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罗思义:英国脱欧危机对中国有何影响

2019-02-01 10:51:00 作者: 罗思义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草案遭到多方反对,包括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在内的反对者指责“特雷莎·梅令英国沦为欧盟的附庸国”。虽然这话有点夸张,但基本上是正确的,因为英国只是在一些小的经济问题上有控制权。

4、

罗思义:英国脱欧危机对中国有何影响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罗思义

2016年英国通过全民公投决定退出欧盟,催生了“英国脱欧”(BREXIT)这个词。这个词又促成另一个新词“BRINO”问世,意味着英国名义上脱欧,但实际上并未正式脱欧。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草案遭到多方反对,包括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在内的反对者指责“特雷莎·梅令英国沦为欧盟的附庸国”。虽然这话有点夸张,但基本上是正确的,因为英国只是在一些小的经济问题上有控制权。至于最核心的经济问题,比如关税和经济监管标准,则归属欧盟控制。重要的是,如果政府与欧盟的协议获得接受,那么:

●至少在2021年之前,英国不得不接受欧盟的关税和经济监管法规,以及接受欧盟人口自由流动;

●如果英国和欧盟不能在2019年3月后的两年内达成一项双方都能接受的贸易协议,那么英国将不得不在这两年内履行与欧盟的协议,相当于被欧盟拿枪指着脑袋将其部分地区——北爱尔兰经济控制权交给欧盟,英国政府也无法决定这部分地区经济法规。这好比将最具中国经济结构特点的广东控制权交给另一个国家,也与十九世纪中国被强加接受不平等条约类似。

●因此,如果英国与欧盟达成后者认可的贸易协议,那么在2021年之前英国或将失去部分经济控制权。

上一项旨在防止爱尔兰岛上出现“硬边界”的提案(即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重设实体海关和边防检查措施),即便是执政的保守党的很大一部分人也拒绝支持,导致今年早些时候特雷莎·梅提出的脱欧方案以230票之差在议会遭到否决。

1月29日,政府说服议会通过一项试图让欧盟改善“附庸国”地位的决议。问题是,欧盟立即宣布不会改变其条件——在议会投票后的几分钟内,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发表声明称:“爱尔兰边境保护措施是脱欧协议的一部分,脱欧协议不会重启。”

1、 

1月29日英国议会通过脱欧修正案

与此同时,以工党为首的反对党与一些保守党支持者,通过了一项反对英国在未与欧盟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脱离欧盟的议会决议,尽管制定这项法规还需要进一步的步骤,但这两项投票揭示,英国陷入二战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

因此,公投并没有解决脱欧问题。相反,英国的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以及英国的主要政党——保守党和工党内部,均爆发了严重的危机。

但本文并非旨在分析英国的政治危机,而是揭示英国脱欧危机对中国的主要影响。正如下文所示,部分中国媒体对此问题的分析令人惊讶,也存在误读。中国外交政策的原则是不干涉别国内政,自然不会对英国脱欧指手画脚,但英国脱欧的斗争结果会对中国有所影响。

脱欧背后美国和欧盟的经济较量

2016年英国举行脱欧公投时,一些中国媒体天真地认为“这是一个民主的决定,英国将脱离欧盟”。但正如其他社会一样,西方最重要的问题并非由民主投票决定,而是由权力和金钱决定。因此,公投并没有解决问题,反而导致英国陷入二战以来最大的政治危机。特雷莎·梅 的脱欧方案在议会遭挫,是十九世纪以来政府在议会遭受的最大失败。

对中国来说,认清国际势力在英国脱欧危机中扮演何种角色至关重要,否则会对此产生误判。中国有一种观点认为,如果英国脱离欧盟,那么其经济将变得更弱,将更需要中国投资,进而将对中国更为友好。这种观点完全是错误的。相反,英国越脱离欧盟其经济变得越弱,那么它将越敌视中国。

