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千峰:美国的意识形态战争

2019-12-16 10:57:51 作者: 千峰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美国意识形态战争的指导思想,就是用“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欺骗目标国放弃本国的文化传统和自身价值观,引诱目标国的政府领导和人民厌恶本国价值观而向往美国的普世价值和新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制度,放弃本国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

千峰:美国的意识形态战争

来源:天涯社区   作者:千峰

美国意识形态战争的指导思想,就是用“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欺骗目标国放弃本国的文化传统和自身价值观,引诱目标国的政府领导和人民厌恶本国价值观而向往美国的普世价值和新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制度,放弃本国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然后利用美国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WTO,对目标国进行经济入侵,把价值观不同的强国打软,把价值观不同的大国打散,把价值观不同的弱国打残,然后把摩根士丹利、洛克菲勒、罗斯柴尔德、大通等资本大鳄投入目标国进行贪婪的吸血,对目标国进行经济奴役。

千峰:美国的意识形态战争

意识形态战争,是美国对意识形态不同的国家和团体进行分化、软化、西化进而打败对手,达成经济殖民以至于全面吸血目的重要手段。

美国的意识形态是什么?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定义。我认为,美国的意识形态,简单说来,就是资本家的虚伪和贪婪。虚伪是指美国大力推行的“普世价值”,也就是“民主、自由、人权。”贪婪指的是利用新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WTO,不择手段不加限制的在全球攫取经济利益,通俗的讲,就是在全球吸血。

在这里谈的是美国的意识形态战争,为什么要提到资本家?这是因为美国是一个被资本家大财团实际控制的资本主义国家。其理由,一是资本家大财团牢牢控制着美国的国家货币发行权。美国没有国家的中央银行,其职能由美联储代行。美联储是一个由洛克菲勒、罗斯柴尔德、大通、汉华、摩根、保罗.沃伯格六大财团共有股份的私人机构。为了从美联储手中夺回货币发行权,前后共有七位美国总统因此被刺杀,多位国会议员丧命。直至1913年,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系统的成立,最终标志着金融集团取得了决定性胜利,打败了民选政府,牢牢控制了美国的国家经济命门(见《美联储的秘密》,美国作家尤斯塔斯)。二是大财团牢牢控制了美国总统和议员的选择权。美国的总统和国会的议员,全部都是大财团用金钱选出来的,一旦总统和议员不按大财团的意愿办事,会立即遭到暗杀、弹劾。三是大财团牢牢的控制了议会和议员对法律的选择权和制定权。在大财团的努力下,美国院外游说是合法的。美国共有议员大约500名,注册的院外游说人员大约3.5万人,平均约70个游说人员对付一个议员,一般的法律提案根本到不了美国的议会,只有钱势通天的大财团的法律提案能够提交国会并予以通过。资本家大财团通过法律手段,牢牢的控制了美国政府。

美国在国内大力宣扬普世价值,高喊“民主、自由、人权。”而在经济活动中,强力推行资本家大财团所推崇的新自由主义,放手让资本家大财团追求利益最大化,导致美国出现“99%的人只拥有1%的国家财富,而另外1%的人却贪婪的占有99%的国家财富。”(占领华尔街时美国人对资本家大财团贪婪攫取社会财富发出的哀叹)

这就是美国的意识形态!

看清了美国的意识形态,我们开始了解美国对价值观不同的国家所进行的意识形态战争。

美国意识形态战争的指导思想,就是用“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欺骗目标国放弃本国的文化传统和自身价值观,引诱目标国的政府领导和人民厌恶本国价值观而向往美国的普世价值和新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制度,放弃本国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然后利用美国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WTO,对目标国进行经济入侵,把价值观不同的强国打软,把价值观不同的大国打散,把价值观不同的弱国打残,然后把摩根士丹利、洛克菲勒、罗斯柴尔德、大通等资本大鳄投入目标国进行贪婪的吸血,对目标国进行经济奴役。

美国意识形态战争的目标,就是消灭目标国的意识形态。

2012年11月14日,美国《华盛顿时报》发表文章,题目为:需要意识形态反恐战争(作者比尔·格茨),文章认为,打击伊斯兰圣战者的根本是:

