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刘斯郎: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2019-09-20 21:45:09 作者: 刘斯郎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近几年,国内的互联网上有公知反复宣扬所谓的“国家强弱和老百姓福祉没多大关系”,甚至有人狂言“弱国民众在自由民主的环境中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还自以为是的侃侃而谈,把欧洲最破败的乌克兰描绘成了人间天堂,把饱受列强摧残的伊拉克和叙利亚说成了人权改造的标榜。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来源:郎言志   作者:刘斯郎

网上公知盛传,到了欧洲之后的难民“民主了、自由了、也幸福了”,例如“拿的救助金比在中国的工资都多”、“不用工作白吃白喝有人养”之类的言论层出不穷。可事实呢?往往是有点钱的人才能买得起偷渡的船票,穷得叮当响的难民只能不停地跑,等待战火的审判。而那些逃走的,葬送在地中海中的亡魂无数,还要面临被贩卖的风险,到欧洲之后,能成功取得合法救助的人数比例也不高,流离失所的饿死鬼、病死鬼也不罕见,不见天日的难民营里苦苦祈盼的一张张面孔,也都是真实的写照。

本文共分两部分:

第一部分:叙利亚籍难民哈桑的故事

第二部分:公知谬论的大型翻车现场】

【序】

近几年,国内的互联网上有公知反复宣扬所谓的“国家强弱和老百姓福祉没多大关系”,甚至有人狂言“弱国民众在自由民主的环境中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还自以为是的侃侃而谈,把欧洲最破败的乌克兰描绘成了人间天堂,把饱受列强摧残的伊拉克和叙利亚说成了人权改造的标榜。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无疑,这样的说辞,不仅是罔顾事实,还假的离谱,他们全然不顾那炮火下的野鬼孤魂,对那些流离失所的数以千万计的苦难流民更是。不知到底是装傻,还是眼瞎,又或者是拿人家钱,替人家喷粪,其居心让人费解,更令人作呕。

事实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国家不强,如何安宁,内政外控,又何来尊严?我去过这些被西方炮火洗礼过的土地,也见过被颜色革命搞垮的国家,更在欧洲这个“难民避难营”里和不少难民打过交道。我不但没有看到公知口中的“美满故事”,反倒是见证了无数的颠沛流离。

今天,我们就通过战火中的难民遭遇,来感受一下公知们口中的“道路正确”和“民主自由”。

以下内容由威尼托难民营叙利亚籍难民哈桑的聊天口述片段综合整理而成。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一)内战爆发

哈桑曾是个中学教师,他的故乡在叙利亚,在战争爆发前,这里不富裕,更不是欧美人口中的“民主”国度。虽然不算富裕,但这里民有所食,亦有所居。在欧美的封锁和制裁之下(欧洲和美国曾长期对该国实施经济制裁),他们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也算得上是井然有序。

2011年,由欧美外部势力鼓动的“阿拉伯之春”革命从突尼斯蔓延至此,让这个地中海东岸的国家,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色彩。在受控于外部势力的媒体和组织的煽动下,叙国境内迅速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政府运动。而在美国和欧盟势力的介入和支持下,包括叙利亚自由军、伊斯兰阵线在内的多股反政府武装力量迅速成立并壮大,叙利亚内战随即爆发。

国家危亡,则百业俱废。战火的猛烈燃烧,在迅速改变着这个国家昔日宁静的状态。在参差不齐的讯息中,有人选择相信美国和叙反对派,举起了枪杆要推翻政府闹革命,有人则选择了相信政府,要捍卫社会的稳定和国家的尊严,还有的人,在绝望之境走上了极端主义的道路,加入“伊斯兰国”,开启了报复性的屠杀。他们,是曾经的骨肉同胞,却开始自相残杀。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二)烽火连天