原因在于,按大多数标准衡量,英国是一个大型经济体——按照当前汇率计算,英国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英国是世界第九大经济体。从地理位置上来看,英国处于世界最大的两大经济体——欧盟和美国之间。而英国经济规模太小,无法独立于此两者之间。因此,英国要么依附于其中之一,要么同时依附于两者。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之前,英国不必在美国和欧盟之间做出选择,因为美国的战略是让英国作为其在欧盟的代表,以影响欧盟政策。因此,奥巴马公开呼吁英国留在欧盟。

但特朗普上任后改变了这一政策。他认为,欧盟的经济规模足以保护不听从美国经济和地缘政治需求的个别欧洲国家。因此,他有意削弱欧盟,甚至试图分裂欧盟。他与英国脱欧势力比如脱欧领袖奈杰尔·法拉奇等人走得很近。法拉奇是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会见的第一位英国政治家。特朗普还干预英国政治,公开称赞特雷莎·梅的对手,比如支持英国脱欧的鲍里斯·约翰逊。

2、

特朗普会见法拉奇  截图/英国电讯报

特朗普的目的是让英国脱离欧盟,这无疑会损害英国经济,因为英国将因关税壁垒受到削弱,从而失去最大的市场。但这对特朗普来说并不重要。相反,他乐见其成,因为这将使英国无法抵抗美国的经济和政治需求。因此,特朗普支持英国脱欧是“美国优先”战略考虑的一部分,即其他国家应将经济资源转移给美国,即使是以牺牲他们本国经济为代价。这项政策的主要目的是加强美国实力,以对付中国。

因此,增强英国脱欧势力的实力,意味着英国会更依附于美国。虽然英国经济实力越弱,其与欧盟的距离越远,但这不会使英国对中国更为友好。相反,这会使英国更依附于美国,从而越敌视中国。

从另一个角度看会有助于看清这一形势。反对脱欧的卡梅伦执政时期,中英关系进入“黄金时代”。卡梅伦有一个明确的战略,那就是将英国打造为中国进入欧洲的桥头堡。不得不说,这一思路非常合乎逻辑,而且成功的机会也很大,因为伦敦是欧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英语是中国企业使用的主要外语。

这种叠加效应使英国成为有意向欧盟进军的中国企业的一个吸引力中心。这就是为何卡梅伦会与华为等中国企业保持密切的政治关系,并且还在唐宁街10号首相官邸会见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原因。

3、

英国前首相卡梅隆在任期会见华为CEO任正非  截图/techtaffy.com

但特朗普不希望中国企业进入欧洲市场。因此,他不仅公开支持英国脱欧,而且极力阻止华为等中国企业在英国通讯行业发挥作用。

但特朗普面临的问题是,英国经济实力削弱违背两大社会力量的经济利益。首先,它违背英国工人阶级的利益,因为英国经济实力削弱意味着生活水平下降。英国脱欧势力公开支持对工人社会保障较少的经济模式,英国劳工运动是极度地反对特朗普的。其次,特朗普的政策违背英国大企业的利益,特别是那些与欧盟有业务联系的企业。比如, 捷豹路虎和空客等大企业发布警告称,英国脱离欧盟经济体系将令他们的利益受损。

英国企业与政府意见严重不合,这给英国企业支持的主要政党——保守党带来了严重的危机。

中国的利益显而易见:

●英国与欧盟的距离越近,无论是作为欧盟政治结构的一部分,还是作为其经济结构(关税同盟、单一市场等)的一部分,就越有利于中国。因为这样英国将越少依附于美国,且更愿意充当中国进入欧洲市场的桥头堡,进而实施增强英国经济实力的政策,这也是英国致力于打造中英关系“黄金时代”这一理念的初衷所在。

