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推特脸书YouTube封杀涉港账号 美国"言论自由"真相了

2019-08-25 17:23: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在推特、脸书8月19日删除近千个内地账号后,谷歌旗下的视频网站YouTube也加入了。

原题:西方的“言论自由”是反共反华的自由——从推特和脸书封杀近千账号说起

推特脸书YouTube封杀涉港账号 美国"言论自由"真相了

鹿野:西方的“言论自由”是反共反华的自由——从推特和脸书封杀近千账号说起

新闻链接:紧随脸书推特 YouTube删除210个涉港账号

在推特、脸书8月19日删除近千个内地账号后,谷歌旗下的视频网站YouTube也加入了。

当地时间8月22日,谷歌发布了一篇博客文章,表示它已经关闭了210个YouTube频道。该公司称,这些频道“在上传与香港抗议活动相关的视频时表现得很协调”(behaved in a coordinated manner)。

该文承认,这与脸书和推特最近公布的有关中国的观察和行动一致。3天前,推特给出的删号理由就有些荒唐:这些账号有“官方背景”,通过协调一致的统一行动在传播、放大各种涉港信息,而他们传播的这些信息在破坏香港示威的“合法性”,还“企图在香港播下政治不和的种子”,“扰乱香港政治秩序”。脸书的理由也是类似。

谷歌截图

但是,YouTube并没有清楚说明这些账号被关闭的具体时间,也没有公布被删除账号的例子,可推特与脸书在19日删除账号时,有提供相关案例。

更值得一提的是,之前脸书推特举的例子,恰恰都是揭露香港暴徒行径的“真新闻”。比如:

推特、脸书19日公布的被删账号

《纽约时报》援引大西洋理事会数字法医研究实验室主任格雷厄姆·布鲁克(Graham Brookie)的话说,YouTube很少向研究人员公布其删除内容的数据,而且该公司可能担心公布这些内容会放大虚假内容。

根据推特本周提供的一个账户数据库,其中一些账户经常发布YouTube视频链接。布鲁克说他的团队在数据库中发现了数千个YouTube视频。

推特19日发布的一篇声明称为了保护“合理的探讨及开放的对话”,该公司从即日起不再接受由政府控制的媒体提出的广告业务。但是与推特不同,YouTube表示,将继续允许中国政府支持的媒体机构在其平台上发布广告。

8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曾对推特和脸书封锁大量内地账户做出回应,耿爽在记者会上反问:“我不知道你所谓的中国官方媒体对香港示威者的‘负面’描述是指什么?香港发生了什么、真相是什么,我想世人自然会有判断。为什么中国官方媒体所介绍和描述的就一定是负面或者是错误的?”

“中国媒体利用海外社交媒体对外介绍中国政策,讲述中国故事,与当地民众进行沟通,我想这是情理当中的事。我不知道为什么某些公司或者某些人对此反应如此强烈,是不是戳中了他们的短处? ”

评论:

西方的“言论自由”是反共反华的自由——从推特和脸书封杀近千账号说起

鹿野 来源:察网

据BBC等多家外媒报道,两家美国社交媒体巨头脸书、推特突然于8月19日插手,以“在中国政府组织之下散布关于香港的假新闻”为由,把近千个揭露香港暴徒行径的内地账号给关了。这一事件可以说又给某些相信美国有“言论自由”的人上了很好的一课。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人家封杀账号也是给出了理由的呀,难道“在中国政府组织之下散布关于香港的假新闻”不应该封杀吗?问题是,美国从来没有给出任何相关账号和中国官方有联系的证据,也没有给出这些账号散布的信息是“假新闻”的任何证据。像推特给出的一个散布“假新闻”的例子,就是被封账号分享了香港暴徒冲击立法会的照片,并且对这种行为表示了反感。可是,难道香港暴徒没有冲击立法会吗?

再者说,如果要是假新闻就应该被封号的话,那么一些明显是假新闻的反共反华信息在西方特别是美国的主流媒体上多如牛毛。比如说,某邪教团体散布的所谓退党人数已经远超过中共党员总人数,某著名分裂分子散布的所谓“西Z大屠杀人数”也明显超过了西藏的总人口。这只是怕任何智力正常的人都能一眼看出,那些反共反华分子是在毫不掩饰的造谣攻击。可是,他们什么时候对这些反共反华分子进行过封号等处罚呢?