【“必须从意识形态上予以反击。首先,恐怖主义威胁的性质必须得到清楚的认识,并用冷战式的信息与意识形态战予以粉碎。”“伊斯兰至上地位可以从意识形态上予以粉碎,具体办法就是实施计划揭示“基地”等圣战组织的意识形态是早些时候专制独裁和法西斯意识形态的复制品。”】

美国对社会主义国家也是要从根本上消灭共产主义的思想。

美国进行意识形态战争的工具,就是美国的智库、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NGO)。全球NGO多达数百万个,活动范围涵盖文化教育、卫生保健、生态保护、宗教慈善等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美国NGO就有150万个之多,它们的政治主张和社会要求千差万别,有反全球化的,有反霸的,也有特别热衷“民主”“自由”宣传的。美国就利用这一类NGO打进需要“二次革命”的国家,让它们在那里各显其能,为反政府游行做好心理上和舆论上的准备。在乌克兰选举中,当反对派的支持者被问到“为什么要支持尤先科”时,很多人答道:“支持尤先科就是支持民主。”可见,西方数千个NGO在乌克兰没有白忙。

英国学者弗朗西丝在《文化冷战与中央情报局》中披露,美国通过中央情报局设立的幌子基金会很多,其中最臭名昭著的是“法弗德基金会”;以及中国学者熟悉的“亚洲基金会”“福特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卡内基基金会”这样的大牌基金会。在冷战期间真正帮了中央情报局大忙的是诸如福特基金会(FordFoundation)、洛克菲勒基金会(Rockefeller Foundation)、卡内基基金会(CarnegieFoundation)这样的大牌基金会。中央情报局往往将经费拨到这些基金会的账上,然后这些基金会再以自己的名义把钱“捐助”给中央情报局指定的对象。目的是在世界范围内宣扬美国价值观和美国生活方式,在外国培养出一批以美国是非为是非的知识精英,再通过他们去影响目标国的公共舆论和政策制定。在美国智库(基金会)等NGO的运作下,全球爆发了乌克兰“橙色革命”、吉尔吉斯斯坦发生的“黄色革命”、格鲁吉亚的“玫瑰色革命”、香港的“占领中环”等等颜色革命。

为确保意识形态战争的完胜,美国同时非常重视多种手段的全面配合。美国知道,“街头政治”的克星是武力,所以它总是以“国际舆论”甚至军事手段施压,以“经济制裁”相威胁迫,使当局不使用武力。它一面捆住目标国当局的手脚,一面让反对派有恃无恐地放开手脚干,以至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人们在南斯拉夫、格鲁吉亚、乌克兰三国选战中均看到了这种情形。

美国意识形态战争最成功案例----肢解苏联。苏联的解体原因很多,政体高度僵化,国民经济实力过度用于军备竞赛,经济崩溃,对华约成员国实行大国沙文主义,等等。当时苏联内部的确有强烈的改革呼声。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大国对苏联进行以经济、军事、媒体多种手段相配合的意识形态进攻,应该说是肢解苏联的最根本的原因。

1981年,上台伊始的里根带头对苏联发起猛烈的意识形态攻势。1982年6月,里根总统在英国议会发表演说称,“我现在要叙述的一项长期计划和希望是,自由和民主的前进,将使马克思列宁主义被弃置在历史的灰烬之中”,并提出美国要“举国(包括政府和私人)一致地致力于援助民主的事业”,从而吹响了向社会主义国家发动意识形态战争的号角。

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以美英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为了促使苏联转向民主、自由、人权和新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的资本主义,西方集团通过经济援助、裁军谈判等重大活动不断向苏联施压,向苏联灌输“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迫使苏联改变国内的人权政策,改善人权状况。1974年,美国国会曾经通过了“杰克逊—瓦尼克修正案”,该案规定“在苏联允许犹太人和其他少数民族自由移居国外之前,禁止向苏联提供最惠国关税待遇和得到美国政府的贷款”。其目的是通过此案向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施加经济压力,并拉拢社会主义国家中所谓“渴望自由的人”。提出“杰克逊--瓦尼克修正案”的美国俄亥俄州众议员查尔斯——瓦尼克说:“通过这次修正案将会提醒全世界,美国仍是各地渴望自由的人的希望”。一年之后,美国参议院又以全票通过了杰克逊提出的另一项与瓦尼克修正案内容相近且更加具体的贸易法修正案。杰克逊是华盛顿州民主党参议员。他的修正案要求苏联“为不幸的移民打开大门,以每年至少准许6万名犹太人移居国外作为取得最惠国待遇地位的交换条件。”