●英国与欧盟的距离越远,那么其将更依附于美国,也将更敌视中国。认为英国脱离欧盟会因经济实力受到削弱而对中国更为友好的部分中国人,是没有认识到政治比经济来得重要,这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在特朗普看来,支持英国脱欧只不过是他对付中国的一种策略而已,而英国与欧盟的距离越远,将会使得英国的经济利益越依附于美国的经济利益。

工党保留英国欧盟成员国资格或留在欧盟经济体系内

上文对保守党的形势进行了分析。但中国人民可能会惊讶地发现,中国改革开放在工党反对英国脱欧的斗争中,发挥了一些作用。

原因在于,由于英国资本主义的历史影响力,直到19世纪末英国而非美国一直都是世界超级大国。英国工党在欧洲社会主义政党中几乎是独一无二的,马克思主义在其创建过程中并没有发挥重要作用,反而是非政治性工会和宗教意识形态发挥了更为重要的作用。

崇尚帝国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政治保守派,在英国总是很有市场。但这也意味着,从第一次世界大战起,随着英国资本主义的衰落,工党内部的进步潮流并没有树立连贯性的意识形态 ——西方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纯粹是宣传口号而已,完全无法预示未来。

鉴于此,英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共产主义者所起的作用,总是比他们的人数超出许多。因为20世纪20至30年代与二战期间,工党和工会中有许多共产党的追随者;20世纪60至70年代,共产党通过工党在工会中拥有了强大的影响力。工党当今的领袖杰里米·科尔宾并非马克思主义者,而是一个崇尚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对工党政策的影响很大,是因为他们比工党内部的“非意识形态”势力更能看清形势。

从历史角度来看,在英国历史上占主导地位的马克思主义力量是与苏联结盟的共产党——亲华的马克思主义,但力量非常薄弱。苏共的政策是在苏联内部建立一个相对孤立和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而非像中国改革开放那样面向世界经济。同时,英国亲苏的马克思主义势力倾向于在英国内部建立相对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因此对欧盟成员国持敌对态度。这种矛盾的结果是,这些势力与亲美势力立场一致,试图让英国脱离欧盟,但由于亲美势力远比亲苏马克思主义力量的残余势力强大,后者实际上帮助了亲美势力。

中国依据以国际市场为导向的改革开放理论框架,给出了相反的结论:英国应保留欧盟成员国资格。这一立场也符合中国自身利益。

因此,围绕英国脱欧,形成了两派:

●支持脱欧的亲美势力与作为打酱油角色的亲苏马克思主义力量的残余势力;

●主张保留英国欧盟成员国资格或留在欧盟经济体系内,即使保留欧盟的政治结构,即软脱欧/不脱欧,这代表英国企业、工人阶级、认同中国改革开放的马克思主义势力等很大一部分人的利益。

英国会否成为欧盟的附庸国?

最后,尽管特雷莎·梅早前与欧盟达成的“附庸国”协议在议会上因遭受英国历史上最多票数反对而被否决,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样的协议或者类似的协议不会卷土重来。英国议会的投票只能决定类似英国脱欧公投这样不太重要的事件的结果,而不能决定最重要事件的结果。最重要的问题是由金钱、权力和庞大的社会力量所决定。保守党政府提议的“附庸国”方案,也绝不是2016年英国全民公投的初衷。

相比其他国家来说,目前的脱欧危机给中国带来了更多机遇。如果英国与欧盟彻底决裂,那么英国对中国的兴趣就会降低,因为其将不再是中国进入欧盟市场的桥头堡。英国正陷入二战以来最大的危机,英国实现“软脱欧”将更有利于中国,或者说,英国成为欧盟的附庸国更有利于中国。如果英国不脱离欧盟,那么目前的形势不会有实质性的改变——英国仍将是中国进入欧盟市场的桥头堡。如果英国只是名义上的脱欧(BRINO),那么英国有可能像受伤的动物一样承受自残的苦果,而这有利于中国企业与中国政府加强谈判地位。

罗思义观察者网特约作者,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观察者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