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陶剑: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2019-10-30 20:34:15 作者: 陶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原本就是冷战的遗物。1982年的一次重大外交政策演讲中,时任美国总统里根提出促进“民主基本建设”的计划,在全球推广民主。次年11月,美国国会通过《国务院授权法》,拨款3130万美元成立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自诞生之时起,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就把干涉别国内政、颠覆他国政府、推动“颜色革命”为己任。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来源:港嘢茶餐厅   作者:陶剑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原本就是冷战的遗物。1982年的一次重大外交政策演讲中,时任美国总统里根提出促进“民主基本建设”的计划,在全球推广民主。次年11月,美国国会通过《国务院授权法》,拨款3130万美元成立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自诞生之时起,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就把干涉别国内政、颠覆他国政府、推动“颜色革命”为己任。它先是在巴拿马、尼加拉瓜等中美洲国家的大选中做手脚。之后,它又在委内瑞拉、乌克兰、伊朗、缅甸等国家策动“颜色革命”。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还频频资助“藏独”“东突”“港独”等各种反华势力。上一章茶餐厅以“香港众志”为例,讲述了《“香港众志”的洋葱乱港法》:对内,它以“民主自决”“民族自立”为幌子,煽动街头暴力活动。对外,它频繁派员窜访西方国家卖惨乞怜、寻求干涉。找洋人、告洋状、拿赏金,乱港派的一幅幅汉奸嘴脸跃然纸上。今天,港嘢君要讲述的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它是乱港派的幕后大金主,它还通过旗下四大机构为乱港分子搭台站台当后台,甚至还为CIA收集情报。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甘当乱港“金手套”,主攻“工运”“学运

从夏初到秋末,所谓的“反修例”风波已延续四个多月,乱港分子仍像秋天的蚂蚱一样依旧在蹦跶。

让外界感到蹊跷的是,几乎每次暴力乱港的现场,总有不法分子挥舞着美国的星条旗。这一数典忘祖之举,也印证着西方政治的潜规则——“金钱是政治的母乳”。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示威者打出美国国旗,标语“请川普总统解放香港”

香港乱局背后“金光闪闪”,最臭名昭著的大金主当属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018年,该组织对外公开的数据显示,对所有国家的所谓“资助”中,中国居首位,高达650万美元。

不过,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多数支出因“过于敏感”而未公开。

香港是西方势力在远东经营的重点地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则是搞乱香港的“金手套”。从该组织公开的资金流向来看,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国际事务全国民主研究所和香港人权监察,这三家几乎分走了大部分乱港经费。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民主基金会在香港项目投入机构

“工会是有组织的力量”“民主化的主要希望”,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优先排序中,工人运动一直是该组织的主攻方向。1994年至2018年,自由工会联盟加上劳工团结中心,接受资金近500万美元,接近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在香港总投入的一半。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美国民主基金会1994年到2018年在香港的投入,根据基金会项目页面等公开资料整理

不论今天的“颜色革命”,还是冷战时期的“和平演变”政策,工会都是西方势力竭力拉拢的对象。1989年的苏东剧变始于波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通过金援波兰团结工会(Solidarity),帮助后者夺取政权。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题目为《我们是如何帮助团结工会取胜的》(HOW WE HELPED SOLIDARITY WIN)。

在香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决意故技重施。正如茶餐厅第一章《香港“拆家”黎智英》所揭示,黎智英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多股西方反华乱港势力的资金中转站,负责乱港资金的洗白、分发和监督。

在“肥佬黎”金光闪闪的呼唤下,李柱铭、何俊仁、陈方安生、陈日君等相继拜倒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门下。港嘢君前几章中已揭批他们贪财的嘴脸,接下来重点讲述香港工党主席李卓人——一名专做“工运”买卖的生意人。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1957年2月,李卓人生于上海,祖籍广东潮阳,出身当地有名的大地主家庭。1959年,为逃避“批斗黑五类”,李卓人随家人逃到香港。

生性贪财,李卓人并不满足于小打小闹的“工潮”。1990年,他趁着不断爆发的工潮成立“职工盟”,把全港多家企业的工会列为下属单位,每年收取一定的费用。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在1997年香港回归前夕,一些西方反华势力急于在香港培植和安插乱港反中代理人。这时,把持着“工运”资源的李卓人很快被西方反华势力相中。

大约从1994年起,李卓人开始大把的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旗下的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的金援。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从该组织年度财报来看,李卓人的“职工盟”每年收取5万至10万美元的资助,截至2019年,他已接受多达近200万美元(约合港币1600万)的黑金。

