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鹿野:东德是怎样被"马克思主义者"昂纳克搞垮的?

2019-11-10 20:28:51 作者: 鹿野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昂纳克拼命否定东德的开国领袖乌布利希,结果最后又为自己的接班人克伦茨所否定;拼命强调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同西方作战,结果却被西方经济和文化的软战争打得一败涂地;拼命强调绝不会用社会主义统一西德,结果却被西德用资本主义所统一;拼命向西德总理科尔献媚,结果却被科尔关进了监狱……

鹿野:东德是怎样被“马克思主义者”昂纳克搞垮的?

作者:鹿野

昂纳克拼命否定东德的开国领袖乌布利希,结果最后又为自己的接班人克伦茨所否定;拼命强调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同西方作战,结果却被西方经济和文化的软战争打得一败涂地;拼命强调绝不会用社会主义统一西德,结果却被西德用资本主义所统一;拼命向西德总理科尔献媚,结果却被科尔关进了监狱……正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现世报,还的快”。

鹿野:东德是怎样被“马克思主义者”昂纳克搞垮的?

在苏东剧变以后,某些中国人当中便流传着一种似是而非的观点,即苏东剧变完全是体制问题,和领导集团的背叛与大搞历史虚无主义毫无关系。不少人言之凿凿的宣称,“如果说苏联的垮台是由于出了个戈尔巴乔夫,那么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并没有‘戈尔巴乔夫’,为什么也垮台呢?东德的昂纳克是个马克思主义者,东德不也是柏林墙一拆,就垮台了吗?”云云。

这种观点一直到今天仍然还很有市场,特别是随着近日不少人又在纪念所谓“柏林墙倒台30周年”,而进一步甚嚣尘上,但实际上,这种观点并不符合历史的真实。比如说,昂纳克下台是在1989年10月,而柏林墙拆除是在1989年11月,持这种观点的人显然连先后顺序都没有搞清楚。不过更重要的是,苏东剧变背叛马克思主义和推行历史虚无主义的现象并非只是戈尔巴乔夫一人,而是长期以来的一种普遍现象。笔者在此便想以东德为重点,简单谈一谈相关的情况。

首先要说的是,自从赫鲁晓夫大骂斯大林之后,东欧各国无一例外的经历了一个否定前任乃至开国领袖的过程。比如说,齐奥赛斯库上台之后仅仅三年,便打着“平反”的名义大骂罗马尼亚的开国领袖乔治乌-德治,把继续支持乔治乌-德治方针的人,甚至乔治乌-德治本人都打成了“刽子手”,从而把拥护乔治乌-德治的人全都赶出了政坛:

【厄运正降临到齐奥塞斯库对手们的头上。首当其冲的是阿波斯托尔,他被解除了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的职务,因为他碍手碍脚,处处以德治的继承人自居,齐奥塞斯库再也无法与他共事了。……1968年4月,轮到德拉吉奇倒霉了。4月22日,党中央又召开全体会议,德拉吉奇就被怒潮卷走了。……客观气候对齐奥塞斯库十分有利,他实现了自己多年的夙愿,同德治划清了界线,为被他的这位前任残暴清洗的人们恢复了名誉,洗雪了冤屈。他宣告,爱国者帕特拉斯卡努是无辜的,他的死是由德治及其谋士德拉吉奇的错误造成的。(法)卡特琳·迪朗丹,尼古拉·齐奥塞斯库,世界知识出版社,1991年08月第1版,第112页】

而阿尔巴尼亚在开国领袖恩维尔·霍查去世之后,其接班人阿利雅不仅大骂霍查,而且还积极推行多党制,被当时的人称之为“阿尔巴尼亚的戈尔巴乔夫”:

【2011 年 10 月 7 日,阿官方宣布 85 岁的前阿共最后一位领导人拉米兹·阿利雅去世。1992 年 4 月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丧大选失利失了执政党地位,总统阿利雅去职。9 月阿利雅受到起诉,1993 年被捕,1994 年被判有期徒刑 9 年,1995 年7月被释放,1997 年去往瑞典,后被允许回国。这位因推行多党制而被视为“阿尔巴尼亚的戈尔巴乔夫”最后的时光是在国内度过的。翟昕,聆听勃兰登堡门的风声——走笔柏林墙倒塌26周年前夕,视野 (2015年07期)】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说“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并没有‘戈尔巴乔夫’”并不符合事实,齐奥赛斯库和阿利雅在搞历史虚无主义等方面同样充当了本国戈尔巴乔夫之类的角色。

至于东德,自称“马克思主义者”的昂纳克在搞历史虚无主义方面更是玩出了新的花样。原本东德的开国领袖乌布利希亲自指定了昂纳克为接班人,并且在世的时候就已经将权力交给了他。(东德的皮克由于年纪大,资历老,名义上在建国初期是最高领导人——总统,但实际上掌权的一直是总书记乌布利希。)然而,昂纳克却一上台就猛烈抨击还在人世的乌布利希,这在社会主义国家当中是没有先例的,甚至令西方媒体和政治分析家也大为震惊:

【的确,成为重要问题的是长期以来一向被称为最能预示动向的华沙条约成员国——东德。当5月初德国统社会党第一书记瓦尔特・乌布利希下台时,很多政治分析家都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乌布利希年迈、聪明而又亲自挑选好他的接班人。现在可谁也不那么肯定了。乌布利希没有在6月底举行的东德共产党代表大会上发言。昂纳克抨击这位前任领袖的统治作风,说它是一种没有充分注意到集体领导准则的作风。罗宾·艾莉森·雷明顿,华沙条约,上海人民出版社,1976年09月第1版,第246页】

否定了开国领袖,自然还要提出一套自己的观点。首先是在德国的统一问题上,在斯大林在世时,乌布利希坚持的是“解放西德,用社会主义统一整个德国”的观点;在赫鲁晓夫上台之后,基于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其被迫改为“事实上存在两个德国,短期内统一不现实”;而昂纳克,则一上台就明确提出了“东德和西德是两个民族,统一永远不可能”这种荒唐的论调:

【1971年6月15日,昂纳克在德国统一社会党第八次代表大会的总结报告中,在继续乌布利希提出的“两个国家”观点的同时,还进一步正式提出了“两个民族”的观点。“联邦德国认为一个统一的德意志民族未曾变化。自然这是无稽之谈。……随着工农政权的建立和社会主义社会的建设,在我们民主德国,在社会主义德意志国家,正在形成一个新型的民族—社会主义民族。与民主德国相反,在联邦德国资产阶级和劳动群众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决定着资产阶级民族的继续存在…”为了配合和支持“两个国家、两个民族”的理论,民主德国还彻底删除了有关法律和文件中与统一目标相关的内容。1974年宪法和1976年德国统一社会党的新党纲均去掉了在有关德国统一问题上的论述。韩献栋著,分裂国家的统一:理论与实践,知识产权出版社,2014.07,第140页】

显然,昂纳克这种把社会制度与民族成分简单混淆的观点严重违背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常识。按这种论调,世界上似乎就应该只存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民族了。其不仅漠视了德意志人民的民族利益,而且也对中国等一些面临国内统一问题的国家产生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因此这一论调刚刚提出时,新中国方面就猛烈抨击其“理论上是荒谬的,实践上是有害的”。

更加可笑又可气的是,如果昂纳克真的相信自己这套理论,同西德划清界限,也还算是言行一致。可是,其一方面在国内大谈“两个民族”,另一方面却又千方百计的向西德献媚。其1987年时非要访问西德并和西德总理科尔会面的举动,甚至走到了当时戈尔巴乔夫主政、积极向西方献媚的苏联前面:

【我的前任昂纳克为了稳定欧洲的局势,稳定两个国家关系的局势,打算访问西德。但是,苏联反对昂纳克访问西德,不同意他去。从1982年到1986年,昂纳克多次提出到西德的访问,都被苏联一一拒绝了。1987年的时候,昂纳克接受了西德总理科尔的邀请,到西德访问,而且没有事先征求戈尔巴乔夫的同意。我觉得,可能是这件事导致了戈尔巴乔夫对民主德国的怀疑加大,并在政策上有所改变。埃贡·克伦茨,柏林墙倒塌的历史真相,《科学社会主义》2015年第6期。】

不仅如此,昂纳克还完全放弃了马克思和列宁把战争分为革命战争与反革命战争的理论,积极鼓吹所谓“绝不允许再从德意志土地上爆发一场战争”:

【1989年7月昂纳克访问波恩成行,两国关系取得了新的突破。两德贸易也有很大发展,1987年达150亿马克,这一年民主德国前去联邦德国访问的人数已达四五百万人次。昂纳克的关于“绝不允许再从德意志土地上爆发一场战争”,“宁谈100次也不打一次”的说法广为引用。徐小苗,李成斌主编,现代资政纲鉴,安徽人民出版社,1998.04,第895页】

这种论调的言下之意是,即使西方打过来,东德为了避免战争的爆发,也不会全力进行抵抗,更不会为社会主义的盟友而战。其在很大程度上要比赫鲁晓夫的“三和两全”路线和戈尔巴乔夫的“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走的更远,离赤裸裸的投降主义只差一张纸了。

至于国内,昂纳克同样奉行了一条背离马克思主义的投降路线。其不仅完全追随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放弃了阶级斗争理论,甚至还按西方“普世人权”的要求于1987年废除了死刑,是社会主义国家当中第1个废除死刑的。在文化上,昂纳克一方面在对外宣传方面几乎无所作为,另一方面又默许大量西德的文化产品涌入东德。在经济上面,其则长期对西方金融霸权导致的汇率差额视而不见,纵容国内的外汇黑市交易,导致西德吃不上饭的人也能在东德通过换汇变成富翁……

试问,这样的一个领导人,居然当政了近20年。东德除了垮台,难道还有别的路可走吗?

最终的结果也的确是如此:昂纳克拼命否定东德的开国领袖乌布利希,结果最后又为自己的接班人克伦茨所否定;拼命强调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同西方作战,结果却被西方经济和文化的软战争打得一败涂地;拼命强调绝不会用社会主义统一西德,结果却被西德用资本主义所统一;拼命向西德总理科尔献媚,结果却被科尔关进了监狱……正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现世报,还的快”。

当然,东德的垮台也不能完全归咎于昂纳克一个人身上,而是苏东领导集团集体背叛马克思主义这个大环境的产物,特别是为首的苏联的叛卖更是不可忽视的外部因素。当年,苏联在西柏林问题上进行让步之后,周恩来总理就曾经旗帜鲜明地指出过,这看似只是对于西柏林这一个城市问题的让步,其实只是一系列事件的开端,已经预示了未来会发生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的悲剧:

【先露骨地出卖西柏林,能出卖西柏林就可以出卖东德,进而出卖整个东欧,最终必然是出卖苏联的所有革命成果……一切谈判,无条件是鬼话,谈来谈去就是出卖,最多谈出个出卖条件……《周恩来与当代中国》,中央编译出版社,第78页】

不过另一方面来说,正如前文所述,东德的剧变也的确和昂纳克为代表的领导集团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放弃了同西方资本主义势力的斗争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现在流行的所谓“东德的昂纳克是个马克思主义者,东德不也是柏林墙一拆,就垮台了吗”等论调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最后, 就让我们重温一下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的讲话吧:

【凡是危害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各种风险挑战,凡是危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各种风险挑战,凡是危害我国核心利益和重大原则的各种风险挑战,凡是危害我国人民根本利益的各种风险挑战,凡是危害我国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各种风险挑战,只要来了,我们就必须进行坚决斗争,而且必须取得斗争胜利。 】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