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国外名家 / 正文

靖树:养老金将“耗尽”?揭秘法国退休改革

2019-12-21 12:35:47 作者: 靖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巴黎八大的一位名为拉维的经济学教授最近有点“火”:他的受访视频在脸书平台已获数百万次观看、上万条评论,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这么高的人气,全因拉维甩出了一个“简单粗暴”的结论:法国退休金库的收支平衡其实问题不大......。

养老金2025年将“耗尽”?法经济学家揭秘退休改革

【欧洲时报记者靖树】巴黎八大的一位名为拉维(Gilles Raveaud)的经济学教授最近有点“火”:他的受访视频在脸书平台已获数百万次观看、上万条评论,并被多家媒体转载。这么高的人气,全因拉维甩出了一个“简单粗暴”的结论:法国退休金库的收支平衡其实问题不大,况且它还有着高达1500亿欧元的“储备金”! 照这么说来,引来60万人上街抗议的退休改革倒成了“伪命题”,毕竟1500亿欧元在手,政府力推的改革似乎并不那么迫在眉睫了?

拉维。(图片来源:拉维本人推特截图)

事实上,法国政府此次改革主打两点,一是将42种退休机制合并,换成统一的积分制;从2022年开始实行“均衡年龄”,在2027年进一步延长至64岁,以便通过“奖惩”实现财政平衡。该改革已多次触发社会强烈抗议,且均以失败告终,多位政治人物因此失去执政优势或提前离任。

话说回来,拉维口中的1500亿欧元从哪来?他如此计算:超过300亿的法国退休储备基金(FRR),加上多家退休金管理机构高达1160亿欧元的补充资金。此外,法国社会保障基金(CADES)从2024年开始每年也有额外的240亿欧元进账。

12月17日,巴黎街头抗议退休改革的示威人群。(图片来源:法新社)

看得见、摸不着的养老“储备金”?

显然,事情没这么简单。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拉维给出的数据,的确是法国退休导向委员会(COR)“盖章认证”了的:在11月21日的报告中,COR证实如果将所有退休制度和FRR的现有准备金和债务都算在内,那么共有1274 亿欧元储备金(扣除赤字),这和拉维提到的1500亿欧元大致相近。

但是!要把这些分散的“鸡蛋”全部集中到一个篮子中并不容易,而主要原因,就在于法国不同退休金库之间的“贫富差距”:事实上,这些钱绝大部分都集中于一些至少到2030年都无后顾之忧的行业(即高收入行业)的退休金计划中。政府能现在就“劫富济贫”动他们的“奶酪”吗?最终又能动用多少钱?这条路显然是敏感、不明朗的。同理,上文提到的CADES每年240亿欧元也很难专供给退休金计划。因此,拉维给出的数据符实,但要实现没那么容易。

现行制度不公平、真实状况糟得多?

另一位经济学家、法国公共行政和政策研究基金会(IFRAP)主席维尔迪耶-莫利尼耶(Agnès Verdier-Molinié)则与拉维持截然不同的立场。她从多个角度强调,现行养老金制度不公平、要改革,并怀疑政府的改革力度是否可以纠正这些不公。我们来看看她是如何得出这一结论的吧:

我们可以先简单地概括维尔迪耶-莫利尼耶的结论:当养老金相对较低的私企员工早已开始更晚退休,那些一直享受更早退休年龄、更高退休金的特殊体制内人员与公务员,却在“自私地”拒绝任何牺牲。自然而然,继续为这些“既得利益者”买单的,必然是那些“不明真相”的广大民众。因为特殊退休体制最后靠国家补贴,买单的是全体纳税人。

具体说来, 她强调法国是公共养老金支出最高(占GDP14%)的国家之一,赤字在2022年、2025年将分别达到100亿、150亿欧元。但是, “隐藏的赤字”则更加惊人:每年,政府还要向几个退休金库(特别是公共部门养老金库)支付超过200亿欧元补贴。这些补贴严重加剧了法国财政赤字,系统的平衡仅仅是“表面现象”。

另一方面,她将法国众多退休者简单分为4大阵营,并借此强调公私部门员工的“付出-回报”状况存在很大差异、实为不公:第一种,缴得少、领得少(自由职业者、个体户)- 虽然养老金只有1000-1200欧元/月,但其养老体系积累了一定储备; 缴得多、领得少(私企雇员)- 退休金数额总体偏低,为1500欧/月,不过,因退休年龄晚,所以其补充退休金库有所储备; 缴得少、领得多(公务员)- 其退休系统有赤字;缴得少,退休早、领得多(特殊养老体制)- 例如,RATP退休员工约为2800欧元/月,SNCF则每月2300欧。SNCF视工作性质52岁-57岁退休,RATP平均退休年龄则为56岁,EDF实际退休年龄是平均57岁。

换言之,公务员和特殊制度成员一直享受着更有利的计算方法、缴纳金额也更低,而且普遍可以提前退休。不仅如此,虽然他们人数只占总就业人口17%,但其养老金支出占比为28%。维尔迪耶-莫利尼耶还接着反问道,为什么我们要继续每年分别为SNCF、RATP交30亿、7亿养老金?她认为,由那些已经缴更多税、更晚退休的社会成员来为这些公职人员“背锅”,是不公平的,工会不应当“得了便宜还卖乖”,以罢工来保护既得利益。

工会政府都“虚伪”?

