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宜兴紫:自力更生是我们民族的精神脊梁

2019-01-06 17:43:00 作者: 宜兴紫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对于中国而言,自力更生的精神应当成为我们自觉的独立的国策,不是权宜之计,更不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后选择,实在应当将其视为一种主动的、坚持不懈的安身立命之本,也是我们民族的精神脊梁。

3、  

自力更生是我们民族的精神脊梁

作者:储贺军

习主席在新年贺词里,两度提到“自力更生”。时隔经年之后,自力更生精神再次回到了具有历史节点性质的文献之中,并给予很高的地位,实在是令人鼓舞,令人兴奋,令人向往的事情。对于中国而言,自力更生的精神应当成为我们自觉的独立的国策,不是权宜之计,更不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后选择,实在应当将其视为一种主动的、坚持不懈的安身立命之本,也是我们民族的精神脊梁。

第一,全心全意地相信人民的力量

自力更生,就是依靠自己的力量,重新获得生命,重新振兴起来。自力更生的精神基础在于相信广大中国人民的无穷力量。自力更生这一重要理念,原本就是我们民族固有的一种精神,是一种积极向上、勇敢进取的精神。回溯到久远的过去,《中庸》里说过:“诚者,自成也;而道,自道也。”,在近代,孙中山也曾在《中国问题的真解决》一文中提及“自力更生”。

在现代中国,真正把自力更生的原则和理论说透,并将自力更生视为一种基本国策,且真正付诸实践的是毛主席。“我们的方针要放在什么基点上?放在自己力量的基点上,叫做自力更生。”(《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自力更生的精神,特别是在现代社会当中,是中国人在今天这个世界上,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法宝,也是中华民族追求全体人民福祉的最重要的基础性素质。

自力更生精神的核心基础是相信人民的力量。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是中国的十几亿普通民众,最普通的民众才是社会主体。只有唤醒普通民众,才能实现社会进步的目的,达到民族预定的目标。外部环境固然重要,但是,内部民众才是中华崛起的最重要的力量。自力更生精神的落脚点就是普通民众,依靠全体民众的创造力和实干精神,去克服一切困难,去争取胜利。

中国人民吃苦耐劳,具有强烈的上进心和奋斗精神,有着依靠自己实现民族复兴梦想的必然要求。在过去5000年的历史中,中国人民从未向外族入侵者屈服,相反,中国人民以其强大的精神和文化力量,最终征服了入侵者。相较于西方崇尚的考古理论,依靠几块来路不明的遗迹碎片,支撑起来的古希腊文化,中国一部《二十四史》的翔实历史记忆,就使得中国人民很难低下头,去给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充当打手或跟班。这也就决定了中国人民一定要坚守独立自主,绝不愿意给任何国家或民族当二当家的。

这里讲的人民是指普通大众,指的是最平凡且又是为数最为众多的那个人群,与这个人群相对应的是资本界精英和自以为有文化的知识界精英。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一些有钱的人和一些有知识的人,从内心深处看不起普通民众,这是非常错误的。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这种思潮并非这些人的独创,而是源自西方文化的一种极为错误的习俗、理论和思潮。资本和文化精英与大众的隔离和脱节是西方文化中的常态,也是在全人类范围内,除中国传统社会之外,全世界任何其它文化类型和社会类型都未能解决的问题。

“朝为牧牛郎,夕登天子堂。”不仅仅是一种社会理想,更是中国社会的现实。这种文化传统的体系和理念的重点,不仅仅是具体个人的发展和人生轨迹的变化,重点在于中国社会打开了芸芸众生与社会治理层和骨干层的通道,是制度性的文化特征体现。相信广大人民的创造力和推动社会进步的巨大潜力,并使人民的力量充分展现在社会舞台上,这才是自力更生精神的核心和基础。

第二,实行自力更生国策的物质条件和制度优势

在现代社会中,全世界真正具备自力更生精神的民族并不多,像中国这样,既具备自力更生的精神基础,同时又具备了践行自力更生国策的物质条件和制度优势,并且拥有广大的经济战略迂回空间的国家,更是凤毛麟角。

在全世界,我们是地域第三大国,但目前的宜居面积并不比印度大多少。广阔的西部地区,特别是新疆、甘肃,只要解决了水资源和交通问题,具有很大的扩展空间。这一项决定了中国有效投资的空间很大。我们是人口第一大国,具有广大的扩大内需的潜力,仅扶贫一项,就可以大幅扩大消费,并且具备了使当地经济从财政负担变为财政贡献的可能性。这一进一出,从负转正,使我们的发展空间大大增强。这一项决定了有效内需的发展容量很大。

