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千钧棒:公知真的是在痛惜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吗?

2019-04-22 17:47:29 作者: 千钧棒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公知们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国内发生的任何事故他们都能够上升到体制层面,甚至连得到西方支持的恐怖主义分子在中国制造血案,他们也说是体制的原因。同时,他们还会忽悠民众,类似的事情如果发生在西方国家,领导人会第一时间出来道歉,并且在短时间内下台。

公知真的是在痛惜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吗?

作者:千钧棒

公知们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国内发生的任何事故他们都能够上升到体制层面,甚至连得到西方支持的恐怖主义分子在中国制造血案,他们也说是体制的原因。同时,他们还会忽悠民众,类似的事情如果发生在西方国家,领导人会第一时间出来道歉,并且在短时间内下台。而对真实发生在西方国家的同类事件,他们的标准反应就是,一是拼命强调客观原因,比该国家的人还要卖力,二就是标准的“表忠心”形式——今天,我们都是××人。假如巴黎圣母院火灾的类似事件发生在中国,公知们会作出什么反应呢?对此,用脚后跟思考也能够知道答案。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开篇首先声明,圆明园、尼尼微古城、巴米扬大佛、巴黎圣母院都是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无论是被人为毁坏,还是由于过失造成损坏,都是人类文化的浩劫和悲剧。

同时,还要提到一个人,他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

【“两个欧洲的强盗,走进了圆明园,一个抢,一个烧。他们胜利归来了,抢来的东西装满了口袋和钱柜,这两个强盗就是英吉利和法兰西”。】

他还曾经写过一部伟大的的著作《巴黎圣母院》,相信很多中国人对巴黎圣母院的了解与这部小说有很大关系,在这部小说中,他塑造了几个人物形象,一名吉卜赛少女爱丝梅拉达和由副主教克洛德·弗洛罗养大的圣母院驼背敲钟人卡西莫多,小说最后的结局大家都知道了,现实中的巴黎圣母院成为了欧洲中世纪教会对人格的压迫和人性的扭曲的历史见证。

这个人就是享誉世界的法国大文豪,雨果。

我想,某些人不会因为取悦于当今的法国人而指责被法国人引以自豪的大文豪雨果吧?

2019年4月15日下午,巴黎圣母院着火了。大火持续了几个小时,三分之二的屋顶被烧毁,尖塔倒塌,玫瑰花窗被烧毁。

据报道,火灾发生后,消防人员反应比较慢,一开始只有两辆救火车,且喷水设施根本到不了大教堂高处的尖顶和更低的屋顶。水枪对屋顶的大火无济于事。大火就这么烧了一个半小时,巴黎圣母院后庭的尖顶在众目睽睽中倒塌。法国政府表示,之所以不用飞机洒水救火,是因为这有可能导致整个教堂结构的坍塌。最后,500名消防员奋斗了近5个小时,才控制了火势,损失惨重。

公知真的是在痛惜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吗?

公知真的是在痛惜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吗?

这的确是一场悲剧。

800多年都屹立不倒的巴黎圣母院,居然在21世纪的今天毁于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火,而且人们面对大火束手无措,眼睁睁看着尖塔烧毁倒下。

说实在的,本人也觉得可惜,本人对那些一直以来憧憬西方文化的人们朴素地对此事表达心情沉痛也表示理解,我尊重他们感情的表达,这是他们的自由!

公知真的是在痛惜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吗?

但是,之后某些人的一系列反应就有点变味了。

一些人自作多情代表“全人类”也就算了,还反过来指责中国人为什么不为巴黎圣母院哭泣?这就不对了!你有权利决定自己的感情,但是,没有权利决定别人的感情!中国人有表达自己感情的自由,有心痛圣母院的自由,也可以有拒绝心痛的自由!

尤其是,一大批中国人成了背锅侠。只是因为他们提了一下“圆明园”,他们就被痛骂成是“最没有人性的人”,是“没有见识的傻逼”,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

甚至有人在网上“义正词严”地指责提起圆明园的人:

【“事实上这两件事真的有什么可比性吗?圆明园毁于战乱和野蛮,是历史的伤痕;而巴黎圣母院此次火灾事故是和平时期由消防安全造成的遗憾。两者的相同之处恐怕只因为它们都是世界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迹,它们的消失同样是全人类的损失。那些拿因果报应来说事的人,其实不过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在作怪。”】

更有甚者,对巴黎圣母院的失火和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分别进行如下的解读。

公知真的是在痛惜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吗?