战火很快便烧到了哈桑的小镇,而自小厌倦纷争的哈桑,自然是想置身事外,他不想参与这场纷争,同样不希望自己的学生为人利用。

于是,在家中得知反对派的武装力量打来之后,他第一反应便是跑到学校,想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学生们“在家呆着,不要生事”。然而,一切都已经迟了,当他赶到的时候,显然学校周边已经发生过激战,孩子们早已四处流散。

而最让阿桑感到悲悯的是,他远远地望见,那自己昔日里呵护的天真无邪的几个少年,居然在远处把着枪,穿着反对派的军装四处走荡。

他们远远地对望,彼此之间显然有了隔阂。哈桑内心是恐惧的,但作为老师,他又不得不上前说上几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一个把着枪的孩子以略带稚嫩的口吻说:参军,革命,为了更美好的生活,像美国人一样过幸福的、自由的生活。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哈桑对这样的回答感到震惊,他想劝这些孩子回家,于是他问: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们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明白外面都发生了什么吗?

几个孩子陷入了沉思,他们不懂纷争,只是回答说:招我们的人说,就是要过更好的生活,有更多的钱,吃得更好,能改变自己和国家的命运。

哈桑摇摇头,欲言又止,因为旁边的街角处走来了几个反对派的武装军。为了不生是非,他叹了口气,匆匆离去。

次日,美国支持的反政府军和叙政府军在小镇及小镇周边展开了密集的交火,整个小镇的上空硝烟弥漫,时不时传来激烈的枪响和炮弹的轰鸣声,吓得躲在暗处的妇女和孩童惊哭。

在“自由民主”的炮火下,持续了近两天的交战,几乎毁了整个小镇,小镇街头的商店被洗劫一空,沿街的屋舍也千疮百孔,还有不少被炸死的平民,躺在残垣断壁之间,无人问津。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三)流离失所

在这一场战火中,哈桑和自己的妻儿躲在家中,逃过了一劫。在炮火相对平息之后,他们连夜打包行李,匆匆逃离那被魔鬼吞噬的故土,和那数以万计的民众一起,四处逃窜。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但是举国战乱,似乎没有祥和之地,再加之战争中,各种讯息闭塞,因此前路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哈桑他们也并不清楚。

一路上,各种军事关卡特别多,想要通行是极为困难的,还极有可能遇上正反两派交火,因此阿桑一家和同行的街邻一起,专挑那些荒废的野路走。途中因为体力不支,大家还一起丢掉了除了水和干粮之外的其他物件——这时候,“活下去”成了众流民统一的信念。

数日之后,他们抵达了叙利亚中部城市哈马,可这里显然也不太平,恐怖袭击的疑云环绕在这里,很多民众得到“小道消息”说这里即将开战,不少人都在打包行李,准备逃亡。

果不其然,没多久,战火也吞噬这片地区,哈桑不得不带上妻女,继续跟着流民队伍,四处过着被战火逼迫的流浪生活。他们不见天日地苟活了几年。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四)渴望远方

战争一打便是数年,哈桑看不到希望,更看不到未来,眼见着妻女跟着自己过居无定所的苦日子,且日日徘徊在死亡的边缘,哈桑实在是于心不忍。于是,他萌生了一个念头:离开叙利亚,到欧洲去,去寻找美好的生活,至少那里的人权有所保障。

很快,哈桑通过朋友打听到,城里有几个比较靠谱的土耳其偷渡“蛇头”,之前帮过不少人偷渡到意大利和西班牙。于是,哈桑便辗转找到了住在城郊隐蔽处的一位蛇头,却不料蛇头家的院里挤着满满当当的人,都是排队求蛇头要“船票”的。

经过数小时的等待,终于有现场的“工作人员”召唤哈桑了,哈桑上前表达了自己的用意:我和我的妻子,还有我的女儿,我们需要到意大利去。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现场的“工作人员”用略带疑虑的目光扫了扫哈桑说:你确定你的钱够吗?一个人400美元,三个人要1200美元。

哈桑摸了摸自己兜里辛苦凑来的300美元,着急地说:介绍的人说,你们这只收100美元一个人的,怎么突然变成400美元了?而且我女儿很小,我可以抱着她,其实就两个人。我们已经受够了这里的战争,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帮帮我们吧。

