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刘国平: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根源和历史

2019-09-16 20:30:32 作者: 刘国平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内容,除了民主体制外,还包括人权观念和价值观念。而这些内容都集中体现在美国的联邦宪法中。所以在世界实现民主制度的“美国化”,首先是实现美国宪法世界化。作为宪政制国家,美国无论采取军事占领的方法,或是采用和平演变、“颜色革命”的方法进行民主输出,开头第一件事,就是移植美国宪法。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根源和历史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作者:刘国平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内容,除了民主体制外,还包括人权观念和价值观念。而这些内容都集中体现在美国的联邦宪法中。所以在世界实现民主制度的“美国化”,首先是实现美国宪法世界化。作为宪政制国家,美国无论采取军事占领的方法,或是采用和平演变、“颜色革命”的方法进行民主输出,开头第一件事,就是移植美国宪法。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根源和历史

一、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根源

“天定使命”观

“天定使命”观,反映着美国基督教文化基本特征。因为清教徒从踏上北美大陆那天起,就梦想着把这块荒野建成让全世界都向往的“山巅之城”,就把在全世界推广这种基督教文明,作为其天定的“使命”。

对外侵略和扩张,这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共性。这种共性当然是由资本主义制度的本性所决定的,但也不能忽视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特别是宗教信仰方面的原因。

浸透着基督教扩张精神的美利坚民族,不仅有着强烈的自我意识和优越感,不仅把对外扩张,掠夺世界财富,谋求世界霸权,视为自己的天命,视为美国人的“天赋特权”和“天定命运”;而且在美国人的意识里,权势是文明的同义语,而“权势就意味着对远方土地的控制”。

永恒主题

对外进行经济和制度扩张,这是资本主义制度永恒的主题。

美国作为后发展起来的资本主义国家,自建国那天起,就有着更为强劲的对外扩张性和掠夺性。为了使这种掠夺能永久化,通过向掠夺地区进行制度输出,使这些地区完全“美国化”,当然不失为是最好的办法。所以如果说美国的资本主义、特别是美国帝国主义与其他资本主义、其他帝国主义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它一开始就把制度输出放在了极为重要的地位。

为了对外扩张,美国统治者甚至提倡把海盗精神作为美国人的主导精神和信仰。

美国对外合作的基本原则,从来都是利用合作或靠牺牲他国利益而实现本国利益,而从不顾及他国利益或共同利益。为实现美国的国家利益而发动侵略战争、干涉他国内政、颠覆他国政权、推行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等,这都被视为自然而然的,被视为是一种荣耀。

在美国的国家利益中,始终是不仅包含有经济掠夺和政治控制的内容,而且包含有制度输出和文化价值观输出的内容,包含有用美国的民主制度和文化价值观改造整个世界或塑造整个世界的内容。

随心所欲地行动

独自称霸世界是美国长期的梦想和野心。在美国人看来,除了美国的利益之外,地球上不存在任何地域界限。

美国学者如恩斯在其《为什么20世纪是美国世纪》中也分析说,美国在走向“美国世纪”的进程中,有两大战略性的目标:一是依靠科学技术的发展,创建工业经济,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这一目标已经比较顺利地实现了。二是拓展美国式的民主制度,打造和输出美国模式。与前一目标相比,实现这一目标要困难得多。而根据美国自然环境的特点,美国的精英们早就预见到,要称霸世界,如下一些问题是非解决不可的:

一是建立美国统治下的世界经济政治秩序。二是对付反美的所谓“独裁政权”。三是加强军事力量,特别是海军力量。

二、美国制度输出与“美国化”

经济制度输出:主宰世界市场

美国的制度输出,首先是从自由市场经济制度开始的。

从20世纪开始步伐大大加快的美国化,其内容当然不仅包括资本和政治制度,而且包括美国的文化、思想以及整个意识形态的各个方面。但打头阵的,或者说起带动作用的,则是美国资本化,或者说世界资本美国化。

其实,美国所宣扬的自由市场经济,并不排除垄断和国家的力量。联邦政府的大力扶植,是美国资本主义迅速发展,由自由资本迅速发展为巨大的垄断资本,具有强大国际竞争力的重要原因。充分运用政府的力量聚敛财富,这是美国资产者发迹的共同特点。美国的垄断资本是政府力量和企业结合的产物,是比较典型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

作为以金钱为基础,靠在大选中产生的美国政府,与垄断资本企业之间本来就有着内在的联系。建立政府与垄断资本之间、特别是政府官员与垄断资本之间的相互“协作”、相互“利用”的合作关系,对双方都是有利的,也是双方所需要的。

