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国外名家 / 正文

加里·杨格:"社会主义"名声在美国民众心里已经不再是那么坏

2019-09-21 19:22:08 作者: 加里·杨格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几十年之后,事情已经变化了。43%的美国人相信某种形式的社会主义可能为国家带来好处,将这个政治选择提高到与特朗普维护的选择(赞同的人占42%)技术上的平局。在年轻人和非白人中间社会主义这个词更加普及。

“社会主义”名声在美国民众心里已经不再是那么坏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加里·杨格

现在几十年之后,事情已经变化了。43%的美国人相信某种形式的社会主义可能为国家带来好处,将这个政治选择提高到与特朗普维护的选择(赞同的人占42%)技术上的平局。在年轻人和非白人中间社会主义这个词更加普及。一些人将自己的观点的变化归因于伯尼·桑德斯,桑德斯是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成员,在2016年总统选举时民主党候选人的提名中反对希拉里·克林顿的“绳索”,他现在试图重新成为2020年选举民主党的候选人。特朗普将所有的东西政治化,人们整天都在谈政治,但是民主党的领导精英们继续没有提出建议。然而,桑德斯们他提供一个强有力的象征,表明可以用别的方式办事。

“社会主义”名声在美国民众心里已经不再是那么坏

由伯尼·桑德斯和亚历山德里亚·奥卡希奥-科尔特斯领导的“意识形态的运动”不停地发展,没有放弃在地方的和州政府的职务。民意调查指出美国40岁以下的选民宁愿生活在一个更加社会民主主义的国家。转向左派归因于他们对资本主义制度和美国两党制度感到失望,多年来他们被地方一级政治中的裙带主义和腐败所压抑。

1988年美国演员华伦·比提制作、导演和主演“选举追击令”,这是一部关于一名民主党的参议员可能放弃继续博弈的规则,决定真实地吸引人,以便这个党的任何其他候选人卷入一场选举自杀的电影。电影中甚至提到社会主义这个词。

比提在洛杉矶电影首映后不久他家的一次晚宴时,微笑着对我解释说,

【“社会主义这个词在美国相当于说‘名声不好’”。】

环境使非常坚定地说:

【“我们当然有这种繁荣的经济,将多数人抛到后面,与此同时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别在增加。我们只有一个政党—金钱的党—它由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组成。”】

面对这句话使社会主义响亮的建议时,比提没有问题地放弃了它。他说,

【“我有兴趣的是一个政府照顾那些地需要关注的人。意识形态似乎已经不再时髦,为什么我们不利用这一点,不再用一个有很多问题的词确定自己呢?”】

现在几十年之后,事情已经变化了,舆论的研究在评估面对社会主义美国人如何感受的时候不再反对协议。5月份盖洛普发现43%的美国人相信某种形式的社会主义可能为国家带来好处,将这个政治选择提高到与特朗普维护的选择(赞同的人占42%)技术上的平局。在年轻人和非白人中间社会主义这个词更加普及。

但是存在色调,两周以前公布的哈里斯的参数指出,只有24%的人表示 准备投票给一位社会主义的候选人。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一项调查表明在一次总统选举中“社会主义”这个词在投票者寻找的词当中是吸引力较小的特征,与其他的如“75岁以上的人”或是“一个穆斯林”的选择相比有很大差别。3月份哈里斯的参数表明40岁以下的美国人有一半“宁愿生活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四分之三的民主党人相信如果有更多的社会主义国家“将会更好”。

问题是在确定“社会主义”的时候不存在一致的看法。宾夕法尼亚州众议院的议员、社会主义者萨拉赫·坚持认为,

【“我是这样向人们说明的:你不应当必须在药品或购买之间选择”。】

他打败了一个曾经担任五届议员(其中三届没有对手)一名候选人。他说,

【“如果你全日进行工作,用这份工资你值得与你的家庭一起维持生活。当你走上街头你值得呼吸清洁的空气或是打开水龙头,水是可以饮用的。任何事情没有变化,除非我们改变自己的议员和我们的政府运作的方式”。】

在一定的程度上,这不是一种新的倾向,一个人看待社会主义的方式说明他对资本主义感觉到的许多事情。当贝拉克·奥巴马总统寻求连选的时候,民意调查注意到传统的说辞关系到一种无可争议的进步的生活和上升的社会活动性,这在选民中没有影响。

最近 40年工资停滞,与此同时大学的注册和费用不停顿地上涨。医疗保险正超出了家族的经济负担。

乔·贝嫩森是这些调查的负责人之一,他对《华盛顿邮报》说,

【“对美国梦参考的响亮已经不一样了,某些实现了美国梦的象征开始被看作负担:住房和抵押贷款很昂贵,两部汽车或送一个孩子上大学意味着更多的债务。承受这些债务开始感到怀疑。对去上大学是否值得没有把握”。】

在一个更多的地方的范围,公民也承认接受社会主义这个词的倾向作为对问题越来越多的民主的回答,这种民主受到裙带主义、腐败和某些集体的排斥的打压。在宾夕法尼亚州东南部的环境中英纳莫拉塔战胜了唐·科斯塔,后者是一个控制当地警察多年的家族的代表。保罗·科斯塔是这个家族的另一个成员,也被另外一个社会主义者候选人打败,她就是非洲裔美国妇女萨梅尔·李。这个家族的第三个成员罗纳德·科斯塔一年以前在县法官的选举中被另外一个社会主义者候选人米哈伊尔·帕帕斯战胜。

