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杨斌:警惕美国布局转嫁即将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

2020-01-05 19:00:53 作者: 杨斌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美联储仿佛掌握了何时发动金融战争的枪炮扳机,这样可以精心布局选择转嫁危机的攻击方向和有利时机。美英的银行、证券公司都利用了香港的金融开放,通过股市、银行帮助港独分子获取巨额资金支持,让索罗斯等金融大鳄趁机做空香港股市加剧社会动荡,这意味着2020年中国开始落实新一轮扩大金融开放之时,美国很可能趁机利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发动全方位反华攻势,推出金融战、科技战、贸易战和颜色革命齐头并进。

杨斌:警惕美国布局转嫁即将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

作者:杨斌

2015年大股灾中公安部调查发现了严重的内外勾结证据,为确保落实党中央关于维护金融安全底线的政策方针,有必要考虑在当前全球金融危机随时可能爆发的特殊时刻,由党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统一指挥、调动多方面的力量,包括调动安全部门、战略支援部队和武警部队,同金融部门协同作战未雨绸缪做好应对危机的准备,这样才能对美国的全方位的立体反华攻势作出快速反应。

杨斌:警惕美国布局转嫁即将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

美联储通过注入巨资可以延缓危机的爆发时间,就仿佛掌握了何时发动金融战争的枪炮扳机,这样可以精心布局选择转嫁危机的攻击方向和有利时机。美英的银行、证券公司都利用了香港的金融开放,通过股市、银行帮助港独分子获取巨额资金支持,让索罗斯等金融大鳄趁机做空香港股市加剧社会动荡,这意味着2020年中国开始落实新一轮扩大金融开放之时,美国很可能趁机利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发动全方位反华攻势,推出金融战、科技战、贸易战和颜色革命齐头并进,中国可能面临远比互联网金融改革失误更加严重的代价,特别是美国趁机发动颜色革命还有重大的国家安全隐患。

全球金融危机即将爆发的征兆日趋增多

当前世界出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经济趋势变化是塑造大变局的重要原因,例如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这场危机对全球实力格局产生了深远影响。值得关注的是,当前又出现了全球金融危机再次爆发的许多迹象,如前些时候美国拆借市场利率骤然出现飙升,意味着美国金融机构出现了流动性紧缺,美联储紧急向金融市场注资了五千多亿美元避免崩盘,这些都是全球金融危机可能爆发的重要预兆信号。

据美国金融界人士披露20201月中旬左右,有可能再次出现类似雷曼倒闭触发全球崩盘的情况,这次可能是德意志银行、摩根大通银行等,此时恰好正逢中国的春节长假期间,应该提前做好春节期间应对全球危机的预案。美国金融市场泡沫究竟何时会刺破、崩溃,美国不同金融财团之间现在仍有利益矛盾和争议,但是。危机无法久拖并迟早会爆发这一点却争议不大,特朗普竭力施压美联储降息以避免大选期间爆发危机,美联储降息也无法阻止金融动荡是非常危险征兆,意味着久拖下去金融危机可能在失控状态下突然爆发。

2008年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实际上2015年底的时候美联储加息,2016年初全球各国股市同步暴跌,索罗斯说准备做空中国和世界金融市场,全球经济金融危机曾濒临爆发边缘。当时美国媒体大造舆论说中国是罪魁祸首,全球股市暴跌是中国2015年大股灾的延续。

实际上2015年中国大股灾也是美国制造的,公安部对股灾原因的深入调查发现了美国黑手和内外勾结,包括被逮捕的证监会副主席姚刚等人配合推出的一系列措施,如括大规模引入融资融券、股指期货等做空攻击工具等,其目的就是为2015年底美联储加息后引爆全球金融危机提前做布局,这样就可以向中国大举转嫁美国的危机损失,同时趁机攻击中国大股灾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但是,2016年初美国大选初选中桑德斯异军突起,桑德斯主张恢复罗斯福严厉打击金融投机的法规,美联储为避免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导致桑德斯上台,紧急注入了巨额资金促使金融市场止跌回升。

美国精心布局选择转嫁危机的方向和时机

今天全球经济金融危机的周期性规律发生了改变,美联储通过注入巨资可以延缓危机的爆发时间,就仿佛美联储掌握了何时发动金融战争的枪炮扳机,这样美国就可以精心布局选择转嫁危机的攻击方向和有利时机。例如2006年的时候,当时美国已经出现了爆发次贷危机的明显迹象,但后来据美国最大的财经通讯社彭博社披露,2006年美联储紧急秘密注资了7万亿美元,将次贷危机爆发的时间延缓了两年,美联储虽然知道注资不能阻止危机最终爆发,但推迟两年华尔街就能做重要的转嫁危机布局,把金融战争的掠夺、攻击矛盾对准中国和欧洲。

