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沈逸:就算和中国打意识形态战争,美国也这么心虚?

2019-08-26 17:11:35 作者: 沈逸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8月19日,美国又给中国以及世界献上了一份大礼:社交媒体巨头推特利用自己的优势,凭借大数据挖掘技术支撑,用人工智能的算法为武器,彻底封掉了数百个说出香港街头暴动真相的账号;同时,推特还绑上了脸谱,封掉了若干讨论香港街头暴动真相的页面、群组,影响数万个账号...。

沈逸:就算和中国打意识形态战争,美国也这么心虚?

1、


沈逸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2019年8月19日,苏联819事件28周年之际,美国又给中国以及世界献上了一份大礼:社交媒体巨头推特利用自己的优势,凭借大数据挖掘技术支撑,用人工智能的算法为武器,彻底封掉了数百个说出香港街头暴动真相的账号;同时,推特还绑上了脸谱,封掉了若干讨论香港街头暴动真相的页面、群组,影响数万个账号;过了几天,搜索引擎巨头谷歌公司旗下的视频网站优兔跟进,删除了数百个发布香港街头暴动视频的网站。

推特删除的挺香港警察的账号

借着香港街头持续一个月的暴乱,这些媒体公司试图以某种方式重演28年前导致苏东巨变的关键一幕:对全球网络空间信息流动的控制,以及由此掌握塑造全球舆论环境的权力。这是一种病,主要表现形式为不符合欧美发达国家标准的话不许说,本质则是骨子里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作祟。

推特、谷歌、脸谱显然都病了,被美国的霸权主义病毒长期浸染,又经受了特朗普执政的刺激,再加上来自外部的中国崛起的冲击和挑战,最终,在香港,这种病彻底地爆发出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病,有点像金庸《鹿鼎记》里归家的孩子归钟,从娘胎里就带出来了:1995年,美国国防部负责低烈度冲突和隐秘行动的副部长办公室战略顾问修特,就撰写了《互联网:战略评估》的机密报告(2007年前后解密),明确提出了,美国可以通过进攻性地部署互联网,实现非常规的心理战目标。具体方式就是通过网络投送信息,诱导受众采取原先需要特种部队渗透敌后实施培训教育后才能采取的行动。通过互联网这么做的好处,就是可以让美国不用冒损失人员的风险,也可以让美国政府避免直接卷入的政治风险。这就是互联网从美国诞生带来的代价,从一开始,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病毒,就深深地侵入了其中。

当然,基因内嵌的缺陷,还是需要某些更加直接的刺激才能真正发作出来的:以苏联解体为标志,1991年冷战结束之后,美国政府本身其实也没有清醒、系统地意识到究竟应该怎么用好自己手上的战略筹码。形势一片大好之下,就被冲昏了头脑。

直到2010年,第一次输掉选举的希拉里·克林顿入主国务院之后,这种机会才真正到来:被奥巴马在互联网的旋风击败的老派政客希拉里,看到了新媒体的作用和价值,开始比较系统地尝试把推特、脸谱和优兔发展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工具。

2010年1月7日,希拉里请包括推特、谷歌在内的一批人在国务院吃晚饭,1月8日,与会者之一发表实名博客,介绍希拉里·克林顿如何谋求让社交媒体为美国外交政策服务,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工具。然后就有了谷歌的第一次表演,宣布退出中国大陆的表演,而希拉里·克林顿则在之后发表了第一次互联网自由演说。

在那个时期,新自由主义还带着冷战结束的乐观甚嚣尘上,希拉里也完全不知道2016年她居然会被一个叫特朗普的地产商人第二次击败。因此他们非常乐观,将社交媒体吹成了某种神奇的魔术子弹,一击,就可以神奇地催眠用户,传播普世价值,让世界在普世价值下实现大同,说起来真是“岂不美哉?”