那个“工作人员”耸了耸肩,泼了哈桑一脸冷水:那是最早之前的价了,现在要离开叙利亚的人这么多,大家都抢着要上船,你不要自然有人要,可怜的人那么多,每个人都很可怜。

哈桑被当头浇了一桶水,心头燃起的希望又破灭了。他失望地回到暂住的破屋里,把情况和妻子说明了,妻子激动地说:这该死的商人,这该死的战争,到底还让不让人活了?留在这里,就像在等死。我们一定要上船到欧洲去,他们说那里容得下我们,有的住,有的吃,孩子还能上学。

夜里,在城外的交火声中,哈桑和妻女三人,坐在千疮百孔的废弃院子里,抬着头望着满天的星河和皎洁的月亮。这一夜,他们确定了目标:要筹够船票的钱,去意大利。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五)苟且偷生

次日,他们分别出去找工作,哈桑很快便找到了一份搬运物资的工作,可工资不高,要凑到船票的钱还遥遥无期。而妻子是女性,在这个纷乱的时代里,连男性都很难找到工作,因此努力找寻了几日也没有找到工作,倒是城里妓院的老板见她还有几分姿色,主动邀请她“来工作”。

回到家里,哈桑和妻子分别汇报了自己的情况,哈桑说自己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作,加上旧有的一份私教工作,考虑到路上的各种花销,得至少攒上一年的时间才勉强够,而妻子摇摇头说:外头没人要我,我得明天出去再看看,要这样下去,我估计船票的钱又涨了,那样我们得工作更久了。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次日,妻子早早便出去了,而哈桑因为工作原因,无法陪同妻子。两人在天黑后分别回到家里,妻子微笑地对哈桑说:我找到工作了,是给雇主家带孩子的,他们是个好家庭,一个月能给200多美元,我打算把孩子寄养在我姐姐那里,然后我们各自去工作。

哈桑觉得很奇怪,但还是相信了妻子的说辞。因为平时工作忙,也无暇照顾家中。不过好在,一切都还算顺利,他们攒的钱越来越多,大概半年后,扣除生活成本,买船票的钱和路上要用的费用,他们大概都凑齐了,于是哈桑打算去妻子的雇主家致谢并让妻子辞职。

可到了妻子给的地址,哈桑才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他开始意识到妻子可能在瞒着自己。夜里,在哈桑的逼问下,妻子终于说出了实情:我在妓院工作,但我没做那些事,你要相信我,我只是做卫生,帮着管理一下环境,真的······只有那里要我,而且工资高······

夜里,气不过的哈桑痛打了妻子,他气这所谓的自由民主,气自己的不够强大,他红着双眼,走出了昏暗的破屋,想就此长眠。

次日天明,哈桑的妻子已经死去,她倒在一片血泊中,终结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从现场的情形来看,她是用刀结束自己的生命的。有人说,她这么走了,是因为看不见希望,还有人说,是因为心寒,她活得太累了,该休息了。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六)弃国离乡

妻子走了,照顾女儿的重任便落到了哈桑的身上。很快,哈桑便拿着钱,找到了偷渡蛇头,买了两张已经涨到450美元的前往意大利船票,准备离开这个破败不堪的国家。

几日后,他带着女儿,在叙利亚被捕的偏僻港口,上了一艘驶向意大利的气垫床,荷载30人的船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近200人,大家都有一个迫切的希望:远离战争,到欧洲去,寻找美好的生活。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在漫长的漂泊之后,他们即将抵达意大利克罗托内,可紧急关闭难民通道并表示暂时拒收难民的意大利当局,却将他们的船只拒之门外,意大利边境武装人员拒绝了他们的船只靠岸。

双方对峙了许久,终于,意大利方面同意船上的孩子上岸,于是哈桑的女儿被意大利海警接走,而哈桑被滞留在了船上。其时的海上寒凉,哈桑也顾不得多虑,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得到救助,而至于自己的死活,哈桑也早已看淡。

