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李光满:香港之殇——如何拯救香港?

2019-07-18 11:51:13 作者: 李光满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美国驻香港领事馆是美国最大的海外领事机构,香港领事馆养一千多人当然不是吃干饭的,收集中国情报、破坏中国发展和稳定是其主要任务。

李光满:香港之殇——如何拯救香港?

当前香港暴乱的最大境外敌对势力和背后黑手自然是美国。美国驻香港领事馆是美国最大的海外领事机构,香港领事馆养一千多人当然不是吃干饭的,收集中国情报、破坏中国发展和稳定是其主要任务。最近美国副总统彭斯、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政界人物纷纷会见长期持港毒思想的香港自由派人士。种种迹象表明,香港的这次暴乱是一次境外敌对势力与香港内部部分独派、自由派联手策划的反华政治攻势,与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科技战、地缘政治战相呼应,是一场大战役中的一个战场,美国如此热衷于将香港暴乱长期化、合法化、血腥化,与美国在中国台湾、南海、新疆和朝鲜半岛等问题上的立场、手段、背景和目的是一样的。

李光满:香港之殇——如何拯救香港?

想起闻一多先生的《七子之歌·香港》:

我好比凤阙阶前守夜的黄豹,母亲呀,我身份虽微,地位险要。如今狞恶的海狮扑在我身上,啖着我的骨肉,咽着我的脂膏;母亲呀,我哭泣号啕,呼你不应。母亲呀,快让我躲入你的怀抱!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其实《七子之歌》中还有一首《九龙岛》也是关于香港的:

我的胞兄香港在诉他的苦痛,母亲呀,可记得你的幼女九龙?自从我下嫁给那镇海的魔王,我何曾有一天不在泪涛汹涌!母亲,我天天数着归宁的吉日,我只怕希望要变作一场空梦。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在香港回归二十二年之后,我们回头再读闻一多先生《七子之歌》中对香港和九龙岛的泣血呼唤,仍会不胜伤感,今日之香港人仍然有“快让我躲入你的怀抱”和“我天天数着归宁的吉日”的愿望吗?香港回归的二十二年,不仅没有让人感到香港已经回归祖国,而且还让人有一种香港与大陆越来越疏离的痛楚。

2019年7月1日,大批暴徒冲击香港立法会,在立法会肆意打砸破坏。7月16日,又有大批暴徒围攻维护秩序的警察,场面十分血腥和恐怖,暴徒用钳子将一名警员的手指钳断,而另一名暴徒则将一名警员的手指咬掉。无论是谁,无论以何种理由,只要是攻击维护秩序、保证公共安全的警察就是全社会的敌人,就是人民的敌人,就是暴徒,就是犯罪分子。今日之香港何以成为暴乱血腥之城?从英国殖民统治下挣脱出来回归祖国之后,某些香港人何以如此怀念从前的殖民统治?从前的宗主国英国曾经给过香港人民主?自由?平等和法治吗?这些所谓的民主、自由、平等和法治英国从来没有给过香港人,可今日那些暴乱分子却打着争取民主、自由、平等的旗号反特区政府,以争取法治的名义破坏法治,看看那些仍然被洋人霸占的香港的各级法院,不能不令人怀疑香港到底是仍然在英国人统治下还是已经回归了祖国?

这是香港之殇!我们该怎样认识这场暴乱,该怎样拯救香港?

一是近代以来香港一直都是国际政治斗争的一个舞台,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各方势力都一直在香港暗战。新中国成立时为什么没有收回香港?并不是因为中英之间的租借条约,而是因为新中国成立之初特别是在西方国家对中国全面封锁的形势下,中央政府要利用香港的特殊条件,与外部世界进行政治、经济、贸易、金融联系,使香港成为一个对外联系的窗口。香港回归时为什么还要搞“一国两制”?主要出于两个原因,一个是为解决台湾问题提供一个政治样板,另一个仍然是要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加强与外部世界进行沟通与交流。这期间香港始终是中国与国际上各方政治势力进行斗争的场所,这种斗争或明或暗,但从未停止。当下香港发生的暴乱正是中国与美国之间进行激烈政治斗争的反映,唯有从历史看现实,才能够更清晰地看清香港现在发生的事件的国际背景。