在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时期,美国的垄断寡头虽然都是跨越国界,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是超越国家主权的,它的利益不仅只涉及在母国的发展,而且涉及在全球各地的发展。可以说,在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美国国际垄断资本在全球的发展和地位,已经成为美国在世界上力量和地位的象征,而美国政府,则已经成为为国际垄断资本发展服务的工具。正因为如此,这种寡头垄断经济的不平衡发展,就导致了美国作为寡头帝国在世界上谋求霸权和统治的强烈欲望。

可见,美国的经济制度,实际并上不是像其鼓吹完全的自由市场经济,而是在国家有力干预下的垄断竞争市场经济。

政治制度输出:主导世界秩序

经济是基础,它需要相应上层建筑的维护。到全球各地安家落户、创业、建立联系的资产者,需要政治上和制度的保护。所以,美国对外经济扩张和自由市场经济制度输出,从来都是与民主制度输出一并进行、相辅相成的。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内容,除了民主体制外,还包括人权观念和价值观念。而这些内容都集中体现在美国的联邦宪法中。所以在世界实现民主制度的“美国化”,首先是实现美国宪法世界化。作为宪政制国家,美国无论采取军事占领的方法,或是采用和平演变、“颜色革命”的方法进行民主输出,开头第一件事,就是移植美国宪法。

由于美国自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好的民主体制,所以硬要把它强加到别的国家,要把它普世化。一直以来,美国都把实行不实行这种体制作为判断是不是民主国家的标准,不接受美国的这种体制,不实行美国的这种体制的国家,就要被扣上“专制”、“独裁”、“邪恶”、“侵犯人权”等帽子,就要通过各种手段改变这些国家的政权性质,这是一种典型的背离自由、民主和人权的霸权主义。

思想文化输出:控制人们心灵

美国学者汉斯?莫根索,曾写有一本很有影响的国际问题教科书《国家间政治权力与和平的斗争》,把美国的文化输出叫做“文化帝国主义”。

作为意识形态重要内容的文化,在“美国化”进程中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这种作用不仅表现在教育、文娱、体育、媒体等在世界的影响不断扩大方面,而且表现在利用这些领域宣传美国的制度和价值观方面。

文化外交是扩大美国文化和政治影响,宣传美国文化、政治思想和价值观、推行美国化的重要途径和工具。

就经济活动本身而言,美国垄断资本的一切经济活动,不仅包括资本、技术、设备、各种资源、劳动力等物质要素,而且包括经济政策、发展战略、管理理念、审美素养、情感意志、民族信仰、交往方式、消费习惯、价值观念、法律和道德规范等文化要素。国际垄断资本在全球性的扩张中,不仅要把这些物质要素带到全球,也同时把这些文化要素带到全球。

这里值得提醒的是,美国还利用东道国政府的力量进行资本和文化扩张。一方面,跨国资本的渗透,影响和改变着被渗透地区人们的主体消费意识形态,他们的目标是逐步打破人们原有的主体性,使人们都无意识地接受资本主义制度的观念和影响;另一方面,跨国资本的发展也使其本国政府与公民的关系发生了变化:政府主要为跨国资本服务,跨国资本家则为利用政府而支持政府,他们相互勾结,共谋资本增殖和再生产,推行全球资本主义。也就是说,美国垄断资本利用东道国政府的力量,不仅进行着资本的扩张,进行着资本的“美国化”,而且在进行着文化扩张,进行着文化的“美国化”。

宗教输出:强大持久的力量

在研究美国对外战略时,对宗教活动的作用,对传教士如何改变了世界,却往往被遗忘了。美国的宗教活动,决不限于某个或所有教派在整个世界的宗教布道行为,而且包括其在世界上各种各样的政治活动,特别是传播美国思想文化和政治制度的活动。而这些活动在美国与世界的关系、世界与美国的关系以及推动思想文化和制度“美国化”方面,都起有特殊巨大的作用。

美国传教士们毫不隐讳,他们传教的目的,是要通过传播美国信仰、科学和制度,用美国的信仰、科学和制度改造整个世界,使“落后”国家都能够发展成为美国式的工业化民主国家。

三、冷战前美国的民主制度输出

变成美国公民

美国最早的制度扩张,是从对西部印第安人进行掠夺开始的。而与掠夺印第安人的同时,美国还仗势用军事威胁和战争恫吓的方式,侵占了邻国、或从其他殖民者手中购买了大量地盘。

在1845-1848年期间,美国又以侵略战争的方式,侵吞了墨西哥的大片领土,包括得克萨斯、亚利桑那、加利福尼亚、内华达、新墨西哥,以及科罗拉多和怀俄明州的一部分。

