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梅新育:新疆白皮书发布之日回顾家国经历

2019-07-25 08:25:00 作者: 梅新育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继3月18日发布《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白皮书之后,国务院新闻办又于今天发布酝酿数年的《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对若干重大历史观问题正本清源。

梅新育:新疆白皮书发布之日回顾家国经历

原创: 梅新育 梅新育论衡

国新办网站《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白皮书链接:

http://www.scio.gov.cn/zfbps/32832/Document/1649841/1649841.htm;

国新办网站《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链接:

http://www.scio.gov.cn/zfbps/32832/Document/1659930/1659930.htm;

4、

继3月18日发布《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白皮书之后,国务院新闻办又于今天发布酝酿数年的《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对若干重大历史观问题正本清源。在中国这个全世界最古老、根基最深厚的世俗国家,数千年来从来以无神论为传统文化和官方意识形态基础的,建立了全世界最悠久、最系统完整的历史记录和最深厚的史学传统,欲求长治久安,对历史观正本清源意义至关重要。而鉴于中国在全世界的分量,鉴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对人类文明的持久威胁,鉴于西方世界应对三股势力挑战时在意识形态、体制等方面暴露出的一系列很可能是致命的弱点,历史将证明,中国的反三股势力斗争对全世界反三股势力斗争有着决定性意义,2016年是全世界反三股势力持久战的历史性转折。

纵览《新疆的若干历史问题》白皮书,主要亮点如下:

——新疆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新疆从来都不是什么“东突厥斯坦”。

——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一样,中国坚持政教分离原则。任何宗教不得干预政治、干预政府事务,不得利用宗教干预行政、司法、教育、婚姻、计划生育等,不得利用宗教妨碍正常社会秩序、工作秩序、生活秩序,不得利用宗教反对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破坏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

——全面贯彻国家宗教信仰自由的宪法原则,既尊重信仰宗教的自由、又尊重不信仰宗教的自由,决不允许在信教和不信教、信这种教和信那种教、信这一教派和信那一教派群众之间制造纷争。

——学习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繁荣发展新疆各民族文化的重要历史经验。

——新疆是多文化多宗教并存的地区,新疆各民族文化是在中华文化怀抱中孕育发展的。

——伊斯兰教不是维吾尔族天生信仰且唯一信仰的宗教。

——宗教对文化的影响,既有自愿接受的途径,也有通过文化冲突甚至宗教战争的强制方式。在新疆,伊斯兰教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后一种方式进入,这导致佛教流行时期创造的新疆各民族文化艺术遭到严重破坏。

——9世纪末10世纪初,喀喇汗王朝接受伊斯兰教,并于10世纪中叶向信仰佛教的于阗王国发动40余年宗教战争,11世纪初攻灭于阗,强制推行伊斯兰教,结束了佛教在这个地区千余年的历史。14世纪中叶,东察合台汗国统治者以战争等强制手段,将伊斯兰教逐渐推行到塔里木盆地北缘、吐鲁番盆地和哈密一带。

……

看看这些,不难理解明白这篇白皮书及其先声的价值。

毋庸讳言,与《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白皮书一样,这篇白皮书中作为维族文化成果列举的《福乐智慧》、《突厥语大词典》、《十二木卡姆》等作品在国内外存在很大争议。在3月18日撰写的《国新办新疆反恐白皮书与〈十二木卡姆〉》(链接:梅新育:国新办新疆反恐白皮书与《十二木卡姆》)一文中,我就明确讲了,十二木卡姆虽然确曾在维族社会流传多年,但究竟是不是维族创作的文化遗产,国内外学术界争议甚大;而且现在国内的《十二木卡姆》得以逃脱失传厄运,离不开汉族音乐家、我的武汉同乡万桐书的整理与再创作之功。至于关于《福乐智慧》、《突厥语大词典》两书产生时代、作者姓名、出身、籍贯等等方面的争论,已经揭开了盖子,我相信迟早会大白于天下,但拨乱反正要一步步来,我满怀信心。我坚信,无论有些人如何自欺欺人,他们最终迟早不得不面对现实;正视现实、实事求是与自欺欺人,不同的态度将决定不同的结局。

7月已到下旬,读完这篇白皮书,想起8年来口内外、体制内外三股势力围攻威胁我的历程,想起8年前利比亚内战爆发,家国经历,感慨不已。由于种种联系,貌似风马牛不相及、万里之外的风暴,也会吹到我们自己身上,我亲身感受到了这一点。

2011年2月初,利比亚内乱爆发,并迅速升级成为内战,最终导致统治利比亚40余年的卡扎菲政权倒台,卡扎菲被残杀:

2月初,利比亚多个城市出现反政府示威抗议活动。

2月16日,卡扎菲发表强硬的全国电视讲话。

3月19日,西方国家军队开始空袭利比亚,支持反对派武装。

8月21日夜间,利比亚反对派攻入首都的黎波里。

10月20日,卡扎菲父子被残杀。

利比亚内战的演变脉络和结局,极大地鼓舞了西亚北非其它国家反政府势力,特别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势力备受鼓舞,叙利亚内战升级,伊斯兰国异军突起,……这一切,世人有目共睹。回顾自己的亲身经历,我认为,这场战乱也极大地激励了中国“三股势力”的野心与嗜血欲望。

