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郭松林:南街村——不忘初心永向前

2019-03-23 19:17:06 作者: 郭松林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在电视片《不忘初心·南街村》里,我发现南街村的领头雁——王宏斌书记经过几十年的风雨侵蚀,世事纷扰,已头发花白,面容苍老,但精神矍铄,仍然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和迷人的魅力。他发自肺腑、侃侃而谈的箴言妙论,给人以启迪,以思考,以奋进,这是一个民族强大精神凝聚力的生动体现。

南街村:不忘初心永向前——观电视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有感

来源:察网  作者:郭松林

在电视片《不忘初心·南街村》里,我发现南街村的领头雁——王宏斌书记经过几十年的风雨侵蚀,世事纷扰,已头发花白,面容苍老,但精神矍铄,仍然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和迷人的魅力。他发自肺腑、侃侃而谈的箴言妙论,给人以启迪,以思考,以奋进,这是一个民族强大精神凝聚力的生动体现。

南街村:不忘初心永向前——观电视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有感

40年的改革开放之路跌宕起伏,南街村人为何不忘初心,坚守“集体化”、向着共产主义砥砺前行。最近,在我观看了央视《文化中国》栏目播出的《不忘初心·南街村》“南街史韵”和“华彩乐章”后,为他们弘扬“傻子”精神、埋头苦干和创新发展的势头所感动,心情久久不能平息,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4年前去南街村实地考察的点点滴滴。

实地感受南街村

4年前的春季,我接到邀请,参加河南大学与中央党史研究室联合主办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历史暨红四方面军军史学术研讨会”。河南之行,开封、洛阳著名景点我都不打算转,特意选择了前往临颍县南街村。因为小岗村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发源地,华西村乃“苏南乡镇企业“的领头羊,大邱庄被誉为中国农村改革的先驱,而南街村则是“走共产主义道路”的唯一标本。一个面积仅1.78平方公里的中原村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村庄?我想眼见为实。

1984年,在人民公社制度被废除,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异军突起时,南街村却背道而驰,在党支部书记王宏斌的领导下,选择了重走集体化经济的道路,也得到广大村民的认可。通过回收耕地广开村办企业,1989年南街村集体经济产值达到了2100万元,1991年就成为河南省第一个“亿元村”。南街村一路前行走过了30余年,目前传闻好像陷入经济危机,各种媒体炒作南街村债台高筑,银行断贷,资不抵债,曾试图“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明星村光环褪去,这一块固守集体化经济的村庄路在何方?这是我非常想了解知道的。

研讨会结束后,我从郑州乘车先到许昌,然后再倒车过漯河到临颍县。南街村在县城南边不远,紧靠107国道,有公交车路过村口。下车后,我步行进入村庄。先来到旅游接待站。春寒料峭,一大早游客还不多,我进入游客服务中心大院,虽说我是一个人,也有服务员接待。她知道我是从边远的西北汉中市来的客人,就热情地招呼了一辆观光车,带着我在南街村参观。

我们先来到东方红广场,一尊汉白玉的毛主席塑像屹立在广场中央,周边盆花环绕。背后是一彩色拱门,上面书写着红色大字“毛泽东思想永放光芒”。我肃然起敬,向毛主席塑像深深地鞠躬,村导游帮我在这照相留影。我围着广场转了一圈。倍感亲切。如今,有毛主席塑像的地方寥寥无几,我也只在成都人民广场和南疆和田市广场见过。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试想,没有毛主席,哪会有今日屹立于世界之林的强大中国,哪里有如今的小康社会幸福生活。但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儿都有。某些人坐享其成毛主席领导的老一辈共产党人创建的新中国,却又诋毁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共产党,不仅是昧了良心,还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观光车带着我继续前行,我们缓缓走过了工业区,这里有南街村中外合资的方便面厂、啤酒厂、调味品厂、小食品厂等,是从面蛋蛋逐步发展起来的。只听机器轰鸣,车出车进,一片繁忙景象;我还去村民住宅区走了一转。导游边走边介绍,南街村村民实行按劳取酬,各尽所需的分配方式。人人享受着免费住房、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养老、免费就业。免费的水、电、气和基本生活品供应,每年还分批安排旅游,村民们享受着14项丰厚的公共福利,过着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

我还去了南街村的农业观光园,这是一座巨大的植物王国,分成若干区域,不仅有常温下生长的植物,也有不少热带地区和沙漠干旱地区生长的奇异植物,生长的郁郁葱葱。我还来到了红色教育园区,这里有韶山故居、黄洋界遗址、遵义会址、延安宝塔山和枣园、西柏坡等革命圣地的景观,都和原址高仿。

