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张文木:关于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哲学思考

2019-07-20 11:42:00 作者: 张文木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鸡生蛋还是蛋生鸡”是一个哲学怪圈,而许多学人陷入其中就是不能自拔。他们的问题多出在对事物本质的认识方法上。

张文木:关于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哲学思考

作者:张文木

张文木:关于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哲学思考

“鸡生蛋还是蛋生鸡”是一个哲学怪圈,而许多学人陷入其中就是不能自拔。他们的问题多出在对事物本质的认识方法上。

事物的本质是由事物中的主要矛盾决定的。在鸡蛋孵化雏鸡期间,特别是在其初期,鸡蛋的变化决定雏鸡的存在,鸡蛋是自为之物,雏鸡只是被动的自在之物。在鸡和蛋这对矛盾中雏鸡是次要矛盾的方面,蛋是主要矛盾的方面,这时事物的本质是“蛋生鸡”而不是相反。当雏鸡孵化成熟并破壳而出之后,鸡这时已成为自为之物,成为鸡和蛋这对矛盾中的主要矛盾,随后的逻辑就是向“鸡生蛋”方向发展。当鸡成长到要下蛋的时候,在“鸡生蛋”和“蛋生鸡”这对矛盾中,“鸡生蛋”就成了事物确定的本质并开始向“蛋生鸡”的方向转化,直至鸡蛋落地——此后“蛋生鸡”的逻辑又开始如常展开。

如此循环,以至无穷。

张文木:关于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哲学思考

张文木:关于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哲学思考

经常,即经不离常,经,理论也,常,常识也。人类生活的常识是母亲生了孩子,而没有人说是孩子生了母亲。明乎此理的人,可为什么就不明白“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道理呢?究其因,还是没有把自己放在问题中——这是小资式的只将自己的学识用于认识世界,而不用于改变世界的学习态度,这样的学习态度是不能进步的。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题纲》中批判德国的“神圣家族”们——这些人类似今天的“公知”——说:“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1]

“改变世界”,是应当是学问的真正起点和真正归宿,也是真正学者的初心和归宿。

注释:

[1] 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题纲》,《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9页。

【张文木,察网专栏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常务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