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国外名家 / 正文

美国前财政部长保尔森:勿以军事思维看中国

2019-10-29 18:01:48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我们与中国是战略竞争关系,毋庸讳言。美国担心中国的选择和行为,这是真的。但我也担心,美国对美中关系的看法在变得军事化。

6、

美国前财政部长保尔森:勿以军事思维看中国

美国《达拉斯晨报》10月27日文章,原题:保尔森称,我担心美国总是从军事角度看中国

问:如何描述当前美中关系?

答:我们与中国是战略竞争关系,毋庸讳言。美国担心中国的选择和行为,这是真的。但我也担心,美国对美中关系的看法在变得军事化。

40年来,两国经济融合被认为是抑制安全竞争的力量。但现在,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几乎渗入两国经贸关系的方方面面,引发几乎所有其他问题——从投资到科学合作,如今都是通过军事思维、国防要求和军事竞争的零和“输赢”视角来看的。

打仗就会有输赢。但进行商品或服务贸易,可双双获益。所以,这种对美中关系笼统军事化的做法是有问题的,它导致双边关系的几乎每个领域都会被从战场的零和、“输赢”角度去看待。

问:美中竞争的核心挑战和风险是什么?

答:科技竞争是美中关系的核心挑战,它模糊了经济竞争力和国家安全的区分。最大风险是我们把美国技术隔离起来,造成“经济铁幕”。这会造成美企不再参与国际科研协作和供应链。若是那样,美国将让出制定全球标准的角色,其创新引擎将丧失作为最具吸引力投资目的地的地位。

我还担心美国为孤立中国,到头来反而孤立自己。许多国家对中国问题有着与美国相似的看法,却不会采取美国的对策。尽管中国经济减速,但仍属于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没有一个国家包括美国盟友,能与这样的大国分离。

问:我们正步向另一场冷战吗?

答:我不认为称目前的局面是“冷战”有益或准确。中国确是竞争对手,还是个很强的对手——与我们以前遇到的不同。中国的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和安全目标迥异于我们。但中国已融入全球经济,这是苏联不曾有过的。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国家、资本输出大国,一些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领军者。这也与苏联当初的挑战截然不同。

问:美国该如何应对?

答:若我们想更好地应对竞争和挑战,首先要从国内开始,需要更多投入美国的军力、教育、科学和工程。其次,我们需要伙伴和盟友。第三,有必要确定对美国人民有益的对华关系新框架。

问:新框架对美国民众意味什么?

答:美国民众想要安全和繁荣。所以问题是,哪种对华往来能带给我们这些。与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没完没了地对抗,不会得到安全。与第二大经济体没完没了地搞贸易战,不会得到繁荣。若我们强迫别国特别是盟友,在我们与他们之间选择,也不会得到这些。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美中关系框架,反映双方不断变化的利益。中国如今是个大玩家,其行事方式理应反映这点。同样美国要认识到,中国对世界经济太重要了,根本不可能受人摆布。(作者亨利·保尔森是美国前财政部长,乔恒译)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环球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