不少人总是在谈论或曰病媾中国的种种落后现象,从地理条件到公民素质,但这些并不能说明我们前途渺茫,只能说明我们的潜力巨大。日本在其GDP数字位居全球第二的时候,日本国内的每一寸土地,几乎都已经达到了相当水准的发展;而中国超越日本成为新的GDP第二大国若干年之后,还在为一部分人的温饱问题继续努力,全国除了沿海地区和大部分省会城市外,还处于相对不很发达甚至很不发达的程度。所有的“不尽如人意”和“技不如人”都只能说明中国努力奋斗的空间还很巨大,万里长征才刚刚走了第一步。

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针对中国的唯一实质性优势就是科技水平。从世界第二到世界第一,起最关键作用的,就是科技水平的进步,及其反应到具体产品和制造方式上的改进程度。从历史上看,即使是在前科学时代,中国人就已经在诸多技术领域颇有建树了。《天工开物》就是前科学时代的产物,还有其它的种种大型工程项目,比如长城和大运河,都是很好的证明。中国人并不比其它任何民族笨,我们也有两只手和一个大脑,在开发实用新技术这一领域,中国人只要努力并相信自己的力量,有可能在一个不长的时间段内,赶上并超过美国。

美国现在总是指责我们盗窃它的知识产权,对此,我们大可坦然面对,这种指责是科技领先者对于追赶者的标准化、制式化批评。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是两个,一是后发标志,在西方社会内部(包括脱亚入欧的日本),科技领先者对于后进者的盗窃指责从未终止过,被领先者骂得愈猛烈,愈加说明领先者对于追赶者的恐惧;二、时尚引领权,西方特别是美国由于积累两三百年的物质优势,它们的创新产品乃至文化成为全世界的标杆,新技术的应用,新概念的提出,都操纵在它们手中,别人只能跟从。当我们最大限度地利用国内市场和空间,做出更多的高铁、5G、乃至在月亮背面着陆等西方做不到的事情之后,我们就会逐渐成为科技领导者,时尚引领者。到了那时,就轮到我们指责西方窃取我们的技术了。

使中国奉行践行自力更生国策的一项重要保障,是中国独一无二的政治体制。在目前正在进行的贸易战中,美国人最为忌恨的就是中国的制度,最希望中国更改的也是中国的制度。其实,在美国人的咬牙切齿之间,人们更多地听到的是嫉妒。美国总统要是能够有实实在在的美国国家治理权,美国就根本不必担心中国的威胁,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力量的消涨,中国的制度优势将得到更大的体现。而这种制度优势,既是自力更生精神的产物,又是自力更生精神的保障。

5、

第三,对外开放与国际环境

近三百年来,世界的确是西方主导的,但纵观人类全部历史,西方主导的阶段只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个异类。无论西方如何粉饰自己的古代史,在西方主导全球之前,西方曾是贫瘠之地,人类文明的主要发达地区是西亚和东亚。西方借助科学崛起之后,迅速用武力征服了全球,并把其价值观体系树立为主导观念,在此过程中,西亚不堪一击,中国几乎被击垮。到了今天,中国成为唯一一个在文化形态上,可以和西方文化对峙的民族。

已经习惯于胜利和征服,且充满的文化自豪感和优越感的西方,特别是美国,绝不情愿让中国发展崛起,实现民族复兴,成为全世界的领先者。在中国相对比较弱小的时候,美国将中国视为一个解决西方内部矛盾的一个外部因素,但是,当中国开始变得真正强大的时候,美国立即将中国视为西方世界的文化体系、价值理念和经济制度的威胁。对于这一点,必须有清醒的认识,中国的继续发展,已经很难再得到来自美国的外部支持了。接下来的阶段,中国只可能面临美国的围堵和刁难,在这种严酷的外部国际环境下,除了自力更生,中国没有其它的路径可以走。

鲁迅先生并没有严格区分“拿来”与“拿来主义”,现在看来,“拿来”没有问题,但“拿来主义”问题多多。“拿来”就是主动地对外开放,自己根据自己的判断力决定取舍,但是,“拿来主义”就有可能导致“等靠要”的错误做法,并由此演化为“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的懒汉思想了。我们需要通过对外开放,获得与西方国家互通有无,教学相长的平台与渠道,但是,在拿来之后,我们必须对于舶来品进行研究和升级,实现舶来品的本土化和研究改进型,最终造出更好的产品。自力更生要求我们从思想上做到独立自主,不能有“等靠要”思想,要加强技术消化。中国文化历来具有宏大的包容性,“拿来”不是让我们简单地成为西方的一个市场,而是要把好的外来物品或理念,转化成为我们自己精神和物质文化体系的一部分。

