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王升:帝国衰败之象 美国霸权开始萎靡的几次表现

2019-10-18 21:24:00 作者: 王升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美国的实力已经衰落了,但是还没陷入内部崩溃,或者说“抽心一烂”还没有到来,但是时间正在临近,美国现在面临着纳粹德国当年面对苏联的处境:自己仍旧具有优势,但是对方的发展速度比自己快,这时候,为了赶在优势消失前迅速改变这种危险的局面,自己唯有一下子摊牌,抢在自己还能击倒对方前打垮对方。

美国经济

帝国衰败之象:美国霸权开始萎靡的几次表现

来源:骑士小腿   作者:王升

美国的实力已经衰落了,但是还没陷入内部崩溃,或者说“抽心一烂”还没有到来,但是时间正在临近,美国现在面临着纳粹德国当年面对苏联的处境:自己仍旧具有优势,但是对方的发展速度比自己快,这时候,为了赶在优势消失前迅速改变这种危险的局面,自己唯有一下子摊牌,抢在自己还能击倒对方前打垮对方。

如果说美国如今已经衰败了,那么很多人肯定不信。

因为严格来讲,美国的国力仍旧很强,还能在世界各地指手画脚,而俄罗斯中国还是只能对美国一些霸道行为听之任之,美元仍旧是世界结算货币、美军仍旧能投放全世界。

但是,很多迹象表明,美国已经走过了她的极盛时代,今日已经踏上下坡路了。如果要比喻,现在的美国类似于嘉靖末期的明朝或者乾隆后期的清朝——虽然帝国的架子还在,但是内部已经开始衰微,之所以还没完全崩溃,只是因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至于美国衰败的具体表现的事件,就本人来看,有以下几次:

一.英国脱欧

帝国衰败之象:美国霸权开始萎靡的几次表现

要讨论美国的霸权衰败,首先要讨论美国的霸权如何运转。

就地缘政治来讲,美国的位置其实比较尴尬,因为美国的位置是在北美洲,不论是亚洲的地缘核心区东亚,还是欧洲的地缘核心区西欧平原,或者中东板块地缘核心两河流域与波斯高原,亦或者南亚板块核心区印度次大陆等地,距离都极其遥远,美国和美洲更像是一片孤悬海外的孤岛。

正因如此,美国要向全世界扩张,唯有借助海军才能实现,这也是为什么马汉开创的“海权论”在美国被奉为圭臬的原因。

“海权论”的指导思想,就是控制重要的海权节点——例如重要港口、海湾、海峡、岛屿等等,而对美国来说,要以一个“孤岛”一样的地缘条件控制世界,必须借助外在的“战略抓手”,于是乎,英国和日本的重要性得以体现。

英国的地缘位置,正好处在欧洲外海,孤悬海外,同时又迫近欧洲核心区——西欧平原;同样的,日本也有类似英国的地缘条件——地处亚洲外海,孤悬海外,同时又迫近亚洲核心区——东亚板块。

这两个条件对美国无比重要,代表了无与伦比的地缘政治价值。

首先,日本和英国孤悬海外就能迫使这两国必须以海洋为发展方向,而美国也是个必须以海洋为发展方向的国家,且美国海军实力比这两国强很多,加上历史上美国的政治军事部署,导致这两国为了自己的“海洋生命线”,必须和美国靠拢,而假如这两国和自己所处的大洲有陆地连接,不论连接通道多么窄,他们都必须和大陆上的邻国和强国保持良好关系,而不能完全倒向美国,例如法国和德国就必须和欧陆其他地缘大国如俄罗斯保持良好关系,而不能像英国一样彻底倒向美国。