回过头来看当年美国的确做了重大布局,通过国际热钱涌入把中国股市爆炒到6000点,然后又在2008年初做空中国让股市暴跌到3000点,还引诱中国购买了濒临暴跌的巨额两房债券、股票、基金等。美国还有意制造了一系列动荡局势为做空中国推波助澜,包括2008年上半年暗中策动在西藏发生的流血暴乱,故意策划、指使暴徒在全球各地破坏奥运火炬传递,西方媒体趁机协调一致大肆掀起反华舆论浪潮,等等。

美国还在延缓危机的两年里向欧洲大肆兜售有毒次贷债券,结果导致欧洲购买的有毒次贷债券远远超过了美国自己,美国还把高盛自己帮助希腊造假账的事件曝光,首先引爆希腊金融危机成为趁势攻击欧洲的重要筹码。美国华尔街金融寡头还提前购买了大量做空金融衍生品,就仿佛为三千亿的次贷债券购买六十万亿房屋火灾对赌保险,精心做了这样一系列周密的金融战争布局之后,才故意把雷曼公司的房子点火引爆全球金融危机,然后欺诈骗保要求各国政府的救援为六十万亿房屋火灾保险买单。

美国就是这样通过延缓次贷危机并精心布局,把本来只有三千亿规模的次贷危机,通过提前在全球各地制造金融、社会动荡,通过提前在中国制造股灾和西藏暴乱,通过在欧洲兜售次贷有毒债券并诱发希腊危机,通过埋下金融衍生品核弹的布局故意扩大风险,酿造了一场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全球经济金融危机。显而易见,金融衍生品对赌合同根本就不是规避风险的避险工具,而是通过恶意骗保成百倍扩大风险的金融核弹。

美国转嫁全球危机背后的深层战略目的

回头来看就不难洞察今日诡异现象的端倪。特朗普访华时曾说贸易逆差不怪中国而怪以前的美国政府,后来又突然发动贸易战同当年胡佛发动的贸易战如出一辙,两位美国总统的贸易战很可能得到金融垄断财团的授意,故意加剧危机动荡帮助金融寡头获取更多做空暴利。2018年我就撰文指出特朗普和华尔街正在利用贸易战内幕消息大发横财,2019年底美国媒体果然曝光特朗普利用贸易战内幕消息设立老鼠仓并获利三十多亿美元。

绝非偶然的是,今天索罗斯又像2015年大股灾一样重返香港,联手港独势力资助香港暴乱并趁机做空香港股市。美国NBA不顾丧失转播市场的经济损失,居然同时在中国香港和西班牙煽动分裂动乱,实际上并不是为了言论自由而不惜牺牲金钱,而是美国金融寡头想利用NBA加剧这两个地区的分裂动乱,提前布局向中国和欧洲转嫁危机损失并获取更多的做空暴利。NBA愿意被当枪使是因为金融寡头许下了更多利益回报。2008年美国是在西藏和希腊制造动荡,今天则是在香港和西班牙制造动荡,目的都是为了提前布局准备向中国和欧洲转嫁即将到来的全球危机。

当前中国又处在一个全球金融危机即将到来关键时刻,面临如何防止被转嫁危机而遭受重大损失的严峻挑战。实际上,美国是想在转嫁全球危机的过程中成为比烂赢家。我2000年撰写了著作《威胁中国的隐蔽战争》,这是国内外首部论述经济金融战争的著作,当时我曾自费有寄送给各省、各部委的领导,许多领导同志都非常重视这本书。我的这本著作曾预见到美国将会爆发类似大萧条的金融危机,短短数年里就先后得到了网络泡沫危机和次贷危机的证实。我的这本著作还分析了美国为何故意酿造全球金融危机,原因就是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进行了重大国际战略的转变,故意抛弃二战后成功推动全球经济复兴的社会改良政策,为维护全球霸权转向推动世界经济有控制解体战略。

1974年羡慕美国的发展中国家通过共同斗争,在联合国通过了关于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两个决议,要求西方发达国家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工业化。美国看到发展中国家都希望学习自己并实现崛起,就故意搞苦肉计把自己以前成功的经济政策给抛弃了,抛弃了曾成功保持半个多世纪金融稳定的罗斯福金融法规,非常巧妙地有意识打着推动新自由主义市场改革的旗号,返古复辟倒退到大萧条前夕美国的灾难性金融模式,恢复了罗斯福金融改革禁止的融资融券、金融衍生品等。人们难以想象美国竟然打着改革旗号行复辟之实,把六十多年实践证明卓有成效的罗斯福金融改革废除了。