有钱能使鬼推磨。得到金援后,李卓人开始竞选区议员、立法会议员,并在2014年的“占中”运动,以及最近的“反修例”骚乱中身先士卒,他为首的“职工盟”也发起总罢工。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2014年,香港爆发“占中运动”,职工盟发起总罢工

秘建“纪律部队”,扶植亲美团体

长期收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黑金者,还有所谓“香港人权监察”。

1995年4月,“香港人权监察”成立。该组织副主席庄耀光在一篇题为《香港人权监察的工作及展望》的文章中回忆,“香港人权监察”是国际司法组织1991年赴港考察后的结果,第一任主席是英国律师夏博义(Paul Harris)。

香港《大公报》的调查文章透露,1995年至今,“香港人权监察”收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拨款累计超过1500万港币。最初的十年间,资助额只有20万至40万港币不等。自2004年起,每年的资助额跃升至130余万港币。

2013年7月,“香港人权监察”的黑金丑闻曝光后,它的相关费用开始转到地下。有纪录显示,2018年“香港人权监察”再获NED约70万港币。

它的负责人之一是庄耀光。身为牧师,他却惯以“双牌头”左右两手收钱,至今已腰缠“万贯恶钱”。

1989年,庄耀光就已勾搭上美国情报机构。六年后,他开始得势迅速升任“香港人权监察”副主席。庄耀光私收黑金多年,直到今年4月东窗事发。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香港人权监察”得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黑金后,开始大肆攻击特区政府的“修例”行动,还卖力地配合西方反华势力的乱港行动。

在西方主子看来,“香港人权监察”业绩斐然,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它推出所谓“观察员计划”,即“针对请愿示威活动进行观察”,这应该是“香港人权监察”的主要工作。今年,它在“反修例”骚乱中格外活跃。

根据“香港人权监察”在社交媒体上公布的数据,自6月初以来,它相继派出观察员19人次,自称“到现场观察警方处理示威集会情况”,实则充当“纪律部队”,多次指责香港警方“多次使用不必要武力”。

组织或参与中小学教材的编订,通过“公众教育”实现思想乱港,是“香港人权监察”的第二大业绩。

“香港人权监察”还多次发起所谓“本地倡议”,积累起大量人脉资源。2013年的立法会中,“香港人权监察”一度达到顶峰,70名立法会议员中有11人是该组织成员。

据香港《大公报》披露,香港牧师朱耀明在2003年创立“香港民主发展网络”时,一度借助该组织的银行户头收受“占中”捐款。

但是,一名处理“占中”财务的“小人物”因为分赃不均,将朱耀明、戴耀廷和陈健民“占中三丑”私受捐款的丑事抖了出来。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一时,朱耀明从牧师跌落神坛变得声名狼藉。“占中”期间,他先后三次收受黎智英的黑金:

2013年4月,黎智英开出20万港币的汇丰支票给朱耀明;一个月后,黎智英以香港民主发展网络名义支付朱耀明130万港币;2014年3月,黎智英又开出20万港币的支票给朱耀明的香港公民教育基金会。

朱耀明感激涕零,他几度给黎智英写感谢信、效忠信。2019年9月28日,因“占中”被判缓刑不用坐监的朱耀明现身港铁站,他一如五年前推年轻人做炮灰,当被记者问及“有无收黎智英的巨款”时,朱耀明避而不答,灰溜溜地离去。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搭台站台当后台,千万美元“经营”香港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李柱铭(左二)、罗冠聪(右一)所率领的代表团2019年5月14日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作专题演讲

2019年5月,李柱铭为代表的乱港派出访美国。在民主基金会发表极具煽动性的演讲,公然乞求美方干预香港“修例”,搭台者正是“国际民主研究所”。

搭戏台、站前台、当后台,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祸港乱港的第三大伎俩,它的推手则是旗下的“国际民主研究所”。

这一幕,与五年前如出一辙。2014年9月,香港爆发长达79天的“占中”暴力骚乱。就在此前5个月,以李柱铭、陈方安生为首的乱港派也是先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摇尾乞怜。

在香港,“国际民主研究所”的势力根深蒂固。1997年3月,香港回归祖国前夕,该组织派出四人代表团正式进港,他们还拜会了李柱铭、刘慧卿、陆恭蕙、吴霭仪等反对派头面人物。

经过一番考察后,国际民主研究所认为,“香港民主派最要紧的工作是组织起来,形成一股力量”,参与地方选举,加强本地团体的“组织技巧”。

经过国际民主研究所的“培训”和金援。1998年,李柱铭、刘慧卿、陆恭蕙、吴霭仪四人全部当选立法会议员。

国家民主基金会下属四家“核心受让机构”,即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ACILS)、国际私营企业中心(CIPE)、美国国际共和研究院(IRI),以及国际民主研究所(NDI)。这四家机构之中,国际民主研究所负责金援一些所谓民主运动。