本来,有人直接为巴黎圣母院被烧毁叫好,确实应该受到谴责。无论是一些人表示特别痛心也好,还是其他人的没有那么痛心也好,甚至是有人把这与当年的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联系起来也好,都属于正常的反应,所有这些反应都属于他们自己的自由,都应该受到尊重。但是,某些自由派人士对别人的反应的攻击,已经超越了就事论事的范围,演变成为一场意识形态领域里面的遭遇战,因此,有必要对此问题说道说道。

一、圆明园和巴黎圣母院都是人类文化遗产,为什么不能把两者联系起来?

我们先从下面的罗马斗兽场讲起。

公知真的是在痛惜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吗?

罗马斗兽场(意大利语:Colosseo、英语:Colosseum),原名弗拉维圆形剧场(Amphitheatrum Flavium),又译为罗马角斗场、科洛西姆竞技场。是古罗马帝国专供奴隶主、贵族和自由民观看斗兽或奴隶角斗的地方。

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在这个斗兽场里,让人和野兽搏斗,或者让奴隶之间进行生死搏斗,用这种惨无人道的方式供奴隶主和贵族取乐。先别说这只是奴隶主、贵族的娱乐场所,而且这种娱乐方式用今天的标准评价属于反人类的行为,那么可以炸毁它吗?

再说说英国的白金汉宫。白金汉宫(Buckingham Palace)是英国君主位于伦敦的主要寝宫及办公处。宫殿坐落在威斯敏斯特,是国家庆典和王室欢迎礼举行场地之一,也是现在一处重要的旅游景点。

还有爱丽舍宫,爱丽舍宫兴建于1718年,迄今已有近300年的历史。此处原为一位伯爵(名叫戴弗罗)的私人住宅,所以当时称为戴弗罗公馆。后来历经沧桑,几易其主,但长期都为达官贵人所享用。路易十五和路易十六都先后入住过,并此处改名为波旁大厦。1815年拿破仑一世滑铁卢战役大败之后曾在此签降书逊位。拿破仑三世于1848年当选总统后也曾迁至此处,他称帝后此处即成为皇家殿堂。

不错,圆明园原来是清王室的皇家园林,当时一般百姓不能进,就跟白金汉宫和爱丽舍宫当年是英国君主,法国国王的住宅,老百姓同样不能进一样,要么作为人类的共同文化遗产都有价值,肆意毁坏都是严重的犯罪行为,要么只不过是各国自个的财产,别人可以同情你也可以不同情。我想,白金汉宫和爱丽舍宫能够对外开放也是后来的事情,那么假如当年圆明园得以保存下来,也会像白金汉宫和爱丽舍宫对外开放,公知们对此又会如何评价呢?

至于有人说,巴黎圣母院是不分国籍,不分种族都可以进,我查阅了一下历史资料,了解到曾经在巴黎圣母院进行过如下重大活动。

【1239年圣路易国王将荆棘花冠放在圣母院。1302年飞利浦-勒柏尔(Philippe le Bel)在圣母院启开首次皇家国家召集大会。接着各式各样的仪式:恩典仪式、婚礼、加冕、受洗、葬礼等等。1430年年轻的英皇亨利四世的加冕礼。1455年平反圣女贞德诉讼。民族女英雄贞德为法国领兵征战大获全胜,但后来被出卖,遭火刑处死。多年后圣母院教会予以平反昭雪,举行平反仪式,在院内竖立贞德的雕像,从此后人尊称为“圣女贞德”。1572年瓦卢斯(Valois)的玛格莉特(Margurerite)嫁给那瓦伐(Navarre)的亨利。1687年举行大公爵的葬礼。1708年路易十四依照他父亲的心愿修改祭坛,以荣耀圣母。1804年12月2日教皇披耶七世(Pie VII)莅临加冕拿破仑帝王。1811年罗马帝王在此接受受洗典礼。1944年8月26日在圣母院里举行巴黎解放纪念典礼。1945年宣读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的赞美诗1970年11月12日在此举行戴高乐将军的国葬。1980年5月31日教宗保罗二世在此举行非凡的祈祷晚会。】

整个资料显示,八百多年历史中,巴黎圣母院也只是为贵族和宗教等统治阶层服务的。因此,这又是自由派人士的惯用伎俩,赤裸裸的双标和跪舔,这种忽悠术也太低档了吧!