在南街村里,街头建筑物上的一组标语,让我回味良久。这或许就是阐释南街村现状及愿景最总结到位的地方了——“建设农业机械化、农村城市化、生产企业化、企管军事化、消费供给化、思想革命化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南街村的领头雁

说起南街村,不能不说它的领头人、主心骨王宏斌,他是南街村党委书记,党的14大至19大的历届代表,还是漯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可能还有其他头衔和荣誉。但我最看重的是他的“傻子”精神。在王宏斌看来,

【“傻子是一种骨子里的东西,是一种外在形象的表现,傻子精神就是雷锋精神。只有骨子里有这种傻子精神,形象上才会有傻子行为,才能抵得住各种诱惑。”】

王宏斌本来已跳出农门,成为县城企业的一名工人。可为了贫穷的父老乡亲能共同致富,他毅然辞职回家,不当工人当农民,不拿工资拿工分,连父亲都觉得儿子“傻”得不可理喻。在一穷二白的黄土地上,王宏斌和村党支部一班人创造了奇迹。他们“靠玩泥蛋起步,靠玩面蛋发家”,大力发展村办工业,先后建起了面粉厂、方便面厂、小食品厂、啤酒厂、胶印厂等26个企业,还在湖北、安徽、陕西、河北等地建有方便面和调味品分厂,年产值突破20亿元。产品畅销全国20多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出口十几个国家和地区。以“南街村”为商标的各种品牌几十种,仅“南街村”三个字就被估价上亿元。

王宏斌的严于律已是出了名的。村子富裕了,他和班子成员从来没有多拿过一分钱,也从不搞特殊。30多年来一直拿着250元工资。也没有任何补贴和奖金。村导游崇敬地赞扬村里的王书记:尽管他掌管着全村的26个企业和几十亿资金,而他的妻子却在又热又累的宾馆洗衣房上班,连她这个导游还不如。

当然,王宏斌不是圣人,他也做过傻事,比如他痴迷的永动机研发,耗费资金2000多万元,宣布失败;还比如决策投资搞火电厂,煤价高、运费昂贵,发出电的成本远大于国家电网;还比如几个非生产性投资,占压了大量资金,导致企业资金困难等等。南街村在发展中遇到了挫折,也遭受过非议。但王宏斌牢记共产党员的宗旨和入党誓词,百折不挠,坚贞不屈,跌倒了再爬起,在困难中奋进,在挫折中前行。在银行拒贷的情况下,坚持自力更生,自我消化,到2010年,南街村化解了危机,重塑起形象,资产积累已达到30亿,负债下降到4亿,重新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

观看电视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我知道南街村这些年来,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和习近平总书记一系列重要指示指引下,以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抓工作劲头,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仅发展旅游一项,年接待就达到50万人次。

南街村,成为人们不忘初心和净化心灵的红色之旅必到之地。

南街村的发展秘诀

“外圆内方”,这是南街村的发展秘诀,外国人评论南街村是“毛邓村”,这是不无道理的。他们对内实行的是政治挂帅,灌输毛泽东思想和雷锋精神。实行供给制和低薪制,以强大的精神动力为支撑,为经济发展提供了高积累,高积累促进了快发展;对外则实行邓小平理论,走市场经济之路,坚持改革开放,高薪聘请人才。照样打广告搞促销,走南闯北开拓市场。他们深深懂得“无工不富”,在一个人均不到7分地的村落,建起了几十家企业,凭着南街村人特有的执着和影响力打开了市场的大门。比如,为了给日本合资人员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南街村花费巨资修建了一栋300平方米的豪华别墅。该建筑从设计到室内装修都是地地道道的日本风格,别墅内设有小舞厅、麻将桌、卡拉OK厅、健身房、酒吧间、桑拿浴室等等,为日本客商和技工营造了舒适环境。之后的3年多时间,日本企业就先后与南街村合资兴办了“河南耐可达彩色印刷有限公司”、“河南彬海胶印制品有限公司”、“河南麦恩食品有限公司”、“河南南德食品有限公司”等4个企业。

就是这个南街村,曾经与安徽凤阳的小岗村、江苏江阴的华西村和天津静海的大邱庄一道,并称为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四大村落。大邱庄因为庄主禹作敏飞扬跋扈锒铛入狱而繁华落寂;华西村因为掌门人吴仁宝逝世和产业转型而步履维艰;小岗村因为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头羊而有负众望;只有南街村,在党委书记王宏斌的带领下,不忘初心,坚定理想信念,随着共和国改革开放的洪流大步向前,每年都有新变化。

南街村是中国的希望所在

在村史馆里我了解到,前些年,先后有30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和200多位将军到南街村视察指导工作,其中有朱镕基、乔石、宋平、李岚清、曾庆红、李长春、罗干、张爱萍、刘云山、曹刚川等党政军领导同志。