难民船最终没有被允许靠岸,船只好另外选择靠岸的去处,以避免被“统一遣返”。“蛇头”趁着夜色,决定转到表示愿意接收难民的西班牙登陆,于是满载着成年难民的船只,逐渐远离。而哈桑,也就此和自己的女儿失联。

逃难的岁月里,一切将是未知的。难民船行驶至法国海域,就被风暴给掀翻了,所有人都落了水,伤亡惨重。而哈桑则算幸运的,他被法国海警救起并带上了岸,只不过在接受身体检查后,他和一群“难友”被关在了一间小黑屋里。

虽然上了岸,可他们是惶恐的,有人说法国警察会将他们原路遣返,还有人说自己会被关进监狱,总之,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七)逃离管制

几日后,哈桑和难友们一起,被送到了法国马赛附近的难民营里,这里提供吃住,但他们必须接受管制和调查,其活动也被限制。但和许多难民一样,哈桑选择了“逃离”。

哈桑跟着难友一起,沿着南法的海岸线去“找孩子”,他们一路走到了意大利和法国的边境,但时值意法两国“难民危机”和“外交危机”爆发,想以难民身份闯过意大利设下的关卡,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恰巧在这时,一个看起来好心的法国男人站出来帮助他们:我可以带你们到意大利,但你们得跟我走。

语言的不通让哈桑和自己的难友对这个法国男人的话一知半解,但他们知道,对方是要帮助自己。于是,他们上了这个“好心人士”的车,被带到法国北部的一个小镇。

可恶的是,这个好心人卖了他们。因为难民本就无确切的身份信息,所以近些年来,在部分欧洲国家兴起了针对难民劳动力的人口贩卖,哪怕是在过程中弄死这些难民,也不会有多大的波澜。而哈桑和其他几位难友,也成为了这一场罪恶交易的受害者。

他们被带到了一个地下工厂里,每天倒班工作十多个小时,没有工资,但有吃得饱的饭食,接受着严密的管理。哈桑想着一定要逃出去,可同行的难友却并不支持:他们可能会要了你的命,而且这里有的吃有的住,出去还不一定有。虽然无聊了一点,但不至于饿死,冻死,更不至于吃枪子儿。

2018年,在法国警方和西班牙警方联合捣毁的“特大难民奴隶贩卖案”中(欧洲《Europe 1》电台曾公开报道过此案),哈桑同样被解救。重获自由后的哈桑,南下德国,欲翻阅阿尔卑斯,去意大利找女儿。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八)被迫重返

到了德国,前面不远处便是意大利。哈桑几度想放弃,但想想自己的女儿孤苦无助的样子,他便又有了勇气。于是,他一路乞讨着南下。

可天有不测风云,在德国斯图加特附近,因为无法证明自己的“合法身份”,且被怀疑是“恐怖组织”的“圣战分子”,哈桑被警方逮捕。而后,德国联邦政府在民意的趋势下,决定遣返部分难民,他们希望像哈桑这样的难民能够“回去建设自己的祖国”。于是,哈桑被德国联邦遣返回了叙利亚。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德国爆发反难民大游行

可纷乱未停,回到叙利亚做些什么呢?厌倦纷争的哈桑,看着祖国的民不聊生,同胞的自相残杀,自己却无能为力,他一无所有,在这里只能等死。

哈桑曾想过,既然如此不公,那就加入极端组织,去报复这个世界。可他还有一个流落在意大利的女儿,他必须找到她,所以他不能这么做。

哈桑不知道到底是谁害得自己的国家满目疮痍,弄得自己家破人亡,他只知道,众人都在高喊革命的口号,大家互相诋毁,互相谴责,互相自称是民主、自由和正统的象征。然后,美国的大炮来了,北约的大炮来了,周边国家的大炮也来了。

哈桑的怨念很深,但因为女儿,他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后来,哈桑重新返回欧洲,从意大利入境并留在了这里,他有一个活下去的信念:找到女儿。

在炮火中苟且求生,在苦难中逃离家园,在漂泊中妻离子散,在悲苦中无处安身,哈桑尝遍人间疾苦,也看清了这世界本来的面目。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扩展内容:驳斥公知谬论

1:既然道路正确,难民又从何而来?