维尔迪耶-莫利尼耶言辞激烈地批评道,工会和政府都有着“虚伪”的一面:首先,CFDT工会早就在2015年签署了一项协议,同意将补充养老金的均衡年龄推迟为63岁,只不过是针对私企雇员罢了(自2019年以来,私企雇员平均离职年龄为63岁半)。

其次,她指出政府声称新养老金制度将在2025年达收支平衡,但真实情况应该是,到2025年赤字预估为150亿欧元。即便从现在开始加快改革步伐,养老系统在2025年也根本做不到收支平衡。

维尔迪耶-莫利尼耶还担心,政府肯定会动用状况良好养老金库的储备金,用来资助退休制度改革:“政府正在关注那些状况良好的养老金库的储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金库的部分储备金将被拿来资助公共与特殊制度向统一养老制度的过渡。提醒一下:这个过渡时段可能持续到2040年。”

穷人为富人缴分摊金?

著名经济学家皮凯蒂(Thomas Piketty)认为政府改为统一退休制度的初衷是好的,但在具体实施时,这个制度会因不同阶层之间巨大的薪水、预期寿命差距,而加剧不公正等社会问题。

经济学家卡尔法(Pierre Khalfa)也补充了几点“制度缺陷”:改革将原来年收入324000欧元的上限调低到12万欧元后,高收入者会到资本市场寻求收益。相应地,退休体制资金来源也缩水了,参与加强社会公平的再分配资金便减少。再者,由于购买积分的价格和积分在折算退休金时的价值会随时间变化,实质上未来退休金的水平是下降的。

工作更久、多缴养老金是大势所趋?

和其他OCDE国家相比,法国的养老金待遇是优厚的、退休年龄也是最早的国家之一:法国社会养老金对收入替代率约为68%,而欧盟28国的平均水平约为58%。

法国平均退休年龄是工业化国家中最低的(60.8岁):瑞典66.4岁,丹麦65岁,OCDE国家平均年龄为65.4岁。

此外,法国的“老龄就业人口”比例也低于英、德、瑞典等:法国60-64岁人口就业率2017年为30%,而欧盟平均为42%、德国为60%、部分北欧国家达到了70%,例如瑞典。

与此同时,法国政府支付的养老金在GDP的占比为14%左右,高于OECD组织7.5%的平均水平(德国为10.1%)。2018年法国的财政赤字为GDP的2.5%,2019年议会批准的财政预算赤字为GDP的3.2%,已经超过了欧盟规定的3%上限。

让我们来看看法国退休金库目前的赤字情况:2018年,养老支出为3249亿欧元、赤字为29亿欧元,比2017年(10亿欧元)多、但比2016年(40亿欧元赤字)少。而COR的报告预估,如果目前的养老金制度持续下去,那么到2025年,法国养老金赤字将达79亿至172亿欧元。

“这其实是政治选择”?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养老金赤字引发的辩论,其实主要围绕在其紧急程度上:一方认为,这种赤字状况是不可持续的,法国负担不起这种慷慨的退休制度,必须尽快进行改革、减轻财政压力;而另一方认为,选择现在进行退休改革更多是政治层面的考虑,毕竟短期看来,养老金支出并没有明显增加。而养老制度本身是否能达到预算收支平衡,也并不是改革的最终目的。

事实上,从短期看来(2018-2030年期间),退休金支出的GDP占比始终保持稳定、就业/退休者人数供养比的变化也不明显。当然,由于各种政策原因,养老金的收入减少,再加上退休人口占比必不可免会一直上升,因此长期看来,就业者须缴纳的养老金额上升是必然趋势。换句话说,第二种看法认为,现在开启退休改革,更多可称为一项“政治选择”。

曾为马克龙2017年竞选总统经济纲领出谋划策的经济学家、公共政策研究所长波兹奥(Antoine Bozio)似乎持后一种看法。他强调,真正的关键在于,政府需要“降低财政支出”(财政支出目前占GDP的56%),即便不从退休制度着手,政府也得从别处“节流”。

波兹奥前不久还与其他3名经济学家联合署文为退休制度改革提出多项建议。他们认为,改肯定要改,只不过政府和民间的沟通开展得不甚理想。政府想要同时推行“制度改革”和“财政改革”,却很可能在“最终目标”这一点上引起了混乱。换句话说,改革的目标是追求更公正、透明的制度,但却被“降低预算”喧宾夺主,使得民众感到困惑。

反过来,全体民众也实实在在地因罢工而“被迫”卷入对退休制度改革的思考和讨论当中,无论此次政府与工会的拉锯战结果如何,众人都不得不为未来法国社会的进一步提前转变做心理和物质准备。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欧洲时报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