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鹿野:突然撤离中国的美国和平队与生化疑云

2020-01-23 19:44:39 作者: 鹿野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当地时间16日,美国“反华急先锋”、国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cro Rubio)声明证实,美国和平队(Peace Corps)决定终止在中国的志愿计划,并自2020年6月起撤出和平队在华志愿者。

鹿野:突然撤离中国的美国和平队与生化疑云

作者:鹿野

美国突然决定把和平队撤离中国,是否是因为其打着“医疗援助”的名义从事了某种生化战的活动,希望借此防止中国调查呢?笔者没有证据,不敢妄言。舆论话语霸权是很可怕的,正如苏联解体后“苏联克格勃制造了‘艾滋病是美国对非洲生化战’的阴谋”被很多主流媒体广泛接受一样,非洲的艾滋病与中国的非典等等究竟是否是美国的生化战,恐怕只有到美国霸权结束那一天才能水落石出。不过,即使美国和平队在华并没有从事生化战活动,其进行的大量“和平演变”活动恐怕也是难以否认的事实。

鹿野:突然撤离中国的美国和平队与生化疑云

当地时间16日,美国“反华急先锋”、国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cro Rubio)声明证实,美国和平队(Peace Corps)决定终止在中国的志愿计划,并自2020年6月起撤出和平队在华志愿者。

很多对国际政治不是很了解的朋友不知道美国和平队是干什么的,甚至还有一些人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组织,望文生义的认为就是促进国际和平和中美友好合作的,其实并非如此。笔者就在这里简单的介绍一下相关情况,仅供朋友们参考。

事实上,“和平队”是1961年美国的肯尼迪政府为了反共成立的一个所谓“青年非政府组织”。他甚至毫不掩饰“和平队”的政治目的,一开始的时候就表明“和平队是一个把反共产主义理念和对年轻人的理想主义激励结合起来的有效途径”,“年轻的美国人将为自由事业服务,就像共产主义者为他们的制度工作一样”:

【在竞选中,民主党的支持者敦促肯尼迪把青年志愿队作为其竞选议题之一。肯尼迪本人也发现,和平队是一个把反共产主义理念和对年轻人的理想主义激励结合起来的有效途径。他在1960年的竞选中充满激情地说:“时代要求我们投资、革新、想象和决定。”他又补充说,美国必须寻找方法来对付“尚未解决的和平与战争问题,尚未战胜的无知和偏见问题,没有得到答案的贫困和剩余问题”。肯尼迪最早是在1960年2月纽约的电视节目中提到组建和平队的建议的;10月14日,在对密歇根大学1万名大学生的演讲中,他宣布了自己关于这个机构的想法;11月2日,在旧金山演讲时,肯尼迪指责艾森豪威尔政府的外交官对外国的语言和文化一窍不通,无法同“为共产主义事业不惜在海外度过一生”的苏联技术人员、医生和教师竞争。因此,美国必须以“和平队”的形式来展现美国公民的技能、决心和仁爱,以此来与苏联相抗衡。他还表示:“我想要向赫鲁晓夫先生和其他人表明,新一代的美国人已经接管了这个国家,年轻的美国人将为自由事业服务,就像共产主义者为他们的制度工作一样。”王缉思,牛军主编,缔造霸权  冷战时期的美国战略与决策,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04,第63页】

而这几十年来,美国和平队也的确一以贯之的在落实自己创建时的使命,一方面通过文化渗透来“抵御共产主义”,另一方面又帮助了解第三世界的国情以增强美国决策的针对性:

【一方面,和平队作为美国外交的“软实力”,服务于美国的外交战略。“和平队”志愿者作为美国文化的载体,把美国文化及其价值观念渗透到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并帮助这些国家抵御共产主义思想和价值观念的传播。另一方面,“和平队”工作有助于帮助美国了解第三世界国家的文化背景,从而使得美国的外交决策更具有针对性,也更富有成效。付瑞红著,国家安全知识简明读本  文化安全,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13.04,第91页】二

更有甚者,美国和平队除了潜移默化的渗透与情报工作之外,还经常公开地推行霸权政策,粗暴地干涉社会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内政。

比如说,在创建初期的20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和平队就因为在一些左翼掌权的非洲国家进行粗暴的反共宣传,甚至支持分裂活动,在多个非洲国家被驱逐出境:

【事实上,继加纳、坦桑尼亚之后,1962—1963年和平队志愿者奔赴的国家大多都是宣称要搞“非洲社会主义”的国家,如几内亚、马拉维、摩洛哥、尼日尔、塞内加尔、多哥、突尼斯等等。这就更加凸显了美国派遣和平队志愿者的初衷——抵御“共产主义势力”。起初,和平队志愿者在非洲并非一帆风顺。20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美国的霸权主义政策及非洲民族主义高涨等复杂因素,在一些非洲国家,如坦桑尼亚、毛里塔尼亚、几内亚、利比亚、尼日利亚等国,和平队志愿者都遭到过被驱逐出境的尴尬。在尼日利亚,和平队志愿者拒绝响应尼军政府要求其撤出比夫拉地区的申明,被军政府视作支持比夫拉分离运动,后来撤回美国的和平队志愿者有意无意地对比夫拉一方表示出了支持,成为和平队项目早早就在尼日利亚结束的一个重要原因。和平队志愿者在一些国家如索马里、马拉维等国不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过分热衷推广美式生活方式和文化,遭到这些国家的反感。李文刚,《和平队与美国在非洲的软实力及对中国的启示》,《当代世界》2015年04期 】