2003年,国际民主研究所在香港花费了18万美元,帮助乱港派发动“七一大游行”,并成功阻止“23条立法”。次年,国际民主研究所投入经费24万美元,民主派以“真普选”为口号继续斗争。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2015年周永康(右二)、陶君行(左二)、罗冠聪(右一)获杨建利透过郑宇硕“点名”出席第十届族群青年研习营,同场有多位反华的美国众议院议员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大公报》获得研习营程序表,列明协办单位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 台湾民主基金会(TFD)两大 “政治活动 金库”

香港政治局势日渐恶化,离不开国际民主研究所的推波助澜。2012年,国际民主研究所经费升至46万美元,号称用于“探索实现普选的可能的改革”。同年,研究所与民主派政党公民党联合在香港大学给学生提供实习机会。

2014年夏秋,所谓“占领中环”“雨伞革命”相继爆发,香港大学学生梁丽帼成为运动“领袖”之一。香港《文汇报》透露,她不仅在公民党实习,还是国际民主研究所的“弟子”。

国际民主研究所不仅为乱港分子搭台、当后台,还为他们的出逃准备后路。

“冠聪,自从2014年游行之后,2015年、2016年、2017年,我每年都会问你同样一个问题:我们能为你做什么?我们该怎样帮助你们?”2019年5月,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亚洲项目副理事Lynn Lee在一次会议上毫不避讳地询问。

港嘢君在《罗冠聪的“聪明劫”》一章讲过,罗冠聪犯下乱港罪行后选择跑路,被香港网友讥讽“我去耶鲁,你们去监狱”。公开资料显示,罗冠聪毕业于香港一所普通的高校岭南大学,他不学无术却获得世界名校耶鲁大学的录取。

这离不开国际民主研究所的幕后运作,以答谢罗冠聪等“马前卒”的祸港乱港行径。

发动“颜色革命”,助力CIA“监听港”

行文至此,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祸港乱港的路径,已清晰可见,即通过团结中心拉拢香港工人,通过国际民主研究所扶植“本地政治组织”,通过香港民主监察盯住香港警方动态。

不仅“颜色革命”的狐狸尾巴暴露人前,它的间谍手段也开始曝光。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

“我们今天所做的很多工作,都是中情局25年前秘密进行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联合创始人艾伦·韦恩斯坦(Allen Weinstein)曾公开承认。

它被视为“第二中情局”,该组织不少骨干分子来自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等情报机构,现任执委会包括美国人彼得·巴恩斯(Peter Barnes),他曾为中情局工作。

同样,具有间谍背景的马克·西蒙则长期担任黎智英的助理,主要负责黎智英与美国之间的联系。《南华早报》一篇文章透露,西蒙本人具有美国海军情报部门背景,他的父亲则在中央情报局工作了35年。

马克·西蒙被曝也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代理人。该组织还被曝为中央情报局收集情报。

据说,香港潜伏着大量美国情报人员。但是,“修例”行动直接触及这些人员的安全。加拿大《全球研究》网站文章援引美国中情局前特工的话:香港就是美国的“监听港”。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原本就是冷战的遗物。1982年的一次重大外交政策演讲中,时任美国总统里根提出促进“民主基本建设”的计划,在全球推广民主。次年11月,美国国会通过《国务院授权法》,拨款3130万美元成立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美国民主基金会:国会批准成立的所谓“非政府组织”

自诞生之时起,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就把干涉别国内政、颠覆他国政府、推动“颜色革命”为己任。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鬼打鬼”

《纽约时报》:美国政府划拨200万美元反对尼加拉瓜的左翼政府

它先是在巴拿马、尼加拉瓜等中美洲国家的大选中做手脚。之后,它又在委内瑞拉、乌克兰、伊朗、缅甸等国家策动“颜色革命”。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还频频资助“藏独”“东突”“港独”等各种反华势力。

一笔笔乱港资金,也在乱港派内部植下“狗咬狗”“鬼打鬼”的种子。近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支持的“612人道支持基金会”就出现内讧,围绕八千余万港币的政治捐款,何韵诗、吴霭仪、许宝强、何秀兰等乱港分子出现纷争。

祸港乱港不得人心。如同《索罗斯乱港的贼心与贼胆》一章所揭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同样沦为“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境界,它已被伊朗、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多国拉黑,成为“不受欢迎组织”。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港嘢茶餐厅”】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