在美国内战刚刚结束的1867年,又仗势欺人,从俄国手中购买了阿拉斯加。到此,美国的版图已经从大西洋向西扩展到了太平洋沿岸。与此同时,美国还通过强行购买和战争的手段,从欧洲其他殖民国家手中掠夺了大片土地。

这些掠夺来的新土地,都与美国原来的土地相连,都被纳入了美国的版图和美国美国制度的控制。如克罗卡特所说,开始的美国化,就是把这些掠夺来的人,“变成美国的公民”。

美国制度的延伸

在帝国主义初期,美国在海外扩张的首要目标,是拉丁美洲和太平洋地区,即把整个拉丁美洲作为美国民主制度的延伸,变成美国“后院”,或者变成美国人的美洲,把太平洋变成美国的“内海”,这是当时美国同志者的梦想。所以,此时期美国的制度输出也集中在这两个地区。

自“南北战争”刚结束的1866年开始,美国还先后三次发动侵朝鲜战争,并于1875年迫使朝鲜与其签订了不平等条约,使朝鲜成为它的势力范围。与此同时,美国在夏威夷采取策动政变手段,先是建立亲美的“临时政府”,后是在1898年正式吞并了夏威夷群岛,把它变成美国向太平洋地区进行扩张的重要的军事基地。

接着于1898年,美国为了向古巴和菲律宾扩张,又发动了与老牌帝国主义国家西班牙的战争,这是世界上第一次帝国主义之间的战争。这次战争经过半年多的战斗,最后以西班牙失败而告终。美国迫使西班牙与其签订了“巴黎和约”,使古巴成为美国的保护国,菲律宾和波多黎各成为美国的殖民地。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美国的制度输出又有新的发展。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重点地区是拉丁美洲。美国在拉丁美洲制度输出的首要目标是加勒比海地区。采用的办法是先军事占领,在军事占领中扶植起一个亲美政府,然后再向其输出美国的民主制度。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美国在亚洲制度输出的主要目标是菲律宾。其办法仍然是先军事占领,然后建立由美国控制下的政府,利用这种政府的力量进行制度移植。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占领菲律宾的最终目的,不仅只是控制菲律宾,向菲律宾输出美国的制度,而瞄准的是中国,是把菲律宾当作了控制中国的跳板。

第一次世界大战,为美国制度输出提供了新的机会和条件。输出的重点仍然是拉丁美洲。

从1909年开始,美国在尼加拉瓜一直用武装力量维持着一个亲美政府。1922年,美国以军事政府的方式控制了多米尼加,1924年多米尼加同样按照美国的意愿,在美国的监督下,进行了立宪政府的选举,以美国为榜样建立了亲美政府。

同时期,美国还以保障民主、指导选举、维持法律和秩序为由,派海军对加勒比海海地、圣多明戈、多米尼加等,用军事占领或接管内阁的方式,强迫这些国家在美国的摄政和保护下,接受美国的民主制度,维护美国的利益。

新的时机和最佳的对象

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仅又使美国大发了战争之财,而且也为其提供了进行制度输出的新的机会。

1.亚洲的成功

二战之后初期,美国制度输出的重点在亚洲,而且其自认为取得成功的是在日本。独占日本,向日本输出美国的民主制度,这上在战争结束之前美国就制定的战略。此时期美国向日本输出民主制度,大致分如下三个步骤:

第一步是直接军事占领。第二步是修改日本宪法。第三步是按照新宪法进行各种社会改革。

由于日本和美国有着很不同的社会制度基础和文化传统,面对满目创痍的日本,在输出的过程中不仅遇到了许多困难,而且也暴露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许多缺陷和裂痕。不过,在美国强大军事和政治的压力下,最终日本还是接受美国的以个人自由、个人权力为核心的议会民主制度和大公司制度。

此时期,美国在亚洲还发动了侵朝战争和侵越战争,其目的是向朝鲜和越南输出美国的民主制度,使其成为美国进行世界性制度输出的力量和桥梁。

除此之外,控制我国的台湾,也是美国在亚洲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2.欧洲的受阻

在欧洲,美国提出了马歇尔援助计划。当时的欧洲政要们就已经看出,这个计划的背后用意,就是输出美国的制度。由于欧洲人不为所动,坚持他们自己的建国发展之路,美国未能利用这一计划左右欧洲的命运。

3.世界其他地区的进展

为了实现世界“美国主义”的梦,战后美国在世界其他地区也加紧进行着疯狂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扩张。

这一点也突出表现在拉美地区。美国对拉美国家进行民主输出的办法,也是先建立亲美政府,然后在美国的控制下,借助于亲美政府的力量进行美国民主和文化的渗透。

【本文摘录自刘国平《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第三章“美国民主制度输出的根源和历史”,原载微信公众号“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