曾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副总参谋长的张爱萍老将军,是从媒体上发现南街村这个典型的。他非常慎重,曾让他在郑州工作的老部下先去南街村踩点,情况属实后才于1997年10月从北京来到这个村庄。在南街村考察之后,张爱萍将军非常高兴,说这就是他为之奋斗一生的目标,他死而无憾。还欣然题词:

【“山穷水尽焉无路,柳暗花明南街村”。】

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宋平曾在南街村住了两天,开了两个座谈会,他对南街村的评价是:南街村是个党校,南街村是个精神宝库。

2007年岁末,毛主席的女儿李讷还给南街村捐了10万元,并指明该款要用于改善南街村领导班子成员的生活。就在2018年国庆长假,毛主席的嫡孙毛新宇带着妻子儿女第三次来到南街村,来看看他的祖父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之浴血奋战,而生前没有看到的理想化标本。

《凤凰网》曾评论说:

【“在这里,毛泽东时代的道德规范和集体主义思想仍然严格指导着村民的日常生活。这里仿佛是脱离市场经济铜臭味的一方净土,现实中的乌托邦。”】

美国《波士顿环球报》记者英迪拉•拉克什马南在一篇《共产主义盛行于中国农村》的文章里说:

【“在中国河南的一个既像郊区住宅开发区又像工业园区的小村庄里,每个人都能终身获得就业机会和一套免费装修的公寓。街道干净整洁,治安良好。邻居们都热心公益事业。教育和医疗保健不同于中国的其它地方,这里都是免费的。公用设施、食品甚至连啤酒都是免费的,也许有一天,衣服也会免费。”“南街村成功地将中国革命者的理想与改革派的理想结合了起来。用新的市场经济体制下获取的利润,创建了一个带有小镇价值观的终生制公社。”“南街村的村民都免费住在1997年前盖好的公寓里,各家各户用的都是北欧风格的松木家具,都有电视和摆着毛主席像。屋里装修虽然简单,但是远比过去那些破烂的住处舒服得多。”“在改革中的中国,南街村并不是唯一一个将工业利润用于公社生活的村庄。但它可能是第一个在尝试并放弃了私有化这样做的村子。而且它是在泼掉洗澡水之后,又把孩子找回来的最成功的例子。”】探索是人类的永恒动力

看完电视专题片《不忘初心·南街村》,我陷入深深的思考:我们为之奋斗的共产主义是什么样子?谁也没有见过,到现在还只是想象中的事情,十分遥远。它是马克思在160多年前根据社会发展规律推演出的一种理想社会。南街村的现状当然不是共产主义,但它肯定是人们追求理想征途上的一小步。既然是理想,就有一定的虚幻性,在等待人们用实践去接近。马克思和恩格斯生前最怕他们的书给人定了框框,曾声明说:我们不打算把最终规律强加给人类。恩格斯说,关于未来社会组织的情况,你在我这里连影子也找不到。正因为马克思和恩格斯这样唯物、这样辩证,为我们预留了理想空间,人们才会去寻找各种版本。事实上,从《共产党宣言》发表那一天起,无论领袖还是群众,无论理论还是实践,都在摸索寻找。列宁说,共产主义是苏维埃加电气化,这是一种版本;建国初人们口口相传的共产主义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这是一种版本;改革开放,国门打开,有人考察北欧几个国家,说从物质文明的角度看,这就是我想象中的共产主义,这也是一种版本;如今的南街村,它的物质条件比起世界上发达国家和国内的发达地区可能还有一些差距,但它和自己的过去相比,那绝对是一个质和量的共同飞跃。更难能可贵的是它为我们展现了一种追求、一种精神、一种信念,一种价值观,这就非常了不起,这同样是一个版本,中国乡村特色的共产主义版本。或者只算是一个版本的幼芽,再小点,一个细胞,一点基因。但它有一种新版的味道。版本多了并不怕,事实上也不会清一色。

在电视片《不忘初心·南街村》里,我发现南街村的领头雁——王宏斌书记经过几十年的风雨侵蚀,世事纷扰,已头发花白,面容苍老,但精神矍铄,仍然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和迷人的魅力。他发自肺腑、侃侃而谈的箴言妙论,给人以启迪,以思考,以奋进,这是一个民族强大精神凝聚力的生动体现。

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我衷心地祝愿,南街村在王宏斌老书记的带领下,不忘初心,万众一心,朝着共产主义阳光大道阔步前行。

【郭松林,退休干部,陕西省作协会员,汉中市党史特约研究员,汉中市政协《汉中文史》执行主编,出版《生命的接力》、《飞翔的月光》和《秦巴山水间》三部散文集】

本文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