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胁迫之下,苏联逐渐放宽了移民政策。作为奖励,美国总统布什宣布暂停执行“杰克逊--瓦尼克修正案”和更加严厉的史蒂文森修正案,给苏联提供5--10亿美元经济援助,另外,还向苏联提供以医疗方面的技术援助。

苏联和华约为了在常规武器谈判上达成协议,就在人权方面做出了“空前的让步”。包括西方国家可以监督苏联的人权状况,参与国际人权会议解决新发现的苏联人权问题。到这个时候,苏联已经开始逐渐认同西方的普世价值,钻进了西方给苏联编织好的“套子”。

东西关系问题专家迈克尔·曼德尔鲍姆所说:

【“像苏联这样一个国家,即使它更自由化一些,也很难逃脱来自美国的指责。”】

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当选苏共中央总书记,在西方国家的胁迫和引诱下,戈尔巴乔夫提出要用“新思维”对苏联进行大胆改造。新思维极力推崇“非阶级的、非历史的和非意识形态”的属于“全人类共同价值标准”的“民主和人道主义”。1987年戈尔巴乔夫发表《改革与新思维》,提出“改革的基础是民主化”,“公开性是社会正常精神道德气氛不可分离的特征”,其实质就是要在苏联落实美国所提倡的普世价值,推行“民主、自由、人权”。

1990年3月14日,第3次苏联(非常)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关于设立苏联总统职位和苏联宪法(根本法)修改补充法》,决定设立苏联总统,从而改变了由苏联最高苏维埃团集体行使苏联国家元首职权的制度,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被大会间接选举为苏联总统。又是美国式的总统制!

会议还修改了宪法第六条,删除关于党的领导地位的规定,剥夺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促成颠覆共产党、演变社会主义制度的力量进行最后的集结、空前的政治动员和整合。亲资本主义的联盟获得足够的思想的、理论的、政治的力量,经济体制改革迎来埋葬社会主义的最好机遇。从此,苏联彻底跳入了美国挖好的普世价值和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相结合的大深坑。

1990年6月,苏联第一部《新闻法》颁布,《新闻法》中规定,舆论从此不受检查,取消新闻审查制度,各种组织和私人均有权办报,并扩大办报人的自主权。《新闻法》的出台,实质就是实行美国提倡的“新闻自由。”新闻法实施后,苏联舆论大乱,竟然出现诸如:“十月革命没有必要,是错误的”、“社会主义革命是反动的社会倒退”等等言论。

1990年7月28日,在美国的撮合下,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和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达成协议,成立一个由总统顾问委员会成员沙塔林院士为首的专家小组,以俄罗斯向市场经济过渡500天改革计划(前俄罗斯副总理亚夫林斯基与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共同制订了拯救苏俄罗斯经济的“哈佛计划”)为基础,制定了全苏联向市场经济过渡的500天计划。亚夫林斯基也列名这个小组。他在这个小组的一个特殊使命,是随时向美国方面通报情况和听取与传达美国方面的指点。

500天(哈佛)计划主张以私有化为主,放弃国家干预,迅速向市场经济过渡(休克疗法),把民主改革放在中心位置,目的是把苏联变成民主制的资本主义国家。

500天(哈佛)计划实施后,苏联就开始把国有企业作价基本平均分配给全体国民每人10万--15万卢布。在这个时候,各国际著名的投资银行、商业银行、保险机构开始蜂拥而入,其营业网点和机构在苏联及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并遍地开花。现代经营管理、私人银行服务、国际标准结算、香浓的咖啡、高档的营业场所再加上“迷人”的微笑,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美好。

就在苏联人民享受自由市场的新鲜空气的时候,西方国家的金融骗局悄悄开始。通过金融手段大肆做空卢布,利用所谓的主流媒体铺天盖地的唱空苏联的国有企业,把苏联国有企业贬的一钱不值,结果导致卢布不断贬值。苏联民主化改革前,1卢布可兑换2.8美元,在西方大肆做空卢布唱空苏联国有企业后,卢布与美元的兑换率大幅下挫到72000卢布:1美元。西方的金融机构仅仅用区区几亿美元,就从苏联国民手中兑换走了价值28万亿美元的苏联国有企业债券。这才是美国帮助苏联实行民主化、推行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的真实目的!