其次,迫近所在大洲核心地缘板块,又会使得这类国家在地缘政治变动中具有“近水楼台”的优势,能及时做出反应。

另外,由于美国海军实力很强,只要控制了这类国家周边的海洋,就能完全主导这个国家,把这个国家变成插手所在大陆地缘政治的“桥头堡”。

这类“桥头堡”一方面可以让美国的实力(包括军事、政治、经济等诸多方面)有一个跳板,更方便美国势力反射和辐射、折射;同时,借助“桥头堡”的“东道优势”,美国可以借助桥头堡国家对附近地缘核心区的了解和联系,披着“东道国”的外衣,美国势力可以以一种不那么露骨、不那么使人厌恶的方式进行辐射。

而且更妙的是,日本和英国这种无与伦比的“地缘优势”的同时,他们还正好处在东西两个半球的中心,这让美国可以借助这两个桥头堡同时控制东西两个半球。

如果打个比方,美国的帝国主义势力就像一只大雁,而英国和日本就是两个翅膀。

那么回过头,英国脱欧对美国就是个很坏的局面。

因为过去英国因为这种重要的地缘政治优势,可以作为美国在欧陆的先锋,英国如果在欧盟,那么英国就可以插在欧洲的一根针,把美国的势力反射、折射到欧盟;而一旦英国脱欧,这些用处就没有了,美国只能通过英国剩余的与欧洲的联系对欧洲辐射,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控制欧盟的工具,英国对美国都不那么“趁手”了。

二.2016年闯入南海却黯然撤出

帝国衰败之象:美国霸权开始萎靡的几次表现

2016年夏天对美国真是“祸不单行”:同时期,美国在东亚为了对抗中国,将东亚的美军海军精锐集结,开到南海为菲律宾的仲裁“撑腰”,结果中国这边搞个“军演”,美国人最终不敢和中国亮剑,说难听点,和“仓皇撤出”都差不多。

看到美国在中国海空军压力下的撤出,菲律宾一下子傻眼了,这说明在关键时刻美国背弃了对菲律宾的“盟友”义务,于是,菲律宾的态度一下子软化:首先是外交态度几乎来个180°转弯,开始要求双方克制,最后对中国几乎以恳求一样的态度希望和解;同时,策划此次“仲裁案”的菲律宾政客阿基诺三世,遭到了菲律宾政坛的集体清算,以一个很难看的结局被扔出政坛(腐败案调查)。

美国航母特混舰队闯入南海却最终撤出,一方面再次彰显美国“色厉内荏”的本质——即表面很凶,却不敢真的亮剑;同时也用实际行动告诉南海国家,美国到关键时刻不可能帮他们撑腰来对抗中国,美国会鼓动他们去和中国对抗,但是轮到美国自己的时候他们会甩锅。

哈里斯率领的大型航母特混舰队撤出南海,几乎相当于美国2016年第二次地缘政治失败,用“溃逃”形容都毫不过分,美国关键时刻的软弱,葬送了美国在南海多年的布局,正是如此,即便后来美国海军还是多次闯入南海,南海却已不再激烈对抗了,因为周边国家已经丧失了对美国的信任,中国也“试”出了美国的底牌,对美国来说,2016年7月撤出后,美国在南海的影响力实际上已经死亡了。

三.不敢进攻委内瑞拉,容忍俄军进入

帝国衰败之象:美国霸权开始萎靡的几次表现

如果说日本和英国分别所处的东亚和西欧是美国战略上的“前门”,那美国本土所在的美洲大陆就是美国战略上的“后院”。

早在美国第四任总统“詹姆斯·门罗”时代,美国就喊出了“美洲,是我美国的”口号,说明了美国早已将美洲作为自己的势力范围看待。

时间快速拉到现在。

2019年年初开始,美国开始频繁拿委内瑞拉开刀,不断挤压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府,企图颠覆委内瑞拉合法政府。