2011年除夕,阳历2月2日,我在新浪微博上数落了几句维族小偷的问题,东突组织发言人次日就在官网和广播点名,诬陷我骂维族人都是小偷,号召对我圣战。顿时成千上万维族人响应号召围攻威胁我,其中有一大批急先锋还是体制内的,由此开启了8年来口内外、体制内外三股势力围攻威胁我的历程,包括打着伊斯兰国旗号威胁要把我斩首的货。回想起来,当初东突组织发难,很可能就是受到了西亚北非骚动的激励;而后来那么多三股势力分子响应,毫无疑问有中东乱局激励的因素。起于撒哈拉和鲁卜哈利沙漠的热风,就是这样挟带着沙子,吹到了北京我的身上;个人命运确实从来就是与国家命运联系在一起。

回顾8年来遭受口内外、体制内外三股势力围攻威胁的历程,以下两件事给我印象特别深、特别难以忘怀:

其一是摘抄《人民日报》关于非洲恐怖分子的报道就被扣“破坏民族团结”帽子。

2012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武装占领马里北部准备建国,在占领区内厉行伊斯兰教法,大肆毁坏占领区文物古迹,《人民日报》对此作了专门报道。我在新浪微博上摘录了这篇报道的内容,结果就被指为“破坏民族团结”而惹上很大麻烦。摘录非洲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武装(而且是我国在联合国支持武力打击的武装、后来也曾与我军交战)破坏文物的报道,就成了破坏中国的“民族团结”,没有什么比这更能暴露这些人有教无国、毫无中国国家认同而只有宗教认同了;政府民族宗教部门居然支持这些不认同中国的人的主张,连中共中央机关报的报道都要封杀,没有什么比这更荒谬、更暴露现行“民族宗教政策”及相关部门已经成为凌驾于党政各部门之上的“太上政府”了。

纵览全国,这些年来,在“民族团结”之类旗号下,少数民族打外国国旗、国徽和认同外国现象在许多地方都存在,甚至有泛滥成灾之势。石泰峰书记上任之前宁夏大范围挂阿拉伯国家国旗;云南德宏州官方举办的大型国内庆典活动上也曾“掸邦独立国国旗”三色明月旗铺天盖地,从主席台上到台下满场挥舞,而这面旗帜是泛泰主义、分裂主义的象征旗帜,且有日本法西斯渊源;……诸如此类的事情层出不穷,不断升级,少数民族群众、干部中国家认同如此混乱,认同外国言行如此招摇过市,甚至得到官方纵容、鼓励、扶植,我本人就不止一次亲身领教了某委这种支持去中国化、压迫中国人民的做派,某委系统究竟是在想什么呢?被这样一个部门扣“破坏民族团结”帽子,究竟是光荣还是耻辱,我想,社会和历史自有公论。

其二是遭遇诬陷和恩将仇报。

2013年,我自掏腰包、花费精力时间奔走,在2013年七七抗战全面爆发纪念日设宴,安排守卫袁崇焕墓17代的佘幼芝大妈夫妇、叶城守墓老兵艾买尔大叔父子会面,给艾买尔大叔自己赠送和转交网友赠送的大红包,安排赠送他们两家各自全套电器、体检,以中国社科院政治所和《环球时报》名义发起组织“国家忠义精神座谈会”宣传两家忠义精神,并在《环球时报》等媒体上就此发表多篇文章:

2013年7月17日,《环球时报》以《专家讨论忠义精神:国旗在飘扬,精神大旗不能倒》为题刊发了这次座谈会发言(新浪网链接:http://news.sina.com.cn/c/2013-07-17/023927692065.shtml);

2013年8月5日,《国际先驱导报》刊发我的文章《民族忠义精神决定国家兴衰成败》(参考消息网链接:http://ihl.cankaoxiaoxi.com/2013/0805/250457.shtml);

2013年7月31日,我在自己新浪博客贴出博文《我的还愿——为什么要尊崇佘幼芝-艾买尔的忠义精神》,以此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2周年;(新浪博客博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18c48f0102eel1.html)

……

之所以做这些,是因为希望在全社会弘扬忠义精神,也是因为2013年初在深圳遇到一件事,让我深感维族人社会形象之糟糕,希望通过表彰、宣传艾买尔大叔守卫烈士陵园40年的事迹,为改善维族人社会形象做点贡献,尽管在那之前我已经多次遭到三股势力分子围攻威胁。

做这些事情,我没有依靠单位任何帮助,都是自掏腰包,自费时间精力,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我不指望为此得到什么报偿,但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为此遭到造谣陷害。