因此,美国媒体之所以封杀近千账号,绝非是因为拿到了这些账号散布的是“假新闻”的什么证据,仅仅是因为这些账号的观点是维护中国的国家统一、支持中国共产党而已。在美国,所谓的言论自由只是拥护西方资本主义体制和“普世价值”等“政治正确”的自由,或曰“反共言论自由”,而亲共亲华人士则没有一丝一毫的言论自由。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前几年美国教育部下属网站引用了毛泽东主席一句谈教育的名言,这句话虽然没有什么政治色彩可言,但是只不过是因为其是“共产主义者”所说的,就不得不在第一时间删除并且致歉:

【该网站以英文引用了毛泽东的名言“对自己,‘学而不厌’,对人家,‘诲人不倦’”。有美国网民发现后在社交网站分享,事件迅速传开,国家教育统计中心因此受到批评。网站事后删除了有关内容,先是改成“今日无警句”,后又换成了林肯的名言。对此,有美国参议员声称,教育部必须解释为何引用“共产主义者”的话。

外媒:美教育部下属网站引用毛泽东名言引争议

http://www.chinanews.com/gj/2013/03-25/4672962.shtml】

前几年,赴美留学的学生杨舒平在演讲中表示,在美国可以歌颂《独立宣言》,可以批评洛杉矶人民反对种族歧视的抗议活动,所以有“言论自由”。笔者在当时的文章中便表示,判断美国是否真正享有“言论自由”的标志应该是人民是否有发表和西方资本势力不同观点的权力,如果可以批判《独立宣言》,歌颂洛杉矶的人民起义,才能算是有“言论自由”。否则,只能算是一种极为无耻的双重标准罢了:

【杨(舒平)小姐公开把1992年洛杉矶黑人为反对种族歧视进行的抗议活动称之为骚乱,本身也就证明了美国这种言论自由的实质。试问美国大学中可不可以把这场黑人的抗议活动称之为“人民起义”,可不可以把美国政府对抗议活动的镇压称之为“大屠杀”?如果要是这种事情发生在中国,美国可不可以把这些事情称之为“骚乱”,可不可以把中国政府采取了一些措施称之为“平定骚乱”。显然是不可能的。一个类似事情如果要是发生在美国就只能是骚乱,发生在中国就只能是人民起义,这就是美国式的言论自由!

鹿野:杨舒平演讲里中国不如美国言论自由是真的吗

http://www.cwzg.cn/expose/201705/36182.html】

不仅在脸书、推特等媒体上是这样,美国的文艺界教育界等社会的方方面面,也全都是这种只允许发表和西方资本势力一致观点的“单向言论自由”。其对于文化舆论的管控之严厉是中国很多人难以想象。

比如说,笔者在以前的文章中提到过,美国在引进外国电影的时候普遍都采取的是小规模有限放映的形式,因此就导致进口片的票房连杀进美国票房榜单前50名都几无可能。不久前的《流浪地球》和在美国即将上映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便都受到了这种限制。当然,这两部电影不是没有缺点,尤其是后者更明显,但是这种限制显然是在中国难以想象的。(大家注意看“Limited”,这个是限制,即小规模有限放映的意思。)

鹿野:西方的“言论自由”是反共反华的自由——从推特和脸书封杀近千账号说起

而至于美国自己生产的那种宣传所谓美国主旋律的大片,绝大多数都是毫不讳言的鼓吹“历史的终结论”,宣传西方的资本主义体制和价值观是永远不可动摇的。例如日前在中国热播的漫威系列,就有不少部把大反派设置成拿着红五星晃来晃去的共产党人。再如,即将上映的好莱坞大片《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其中企图用病毒制造大屠杀的大反派也在不断高喊:

【“现行的西方资本主义体制会导致人类的毁灭,所以自己的做法只是警醒世人,向旧有体制投下震撼弹”……】

鹿野:西方的“言论自由”是反共反华的自由——从推特和脸书封杀近千账号说起

因为绝大多数美国人只能接触到这种好莱坞化的主流影视作品,因此自然而然的就把共产党人和一切反对西方资本主义体制和主流价值观的进步人士看成企图搞大屠杀的“反人类分子”,尽管这一切与事实南辕北辙。

教育领域也是一样的。在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几乎所有的教育专家都鼓吹“快乐教育”,宣称这种教育模式可以促使学生更加健康的成长。反对“快乐教育”,主张严格管理学生的言论很难有什么发表空间。至于这种“快乐教育”模式是否真的给学生,特别是接受了这种教育模式的贫困家庭带来了好处,则根本没有哪个教育专家去关心。于是乎,年轻一代便不知不觉的在这种娱乐化的教育当中被麻醉,再也无法对西方资本势力形成抗争了。