20世纪80年代华尔街就积极游说废除罗斯福金融法规,就是严禁投机的金融投机零杠杆和实体经济加杠杆政策,但由于罗斯福法规挽救过美国并具有极高威望,直到1999年美国国会才最终废除了罗福金融法规,结果各种投机泡沫在高杠杆催生下千百倍膨胀,短短几年之中美国先后爆发了网络泡沫危机和次贷危机。美国没想到金融自由化的破坏力量如此之大,原来设想的世界经济有控制解体后来失去了控制,甚至导致了本来想保留的波音等军工高科技企业的衰败,这就是美国为何如此反常地恐惧中国经济崛起的原因,根本不听某些中国人劝慰中美还有很大差距。美国吞下了心想害人反而害己的苦肉计苦果,无法通过加速发展和正常竞争保持实力地位,只能继续通过策划经济金融战争来疯狂打压中国。

美国对世界经济有控制解体战略并没有完全保密,美国战略专家在策划阶段是公开讨论的,这样有利于交流并激发智囊专家们的奇思妙想,但仅在相关国际专业杂志上发表而不进入大众媒体,我在日本研修国际关系时曾接触过相关资料。由于这一战略威胁到美国中下层民众的利益,早在1979年美国进步刊物就进行过详细揭露。前苏联安全部门和领导人认为公开信息不属于情报,没有重视美国实行国际战略重大转变的信息,否则完全可以避免惨遭美国休克疗法解体的悲剧。美国的重大国际战略转变对于理解当前世界格局至关重要,否则根本无法理解美国的许多诡异反常行为,如美国居然扶植把美国记者砍头示众的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索罗斯为何公开说首要任务是打败中国并不惜牺牲美国国家利益。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似乎一直得到美国对华友好派的帮助,特别是金融界普遍认为美国是最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美国推荐的金融改革方案是最为规范、权威的,而华尔街金融大鳄如索罗斯也曾表现过特别对华友好,今天金融界对美国对华友好派的突然消失感到困惑不解,金融高层四十人高善文主张向美国贸易战投降、妥协。弄清美国对华战略为何突然发生如此重大变化,必须重视我早在2000年撰写的专著《威胁中国的隐蔽战争》,其中指出美国扩大对华友好接触的真实目的,不是为了帮助中国通过正确的改革实现崛起,而是为了推荐错误的误导改革药方让中国解体,从而更好实施美国早已既定的推动世界经济有控制解体战略。

今天当美国发现虽然竭力对华误导但中国经济仍未崩溃,美国对华友好派就被迫抛弃了假面具变成了强硬反华派。美国对华友好派的骤然翻脸意味着中国必须深刻反思,美国长期以来向中国推荐的所谓全面、规范的经济金融改革方案,其中肯定隐藏着种种不利于中国改革的破坏毒药,必须进行仔细甄别、去芜存菁否则就很可能落入陷阱,如此惧怕中国崛起的美国决不会善意推荐正确的改革方案,索罗斯等华尔街金融大鳄已清楚表示必欲至中国于死地。

中国尤其应该反思金融改革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其他领域改革取得了让上千万人脱贫的巨大成就,而2008年、2015年、2018年的多次大股灾,还有名目繁多的各种互联网金融骗局泛滥成灾,已经让无数股民、中产阶级、企业家遭受惨重的损失,2015年大股灾的二十万亿损失甚至超过了上千条航母。大量资源从实体经济流入各种泛滥的资产泡沫,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是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重要原因,倘若泡沫资源损失不根本扭转经济增速可能趋向跌破6%,特别是倘若无法抵御全球金融危机冲击甚至可能出现负增长。

中国必须未雨绸缪早作充分防范

倘若中国不能及时识破美国推荐的金融改革药方中隐藏的毒药,就无法避免在即将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中蒙受更为惨重的损失。20167月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了抑制资产泡沫的方针,但是,9月份有关方面引入了CDS信贷违约金融衍生品,不顾正是CDS曾经在美国将次贷泡沫风险扩大几百倍,倘若美国趁机在中国下投下数十万亿的做空赌注,一旦全球金融危机来临中国如何化解这样的金融核弹?倘若中国要想化解金融衍生品核弹的巨大风险,就必须像当年罗斯福法规那样禁止金融衍生品,但是,正如索罗斯所说各国领导人都遗忘了当年经验,不知道如何应对类似大萧条的特大全球经济金融危机,稍微在争议中延缓废除天文数字的金融衍生品核弹,就会让金融核弹的冲击波迅速扩散并带来巨大浩劫。

