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埃米尔:右派在世界上的反攻正在失去力量

2019-11-06 21:08:34 作者: 埃米尔·萨德尔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右派的攻势已经失去魅力,因为约翰逊的英国保守党在国会失去了多数,因为特朗普他不得不辞掉他的“战争先生”博尔顿,这样他们不得不对建制派转入守势。在意大利右派政府失败了,在西班牙由于选举一个社会民主党的政府,同时在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没有实现组织一个政府。在拉丁美洲形势再次发生朝进步主义的方向变化。

西媒:右派在世界上的反攻正在失去力量 将恢复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周期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埃米尔·萨德尔 魏文编译

右派的攻势已经失去魅力,因为约翰逊的英国保守党在国会失去了多数,因为特朗普他不得不辞掉他的“战争先生”博尔顿,这样他们不得不对建制派转入守势。在意大利右派政府失败了,在西班牙由于选举一个社会民主党的政府,同时在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没有实现组织一个政府。在拉丁美洲形势再次发生朝进步主义的方向变化,因为在墨西哥洛佩斯·奥布拉多尔当选总统。

西媒:右派在世界上的反攻正在失去力量 将恢复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周期

在拉丁美洲由反对新自由主义的政府标志的第一个十年之后,它们是由乌戈·查韦斯(委内瑞拉前总统)、卢拉·达席尔瓦(巴西前总统)、内斯托和克里斯娜·基什内尔(阿根廷前总统)、佩佩·穆希卡(乌拉圭前总统)、埃沃·莫拉莱斯(玻利维亚总统)和拉法埃尔·科雷亚(厄瓜多尔前总统)设计的,他们是干嘛代范围内左派伟大的领导人。在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右派重新采取主动性和攻势。

右派做到孤立委内瑞拉尼科拉斯·马杜罗的政府,选举毛里西奥·马克里为阿根廷总统,将一次失败强加给埃沃·莫拉莱斯,使迪尔玛·罗塞夫(巴西前总统)下台,拘捕卢拉和判刑,选举波索纳罗为巴西总统,在厄瓜多尔扭转胜利,选举伊万·杜克和塞瓦斯蒂安·皮涅罗分别为哥伦比亚和智利总统。在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虽然政治舞台急剧改变了。这些变化与在世界范围发生的变化相伴随,与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英国的“脱欧”、在意大利、波兰和匈牙利右派政府的上台相伴随。

右派的攻势已经失去魅力,因为约翰逊的英国保守党在国会失去了多数,因为特朗普他不得不辞掉他的“战争先生”博尔顿,这样他们不得不对建制派转入守势。在意大利右派政府失败了,在西班牙由于选举一个社会民主党的政府,同时在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没有实现组织一个政府。在拉丁美洲形势再次发生朝进步主义的方向变化,因为在墨西哥洛佩斯·奥布拉多尔当选总统。

已经接受了保守调门的世界议程发生了深刻的倒退,因为西方集团的两个领导地位从一个多世纪之前就退出了全球化,留下一个领导的真空,发出耗尽的征兆。特朗普必须改变应对国外的冲突最激进的方式。约翰逊不能执行拯救“脱欧”的出路。在西班牙一个社会民主党的政府与葡萄牙政府的孤立破裂。

在阿根廷4年前马克里获得引人注目的胜利,因为他重新建立新自由主义的模式,将他的政府引向一种更少引人注目的谴责,确认这种模式没有能力得到稳定的社会支持的基础。已经确认对这个模式右派没有选择了,它推动金融资本的利益,以居民的大多数的权利作为代价。因此迅速耗尽和失败了。

拉丁美洲的舞台再次发生变化,由于三个主要的拉丁美洲国家中的两个—墨西哥和阿根廷—有了进步的反对新自由主义的政府,孤立巴西极端右派的政府。在玻利维亚埃沃·莫拉莱斯在第一轮实现连选将是有利的。与此同时在乌拉圭第二轮选举的争夺已经公开。

这样,保守派的反攻正在失去力量,表明它没有建议,也不能让全球的经济再次增长,不能让战争的焦点平定下来,也不能让世界上和国家的不平等减少。我们面对一个战争的焦点成倍增加的世界,新的衰退的周期到了,在这个周期内政府越来越不稳定,国际组织来越失去力量,这是一个越来越不可靠的世界。

旧的帝国大国表明没有能力将世界引向一个更好的未来。仇恨和战争的思维成为对更多的暴力行动和政治的不稳定的回答。

没有任何人关注世界。大国的每个统治者考虑他的国家眼前的利益。更有力量的人知道自卫。人类的大多数感到无依无靠,处于饥饿和贫困状态。军事冲突继续造成死亡和移民,他们被对这些战争负有责任同样的国家拒绝。

保守派失去魅力,因为在存在更多的暴力和对金融资本更有利的情况下,它没有任何东西可提供。他们的政府迅速耗尽和失败了。这就是对特朗普和约翰逊或对萨尔维尼和马克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特朗普为了赢得连选曾经是有利的。尽管对他的拒绝到很高的水平(48%)。与此同时经济在增长,可能被连选。但是在国际经济中新的衰退周期的象征也将使美国的经济感受到,政治的气氛趋势于扭转。民主党的候选人在民意调查中打败了特朗普,正在设计一个特朗普不能连选的舞台。

在英国“脱欧”没有在右派建议的意义上实现,保守派已经分裂,今天工党与自由派联盟可能赢得选举。

在拉丁美洲马克里的失败暴露新自由主义的升级的短暂飞行,使人预见到在巴西可能发生同样的事情。

在欧洲在意大利和西班牙右派的失败也确认了保守派短暂的飞行,甚至是在在经济的衰退再次打击它们的经济之前,同样的情况是德国进入危机。

在21世纪第一个政治周期之后,在拉丁美洲以反对新自由主义的理论的政府为标志。第二个政治周期以右派的上升为标志,由特朗普和“脱欧”定调。马克里和波索纳罗是代表这种倾向的主要人物。

新的周期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末到来,对世界霸权进行公开的争夺,由于美国的实力耗尽,金砖国家得到加强。新自由主义继续成为占统治地位的模式,现在它的枯竭以至它的某些传统的维护者也承认了,资本主义没有找到可选择的模式。在阿根廷一个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回归对于在21世纪开辟一个新的政治周期是一个重大的挑战。

右派在世界上的反攻正在失去力量,对于恢复一个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周期能够标志新的世纪的第三个十年开辟了前景。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9月28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