美国在前期拼命造势,一直声称要动武,最后却也没动武,而俄罗斯在当年春天派军事人员进入委内瑞拉,可以说这是一种重要的试探性行为,但是新闻却很少关注此事。

过去,美国一直将美洲视为自己的“后花园”,严禁外国势力插手,所以美国要发动美西战争、把西班牙在美洲最后的残余势力驱赶出美洲;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美国会对一战期间德国企图插手美洲的“齐默尔曼电报事件”以及后来“冷战”期间的1962年苏联企图插手美洲的“古巴导弹危机”反应如此激烈,说白了,美国也许可以容许美洲存在对美国不那么友好的国家(例如社会主义古巴),但美国绝不容许外来势力进入美洲和美国对抗。

而俄罗斯2019年派人进入委内瑞拉,不管怎么看,都是外来势力进入美洲的标志,而对美国来说,它居然自始至终都保持沉默或者刻意忽视,这是非常值得注意的。

因为,俄罗斯军队进入美洲,是一次外部国家直接军事干预美洲的重大事件,其严重性不亚于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但是美国特朗普政府竟默认了此次事件,个人推测,在此事上,美国不是不想插手,而是已经无力插手,所以与其继续嚷嚷着“雷声大雨点小”的“最后警告”,不如知趣地闭嘴,也给自己留点面子。

这又是一个重要的标志,说明美国实力已经萎靡不振,美国连自己战略后院都不能保护,那么未来美洲将有可能有更多的外部势力进入,而保不住自己的战略后院,在不远的未来,美国在世界上将“处处起火”,届时,美国将不可避免的走向衰亡,这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四.被伊朗击落无人机不敢出声

帝国衰败之象:美国霸权开始萎靡的几次表现

对美国而言,像2016年一样,2019年美国又一次“祸不单行”。

2019年6月19日,伊朗用导弹击落了美国的“全球鹰”无人机,结结实实打了美国一巴掌:过去,美国一直声称自己的“全球鹰”无人机是“不能被击落”的——你科技不足以击落它,而你如果真的击落了它,美国就会对你采取可怕的报复,包括而不限于战争。

可是,事实证明,美国的叫嚷,已经被证明只不过是一只怯懦的狗在无能狂吠。

伊朗用什么东西击落了美国的“全球鹰”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整个事件证明:伊朗既没有如美国那般“科技不足以击落无人机”(不论这科技哪来的,伊朗终究掌握了),美国也没有勇气如它所宣称的“一旦击落就和伊朗开战”。

特朗普在公开场合一再指责和抹黑伊朗,还把此事的责任全怪在伊朗头上,但是对全球观众来讲,这种行为越看越讽刺:不是你美国跑到人家家里偷拍,人家为什么要击落你的无人机?再者,特朗普对伊朗的威胁,全都没有兑现,不论卡死伊朗的经济还是用军队入侵伊朗都没有做到,这至少说明,美国的实力已经不足以打垮哪怕一个伊朗了。

过去,美国的霸道是“举世闻名”的——打伊拉克、打利比亚、打叙利亚,想打谁就打谁,可是在伊朗这件事上,美国已经不能这样,甚至封锁伊朗也做不到,美国在中东已经快要立不住了。

不过客观来说,美国不打伊朗也是正确的,如果真打了,美国极有可能陷在伊朗,俄罗斯等国也不可能坐视不管,特朗普在涉及美国重大决策上比奥巴马靠谱,如果特朗普在“全球鹰事件”上学奥巴马2016年在南海的行为,搞一次武力示威甚至局部战争,美国将在中东给自己惹一场弥天大祸。

五.今后的美国将走向何方

2016年的两次事件和2019年的两次事件,其实都是美国国运衰颓的重要表现,至于为什么衰颓,背后的原因非常复杂,非本文可以说清。

简单的来说,就是美国已经陷入内部危机,确切说是资本主义内部危机,而这种危机逐渐掏空了美国的内部力量,而外在的表现就是美国在国际上一系列活动中变得越来越缺乏理性和长远眼光。

基于以上的表现以及原因,在此笔者可以给美国未来做出一些预言,也免得有些人说笔者“事后诸葛亮”。

未来的美国将有以下几个发展:

1.美国的实力将进一步衰退,逐渐从一些世界边缘区域退潮

首先会被美国放弃的区域是非洲,因为非洲距离美国争霸核心区西欧和东亚都较远,即便美国知道非洲是中国发展的重点,美国也很难继续干涉,非洲之后有可能是南太平洋等地区被美国放弃。

2.美国将可能在地缘政治上采取“重点进攻”策略

1946年国共内战爆发,国民党起初采取的策略是“全面进攻”,但是很快就遭到了挫败,于是国民党意识到自己的实力不足以支撑“全面进攻”,策略遂改为“重点进攻”。

同样的,美国人在2016年和2019年两次事件中,会意识到自己实力已经不足以支撑“四面出击”了。

打个比方,这就像捉跳蚤,美国过去是十个指头伸出去,每只都能按住一只跳蚤,现在美国发现自己十个指头伸出去已经按不住所有跳蚤,于是他就收回几个指头,重点按住几只跳蚤,这也是本人为什么说美国会放弃一些美国看起来可能“不重要”的地缘政治区域的原因。

但另一方面,美国从别处收手,意味着美国会集中力量重点在一些地缘板块争夺,所以客观上,今后美国与中国、俄罗斯的对抗很有可能升级,考虑到去年美国已经和中国、俄罗斯的对抗升级,今后2-3年内,双方的对抗会进一步恶化。

3.台海对抗和乌克兰危机将会升级

基于上一条原因,美国会在其目前地缘对抗的重点区域加大投入,例如台海和乌克兰。

对美国而言,台湾是封锁中国的重要支撑,而且有台湾的阻断,台湾海峡就不能彻底畅通,这就破坏了中国黄海-东海-南海的联动,使得中国海军在地缘政治变化到来时不能完全发力,而只要台湾能阻断北方的海军南下支援,对美国而言南海就还有“救活”的可能。

同样的,乌克兰也是美国封锁俄罗斯的重要战略支撑,有了一个不友好的乌克兰的阻断,俄罗斯就不能和欧盟实现政治-经济联通,而且也会把俄罗斯堵在东欧平原和黑海,无法让俄罗斯向巴尔干、地中海发展,所以乌克兰的地缘政治地位非常重要,美国是绝不可能放弃的,假如乌克兰放弃,紧接着就是已经和美国渐生嫌隙的土耳其和俄罗斯靠近,美国在近东、中东的布局就会败坏。

4.美国会加强对日本和英国的控制

前文论述,英国和日本是美国控制世界的重要桥头堡,美国绝不容许这两块地方有失,所以,美国为了今后对世界的影响力一定会加强对英国和日本的控制,而且这种苗头已经出现了,例如美国加强对日本右翼政客的支持,由他们向日本大众和政府施压,另一边,英国新首相“硬脱欧”行动(无协议退出欧盟),也是对美国有利的行动。

既然“脱欧”已经不可扭转,那么对美国来说,如果英国“硬脱欧”,美国的利益将实现最大化。

因为,一方面“硬脱欧”伤害英国的利益,另一方面伤害欧盟的利益。实际上,对欧盟的伤害更大,因为这造成一个极为不好的“示范”:未来要是哪个欧盟国家不高兴,大可脱离欧盟,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欧盟还存在吗?

而且,如果英国“硬脱欧”,那么失去了欧盟制衡的英国,将只能靠向美国,客观上反而可以帮助美国加大对英国的控制。

英国新首相过去曾有美国国籍(他说自己放弃了,谁知道有没有放弃),而且和美国有不清不楚的联系,加上这种“硬脱欧”明显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英国首相敢冒天下大不讳干这种事,背后不可能是俄罗斯或者欧盟或者英国人,只可能是美国人。

5.美国将设法瓦解欧盟,为达到这个目的甚至不惜支持欧洲极右势力

前文提及,美国将加大对英国的控制,但是欧盟的存在,终究还是美国潜在的一股地缘政治竞争者,所以美国为了控制欧洲,在今日欧洲不安定的状态下,势必要计划瓦解欧盟,而且美国已经在这么做了,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惜支持欧洲的极右势力。

