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罗道夫·布埃诺:"弹劾"特朗普像美国国内冷战

2019-12-16 11:01:22 作者: 罗道夫·布埃诺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如果罢免失败,胜利就是特朗普的;在相反的情况下,现在的白宫主人想抓住职位,以发生政变作为理由,如同他的前战略师史蒂夫·班农曾经向路透社谨慎地发出的警告那样。特朗普本人确定民主党的众议员进行的调查就是一次政变。

西媒:"弹劾"特朗普总统像是一场美国的国内冷战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罗道夫·布埃诺

如果罢免失败,胜利就是特朗普的;在相反的情况下,现在的白宫主人想抓住职位,以发生政变作为理由,如同他的前战略师史蒂夫·班农曾经向路透社谨慎地发出的警告那样。特朗普本人确定民主党的众议员进行的调查就是一次政变。

西媒:

不是经历世界的结束,而是经历新自由主义的结束,这个理论维护自由贸易、将公共支出减少到最低限度,让在传统上由国家操纵的竞争变成由私人部门承受。在80年代奥古斯托·皮诺切特将军的独裁政权期间,将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米尔顿·弗里德曼创造、推动和监督的经济改革引入智利。这两人是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家。新自由主义的政策由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和美国前总统里根推动。因为采纳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导致的社会失败是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遭受的现在的政治经济危机的原因。这说的是结束一个在柏林墙倒塌和苏联解体时开始的一个阶段的结束。

爱因斯坦确定疯狂是“总是做同样的事情,希望得到一种不同的结果”,这就是支持这种理论的人所发生的事情,他们采取同样的方法,尽管从社会的来说他们从一开始就失败了,同时他们希望任何事情都不发生。早在全面的中世纪圣人托马斯·德阿基诺就说过:“你害怕只有一本书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你害怕只有一个配方的意识形态。

新自由主义时期的金融政策帮助从一无所有创造金钱,或者说发生了金融体系与生产体系之间的断裂。因此,现在很多资金在循环,用这些钱可以购买十倍的世界产权;同时在精英们与其他的居民之间的交易存在一种巨大的差别。没有任何人有能力提供或找到对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这并是意味着危机是有终点的,不意味着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将会消失,不意味着这个国家将会解体,也不意味着欧洲经济共同体的末日到了。明显的事情是已经触到底部,西方发达国家现在的统治者们实施的政策已经不再向前,世界处在一个漫长和痛苦的危机时期的开始,看不到它的出路,因为资本主义作为经济制度在表面上的存在它的目的是扩张它的发展范围,已经到了它自己发展的局限。

连美国也不能摆脱这种不恶运,尽管在那里社会的问题被以精湛的方式掩盖着,同时在幕后一切都在颤抖。关于民主党的精英可以引用马克龙(法国总统)的话和他使用的关于北大西洋公约比喻,“美国统治阶级的一个阶层生活在脑死亡中”,因为它的国会(众议院)决定开始罢免特朗普总统的进程是对美国的民主党人正在发生某种不正常情况的象征,因为任何人都会问弹劾有成功的可能吗?在美国的历史上类似的情况是如何结束的?

关于弹劾包括两个方面,政治审判和罢免,美国的宪法是明确的:众议院或者说国会的下院是唯一有职权宣布适当的政治审判的,提出指控;授予参议院或者说上院有裁决针对总统的指控专门的权利,规定为了判决成功需要在场的三分之二的成员通过;最后宣布总统将离开他的职位,或者说被罢免,因被指控和宣布叛变、受贿或其他的罪行与严重的过失。

在美国的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罢免总统的意图。1868年美国众议院通过针对安德鲁·约翰逊总统的11项罢免条款, 但在参议院没有得到三分之二的多数票,因此约翰逊被赦免,完成了他的总统任期;1974年开始弹劾理查德·尼克松总统,为了避免被指控他辞职了。1998年参议员没有能够谴责比尔·克林顿总统,他结束了自己的任期。

问题是民主党人能够罢免特朗普吗?在众议院的435个席位中民主党人拥有235席,即使通过对特朗普的指控,在参议院最有可能的事情是民主党失败,在参议院100个席位中民主党人只有47席。为了罢免特朗普,民主党人需要67票,也就是说至少要有20名共和党的参议员改变立场,直到现在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使命。因为如果唐纳德·特朗普被罢免,共和党将会失去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获胜的所有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共和党人应当尽一切可能阻止弹劾获胜。

人们要问的是弹劾是怎样发生的?一个可能的回答是特朗普本人被迫做出的,因为他本人认为,这场政治审判将肯定“导致在这场选举中的胜利”。如何 实现这一点?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社会澄清了一个现实的不安。特朗普知道拜登的候选人资格不取决于民意调查说些什么,一旦进入角斗场他将用乌克兰的丑闻摧毁他,因为如同他自己说的,

【“作为美国的总统我有义务和绝对的权利结束腐败,甚至是这意味着要求或建议其他的国家帮助我们。在所有的时间都会这样做。这与反对拜登或一个政治运动的政策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为什么提前了?因为对拜登的胜利不是那么可靠,在弹劾落空的情况下,对任何民主党的候选人的胜利是靠得住的。特朗普深信民主党人可能打这张牌是他们估计候选人拜登开始放水,他知道民主党的精英从来不支持一个有进步倾向的候选人,我们说的是伯尼·桑德斯或伊丽莎白·沃伦,因为他们逃避社会主义的思想超过逃避“圣水的魔鬼”。

尽管特朗普本人揭露民主党人的花招似乎是谎言,称“他们用魔术寻求破坏‘疯子’桑德斯而支持更加传统的人,但是不是支持并不非常出色的‘困倦的’乔·拜登”。人们记得桑德斯在2016年民主党初选时被希拉里·克林顿打败:“这里我们再次看伯尼,但是这一次表明当让你厌倦的时候就不止是愤怒了”。因为在现在的竞选运动中,某些民意调查说明拜登对特朗普有轻微优势,与上次选举克林顿夫人曾经领先过一样。

事情就是这样,由于没有第二轮,因为民主党人正在进行所有的博弈,在众议院不着急通过和交到参议院,因为他们知道现在还不是有利的时机,等待收获,当明年接近选举的时候,因为选民的压力,有可能让20名参议员转变立场,这是民主党人为了罢免特朗普所需要的。

总之,如果罢免失败,胜利就是特朗普的;在相反的情况下,现在的白宫主人想抓住职位,以发生政变作为理由,如同他的前战略师史蒂夫·班农曾经向路透社谨慎地发出的警告那样。特朗普本人确定民主党的众议员进行的调查就是一次政变。特朗普在他的推特文章中说,

【“如同我每天更多了解的那样,我正在得出结论将发生的事情不是一次政治审判,而是一次向人民抢夺权力的政变:抢夺他们的选票,他们的自由,他们的第二修正案,他们的宗教,他们的军队,他们的边界墙和上帝赋予他们作为美利坚合众国的公民的权利”。】

【作者:罗道夫·布埃诺。《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12月5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