网络公知说,这些悲怜的小国,选择了正确的道路,过上了自由民主的幸福生活。

可既然道路正确,既然幸福民主,又何来万马千军的难民呢?根据联合国难民署于2019年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颜色革命蔓延、西方强权势力染指的战争背景下,全球流离失所的难民总数呈现激增现象,已经突破7000万大关,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新高。(其中仅叙利亚难民总数就超过1000万)

血淋淋的伤亡数据摆在那,数以千万计的难民在哭嚎,请问公知们,你们眼瞎吗?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2:既然那么伟大,何必炮轰和驱逐?

公知美化欧美的罪恶行径,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他们不顾欧美“开大炮毁人家园,又救人于苦难”的假慈悲,全然断章取义地美化西方国家“拯救难民”壮举,可事实掩盖不了,炮弹是谁丢的世人眼不瞎。

与其说救助难民是“圣母的慈悲情怀”,不如说这是西方政客的权力游戏,为了选票,为了国际话语权,正所谓“当婊子立牌坊”,一点也不含糊。

公知们高呼美国付出的伟大,点赞北约(欧洲)的奉献情怀,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既然如此伟大,诸国又何必假惺惺收了难民之后,冷酷无情地拒收、驱逐难民呢?不知诸位公知有何说辞。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3:既然民主正义,何必炮制假证据?

打着“民主正义”的旗号,去干涉他国内政,甚至是派兵入侵他国土地,斥巨资“拯救”别人,耗时耗力还耗钱,不为所图,只为“民主”情怀,如此大义,你骗三岁小孩哪?

更何况,为了入侵,“洗衣粉”式证据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就连BBC方面都于2019年初承认叙利亚“疑似化学武器”的证据为摆拍的虚假内容,不知公知们有何感想?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美军在叙利亚投放“白磷弹”

4:既然那么幸福,怎会有人口贩卖?

网上公知盛传,到了欧洲之后的难民“民主了、自由了、也幸福了”,例如“拿的救助金比在中国的工资都多”、“不用工作白吃白喝有人养”之类的言论层出不穷。

可事实呢?往往是有点钱的人才能买得起偷渡的船票,穷得叮当响的难民只能不停地跑,等待战火的审判。而那些逃走的,葬送在地中海中的亡魂无数,还要面临被贩卖的风险,到欧洲之后,能成功取得合法救助的人数比例也不高,流离失所的饿死鬼、病死鬼也不罕见,不见天日的难民营里苦苦祈盼的一张张面孔,也都是真实的写照。

既然如此幸福,何来这些痛苦?不知公知何来见闻,居然艳羡这苦难的难民。

感谢美国的“自由民主”,让我们国破家亡,流离失所

5:既然喜欢弱国,又何必留守中国?

网络公知大概是被“金钱”冲昏了头脑,喜欢弱国,艳羡这些被战争笼罩的国家。在他们看来,这些地区是走上了“正确的道路”,因此“人民幸福乌克兰,经济腾飞伊拉克,再见光明叙利亚”这样离谱的措辞才会从他们口中说出。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那边如此美好,为何诸公知不移民去感受一下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呢?如遇移民手续问题,我们也原因竭尽全力,为您提供帮助,带您去见证那远方的“道路正确”,感受那远方的美利坚炮火下的“自由民主”的味道。(此服务免费)

【刘斯郎,有态度的95后独立撰稿人,立足于海内外不同视角看问题的情怀作者。曾创下个人全年全网矩阵阅读3亿次的纪录。代表作品《超级中国》系列文、《真实的中国与世界》系列文等。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郎言志”。】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