二是香港暴乱发生后,驻港部队一直静如山岳,但平静并不等于没有力量,平静的背后是强大的力量,驻港部队是国家力量和国家主权的象征,只要有任何威胁到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的事态发生,驻港部队就会在平静中爆发出强大力量,粉碎任何破坏国家统一的图谋。因此我们现在面对香港问题完全可以放心,有驻港部队在那里,任何想闹独立、想搞分裂的图谋都不可能得逞,这一点犹为重要,有国之柱石驻守香港,香港再乱也乱不到哪里去。

三是这次事件虽然看似十分疯狂,裹挟了一些民众参与,其实这里即使加上被裹挟的人也只是少数香港人参与,绝大多数香港人是坚决反对港毒的,是坚决反对暴乱的,待事件平息、真相揭露之后,更多的香港人会清醒过来。香港毕竟是中国土地,香港人毕竟是中国人,对此我们要有一个基本判断,即要相信绝大多数香港人的中国意识。长期以来,我们在宣传中将香港与大陆并列,便得部分香港人的自我意识膨胀起来,产生了自大心理, 对大陆有一种优越感。在深圳经济总量超过香港之后,香港人又开始产生焦虑感和自卑感,香港该如何定位?

四是香港问题发展到今天有许多教训值得总结和吸取,最重要的依然是在实行“一国两制”之后一味强调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而忽视了一国是排在两制之前的,一国是前提,两制只是手段,没有了一国哪还有两制?因此在香港强化一个国家意识、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加强中华民族、中华文明、中国文化教育是关键,如果我们在这一点上放任自流,使得香港人淡化了中国意识或完全没有了中国意识,那么香港必然会与大陆在心理和情感上越来越疏远。

五是香港的“去殖民化”问题,这一点我很就早提出来了,比如外国人担任香港各级法院法官,比如香港官方语言仍然保留英语,与汉语一起作为官方语言,比如教育,香港的大中小学的教材仍然沿用英国教材,司法、语言文化、教育不回归,不去殖民化,香港人的殖民地意识就永远无法消除,就仍然在自我意识里认为香港是英国的,或者与英国有着某种亲近感,这种感情在各殖民地都是普遍存在的,只有通过彻底的去殖民化,才能打破这种殖民地意识困境。

六是香港经济困境反映了当前资本主义国家经济普遍遇到的困境,实际上也是自由资本主义的困境。香港一直被认为是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典范,但今天香港已经患上了自由资本主义病,这种病有以下几种表现,第一,经济过度金融化,经济被金融绑架,离开了金融整个经济无法存活,当下的香港就已深度患上这种病症。第二、制造业空心化,在深圳成为制造业中心之后,香港的制造业逐渐萎缩,特别是在高科技领域已经失去了创新和提升的动能。第三,由于制造业特别是高科技产业萎缩,香港就业随之萎缩,这使得更多年轻人看不到前途和未来。第四,香港经济表现出明显的富豪特征,十大富豪占据了整个香港财富的35%以上,虽然香港人均收高,但贫富差距大,中低收入者普遍贫困化。第五,香港的财富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几大房地产巨头控制香港房价,制造了全球最高城市房价,平民买不起房,只能像蚂蚁一样住在简陋的公寓里,可谓暗无天日。当李嘉诚这样的富豪将赚取的数千亿财富抽走、逃离香港而投奔英美的时候,香港已经成为高房价、高物价的死城。

七是香港今天面临的问题是资本主义国家和地区遭遇的普遍问题,这种问题在欧洲、美国、台湾地区、韩国都有表现,英国的脱欧、法国的黄背心运动、美国的占领华为街和特朗普被选为总统,都是这种普遍现象的表现,从更深层次讲,这是资本主义遇到了发展陷阱和瓶颈,现在我们还不能确定他们能不能跨过这个陷阱,能不能冲破这个瓶颈,如果不能突破科技、金融、经济遇到的天花板,整个西方世界的崩塌必然出现,自由市场经济必然崩溃。如果不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人民币国际化和大陆产业升级三大机遇,香港将无法逃脱这一宿命。

