家要是有兴趣,大家自行购买阅读。

除了这本书,中国国防报在2011年10月24日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让生物战争走进国防视野。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不过这篇文章,最近被有心之人翻出来,炮制成最近发的。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这种行为,也是大家需要警惕的,我这里顺便辟谣一下,这则文章是中国国防报2011年就发的,而非最近才发。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星相大白:近期一些“阴谋论”的客观剖析

这篇文章里面并没有专门针对SARS之类的进行阴谋猜测。

不过也的确给我们提了个醒,我们似乎太把别人想得很美好,或者我们把这个世界想得太美好。

但现实有时候是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敌人也比我们想象的更残忍。

虽然我也并不太赞同蓝方有可能真对红方发动生物战的看法。

但我并不会去贸然否定这种可能性。

事实上,真要说起来,这种可能性的确是存在的。

首先当前的基因剪辑技术,实际上已经很成熟了。

这种时候,技术和道德,往往只有一层窗户纸,我们很难保证世界上不会有一小撮人,抱着邪恶的野心和别有用心的目的,去超乎我们理性的想象,去铤而走险。

所以,当前生物战的阴谋论虽然引发很多人讨论,但我发现大家的观点都是两极分化。

要么就是深信不疑,要么就是嗤之以鼻。

却缺乏一个客观、理性的思考态度,去思考这样一个阴谋论的可能性,以及围绕着这个阴谋论可行性,还有背后的动机,乃至如果这个阴谋论成立,后续可能出现的变化。

所以,我是比较希望,大家首先不要贸然去相信这种没有证据的阴谋论。

但同时,包括一些专业人士耗费大量精力对可能存在的生物战做深入研究,已经表明,这件事情,其实也并非无稽之谈,而是的确存在一定的可能性。

所以,今天文章只是帮助大家澄清一些谣言。

但同时,我们也应该客观看待某些阴谋论的可能性。

虽然本人不太赞同蓝方生物战的看法,但我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所以明天我会写一篇专题分析,以存在这种可能性为前提,写一篇蓝方的动机和基于此可能性的后续推演情况。

还是那句话。

居安思危,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当前我们正面临百年之未有的大变局,一些惊涛骇浪是肯定会出现的。

2020年注定是一个百年一遇的时代转折点。

这是我在去年初,就一直在跟大家强调的,2020年是一个重大时代转折年。

而从2020年一开始,元旦第3天,伊朗将军被美国悍然炸死,引起国际轩然大波,再到半个月后疫情全面爆发。

2020年可谓是一个地狱难度开局。

但面对这些惊涛骇浪,我一直深信这些考验只会帮助中华民族淬炼得更具韧性,帮助我们蜕变。

我还是那句话。

任何人、任何势力、任何国家,都不可能阻止中华民族的崛起。

我们必将取得胜利!

【(2020年1月29日)本文首发:“大白话时事”微信公众号。备用号:“星相大白”。】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