那么,既然圆明园、尼尼微古城、巴米扬大佛、巴黎圣母院都是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为什么不能把两者联系起来?只不过,巴黎圣母院是由于法国政府的管理不善,起火以后又处置不当烧毁的,而圆明园是英国和法国两个强盗侵略中国的时候烧毁的。

让我们记住这个英国人,就是他下令放的火,英军随军牧师罗伯特·麦吉这样写道,语气中毫无愧疚,“一个也不留,一栋房屋也不剩,让这里再无宫殿的痕迹吧。现在,咱们回北京去,大功已告成。”看吧,这就是侵略者的嘴脸,竟然还是牧师,为了掩盖罪行,不惜纵火焚烧这座世界上最壮丽的宫殿。

火烧圆明园在狭义上指焚烧圆明园,广义概念焚烧范围不仅只是圆明园一处,而是京西的皇家三山五园等,即万寿山、玉泉山、香山三山,清漪园、圆明园、畅春园、静明园、静宜园五园,其焚毁的范围及程度远远比圆明园大得多。

这些园林跟白金汉宫和爱丽舍宫一样,开始只有皇室的少数人享受,后来都成为该国老百姓乃至全人类的共同文化遗产。

圆明园文物被掠夺的数量粗略统计约有150万件,上至中国先秦时期的青铜礼器,下至唐、宋、元、明、清历代的名人书画和各种奇珍异宝。所以,圆明园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艺术馆。现仅存建筑遗址,并建立圆明园遗址公园。

“两个强盗”火烧圆明园也就算了,还抢东西,就因为怕“友邦惊诧”,现在咱们连提也不能提?一提就是“最没有人性的人”,是“没有见识的傻逼”,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什么逻辑!?

侵略者的有意而为的兽行被轻描淡写为“毁于战乱和野蛮”,是“历史的伤痕”,那么到底是谁制造的战乱?是谁的野蛮?是谁造成的“伤痕”,都这个时候了,还使用这种模糊语言,连一句谴责侵略者的话都不说,这就是所谓的“理性”、“公正”的立场?

如果说因为圆明园是皇家园林,一般老百姓不能进,所以烧毁了活该,那么罗马角斗场、英国白金汉宫、法国爱丽舍宫也是同样性质,可以烧掉吗?还有英国和法国两个强盗掠夺的那些圆明园的天量珍贵文物,公知又用什么借口洗地呢?

二、这次圣母院大火是修缮过程的事故引起的,如果发生在故宫等中国的名胜古迹,公知会怎样评论呢?

事件发生后,很多人模仿公知的口吻,称,“这肯定是体制问题”,有人还用反语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巴黎圣母院大火一定是体制问题》,把自由派公知在同样问题上的双重标准刻画得淋漓尽致,其中一段话,相信很多人似曾相识。

【“没有人追问火灾的原因,没有人追问巴黎官方的态度,没有人追问对幕后责任人的处罚,难道人民已经不懂得独立思考了吗?难道人民已经放弃对真相的追究了吗?细细想来,这才是最可怕的。我想,作为一名虽然没钱去巴黎,但是一直心系巴黎的中国网友,我有权掷地有声地追问真相,有权对责任人表示最严厉的谴责”。】

公知们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国内发生的任何事故他们都能够上升到体制层面,甚至连得到西方支持的恐怖主义分子在中国制造血案,他们也说是体制的原因,同时还忽悠民众,类似的事情如果发生在西方国家,领导人会第一时间出来道歉,并且在短时间内下台。而对真实发生在西方国家的同类事件,他们的标准反应就是,一是拼命强调客观原因,比该国家的人还要卖力,二就是标准的“表忠心”形式——今天,我们都是××人。

假如巴黎圣母院火灾的类似事件发生在中国,公知们会作出什么反应呢?对此,用脚后跟思考也能够知道答案。

三、巴黎圣母院失火是在给法国敲响一记警钟

首先声明,我本人不会说“报应”这样的话,但是我理解说这些话的人。因为如果仅仅是由于曾经作为老殖民主义者的法国和英国烧了圆明园,而把账算在当今的法国人头上,的确不大合适。但是法国仅仅是火烧圆明园吗?联系到这些年来,法国追随美国在世界上到处使用武力,并且造成各国的人类共同文化遗产受到严重损害,说巴黎圣母院失火是对法国敲响的一记警钟并不过分。