苏联也有一些有识之士,在1991年发动了针对戈尔巴乔夫分裂苏联的“8.19”事件,但很快被叶利钦所利用,逼迫戈尔巴乔夫辞职,于1991年12月25日宣布解散苏联。

前英国首相撒切尔曾于1991年11月访问美国,并于11月18日在休斯敦演讲,中心内容可归纳为“我们是怎样瓦解苏联的。”演讲中,撒切尔坦承“戈尔巴乔夫执政的苏联后期,在波罗的海等加盟共和国境内兴起的、以“求主权、谋独立”为旗号的民族政治势力组织的活动不需要太大的花费,主要是一些复印、印刷设备的开支和对骨干的资金支持。而支持苏联矿工长时间罢工的花费要多得多。”她还承认暗中支持叶利钦,撒切尔说:

【“后来经过多次接触(英国和叶利钦)和约定,还是决定‘推出’叶利钦。叶利钦费了很大的力气,勉强当选俄罗斯最高苏维埃。随即便通过了俄罗斯主权独立宣言。有人发问,俄罗斯独立于谁?整个苏联当时不都是围绕俄罗斯为中心构成的吗?苏联的解体真正开始了。”】

2004年9月,俄罗斯科学院远东所研究员弗·鲍罗季奇具体描述了俄罗斯悲剧性变化:与1990年相比,20世纪的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52%(1941-1945年仅下降22%),工业生产减少64.5%,农业生产减少60.4%,卢布急剧贬值消费价格上涨1.7百万倍。一个1980年代就每四个家庭有一辆私人汽车的工业化强国,一度GDP竟然少于中国的一个广东省。从1992年起俄罗斯人口增长一直呈下降趋势:死亡人口高于出生人数0.5-0.7倍。人均寿命从70岁降到64岁,男人降到58岁以下......

康德拉季耶夫是铁杆“自由派”者,支持叶利钦,在苏联解体后才过二个月,撰文明确表示,

【“不能赞同今天的暴发户和不能为带引号的市场改革唱赞歌,因为它打击了我国人民当中生活最无保障的阶层----领养老金者。”“过去的一年做了什么?”“一切都做得不合适,一切都不是那么回事,现在一切都完了”。】

1993年“十月事件”前夕他在自已家中开枪自杀。

著名持不同政见者索尔仁尼琴回国后他到各地访问,实际接触到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感受更深,在杜马的讲话中指出:

【“在当今的俄罗斯没有民主,主宰国家命运的是由过去共产党上层精明的代表人物,和用欺骗手段发了大财的暴发户,变成的150个到200个寡头主宰。”】

又说:俄罗斯发生的事是20世纪90年代的一场大灾难。把目前的俄罗斯社会叫做“残酷的、野蛮的、犯罪的社会”。在小说《转折关头》写到“是斯大林使得整个国家开始向未来奔跑。”“党是我们的杠杆,是我们的支柱,可是把它搞垮了。”诸如此类的描写,与作者过去的写法截然相反,这说明他们的内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德鲁宁娜,女诗人,在“8.19事件”她曾在现场支持叶利钦三天,认为是“最幸福的三天”,三个月后服安眠药自杀,遗信中她说:

【“我为什么要走?我觉得,象我这样一个不完善的人要留在这个可怕的、互相撕打的、为长着铁爪的生意人创造的世界上,必须有可靠的后方才行……”】

她在遗诗中写到“选择死亡”是因为“我不能,我不愿意看到俄罗斯翻车颠覆”。

有人在网上提问,为什么苏联被美国“民主”了,俄罗斯的国家政治体制和美国一样了,经济体制也实行了美式的新自由主义市场经济,从戈尔巴乔夫到叶利钦和国内的“民主人士”几代人都想尽快融入西方民主社会,美国为什么还要对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穷打不舍呢?这就是被资本大佬实际控制的美国贪婪的国性!因为俄罗斯手里还有上万件令美国资本大佬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核武器!俄罗斯还有独立战胜德国法西斯的光辉历史和顽强决心,还有占世界六分之一的国土面积。不把俄罗斯打残、打散、打驯服,让美国顺顺利利的吸血,美国是决不会放过俄罗斯的!