2019年,维护金融对赌合法性、有效性的规定出台了,有分析认为,这或许恰好能够确保引入美国金融核弹的破坏威力,而给中国化解全球金融危机的风险设置了法律障碍?郭京毅受贿案件说明美国竭力误导中国的经济立法,不惜花费重金收买郭京毅影响中国的经贸立法,当然就更加不会放过误导金融立法以获取更多投机暴利,特别是金融衍生品对赌这样高杠杆一本万利的机会。

有关方面在全球金融危机前夕对华尔街扩大金融开放,倘若美国金融投机资本像2008年危机前夕一样大量涌入,故意制造股市暴涨暴跌并趁全球危机抄底中国股市怎么办?中国银行、企业资金虽然具有相当的实力,但是否能够抵御美联储印刷天量美元支撑的金融攻击,特别是在全球危机中各类企业都处于特殊困难的时期?一旦美国控制了中国的银行、证券公司和重要工业企业,像索罗斯所说的不惜牺牲经济利益也要打败中国怎么办?故意制造金融动荡引发社会动乱威胁国家安全又怎么办?上述任何一种情况出现都可能威胁中国金融安全底线,倘若有关方面无法落实党中央维护金融安全底线的方针又怎么办?

2019年底中央银行说互联网金融改革的代价沉重、教训深刻,但是,是否已经吸取了大股灾反复发生的沉痛教训,为何屡屡在金融做空暴利出现前夕扩大金融开放,允许美国金融投机资本涌入做空中国股市获取暴利,2008年、2015年、2018年反复遭受大股灾仍不吸取教训?为何众多上市公司抱怨2018年沪深股市暴跌33%,由此给上市公司造成的冲击和股灾损失超过了以前股灾,特别是股价在低位上的暴跌突破了企业抵押贷款的底线,导致众多上市公司被迫拍卖资产和数千名高管被迫离职,有些部门却认为沪深股市比较以前更加稳定,这种态度表现出他们对股市暴跌冲击国内企业漠不关心,但他们却认为美国股市暴跌必然影响美国企业和特朗普,显示出他们对特朗普和美国企业的关心超过了国内企业。

推出互联网金融改革带来了惨痛的代价,一家大互联网金融平台跑路就让数十万人倾家荡产,全国各地有千百家这样的平台借金融改革之名行骗,也不知道全国有多少家庭惨遭金融改革失误的坑害。全国各个领域的改革都积极帮助千百万人脱贫,互联网金融改革却消灭了大量中产阶级,导致无数家庭在黑社会欺骗、威胁下重返贫困。

不能因为给金融加上了改革、创新、开放的名目,就不考虑潜在的代价、风险和必要的谨慎小规模试点,这次互联网金融的改革不是第一次犯错误,以前引入融资融券、股指期货也犯过严重错误,2015年大股灾的二十多万亿损失相当于上千条航母代价,为何2018年股市暴跌继续给众多企业再次造成更大困难值得反思。

今天出现越来越多的爆发全球金融危机的危险征兆,中国金融市场可能像2008年、2015年、2018年一样再次暴跌,给众多企业和广大股民带来比较以前大股灾更为严重的损失,恰好此时扩大金融开放引入外资银行、证券公司是否存在风险?是否符合党中央反复强调的要维护金融安全底线的政策方针?

美英的银行、证券公司都利用了香港的金融开放,通过股市、银行帮助港独分子获取巨额资金支持,让索罗斯等金融大鳄趁机做空香港股市加剧社会动荡,这意味着2020年中国开始落实新一轮扩大金融开放之时,美国很可能趁机利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发动全方位反华攻势,推出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和颜色革命齐头并进,中国可能面临远比互联网金融改革失误更加严重的代价,特别是美国趁机发动颜色革命还有重大的国家安全隐患。

2015年大股灾中公安部调查发现了严重的内外勾结证据,为确保落实党中央关于维护金融安全底线的政策方针,有必要考虑在当前全球金融危机随时可能爆发的特殊时刻,由党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统一指挥、调动多方面的力量,包括调动安全部门、战略支援部队和武警部队,同金融部门协同作战未雨绸缪做好应对危机的准备,这样才能对美国的全方位的立体反华攻势作出快速反应。

【杨斌,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