这些年来,法国追随美帝对世界各国频频使用武力,在包括法国在内的西方国家的导弹、炸弹、炮弹下被毁掉的阿富汗、南联盟、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家的珍贵的文化遗产还少吗?这种行为从本质上说与当年火烧圆明园是一样的,差别只是在于,当年西方国家是明火执仗当强盗,现在是披着“文明”的外衣当强盗。

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法国人真的是那么爱护世界文化遗产的话,就应该像爱护巴黎圣母院那样停止那种导致世界文化遗产受到破坏的野蛮的战争行为;如果法国仍然追随美帝扮演新殖民主义者的角色到处发动战争,毁坏各国的文化遗产,那么套用教徒们的思维方式来说,巴黎圣母院的失火是上帝对法国这些年来胡作非为的惩罚,让法国人也感受一下这种切肤之痛,从此约束自己的行为。何“过分”之有?

四、西方国家破坏和掠夺他国的文物是一种常态,倒是中国人能够做到以德报怨,保护别国的文化遗产。

法国是一个传统的欧洲国家,很早之前就开始殖民。在殖民时代,法国掠夺了几乎全世界的文物,如今大多数藏于法国一个最著名的博物馆。这个博物馆被认为是世界四大博物馆之首,这就是卢浮宫。在卢浮宫收藏的大量文物中有5件逆天文物,这5件逆天文物有1件是法国掠夺自中国。

也许是为了清洗殖民之名,法国总统马克龙曾在2018年3月份,指定两名专家萨瓦和萨尔两人撰写关于非洲文物归还问题的报告。11月27日,菲利普·雷出版社联合午夜出版社也会正式发行该报告。出版前言中提到,“目前法国公共收藏中共计8.8万来自非洲撒哈拉以南国家的文物”,并强调“很多非洲国家解放之后一直要求法国归还其文物”。

中国文物大规模流失海外始于近代。从鸦片战争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的百余年间,为中国文物流失的高峰期。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世界各国公私单位收藏的中国文物总量超过1000万件,其中很多文物是被西方列强或明抢或暗夺或诱骗或走私而流失的。文物流失是近代中华民族一道醒目的伤口,其痛持续至今。与中国类似,希腊、意大利、埃及、埃塞俄比亚等文明古国也都曾有过文物被大规模劫掠流失的惨痛经历。这些国家一直在坚持不懈地追讨文物,但结果堪忧。(参考资料《愿文物流失之殇不再继续》,《 人民日报 》 2018年11月15日 18 版)

公知真的是在痛惜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吗?

法国国枫丹白露宫中国馆景泰蓝吊灯,出自圆明园。

除了法国,英国的大英博物馆、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等多个发达国家的大博物馆收藏着大量战争或不法手段获得的海外文物。