不过,很快希拉里就被抽了三记耳光:

第一记,被维基揭秘的阿桑奇抽的,他披露了25万份美国国务院的机密电报,希拉里才发现,互联网不仅能够被美国用来搞其他国家,还能被非国家行为体用来搞美国政府,于是她赶紧补上了第二次互联网自由演说,明确表示,只有美国用互联网搞别的国家,才是互联网自由,阿桑奇这种搞美国的,就是小偷,就是强盗。

第二记,被埃及“革命青年”抽的。埃及爆发颜色革命干掉穆巴拉克之后,希拉里非常开心地组织了与埃及青年的线上交谈,结果抽出来提问的埃及青年直接问了若干美国为啥在中东支持以色列的问题,让希拉里知道,她旗下的21世纪信息治国方略项目教出来的人,确实会用互联网去干掉那些不符合普世价值要求的将军,比如穆巴拉克,但这不代表他们就会自动认可美国的外交战略,甚至结果还会更糟糕。

第三记,被美国地产商特朗普抽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希拉里志得意满,还没有开始选就已经表现出了胜券在握的冠军相。但黑马突起的地产商人特朗普就是硬生生靠推特翻了盘。希拉里被打得鼻青脸肿但仍然拒绝反思,坚持认为是俄罗斯用社交媒体操纵美国民众导致的结果,美国主流媒体也闭着眼睛瞎起哄,唠叨着什么俄罗斯、黑客,完全忘记这撑死了也只算是以牙还牙。还记得当俄罗斯政府试图管制希拉里灌输的信息时怎么批判的么?脆弱啊,不自信啊……结果都忘记了。

需要说明的是,希拉里在国务院期间搞的那个21世纪治国方略小组,在希拉里离开之后就散了,两个主要人物,一个罗斯,一个科恩,分别去了谷歌和推特。

希拉里的这个折腾,以及特朗普上台的刺激,把推特和谷歌基因里面带的毛病彻底给激活了,他们充分感受到了手里掌控的巨大权力,并且因为希拉里的失败,以及中国网民的自发行动,感受到了如果不主动使用这种权力可能就没有机会了,于是就很病态地进行了这一轮的删号。

这一轮删号,如果真要上纲上线的说,是网络空间冷战开始的某种信号:不符合美西方标准的言论不可以说。算法和技术标准,都是为内容服务的。机器人账号或者协同度高这种事情,从来都是用来骗人的遮羞布。2018年以及更早之前,就有研究结果表示,推特上的反华内容,主要就是机器人发布的。而这次推特删除的账号,就是一边倒的:全部是发布香港暴徒暴力的账号。而且,根据其他用户的表示,这在推特上不是什么新鲜事。

需要说明的是,推特、脸谱和谷歌,这三家的政治基因还是有点差别的:脸谱要更加理性一些,因为创始人脑子更清楚一些,更加地在商言商;推特和谷歌处于某种自嗨的状态,基本上创始人没把自己当公司看,而是看做了服务于美国某种意思形态和理念的急先锋,而且不仅是国际政治,国内政治也是如此,这也是很正常的,因为算法和机器,归根结底都是人控制的。

那么面对这种摆明了没下限,不是美标不许说的平台,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其一,这充分说明了走出去搞一个中国自己平台的重要性;

其二,相关治理政策也需要颠覆性的创新了,这次推特能够率先发难,就是因为账号少,好对付,其实中国网民怎么会缺乏数量呢?如何让这种数量发挥应该发挥的作用,这就是对治理提出的要求了;

其三,更好的开放和发展,对那些认真做好生意的、有诚意的,自然可以分享中国市场和发展带来的红利,对那种满脑子一根筋抽住了要和中国为难的,而且还是那种枉顾事实乱搞一气的,从列入不靠谱实体清单开始,用各种方式予以必要的惩戒,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总的来看,这次的账号删除和封堵,是某种病态的表现,当然,有病不一定是件坏事,充分表现出来的疾病,会让人们更清楚地看到问题,并找到治疗的药方。早点开始治疗这些有病的,对中国,对世界,都挺好的。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观察者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