参加过“8.19”事件的苏联最后一任克格勃弗"亚"克留奇科夫大将1997年12月在他《对中国人民的忠告》的文章里,沉痛地写道:

【“悲剧出其不意地落在原苏联头上,使苏联各族人民饱经磨难。但是,我所希望的是,能从中吸取教训的不仅是苏联人,更重要的是使正走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各国人民也都来吸取我们的惨痛教训。这能使他们从一开始就正确评价消极进程,并不受重大损失地扭转局势。帝国主义势力会在这个或那个地区反复玩弄自己的伎俩,去破坏不合它们心意的社会政治形态。恐怕谁也不能保证这种企图不会轮到他们头上。曾几何时,事事如意的南斯拉夫被内外反动势力破坏殆尽,遭到与苏联同样命运的例子便是证明。”】

美国意识形态战争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中国。

2013年1月,中国民主法治出版社出版了美国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作家威廉.恩道尔的新作《目标中国》,从货币战争、石油战争、粮食战争、药品与疫苗战争、经济战争、军事战争、环境战争、媒体战争八个方面解析了美国对华战略。实际上,美国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战争才是最要命的。

1951年担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的杜勒斯曾制定对付中国意识形态战争的《十条诫命》(TenCommandment),内容为:

1.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藐视,鄙视,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思想教育,特别是他们的意识形态教育。替他们制造对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进而鼓励他们进行性的滥交。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羞耻。一定要毁掉他们强调过的刻苦耐劳精神。

2.一定要尽一切可能,做好宣传工作,要他们向往我们的衣、食、住、行、娱乐和教育的方式,就是成功的一半。

3.一定要把他们的青年的注意力,从他们以政府为中心的传统引开来。让他们的头脑集中于:体育表演、色情书籍、享乐、游戏、犯罪性的电影,以及宗教迷信。

4.时常制造一些无风三尺浪的无事之事,让他们的人民公开讨论。这样就在他们的潜意识中种下了分裂的因子。特别要在他们的少数民族里找好机会,分裂他们的地区,分裂他们的

5.我们要不断地制造“新闻”,丑化他们的领导。我们的记者应该找机会采访他们,然后组织他们自己的言词来攻击他们自己。在一些国际聚会的场所,拍摄照片时要特别留意,这是丑化他们的最佳时机。我们要透过一切可能,让他们的人民在无意中发现,他们的领导是丑陋的,怪模怪样的,卑鄙的和污秽的。

6.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传扬“民主”。一有机会,不管是大型小型,有形无形,就要抓紧发动“民主运动”。无论在什么场合,什么情况下,我们都要不断地对他们(政府)要求民主和人权。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断地说同样的话,他们的人民就一定会相信我们说的是真理。我们抓住一个人是一个人,我们占住一个地盘是一个地盘,一定要不择手段。我们的商业机构和人员,都绝不能以占据了商业市场为最后目的。因为商业市场会转眼就失去的,如果我们没有占领政治市场的话。

7.我们要尽量鼓励他们(政府)花费,鼓励他们的信用,使他们货币贬值,通货膨胀。只要他们对物价失去了控制,他们在人民的心目中就会全垮台了。

8.我们要以我们的经济和技术的优势,有形无形地打击他们的工业,只要他们的工业在不知不觉中瘫痪下来,我们就可以鼓励社会动乱。不过我们必须表面上非常慈善地去帮助和援助他们,这样他们(政府)就显得疲软。一个疲软的政府,就会带来更大更强的动乱。