2013年底,《炎黄春秋》前员工洪振快、黄钟发抹黑狼牙山五壮士文章,我一句怒斥,给我和郭松民招来一场官司。2014年3月,抹黑烈士者起诉我和郭松民的案件在法院通过立案;后来,法院通知我和郭松民在2014年6月初开庭审理,此案迅速引发广泛关注,成为重大政治与法治事件。

面对此案,许多人士相继站出来声援我和郭松民,其中包括不少并不拥护共产党和社会主义、但有正常民族感情的爱国者,包括境外僧人,包括海峡对岸的黄埔后人;患难见忠义,现在回想起来,非常感谢大家的仗义执言。也有人把这当作干掉我的良机,三股势力分子自不例外,还有的人也在这个关键时点公开造谣诬陷我,背后捅刀,三股势力借机跟上,踩准这个时间点组团跑到商务部闹事,……而这一切,都是打着“民族团结”的旗号!

首先是个在网上有点名气的写手,此人此前宣称“七五是城市贫民起义”,那个时候推波助澜给我扣帽子告我“破坏民族团结”。

还有个名叫杜建国的,不曾听说他如同我那样做西藏课题时自掏腰包数千元购买西藏当地土产,以评判它们市场前景;不曾听说如同我那样在多次遭受三股势力分子暴力围攻威胁之后还自掏腰包款待维族老兵,给他送全套电器、送大红包,用自己的人脉开研讨会、发文章宣传他的忠义精神,希望以此改善维族社会形象;2013年7月7日我设的招待宴会也没有请他参加,他竟能活龙活现描绘我特意给维族老兵点猪肉菜,艾买尔父子含羞忍辱,滴水未进,……云云,然后以此严厉抨击我蓄意“破坏民族团结”。结果引起当时参加过招待宴会的朋友们公愤,纷纷把当时照片、视频传上网,他们父子吃得很开心,吃了不少,而且我也没有点猪肉菜。

每个个人有权自由选择自己餐饮,强迫某个民族的人不许吃猪肉本身就是极端主义行为;十几个人、几十个人会餐,只因为有一个回民、维族人就要求必须去清真馆子,这是对其他大多数人的侮辱;正常做法应该是不同饭菜上来各取所需,……这些本来是我们这个国家、社会的基本原则和正常的价值观。那次我自掏腰包安排招待宴会时,我希望让艾买尔父子体验一下我们餐饮的丰富多彩,而不是被禁锢在单调的餐饮中,所以选择了那家餐馆,特意关照餐馆方面给我们上菜不用猪油,也没有点猪肉菜,这更是格外的迁就照顾了。这样的特意迁就照顾,给我招来了这样的造谣陷害。

而那些特意选择那样的敏感时点组团跑到商务部闹事威胁的人,拿这些当我的罪名,拿我重申《宗教管理条例》禁止在宗教场所之外进行宗教活动当我的罪名,……他们的本质是些什么东西,有正常理智的成年人一看便知。那些人,不管是民族大学的也好,北京理工大学的也好,中央民族歌舞团的也好,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也好,出版社的也好,……你们真以为中国社会和中国国家机器都瞎了、聋了、昏了?

我对西藏、蒙古、新疆历史熟悉程度远远超过绝大多数人;我做西藏课题时自掏腰包数千元购买西藏当地土产,以评判它们市场前景;我在多次遭受三股势力分子暴力围攻威胁之后还自掏腰包款待维族老兵,给他送全套电器、送大红包,用自己的人脉开研讨会、发文章宣传他的忠义精神,希望以此改善维族社会形象,……我相信,像我在招待维族老兵这件事上这样的度量、宽容,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根本做不到;对于正常人、正常道义观念来说,不可能对我要求更多了。如果对像我这样的人,都用这样的方法来回报,而且其中不乏所谓接受了高等教育的、在体制内机构的人;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目睹、知晓了这一切,会作出自己的评判。

做这些,我不指望得到什么报偿,但我更不会接受恩将仇报。我再如何宽容大度,也不可能没有底线。我不后悔招待艾买尔大叔父子,我对艾买尔大叔保持敬意,他为中国上过战场,他守卫烈士陵园数十年的忠义精神令我钦敬;但经过2014年这场风波,我下定决心,今后不会再参与、不会发起任何面向维族、回族的慈善捐赠活动了。

感谢8年多以来口内外、体制内外围攻威胁我的三股势力分子,你们的围攻、威胁令我前所未有地意识到了中国面临的威胁,前所未有地激发了我的危机感和责任感,正如你们惊醒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千百万人一样。谢谢!

2011年那场围攻威胁风潮之后过了些时,我的新浪微博在努尔·白克力任主席的新疆被屏蔽,直到他离开、又换了陈全国同志主政新疆之后方才解除屏蔽。去年,它落马了,今年正式批捕。

将冷眼观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我相信类似的事情还会发生;我相信这方面的威胁还远远没有离去,我更相信我的国家终会闯过这方面威胁的关口,继续成长。

为中国成长而尽力。

爱你,我的中国。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梅新育论衡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