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李姚 鲁西西:香港暴徒“忏悔录”

2019-12-04 18:34:00 作者: 李姚 鲁西西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我都觉得他们变了质!”近期参与香港中文大学暴乱、并在香港理工大学当“哨兵”的一名年轻黑衣人在接受港媒采访时显露悔意。

暴徒“忏悔录”。

原创: 李姚 鲁西西 

打警察能得1万!参与香港理大暴乱黑衣暴徒“忏悔”:我都觉得他们变了质

“我都觉得他们变了质!”近期参与香港中文大学暴乱、并在香港理工大学当“哨兵”的一名年轻黑衣人在接受港媒采访时显露悔意。香港理大暴乱事件虽已结束,但暴徒仍继续到处行“私刑”、堵路、扔汽油弹。这两天,《大公报》专访了这名黑衣人,其向记者亲述沉沦暴乱半年,误走违法歧途的心路历程。

《大公报》说,种种黑暴恶行,令他开始反思,不能再以“和理非”自欺欺人了,现在早已“和勇不分”。他忍不住向记者坦言:“我都觉得他们变了质!”

1、

大公报报道截图

据《大公报》介绍,该受访者为21岁的黑仔(化名),他与“手足”——18岁的光仔(此前)避过理工大学警方防线,二人逃离理大后,光仔因涉嫌其他暴乱罪落网上庭,日前,黑仔戴黑色口罩、黑帽半遮掩样貌到法庭旁听,未开庭前他不断用电话发布信息,向暴乱“小队”成员汇报着案件进展。

“我和光仔属不同‘小队’,是9•21元朗集会认识,之后中环堵路再见面,大家都是‘和理非’,理念一样,经常约出来吃饭,成为好朋友。”目前在职的黑仔介绍说,他的“小队”成员都是年纪较大的在职人士,包括60多岁的助暴“妈妈”;而仍在上学的光仔则与几名中学同学组成另一队学生暴乱“小队”。

据《大公报》报道,黑仔与光仔多次一起参与暴乱,理大“一役”,黑仔不能透露正被审讯中光仔(所扮演)的角色,他称自己在理大时自告奋勇当“哨兵”,负责驻守理大V core哨站,观察警方举动,用无线对讲机向“上头”汇报。

不过,黑仔并不知道“上头”是谁。

他说,每个人在理大都不知对方身份,他只是定时汇报警方防线的最新情况,对讲机另一方会传来“收到收到”。

黑仔说,理大环境恶劣,满地玻璃碎片、饭堂无人清洗食用碗具,厕所卫生更糟糕得吓人,他在理大第3天已想逃走,但遇到年长暴徒阻挠。

黑仔忆述他与几名成员向驻防的暴徒说已没有装备,要离开,但那名年约30多岁的暴徒拿了一桶“物资”出来阻挠,“他叫我们帮着出去打(警察),我真是全心全意想走,我真是(感到吃)惊,因为没想到会被警察封锁。”

2、

资料图自大公报

黑仔还对《大公报》表示,自己不关心政治,但与其他“和理非”一样因6月9日所谓的百万游行挑动他的好奇心,6月12日暴乱首次经历催泪弹,此后便成暴乱常客,他也愈走愈前,“出来会被大家感动到,你会见到前面第一排吃催泪弹,然后后面的人一齐说要接力,继续做第二排前线,要接力同这些警察抗衡。”

据《大公报》报道,黑仔受暴乱氛围感染,不自觉愈走愈前,走上犯法之路。

据报道,黑仔有亲戚是律师,经常提醒他扔汽油弹可判入狱十年(最高刑罚判处终身监禁),每次暴乱黑仔自知未能承受坐十年牢的风险,坚持只做“伞兵”,曾多次被周围暴徒游说扔汽油弹,他都坚决拒绝。

据他介绍,惟只有14、15岁的中学生意志软弱,“原本个个都害怕坐牢,但是会有人(暴徒)同他讲如果大家都不做,就无人去抗争,然后就这样做了。”

3、

资料图:香港理工大学一度沦为暴徒的“战场”。(来源:法新社)

据《大公报》报道,6月至今多场暴乱,黑仔目睹看似最“勇武”约20多岁的暴徒,带头煽暴冲击警方防线,发号施令“冲出去”,而当防暴警开始追捕,该暴徒却心怯率先逃走,并非如煽暴“宣传”中所谓的齐上齐下。

黑仔还称,自己曾听过前线的“手足”说过收钱“做事”,“他前排丢汽油弹收8000元(港币,下同),打警察就一万,我的律师表哥都说收到风是这个价。”

黑仔自称他没有收钱,而当记者反问他由最初参与合法游行的“和理非”激化为做“伞兵”、“哨兵”的“和勇不分”,又看到暴徒的自私、狰狞,他们口中的所谓“抗争”是否已变质?黑仔则低头沉默不语,当他看见记者收起记事本,关了录音,才坦白承认:“我都觉得他们变了质!”

来源:环球网/李姚、鲁西西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环球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