9.我们要利用所有的资源,甚至于举手投足,一言一笑,都足以破环他们的传统价值观。我们要利用一切来毁灭他们的道德人心。摧毁他们的自尊自信的钥匙:就是尽量打击他们刻苦耐劳的精神。

10.暗地运送各种武器,装备他们一切的敌人,和可能成为他们的敌人的人们。

多年来,美国基本上一直按照杜勒斯的设想实施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战争。

改革开放以前,美国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战争,基本采取利用资本大佬控制的所谓“主流媒体”对中国体制、人民生活尤其是人权进行抹黑、污蔑,同时宣扬美国的“民主、自由、人权”,宣扬美国的富裕、开放的生活方式,企图引诱中国人民反对中国的领导体制,反对中国人民选择的道路,引诱中国人对富裕、开放的美国生活方式从向往到迷恋以至于上瘾。

改革开放以来,美国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战争,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国门打开以后,中国大量的官员到美国去考察,大量的学者到美国去参加各种交流活动,大量的留学生到美国去学习,同时,又有大量的美国企业进入中国参与经济活动,大量的美国学者到中国参加各种交流活动。改革开放前,美国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战争总有点隔靴搔痒的感觉,现在可是面对面了,这一下,美国意识形态战争的威力就充分的发挥出来了。

《意识形态战争——CIA针对中国和平演变的手段》一文指出:1999年7月1日,英国《泰晤士报》发表了题为《评弗郎西丝"斯托纳"桑德斯(谁承担费用?--中央情报局与文化冷战)一书》的文章,具有说服力地向世人揭露了美国中央情报局进行“文化冷战”的“光荣历史和功业”。文章介绍,美国政府曾秘密在文化宣传运动中投入大量资源,中央情报局成了为文学慷慨解囊的新的秘密资助者。有的艺术家、作家、知识分子、研讨会、音乐会、杂志,都得到了中央情报局出钱组建的一些假民间组织名义的所谓“基金会”的赞助。所以,那位名为理查德"加得勒的美国谋士的许多建议,在中国不但得到实行,而且是有着明显的“成效”的。

该文还称,一段时间内,美国CIA(中央情报局)通过NGO向18个“民yun”组织提供资金约1500多万美元的资金,支持鼓励他们在中国宣扬美国的“普世价值”。

石华宁在《意识形态战争,中国没有防线》一文中指出:

【“当今世界的新闻信息,80%来自欧美国家。中国知识分子所读的外国政治、法律书籍,80%来自欧美国家。一代一代的人,都经历了美国价值观的教育,加上美国富、中国穷,有一些没有分辨能力的人,很快便成为美国价值观的信徒。凡是美国支持的,他全部支持,凡是美国反对的,他全部反对。他们的语言中,说起美国便是崇拜,说起中国便是瞧不起。看到中国的成就,会在网上留言,不屑的耻笑。看到有人批评美国他会火冒三丈。他们没有做中国人的自豪感,没有民族的自信心。这些人的心灵已经被美国的意识形态战争征服了,成了汉奸,成了精神奴隶。他们外形像中国人,但没有中国心。他们说中国话,但都是骂中国。他们写中国字,但都是为了攻击中国。他们吃中国人的饭,却专门砸中国人的锅。”】

这种意识形态变化逐渐积累,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在中国就开始出现了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倾向,并在我国的理论界和高校中蔓延开来。于是出现了象方xx、刘xx为代表的一批“民yun斗士”,利用学者、作家身份,在媒体大肆宣传资产阶级自由化理论和思想,要求在中国推行行美国式的“民主、自由、人权”,实行美国式的“新闻自由”,推行美国式的政治体制,推行美国式的完全的自由主义市场经济。