美国首先把中东难民问题引入欧洲,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破坏欧洲国家内政,如果没有难民问题,欧洲还不至于有深刻的危机,如今难民进入欧洲,这些难民没有文化、厌恶工作、游手好闲,同时繁殖力极其恐怖,其文化和宗教以及社团又自成体系,东道国极难同化,这就成了社会的潜在不安定因素,当这群人数目到了一定时候,势必会要求东道国的进一步释放利益和让步,而这会引发目前欧洲大多数国家的政权组织形式——多党联盟的矛盾和分裂,例如默克尔就是因为难民问题导致的左中右三派分裂而被迫放弃连任,这就为东道国政治增加了变数,毕竟一个内部政治动荡的国家,比一个内政稳定的国家更方便美国掌控。

同时,这群外来难民的存在会极大刺激东道国本土的极右派外势力乃至新纳粹势力的抬头,过去这群人由于宣传和民众的选择,一直处于压制中,而如今,难民问题标志着过去的“开放”路线是“错”的,那么民众极有可能在此环境下大幅右转,支持保守主义、排外主义为核心的极右政治势力,这也是法国、德国的极右政治势力越来越强的原因,德国这几年甚至不止一次出现新纳粹的“地下党”活动,而法国的极右政治势力“国民阵线”也在选举中越来越被人注意,意大利的极右政治势力“五星运动”甚至已经执政。

一国的极右势力一旦执政,其保守主义和排外主义路线,势必刺激其他国家极右势力的恶性互动,造成其他国家也走向保守主义和排外主义,而欧盟各国一旦广泛出现保守主义和排外主义泛滥,那么基于和解认同和开放的欧盟,马上就会土崩瓦解。

在这其中,美国是最高兴的,因为欧盟只有土崩瓦解,美国才能更好“分而治之”、控制欧洲国家。

6.美国会组建抱团围堵中国和俄罗斯的联盟

最后,由于自身实力下降,为了防止俄罗斯和中国替代自己的霸权,美国将设法组建围堵中国和俄罗斯的联盟,而且目前已经有这类迹象了,例如美国将“萨德”系统部署到韩国,而韩国一旦让“萨德”进入,势必会惹怒中国,而中韩交恶,美国将可以趁机把韩国拉到自己这边,乃至绑上自己的战车,这才是美国真正的目的——“萨德”的军事价值非常低,“萨德入韩”主要是政治目的。

同时,美国开始协调自己和日本、越南、印度等国的关系,这些年美国和这三国交往明显增多,如果没有猜错,美国打算将这三国拉到自己的阵营组建一个围堵中国的联盟,就像当年19世纪英国围堵拿破仑的“反法同盟”和20世纪法国围堵德国的“小协约国”。

六.总论

美国的实力已经衰落了,但是还没陷入内部崩溃,或者说“抽心一烂”还没有到来,但是时间正在临近,美国现在面临着纳粹德国当年面对苏联的处境:自己仍旧具有优势,但是对方的发展速度比自己快,这时候,为了赶在优势消失前迅速改变这种危险的局面,自己唯有一下子摊牌,抢在自己还能击倒对方前打垮对方。

基于这种理由,未来美国对俄罗斯和中国的对抗将会升级,美国将会无所不用其极,以压垮俄罗斯和中国,而笔者认为,其实美国已经错失了压垮中国的机会(这个机会本来在80-90年代还有的),这场迟来的对抗只会加快美国的衰落以及中国的崛起。

帝国衰败之象:美国霸权开始萎靡的几次表现

也许当下的对抗非常辛苦,但是,这是中华民族必须承受的,我们有信心,也有能力击倒一个已经衰败的帝国,我们也唯有击倒它,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能真正到来。

让风暴来得更猛烈些吧!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