再比如说,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大国,当然也不可能逃过和平队的魔爪。早在80年代,“和平队"和“富布赖特项目”一起,在当时美国对中国的“和平演变”当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他们还利用“和平队"和“富布赖特项目”,借派遣专家、学者和其他人员在华进行学术交流和帮助工作的机会,从事“和平演变”的活动。据1989年5月6日美国政府一份文件称;“从目前形势看,我们派出的“富布赖恃"教授去宣传美国文化起着关键的作用。他们携带的宣传美国民主的小册子在他们的学生中广泛传阅"。美前驻华大使洛德也说:“来华的‘富布赖特’学者贡献是不可磨灭的,他们在结束工作离开中国后,其影响将永远留在中国”。美国中国问题专家奥克森伯格也称:“美国让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接受美国的价值观念并带回中国加以传播,到中国工作的教师和技术人员也可起同样的作用"。显然,这也是他们的“和平演变"战略的一环。中共甘肃省委宣传部著,《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论文集》,甘肃人民出版社,1991.03,第134页】

由于和平队的名声太臭,在中国历史上又起了极恶劣的影响,因此在1993年和平队员重返中国时是偷偷摸摸的。在1998年正式签订协议同意美国向中国派遣和平队的时候,也把“和平队”改名为“友好志愿者( Friendship Volunteers)”:

【中国是美国和平队积极争取进入的对象国,在中国的美国和平队员被称为“美中友好志愿者”。1998年6月,克林顿总统访华期间,中美签署了《中美两国政府关于在中国实施美国志愿者项目的协议》,同意美方派遣友好志愿者( Friendship Volunteers),实际即是和平队员。赵良英,美国国家战略传播体系研究,武汉大学出版社,2017.11,第117页】

所以,今天很多中国人没有听说过“和平队”,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和平队历史上作恶多端,近年在中国活动时换了名字。

因此,笔者觉得和平队突然撤出中国有点奇怪。因为,“和平队”是应美国的强烈要求才进入中国的,在中国的存在也对美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美国为什么要突然撤出呢?

就目前来看,和平队或曰“美中友好志愿者”主要有三个职能,教育、医疗及基础设施建设:

【美国有大量的非政府组织从事隐性文化宣传活动。1961年肯尼迪总统创建的美国的“和平队”在文化推广上卓有成效。美国成立这个组织的初衷是利用美国在经济、技术和文化上的整体优势,同苏联争夺广大的中间地带,并通过“和平队”向新兴的发展中国家输出美国的文化和价值观念,将第三世界国家的发展纳入美国所期待的轨道。2011年是“和平队”50周年,已有20多万和平队志愿者奔赴各地,在非洲、亚洲、加勒比、中南美、欧洲、太平洋和中东地区的超过139个国家服务。在中国被称为“美中友好志愿者”,总部设在四川成都,志愿者奔赴四川、贵州和甘肃省的偏远地区,提供教育、医疗及基础设施建设等服务。付瑞红著,国家安全知识简明读本  文化安全,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13.04,第90页】

众所周知,教育是最容易夹带私货的项目,像美国和平队这样旗帜鲜明的反共组织更不会轻易放弃这一阵地。基础设施建设对于号称“基建狂魔”的中国来说可有可无,因此和平队在中国的基建项目也微乎其微,主要是一种对华政治宣传作用。

剩下的就只有医疗了。不少人怀疑美国通过和平队等形式派遣的“医疗援助”和生化战有着密切的关系。像非洲一直是美国和平队开展医疗活动的主力,但是艾滋病却在80年代开始有了爆炸性的增长。美国针对人们怀疑“艾滋病是美国对非洲的生化战”通通斥之为“苏联克格勃的阴谋”,但是苏联方面则指出,其实最早提出怀疑的不是苏联而是西方的学者:

【几名美国政府官员,例如美国情报局(中央情报局)局长查尔斯・威克指责苏联为了宣传目的捏造了这种理论。但事实上,首先提出这一理论的不是苏联科学家。这首先由西方科学家在西方杂志上进行了报道,例如约翰・西尔博士,他是兰登两所大医院的性病专家,也是首先指出艾滋病病毒性质的两名医生之一。(美)伦纳德·霍洛威茨(Leonard Horowitz)著;曹爱菊,曹化银译,突发病毒  艾滋病与埃博拉病,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0.01,第467页】

美国突然决定把和平队撤离中国,是否是因为其打着“医疗援助”的名义从事了某种生化战的活动,希望借此防止中国调查呢?笔者没有证据,不敢妄言。舆论话语霸权是很可怕的,正如苏联解体后“苏联克格勃制造了‘艾滋病是美国对非洲生化战’的阴谋”被很多主流媒体广泛接受一样,非洲的艾滋病与中国的非典等等究竟是否是美国的生化战,恐怕只有到美国霸权结束那一天才能水落石出。不过,即使美国和平队在华并没有从事生化战活动,其进行的大量“和平演变”活动恐怕也是难以否认的事实。

因此,笔者希望和平队的撤出不仅是一个孤立事件,而能够成为这些公开反共的西方非政府组织退出中国的一个标志。中国方面以后也不应该容许这种公开反共的西方非政府组织继续在中国活动。

别了,美国和平队!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