八是对英国干涉中国香港事务要毫不留情地给予坚决回击。当前的英国早已是一个破落贵族,一个二流国家,不再是一个拥有强大军事、经济实力的国家,英国为了保持伦敦金融中心地位,正在争取成为人民币海外中心地位。在脱欧问题上仍然纠结于裸脱和穿条短裤脱,这个自己家里的破事都弄不清、被是穿裤子脱还是不穿裤子脱逼得抑郁了的英国却在香港问题上一再大放厥词指责中国,对中国指手划脚。虽然如今的英国早已是硬不起来的太监,却硬要冒充壮汉,就像英国女王在与特朗普一起检阅仪仗队时被特朗普逼得无路可走、颜面全无一样,一旦给英国一点颜色,英国立马也就软了。时代早已变了,历史早已翻篇了,可英国人仍然在帝国梦里长睡不醒,也是够了。

九是当前香港暴乱的最大境外敌对势力和背后黑手自然是美国。美国驻香港领事馆是美国最大的海外领事机构,香港领事馆养一千多人当然不是吃干饭的,收集中国情报、破坏中国发展和稳定是其主要任务。最近美国副总统彭斯、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政界人物纷纷会见长期持港毒思想的香港自由派人士。种种迹象表明,香港的这次暴乱是一次境外敌对势力与香港内部部分独派、自由派联手策划的反华政治攻势,与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科技战、地缘政治战相呼应,是一场大战役中的一个战场,美国如此热衷于将香港暴乱长期化、合法化、血腥化,与美国在中国台湾、南海、新疆和朝鲜半岛等问题上的立场、手段、背景和目的是一样的。美国从过去到现在从没对香港人仁慈过,美国所需要的不过是香港暴乱所造成的政治影响,是为了抹黑中国,是要搞乱香港这个金融中心,破坏人民币国际化大局,其最终的目的并不在香港而在大陆,一旦香港像乌克兰一样乱了,不可收拾了,美国绝不会为了香港的繁荣和香港人的幸福投入一个美元,香港不过是一枚棋子,随时可以被美国作为条件交换。因此要了解这次香港暴乱的原因,认清美国在香港问题的真正目的十分重要,

眼下香港的事态仍在恶化,我以为下一步需要做的应该是争取主动,不能让事态继续恶化下去,不能让暴徒肆无忌惮,不能让恶人作恶而不受到惩罚,不能让香港人因为少数人的政治目的而受到伤害,不能让香港经济进一步恶化。我们必须寻求能够尽快解决香港问题的有效办法。

一是继续依靠香港特区政府和香港警察尽快平息暴乱,严惩首恶,不仅要抓捕那些在现场作案的暴徒,更要抓捕那些在背后策划、操纵、指挥的主谋者,要做到果断出击,一网打尽,除恶务尽。

二是如果依靠香港特区政府仍然无法平息暴乱,暴徒仍然继续攻击维护香港秩序和安全的警察,香港政局失去控制,那么中央政府就有必要按照基本法规定对香港实施紧急状态。

三是如果美国仍然继续在政治和经费上支持香港暴乱而香港暴乱又愈演愈烈,香港失去控制,那么有必要关闭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将美国情报机构人员清除出境。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的稳定关系到中国的稳定,中央政府必须为香港的繁荣稳定和香港人的幸福安康负起责任。现在暴徒已经攻击了香港立法机构,已经开始对香港警察下黑手,这是一场心理和意志较量,更是一场政治斗争,我们既要保持定力,又要以雷霆之势阻止事态继续恶化。

当年闻一多写《七子之歌》时,他的心一定是在滴血,如果现在我们读他的《七子之歌》仍有伤感,则说明香港并没有真正回归,闻一多先生的愿望并没有真正实现:“母亲呀,我哭泣号啕,呼你不应。母亲呀,快让我躲入你的怀抱!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已经回归的香港为什么还在泣血,还在血腥中呼号?

【李光满,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