甚至一些具体的知识,西方资本势力也都是为了树立自身“一贯伟大”的形象在进行选择性的失明。笔者在以前的文章中提到过,很少有人知道俄国人已经在爱迪生之前发明了电灯,甚至连苏联的人造卫星,载人航天,无人探月,空间站等一些重大科技成果,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所知甚少,却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美国人自身那争议颇多的载人登月和航天飞机。最近一个明显的例子是,这种洗脑导致一半以上的美国人反对使用阿拉伯数字,因为他们不知道现行的数字就是印度发明阿拉伯传播开来,而被人们称之为“阿拉伯数字”的:

【据俄罗斯《观点报》19日报道,来自“公众科学”的一些社会学家对美国居民进行了一项有趣的调查,他们向受访者询问了“阿拉伯数字的学习是否应被纳入美国的在校课程中”这一问题,报道称,据该民调结果估计,可能有超过一半的美国居民反对学习阿拉伯数字。

《观点报》表示,此次民调共调查了3624人,其中56%表示,反对在学校学习阿拉伯数字,29%表示应该学习,另有15%认为很难回答这一问题。不过,《观点报》注意到,进行此次调查的社会学家们并没有向受访者解释“阿拉伯数字”一词的含义。

在《观点报》这篇报道下面,一些俄罗斯网友纷纷留言讨论,网友mar nikol嘲讽称:看来美国人认为,世界通用的(阿拉伯)数字是美国的。

民调显示:过半受访美国人反对学习阿拉伯数字

http://mil.news.sina.com.cn/2019-05-19/doc-ihvhiews3011438.shtml】

试问,这种只能发表和西方资本势力一致的观点的“言论自由”能算是真正的自由吗?反观中国,假如也像美国一样,只许发表和中国共产党一致的观点,不得发表任何拥护西方资本主义体制和主流价值观的观点,一旦触犯就严加惩处,那么中国的公知和某些文艺界人士恐怕早就炸锅了吧?

不过严格说起来,美国的做法也是很正常的。因为言论自由是与话语权密切相关的,一切的言论自由都是有阶级性的。西方资本势力的话语权扩大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话语权自然也就缩小了,反之亦然。超阶级的“普世言论自由”本来就是不存在的。

毛泽东主席早在新中国成立前夕,便在《论人民民主专政》当中一针见血地指出:

【“你们独裁。”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中国人民在几十年中积累起来的一切经验,都叫我们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或曰人民民主独裁,总之是一样,就是剥夺反动派的发言权,只让人民有发言权。】

几年之后,他又在《驳“舆论一律”》这篇曾经被长期选进教材的老课文当中,做了更加详细的解释:

【你看,“舆论一律”,或者说,“没有舆论”,或者说,“压制自由”,岂不是很难听的么?他们分不清楚人民的内部和外部两个不同的范畴。在内部,压制自由,压制人民对党和政府的错误缺点的批评,压制学术界的自由讨论,是犯罪的行为。这是我们的制度。而这些,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则是合法的行为。在外部,放纵反革命乱说乱动是犯罪的行为,而专政是合法的行为。这是我们的制度。资本主义国家正相反,那里是资产阶级专政,不许革命人民乱说乱动,只叫他们规规矩矩。剥削者和反革命者无论何时何地总是少数,被剥削者和革命者总是多数,因此,后者的专政就有充分的道理,而前者则总是理亏的。】

遗憾的是,尽管毛泽东主席早就把“言论自由”解释清清楚楚了,可是80年代以后,仍然有某些人把西方国家的“反共言论自由”说成是一种超阶级的“普世言论自由”,并视为中国学习的榜样,毛主席的上述文章也退出了语文课本。一段时期的舆论界,更是一度发展到了群魔乱舞,只容许发表反共反人民的言论,一发表拥护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言论就遭到围攻的地步。

幸运的是,十八大以来,中央已经开始注意这个问题,那些过于极端的,像肆无忌惮的攻击英雄烈士的反共言论受到了一些打击,反共公知的活动稍有收敛。但是总体来看,中国当下面临的舆论环境仍然很严峻,和美国那种无孔不入的严密管控还有质的区别,那些吹捧西方资本主义体制和价值观,反对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言论只要不是太露骨,仍然很少受到处罚。

笔者期待有一天,中国也能够像建国初期那样理直气壮的宣布,“我们实行的是人民民主专政,言论自由就是广大人民群众的自由,不是西方资本势力及其走狗的自由。”那样,我们就可以说已经有了坚定的“四个自信”了。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观察者网/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