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北部湾的风:应该把权力关进谁的“笼子”里?

2019-03-16 18:34:29 作者: 北部湾的风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应该把权力关进广义的“民众”的“笼子”里,而不是“资本”的“笼子”里,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则性问题。不能抽象地谈什么“权力关进笼子里”,应该非常明确“由谁关”和“关进谁的笼子”的问题,同时,必须把“资本”也关进“笼子”里。

北部湾的风:应该把权力关进谁的“笼子”里?

北部湾的风 昆仑策研究院 

6、

【核心提要】应该把权力关进广义的“民众”的“笼子”里,而不是“资本”的“笼子”里,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则性问题。不能抽象地谈什么“权力关进笼子里”,应该非常明确“由谁关”和“关进谁的笼子”的问题,同时,必须把“资本”也关进“笼子”里。民众和“资本”一起制约“权力”,同时又和“权力”一起制约“资本”,才能形成完整有效的社会制衡机制

最近,读了北京语言大学教育测量研究所所长谢小庆的文章《权力和资本都需要被关进笼子》后,帮助我解开了一个思考很久的问题,那就是,应该把权力关进谁的“笼子”里?

自从据说是小布什有过“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说法以后,“把权力关进笼子”成为了人们谈论政治问题的时候的一个常用语,中央领导人使用,老百姓使用,尤其是某些人更是常常使用。

虽然大家都说“把权力关进笼子”,但是,关的客体是“权力”这很好理解,那么关的“主体”是谁?即由谁来把“把权力关进笼子”?又关进谁的“笼子”?应该没有很多人非常认真地考虑过。这么一来,就很容易造成思想上的混乱,或者容易给某些人忽悠民众留下空间。

在权力、资本和民众之间的利益搏弈中,民众的力量是最弱的,当权力和资本勾结的时候,民众只能是砧板上的鱼肉;而在正常情况下,唯一能够约束资本,保护民众权利的,只有权力,假如在反对权力被滥用的同时片面强调“把权力关进笼子”,只能在客观上造成处于次强地位的“资本”一家独大的局面,而且根本对其不可能约束或者非常难约束。

对此问题,谢小庆先生的观点是“权力和资本都需要被关进笼子。”他在文章中进行了下面一系列分析:

“商业法则并不是‘等价交换’,而是‘涨价交换’,是低买高卖。职业性商业活动的出现,是社会化分工的产物,是必要的。市场经济中牟利性商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出现,可以通过融资促进生产的发展,也是必要的。但是,商业资本尤其是金融资本的过度膨胀,却不仅会危害到社会的公平,也会侵害到生产的效率”。

“由于金融资本的膨胀,劳动者,包括工人、工程师和付出管理劳动的企业家,切得的蛋糕太小;金融资本的拥有者,切得的蛋糕太大。这种现实,既不公平,也由于挫伤了劳动者的积极性和压缩了科技投入而影响到经济发展效率。”

“如果资本不受限制,就会在损害民生和损害生产的同时,导致社会的动乱。”

“今天,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国际上,也出现了‘资本挣钱太容易,劳动挣钱太难’的局面。”

“权力的过度膨胀,既损害了社会的公平,也损害了生产效率,阻塞了物质和人力资源的合理配置,阻塞了经济结构和劳动力队伍的优化机制。为了克服这种权力过度膨胀造成的伤害,确实需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但经过30年市场取向的经济改革之后,我们也应该看到,资本的过度膨胀,尤其是商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过度膨胀,不仅会损害社会公平,损害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而且会抑制购买力和内需的增长,抑制生产要素向制造业的流动,从而影响到生产效率。对公平和效率的损害,还会增加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我们不仅需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也需要把资本关进笼子里。”

谢小庆先生从经济学和社会学的角度深刻分析了在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同时把“资本”也关进笼子里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现在再回过头来回答一开始提出的问题,那就是,关的“主体”应该是“民众”,从广义上说,“资本”也属于民众之中的,但是在狭义上说,“资本”作为利益搏弈各方中的一方,应该与民众分开,于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主体”应该是包括“资本”在内的民众,而同时,应该把权力关进广义的“民众”的“笼子”里而不是“资本”的“笼子”里,这不仅仅是一个称呼问题,而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则性问题

与此同时,民众又应该充分发挥“主体”的监督作用,同“权力”一起,把“资本”关进“笼子”里。当然,这种“关”并不等于过去的斗地主资本家,而是在法律上确保民众能够监督“资本”的依法运作,当出现违法行为的时候,民众可以要求“权力”进行强力干预。民众和“资本”一起制约“权力”,同时又和“权力”一起制约“资本”,才能形成完整有效的社会制衡机制

而在这之前,某些人的“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说法里面是掺入私货的,他们鼓吹什么“只有私有化,才能有效抑制腐败。”什么“权力是血拆的根源。”什么“现在的主要矛盾是官民矛盾。”什么“充分约束权力,才能保护大多数人的利益。”等等。

这些人掩盖了事情的实质,血拆产生的根本原因是“资本”发展的利益驱动,某些地方政府是出于片面追求GDP或者官员的个人利益,客观上充当了“资本”的打手。这些人进而利用这种表面现象忽悠民众说“现在的主要矛盾是官民矛盾。”

而且我们知道,当“资本”的力量大到一定程度的话,只要他们要阻碍,政府是难以维护广大民众的利益的。最明显的例子是,相对而言比较代表美国广大普通民众利益的民主党极力推进“医疗改革”,但是代表富人利益或者说“资本”利益的共和党坚决反对和阻碍,他们甚至不惜造成国际“赖帐”,在这种情况下,权力是无法有效保护广大民众的利益的。

如果说上面这些仅仅还是出于经济利益考虑的话,那么隐藏在后面的就是政治利益的考虑。当失去了“权力”对“资本”的制衡作用以后,“资本”就会一家独大,“资本”与部分“权力”的结合体——权贵就会为所欲为,加上某些人的国际资本和国外政治力量的背景,那么他们就完全可以放开手脚胡作非为。

综上所述,不能抽象地谈什么“权力关进笼子里”,应该非常明确“由谁关”和“关进谁的笼子”的问题,同时,必须把“资本”也关进“笼子”里,某些人的自己干了坏事,却忽悠受害的民众把气撒到其它地方,最后他们渔翁得利,不能上他们的当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昆仑策研究院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