在芝加哥正在发生同样的事情。由社会主义组织支持的六名候选人在市政府的市议员选举中获胜,结束了腐败的精英们继续的逻辑。

比如芝加哥的第33县从44年前就掌握在德博拉·梅尔家族的手里。他的父亲是伊利诺斯前州长罗德·布拉戈耶维奇的岳父,罗德因为与腐败和勒索有联系的罪行被监禁,他从1975年担任州长。梅尔2013年退休,市长拉姆·伊马内利任命他的女儿接替他,但是当到了选举通过的时候,输给了一个社会主义者罗萨纳·罗德里格斯-桑切斯。这还不是最后 一个:安德雷·瓦斯盖斯战胜了帕特里克·奥孔诺,后者连续当了33年的议员,他是白人市议员团的成员,该议员团封锁了这个城市第一任非洲裔美国人市长哈罗德·华盛顿的建议。珍尼特·泰勒(也是“美国社会主义民主”的成员)的三个前任因为腐败已经被审判。

在这里似乎在地方的政治中在左派和基层的能动之间产生交叉点。罗德里格斯-桑切斯在县里的第一次会议有60多人参加,很小的会场坐满了人。它的代表在几句话之后邀请大家接近议程中想设置的问题。罗德里格斯-桑切斯面对德博拉赫·梅尔以13票赢得他的位置。在全面的选举中每个人、每个党员和每支力量都有权利。

民主的社会主义者的组织在这整个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根据积极 分子桑迪·古斯滕的解释。但是不仅是他们,其他的保卫移民的权利和反对种族主义的团体也做出了贡献。古斯滕说,

【“以前没有介入政治的很多人接近我们,我相信这是吸引他们走向运动的事情”。】

珍尼特·泰勒在她的任期开始的时候,应当选择一名县的监督员,这是一个有报酬的岗位,对有权利的公民收到的服务进行评估。任命通常是指派的。泰勒决定投票,由社区决定。

【“在这里发生的所有的事情由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决定。对这个岗位有3个人报名。我们听取他们的介绍。要求他们离开会场。我们进行辩论,人们投票决定。”】

根据盖洛普的调查,更有可能的是美国人将社会主义与“平等”相联系,“依靠政府的所有制或控制”,如同在40年代发生的那样。芝加哥教师工会的领导人杰西·斯达克认为,

【“我不相信这是因为阶级的对抗。而是因为一种人道的资本主义,为了让社会对资本主义最糟糕的表现进行控制,比如对医疗救助和退休发生的事情”。】

所有这一切的后果是政治一定的标准化。因为已经没有任何人将“社会主义”理解为“污辱”。现在在意调查中要问的问题和这个词开始在社会上引起反响。

卡洛斯·拉米雷斯-罗萨从2015年就是芝加哥的市议员。当4年前他提名的时候,

【“他作为民主的社会主义者公开这样做的时候是想卖弄风情”,】

但是到最后他决定还不到时候。他解释说,

【“很多人对我说让我提名,但是不要和社会主义的团体去做:是你必须超走出去,让一面红旗飘扬,而他们推动你这样做,自己站到一边去”。】

拉米雷斯-罗萨的考虑的不一样。2019年初,他延期自己的职务,他是作为社会主义者这样做的。他将自己的观点的变化归因于伯尼·桑德斯,桑德斯是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成员,在2016年总统选举时民主党候选人的提名中反对希拉里·克林顿的“绳索”,他现在试图重新成为2020年选举民主党的候选人。“看到他如何公开谈论成为民主的社会主义者,没有回避标签,而是依靠这种标签”,用他自己的话说,实现的事情是拉米雷斯-罗萨转向左派。

拉米雷斯-罗萨说,

【“一旦介入运动,我没有感到惊奇的是在市里我们有6名民主的社会主义者,当我向后看的时候,我将自己放在从2015年出发的位置上,我对自己说这是巨大的变化”。】

里克·佩尔斯秦是居住在芝加哥的作家,他的作品涉及60年代从争取 公民权利的运动起美国右派的上升。他认为产生走向社会主义的吸引力是在共和党人以轻蔑的方式在经济危期间利用社会主义反对贝拉克·奥巴马的时候。

【“我认为许多人的感觉如下:如果这是社会主义,不可能是那么坏”。】

佩尔斯秦在芝加哥一个坐满人的酒吧解释这些事情,同时年轻人跳舞,年纪大的人为表演节目的人喝彩鼓掌,谈论绅士化、有毒的男子气和经济的不平等。活动是由从欧洲东部和俄罗斯到来的德系犹太教的文化史的研究所推动。组织者之一卡特·温德希尔解释说,他们提供一种犹太复国主义的身份,它不意味着

【“完全拒绝选择本身,但是试图取得进展,在参照战争之间的文化传统的时候,超过犹太身份的两个支柱—犹太复国主义和大屠杀”。】

声乐家洛列解释说,

【“特朗普将所有的东西政治化”,“人们整天都在谈政治,但是民主党的领导精英们继续没有提出建议。他们非常害怕亚历山大里亚·奥卡希奥-科尔特斯。他提供一个强有力的象征,表明可以用别的方式办事”。】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年9月13日 西班牙《起义报》网页,原标题《“社会主义”在美国已经不再是一个粗鲁的名词》,魏文编译】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