美国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战争,不是停下了脚步,而是改变了手段和形式。

除继续以所谓“主流媒体”对中国进行污蔑打压外,美国开始以比较隐蔽的方式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战争。其一,通过交流协作培育反动力量。采取和我国的科研机构、高校合作,传播西方价值观念,推行“普世价值”。其二,文化侵略。美国大量向我国输入美国的影视大片,宣扬个人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自由主义等西方意识形态,2013年5月1日,美国好莱坞电影《钢铁侠3》在中国上映,连创午夜场、首日、单日票房等5项内地观影纪录。这部有着浓重的美国文化印记的影片表面上是一部超级英雄电影,实际上是美国文化霸权主义的象征符号。它不仅把钢铁侠塑造成一个对抗共产主义的英雄,而且宣扬霸权主义、干涉主义等,美化美国的“世界警察”形象。其三,利用网络新媒体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攻击。美国直接参与或资助一些网络“大V”,利用微博、微信等新媒体,持续不断地发布污蔑中国英雄、污蔑中国文化、赞扬西方价值观的小段子,企图毁灭中国的价值观。其四,腐蚀拉拢文化名人公开污蔑中国领袖、英雄和中国政体。著名的星光大道节目主持人毕福剑就是其中的代表。其五,利用宗教逐步改变我国人民的政治信仰。新中国建立时,全国的基督徒不过40万,而今在美国的宗教进攻之下,我国的基督徒已达上亿,尤其是在新时期,大学生中信教的人数比例呈上升趋势,成为宗教热不断升温的重要标志。

如果美国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战争达成摧毁执政党、演变中国体制,美国就会把中国变成他们的附属国,美国政府就会带领资本大鳄对中国进行贪婪残酷的经济扫荡,到那时,美国从中国攫取的经济利益就绝不仅仅象苏联那样的28万亿美元,有可能100万亿美元都不至!

美国的霸权主义政策不变,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战争就不会停止。

美国为什么要不遗余力的利用意识形态战争推行民主?了解了美国是一个被资本大佬集团实际控制的国家这个秘密后,上述问题就很好理解。在美国国内,如果政权被一个政党掌握,资本大佬集团的其他利益成员就难以实现本身的利益最大化,只有民主了,资本大佬才能共同掌控美国政府,才能有效实现资本大佬集团所有成员的利益最大化。一个政党如果偏离资本大佬集团的利益要求和目标,资本大佬集团可以利用金钱选举的方法重新选择另一个政党上台执政。

为什么美国要大力提倡并推行新自由主义市场经济,推行小政府、大社会?因为为政府小了,才能放松对资本大佬的监管,才能让资本大佬放手去“创新”一大批最大限度榨取社会经济利益的金融衍生产品和其他很多的无情吸血的经济手段。

美国在全球大力推行普世价值,鼓吹“民主、自由、人权”,就是要把全球其他国家的政府都变成能由美国资本大佬用金钱和其他手段随意控制的政府,变成对美国资本大佬不设防的国家,变成能由美国资本大佬利用其沾满全球被奴役人民鲜血的天量资本和知识产权,对目标国家进行惨无人道的经济侵略。美国资本大佬集团的最终目标就是消灭与他们不同的意识形态和宗教,建立大一统的世界政府。

美国通过建立美元霸权、军事霸权,通过实际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WTO,这个美国建立世界政府的梦想已然初步实现。下一步就是向纵深和更大范围不断发展。

TPP的实质是一个“贸易权大于主权”的协议。美国曾以“人权大于主权”的口号随意对主权国家进行军事打击。现在推行的TPP,因其贸易纠纷的最终仲裁者不属于任何国际机构,而是由美国大财团指定的机构进行,这将导致协议国很多保护本国利益的国内法律在TPP面前失效,也就是部分主权的丧失!这就等于美国又一次全面打开协议国的国门,可由美国资本大佬随意对协议国进行经济掠夺。TPP是美国资本大佬建立世界政府的又一个强有力地武器,难怪美国防长都跳出来说“TPP相当于对付中国的10艘航母。”

马克思在描述资本家的贪婪时说:如果有300%的利润,资本家就会冒着被绞首的危险,不择手段的去攫取。现在美国的资本大佬正象马克思描述的那样,把贪婪的黑手伸向了全世界。如果全世界都被美国“民主”了,美国的新自由主义在全世界推开了,那么,美国人民占领华尔街时发出的哀叹:“99%的人只拥有1%的国家财富,而另外1%的人却贪婪的占有99%的国家财富。”就会变成全世界人民的哀叹:“99%的人只拥有1%的世界财富,而另外1%的人却贪婪的占有99%的世界财富。”那将是全球人民的噩梦!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