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储贺军:刘谦的魔术与社会行业道德水准

2019-02-06 13:26:00 作者: 宜兴紫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央视春晚又一次带火了刘谦,不过这次的大火,并非主要来自于三十儿晚上的表演,而是事后迅速流传的几秒钟换壶小视频。

111

央视春晚视频

21、

22、

23、

网络流传揭密魔术换壶小视频截图(来自优酷) 

刘谦的魔术与社会行业道德水准

储贺军-宜兴紫

央视春晚又一次带火了刘谦,不过这次的大火,并非主要来自于三十儿晚上的表演,而是事后迅速流传的几秒钟换壶小视频。视频发出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到现在为止,也没见到听到当事方们的任何回馈,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于是乎,各式各样的议论纷纷出笼,有人说魔术本来就是骗人的,甚至提到了“反智主义”的政治文化高度。

魔术本身并不是骗人的,就像梅兰芳大师,原本是一有儿有女有老婆的大老爷们儿,愣是在舞台上让观众相信了他就是杨贵妃。魔术师原本也不是骗子,应当是艺术家。魔术其实就是,以一种外行人无法轻易破解的方式或技能,实现一种外行人难以复制的效果。某些魔术观众看《三国》为古人担忧,那属于入戏太深,也从另一面表现了魔术师的艺术魅力,但就大多数而言,没有人相信魔术师具有特异功能。

中式魔术起源于地摊儿,四面都围着观众,所以找托儿不易,全靠一件宽大袍子,里面装着宇宙乾坤。西式魔术更多地借助外力,人或物质的托儿,相较于中式魔术,更有点儿像京剧里的海派之于京派的区别。改开初期,西式魔术蜂蛹进入中国,有一次在北展看洋人们在舞台上满天飞。表演开始前,大喇叭专门儿提示,不许用闪光灯拍照,那样会危及表演者生命。全场黑灯之后,还是一片的闪光灯咔嚓嚓。虽没见到哪位洋人被摔进哪口火锅,但见得一根根钢丝现出原型,把一个个飞在天上的西洋美女,照的像盘丝洞的蜘蛛精。

中西式魔术各有各的味道,都好看,但各有短版。中式魔术由于把表演空间固定在一个非常苛刻、简陋的环境中,很难做出很大规模的节目,缺乏震撼力。西式魔术由于借助外力太多,比较容易穿帮,有很多大型表演,甚至只能在某个特定的角度去观看。也就是说,在观看过程中,即使您是临时有急,也只能憋着。

尽管如此,魔术依然应当是一种艺术而不是一次骗局。艺术与骗局,艺术家与骗子,之间有一条明显的鸿沟,就是技法和手法,也就是说,同样的事儿,魔术师做得到,给普通人同样的条件,普通人很难做到。还拿梅兰芳大师作例子,人人都可以穿上梅先生的行套在台上走两步,甚至可以喊几声,但您没梅先生的造诣,观众或者旁观者就觉得,您要不是有病,就是蒙事。所以,人家梅大师内是成功,您内就只能是成心。魔术的魅力在于非专业人看不出来门道儿,不会被非专业人员乃至专业人士轻易复制。

魔术既然属于比较特殊类型的艺术,对于观众的要求也比较特殊,就是观众需要有比较高的容忍度和宽容度。偶尔,在台上,魔术师变漏了,乃至出了事故,甚至出了人命,观众需要理解,并给予善于的原谅。比如,前面谈及的“洋蜘蛛精”,看见了,您就当是看维亚表演吧,换上您上去,您未必有她们演得好。

魔术艺术可以说是最得讲就道德水准的一门艺术,要求表演者必须刻苦钻研业务,手快腿快眼快心快,一招鲜吃遍天;要求同行们与人为善,给人家也给大家留口饭吃;要求观众有足够的胸怀,看看表演者如何“骗”过自己的眼睛,从内心里给“骗”过自己的人竖起大拇哥儿,只当是一个善意的玩笑。观众不必太过苛刻或者使坏,比如上台去把表演者的袍子给撕了,那属于破坏道具砸场子。

和各行各业一样,魔术界也有骗子,此类人以一种常人不耻的方式或技能,实现一种接受方难以忍受的效果。也就说,这类“魔术师”“骗”的不是观众的眼睛,而是骗了观众的心灵。这就严重有失道德水准。魔术界的骗子也很多,此处不去一一列举,但说说电视时代的一些特征。

电视是个好东西,足球比赛中为啥要引进VR裁判,把一场本应是行云流水般的比赛,切割的七零八落,让球迷在酒吧里,少了那许多话题?原因很简单,球员、裁判在场上凭感觉凭直觉,场外无数的观众在看电视回放,好多过去能蒙的冤案,已经蒙不过去了。

魔术界有一个难题,“能够从帽子里变出鸽子,不算什么,有本事从帽子里变出一头大象来。”电视的出现,疑似给破解这个难题提供了一条很好的途径,用蒙太奇切换一下就可以了。但,这还叫魔术吗?这叫科幻片、幽默剧,乃至《动物世界》,因为魔术表演者不能利用蒙太奇技术,表演一般人也能做的活儿。这样做,就属于蒙事了,也可以叫做“骗”。

电视对魔术表演而言,存在一个严峻的道德问题,考验着多方面的道德水准。对于表演者而言,不能图省事儿,抢了影视导演或编剧的饭碗,借助镜头的局限性和选择性,掩盖作弊手段。不能用谁都能破解、谁都能复制的方式和技能,扮虎吃猪,这样做了就是骗人。对观众而言,录像场所整体都属于表演空间,观众既然到了现场,就应当默认自己就是托儿,所谓“盗亦有道”就是说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利用现场机会,达到砸人饭碗的目的,就太不善良了。

观众看到了实在不像话的拙劣骗局该怎么办?可以对公众说简单一声TA实在很拙劣,没得看,也就可以了,不必残酷到把细节、证据都公之于众。做人要厚道,不要砸了一个行业的祖师爷的庙堂。再进一步说,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的观众,可以提示主办方一下,因为如果一个魔术节目违反基本的道德水准到如此地步,那就是主办方的责任了。刘谦的穿帮视频如果是真的,根本问题出在主办方身上,把“见证奇迹的时刻”变成了“见证无耻的时刻”。

最后,捎带弱弱地建议一声,一个相声,一个魔术,最好不要上电视,特别是不要上直播春晚。不合适。硬努上去的东西,跟“反智主义”什么的,倒是没大关系,但牺牲掉社会和行业的道德水准,划不来。

储贺军-宜兴紫

2019年2月6日记于西山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