有些人在杞人忧天,担心我们奉行“自力更生”的国策,会引发新的东西方冷战。在当今的世界上,如果没有欧洲的倾力参与,全球范围的冷战是不大可能发生的。欧洲是美国的盟友,也会参与一些美国的对华指责乃至制裁措施,但是,欧洲更多的在应付美国,表示一下态度而已。其背后的原因在于西方文化中的逐利特性和重商主义理念,只要有生意做,何必冷战?欧洲在政治上不统一,经济上问题颇多,中国的投资对于它们很重要,中国的市场对于它们也很重要。它们的技术积淀也是它们与中国来往的重要资本和筹码,同时,欧洲也对美国的霸道作风时有不满。故此,欧洲全面跟随美国对中国开展冷战的可能性很低。

自力更生精神与对外开放理念是并行不悖,相辅相成的,也就是“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的方针。问题的核心在于,当我们“拿来”西方的产品时,首先要有自己的分析判断,不能被动接受,其次要坚持消化吸收,不能完全依赖。

第四,中美贸易摩擦的核心问题

中美之间是否达成协议,何时达成协议乃至达成什么样的协议,似乎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实质性问题在于切勿忽略中美之争的长期性和深刻性。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与贸易本身关联度很有限,贸易不平衡只是个噱头。如果美国仅仅纠结于贸易赤字的问题,美国就应当开放所有的高科技和军工产品,让中国毫无限制地购买美国货。果真如此,在一个不长的期限内,中美之间的贸易差甚至会发生逆转。

但美国很难这样做的,因为美国最为担心的不是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而是中国会变得比美国还要强大。特朗普现在对中国提出了很多要求,这些要求看似纯商务,但件件都是可能涉及制度层面的内容,其中可能对于中国“自力更生”国策造成致命伤害的也有很多。故此,在中美贸易谈判中,中国可以对于很多技术性问题保持灵活,但涉及自力更生的基础性制度,一定要坚持原则。

美国的谈判代表常常会信口开河、口吐莲花,把一些常识性的国际贸易问题偷梁换柱,使之成为制度性问题,而且他们从不在乎自相矛盾、前后相左。

    · 零关税、零补贴、零壁垒和对等原则,这些都是确立经年的国际贸易常识问题,并且早有定论和惯例,也是各国为建立新的国际贸易秩序而既定的努力方向。但是,到了特朗普及其团队口中,就变成了他们可以任意扩大其定义内涵的大棒。比如,减少对国有企业的“补贴”,可能就会触及国有企业与国家的关系,“壁垒”可以扩大解释成为任何跟自己不一样的体制,“缩减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的议题,可能直接触及国家体制问题,对等原则就可能会涉及以谁为标准的问题,从而引申为国家主权问题。

    · 在知识产权领域中,美国正寻求将知识产权的保护对象扩展到保护ideas,也就是想法和思路,这是绝对不可答应的,也是和西方自己建立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相悖的。

    · 在国家安全范畴内,美国一反其当年的对华说教,无限制地扩大其内涵,使之成为遏制中国的手段。在上世纪80、90年代,美国对华出口大量的通讯、软件产品,当时,不少中国的学者和技术人员就曾指出,我国全面依赖欧美的通讯、软件产品,将构成严重的国家安全问题。但是,这些学者的观点曾经受到美国和中国两方的压倒性指责,并被贴上僵化、保守的标签。现在,中国的通讯产品已经具有了一定的竞争力,想进入美国,却遭受到了来自美国的同样的国家安全禁令和阻碍。

    · 美国已经并可能继续对华关闭其本土市场。比如在基建领域中,中国本来是具备很明显的比较优势的,但是,美国至今不把这块蛋糕切给中国。中国基建的质量、速度、性价比都是全世界最好的,而美国人的基建水平和竞争力实在难以恭维,常常闹出修一座过街桥要1000万美元,或者仅仅在南部修一个边境墙要56亿美元等笑话。对此,中国人也不要对于美国的基建项目过于期待,把国内的基建搞好,在第三世界的穷国搞几个标志性项目,让美国人自己的品味。

美国和中国的许多亲美派时常嘲笑中国的自力更生精神,把自力更生说成是僵化、落后、封闭的观念,其实,是他们完全没有理解什么叫自力更生。他们总是在指责中国人不懂美国,可从不提及美国人对中国完全无知。指望美国人了解中国不太现实,他们似乎永远搞不懂中国,中国只能做好自己。让我们充满自信地挺起自己的精神脊梁,清醒地认识外部环境,对于时局发展的脉络和方向保有准确的判断,自力更生地去走自己的发展道路。

2019年1月6日记于西山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