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国外名家 / 正文

胡斯托·巴兰科:新自由主义难以为继

2019-12-18 20:13:34 作者: 胡斯托·巴兰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法国“黄背心”揭竿而起是源自对他们所在的社会状况且常常是不稳定的恶化状况的不满。他们是生活在边缘的人们,是政府削减公共援助和服务的第一批受害者。这场运动的新特点是,抗议人群通常与政治组织和工会组织保持很远距离。这是政治代表面临的一个非常深重的危急时刻。

法学者:新自由主义难以为继

作者:胡斯托·巴兰科

在他看来,法国“黄背心”揭竿而起是源自对他们所在的社会状况且常常是不稳定的恶化状况的不满。他们是生活在边缘的人们,是政府削减公共援助和服务的第一批受害者。这场运动的新特点是,抗议人群通常与政治组织和工会组织保持很远距离。这是政治代表面临的一个非常深重的危急时刻。由此,这场运动.出现了模棱两可的情况,萌发出民族主义特征。“黄背心”成为一个世界反叛象征。“他们认为地方民主是宝贵财富。这是一次非常本地化的运动。”拉瓦尔指出。

法学者:新自由主义难以为继

【西班牙《先锋报》网站12月2日文章】题:法国社会学家克里斯蒂安·拉瓦尔:新自由主义难以为继(作者胡斯托·巴兰科)

法国社会学家克里斯蒂安·拉瓦尔撰写了多部有关新自由主义秩序的书,如《世界的新理性》等。他的作品分析了本世纪针对新自由主义的抵抗运动。他认为,新自由主义如今已经深陷危机是无可争议的。不仅如此,他相信人们改变世界、生活以及我们自己的愿望已经重燃。

拉瓦尔认为,自1989年柏林墙倒塌以来,很多历史学家认为一个始于法国大革命的伟大革命周期已经结束。但在他看来并非如此,斗争、反叛和起义仍然存在,反抗力量并未消失且仍在得到响应。他认为我们正处于世界很多地方都质疑新自由主义的时代。法国“黄背心”运动就是全球这种普遍抗争的标志之一。改变世界的愿望正在获得重生,因为新自由主义在今天已经因为造成极为明显的社会不平等和环境危机而变得完全令人无法忍受。这表明全世界年轻人终于开始反叛。

拉瓦尔指出,法国的“黄背心”运动相信的是本地民主,与极端右翼的集中制相去甚远,因为当全世界都在为所有的一切你争我夺时,人们会以遭受苦难告终。多年来,人们在不断痛苦中保持沉默,似乎是消极的,但在某一时刻,群众运动爆发了,政府动荡不安。他强调,我们已经看到在世界范围内发生革命性事件,就像一场席卷全球的传染病。智利社会运动与法国“黄背心”运动之间存在一定相通之处。

在他看来,法国“黄背心”揭竿而起是源自对他们所在的社会状况且常常是不稳定的恶化状况的不满。他们是生活在边缘的人们,是政府削减公共援助和服务的第一批受害者。这场运动的新特点是,抗议人群通常与政治组织和工会组织保持很远距离。这是政治代表面临的一个非常深重的危急时刻。由此,这场运动.出现了模棱两可的情况,萌发出民族主义特征。“黄背心”成为一个世界反叛象征。“他们认为地方民主是宝贵财富。这是一次非常本地化的运动。”拉瓦尔指出。

在他看来,即便新自由主义处于危机中,也仍非常具有可塑性。此外,还存在着巴西的博索纳罗或美国特朗普推行的专制新自由主义,也就是通过将社会愤怒转变成要求更多权威的运动来“回收”社会愤怒。拉瓦尔指出,另一方面,欧洲社会民主主义正在因新自由主义政策实施而濒临消失。而对于左派来说,一切百废待兴。他认为,许多左翼力量相信已找到共同理论基础,但是要发展它需要更多的经验。“社会主义在19世纪时也曾需要很长发展时间。1820年就已经有圣西门、蒲鲁东和傅立叶,但社会主义政党直到更晚的时候才诞生。面对新问题,找到新答案需要时间和试错。”

【本文原载《参考消息》2019年12月12日】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