说到西方的强盗们对世界各国的文化遗产的毁坏和掠夺,就不能不提到“脱亚入欧”的亚洲的“西方国家”日本。

最近,演员赵立新企图把日本人没有烧掉故宫这么一个特殊事例一般化,为日本对中国的文化遗产的毁坏和掠夺洗地。他因为这些言论被拍砖拍得鼻青脸肿,因此本文就不专门评论他的那些话了,只是用事实证明他所暗示的观点的荒谬。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也对我国开始了有计划、长时期、大规模的文化侵略。日军所到之处,上至国家级的博物馆、图书馆,下至私人藏室,均无一例外遭到野蛮洗劫与破坏。北平故宫博物院所存大量珍贵文物虽于“七七事变”前避敌南迁,但仍有一批珍贵文物没来得及转移。1937年8月17日,日军闯入故宫和颐和园,劫走大量珍贵文物。1942年8月,日伪当局搜刮了故宫金缸上的金屑,并掠走故宫收藏的铁炮1406尊,以熔铸枪炮。1944年,博物院所藏珍贵古籍11022册又遭到日军洗劫。随后日军又先后掠走院内铜缸54尊、铜炮1尊、铜灯亭91座以熔铸枪炮,并从位于故宫午门的北平历史博物馆内劫走珍贵文物1372件。国民政府首都南京陷落后,残暴的日军在展开疯狂大屠杀的同时,也对保存于城内各公私机构内的文物大肆洗劫与破坏。据粗略统计,南京市共损失古物26584件,其中包括殷墟发掘团所藏商代青铜器、玉器等诸多举世公认的珍贵文物、字画7720幅,书籍459579册。公家方面还损失文玩杂件648368件。私人方面损失碑帖3851件。战争中我国文物损失较重的文化机构还有:西北科学考察团珍贵文物2144件于1942年3月在汉口被敌劫掠。中央研究院河南省古迹研究会所藏古物6500件、书籍3000册于1938年开封沦陷时损失。河南省立博物馆损失珍贵文物53件。河南省图书馆所藏16箱字画于1938年在南阳被日军飞机炸毁。河南省通志馆所藏古籍8000册被敌掠走。南阳民教馆于1945年被焚毁,馆中所藏壁画64幅、古物170件、古书板1000块被毁。巩县石窟寺造像200余尊被毁。上海市立博物馆于1937年沦陷时,所藏古物7423件、字画190幅、书籍4611册被敌劫走。安徽省立图书馆损失古物96件、字画298幅、书籍138123册。广西省立科学馆于1944年被日军焚毁,损失古物390件、字画151幅。江苏省立图书馆所存元、明古籍善本417部被敌劫走。山西省立博物馆所藏先秦铜器,魏、唐造像等诸多珍贵古物被劫掠。福州私立协和大学于1944年9月福州沦陷时损失古物3601件、书籍28000余册……此外,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岭南大学、金陵大学、中山大学等高等学府内所藏珍贵文物和书籍,遭劫掠或毁坏者也达近百万件。《日本侵华究竟掠走多少中国文物》《北京文摘》2018年7月5日第三版】

这些发生在大城市的日军对中国的文物的毁坏和掠夺行为属于比较典型的,而发生在沦陷的全国各地的类似行为则不计其数。日本的这种行为与美英法等国的类似强盗行径如出一辙。演员赵立新企图以日本人没有烧故宫这一个具有特殊原因的特殊事例来证明日本的善心是经不起推敲的。

倒是深受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其害的中国人在同样的问题上对日本以德报怨。

现在日本的奈良和京都已发展成为国际知名的观光城市,保存完好的古建筑群为这两座城市增色不少。比如,奈良历史上曾做过日本的京城,公元710年,日本天皇迁都到奈良,当时叫平城京。据说,整个平城京的建设,是模仿唐朝的长安城建置。奈良的唐招提寺是由唐代鉴真和尚亲手兴建的,现为世界文化遗产。由于文化遗存保护完好,每年这里吸引着成千上万的观光客来此体会古都的魅力。而这一切,应归功于梁思成。

梁思成是我国著名建筑学家,国学大师梁启超之子。1901年,梁思成出生于日本东京,他的童年是在日本度过的。1944年夏天,美军已对日军占领区和日本本土开始战略轰炸。在重庆,梁思成在罗哲文的协助下开始整理日本古迹遗址名单、在地图上标明位置,并向盟军提交不要轰炸的建议。梁思成的建议最终被采纳,遍布于京都和奈良城内的古代建筑,在战火中毫发未损。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建设计集团总建筑师张锦秋在《从西安到奈良——联结中日古都的文化使者梁思成》一文中曾说:

【1985年我曾到奈良、京都进行建筑考察,受到日本专家学者们的热情接待。在一次活动中,当日本古建筑权威、京都府埋藏文化财调查研究中心理事长、工学博士福山敏男先生得知我是梁思成先生的学生时,他动情地对我说:“梁思成先生是我们日本的大恩人。是他在二次大战中向美国提出了保护奈良和京都的建议,我们的古都才得以免遭滥炸而保存下来。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作为梁公门徒,我深受感动和激励。】

当然,中国对世界文物的保护贡献远不止此事,不一一枚举,这就是中国人与某些西方强盗的区别。

巴黎圣母院和圆明园都属于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任何由于人为因素或者过失造成损坏都是悲剧,如果有人因为法国和英国曾经火烧圆明园而为巴黎圣母院被烧毁叫好,我会坚决谴责这种行为,但是如果只是就事论事认为,法国应该从这事开始反省长期以来掠夺和毁坏别国的文化遗产的行为,我举双手赞成。公知对这种说法的无限上纲的攻击和咒骂没有道理,他们的这种已经超越了就事论事范围的态度与其说是出于对世界文化遗产的被损坏的痛惜,倒不如说是在向西方国家表忠心。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表忠心可以,但是请他们别自作多情代表全世界人民,他们不配!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