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任志刚:混乱只对外寇有好处,对中国大众没有好处

2018-12-28 19:07:57 作者: 任志刚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有人歌唱民主是认为民主可以带来自由。其实普通美国人只是被资本雇佣的打工仔,怎么会是自由的呢?在美国真正自由的只是少数金主。相对于频频轮换的政党,强大的财团却是终身制和世袭制的。

混乱只对外寇有好处,对中国大众没有好处

有人歌唱民主是认为民主可以带来自由。其实普通美国人只是被资本雇佣的打工仔,怎么会是自由的呢?在美国真正自由的只是少数金主。相对于频频轮换的政党,强大的财团却是终身制和世袭制的。多党轮换体制下的政党根本不是财团的对手,这是财团们控制着的游戏。他们绝对不愿意让一个政党强大到可以组织起民众的力量,那样他们就不好控制了。

美国的未来有这样几种可能:

一个是国家破产;

一个是国家分裂;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走向原教旨主义。

在经济学意义上,美国早已面临“国家破产”的问题,因为美国的总负债已经达到国民生产总值的三倍以上。美国之所以现在还能支撑,主要是美国拥有世界货币的铸币权,可以向全世界转嫁危机,这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美国已经破产的真相。

现在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美国资本集团玩弄世界经济的秘密,这样一来,美国资本集团玩弄的金融魔术已经玩不下去了!美国破产的问题已经实实在在地展示在世界各国面前。

其次是美国有可能会分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获得连任后仅仅一周,美国的50个州已有66万民众签署请愿书,请求白宫允许他们的州从联邦中分离出去并成立新的政府。多数人认为这呼声只是美国人向政府表达不满的一种宣泄,然而谁能保证这分裂的小根苗不会长大呢?

美国分裂的根源来自它基因层面的自由主义。一战之后美国的战略就是分裂世界,今天已经硕果累累。到冷战结束,苏东阵营解体,全球国家数量已经接近200个。更多的小国家的出现有利于美国的霸权,但是,自由主义是一把双刃剑,可以伤人,也难免自伤,这是因为美国根本就不是一个民族国家而是一个由移民组成的利益集合体。

未来美国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走向原教旨主义。美国本来是政教分离的世俗国家,然而这些年却有一种很明显的倾向,就是宗教势力大增。

美国人在走向衰落的情况下不可能通过加强政府权力来保持领先,这时候最可能的选项就是强化宗教意识,这样美国的政治将走向宗教化。

那么,美国有没有可能走出危机呢?这才是鼓吹美国政治先进的人们最有信心的地方。美国过上几年换上一个总统,就可以改弦易张,所以一些人就认为美国政治有自动纠错的能力,我们要说这只是错觉。

自从美国领先世界之后,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经济规模达到过美国的一半以上,无论是前苏联还是日本,在他们最辉煌的时候也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但是今天中国已经在稳步逼近美国,这对美国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危机。美国真正的问题在于美国已经将产业经济转变成了虚拟经济,当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美国产业出现空心化趋势。这个趋势导致美国出现危机,面对这个危机美国怎么解决?现在美国还能回到原来的产业经济上么?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美国在科技、经济、军事等领域都领先于世界。支撑美国科技领先的是经济,支撑美国经济的是军事领先,支撑美国军事领先的也是经济。这个游戏美国人很高明地玩成良性循环,但是也有可能变成恶性循环:当美国的经济不支撑军事,军事的绝对优势就会丧失,军事优势的丧失就意味着霸权红利减少,红利减少就会影响军事和科技的投资,就会形成恶性循环。这个趋势和美国的各种优势无关,要知道美国今日各种优势都是建立在良性循环上的。一旦良性循环变成恶性循环,美国国内矛盾就会激化。过去美国多次用战争将国内矛盾转移到世界其他地区,未来的关键在于这一招还能不能奏效。

人类社会尚未找到一种通用的方式来保障社会的进步,相反所有的努力和尝试都是双刃剑。政治的核心就是财富的分配,经济的核心就是财富的增加,军事的核心就是保护或是掠夺外部的财富,文化的核心就是财富的享用。

美国最大的问题是财富过度集中,我们知道美国实际上是最早移民美国的数百万地主的国家,这些人是美国的基础和真正的主人。但是这二百年来,美国一直是成长着的,所以后来者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至少美国梦就是表示总会有人能进入富豪的圈子,不管这个比例有多么的小。这种机会和努力使美国产生了一个巨大的中产阶级,形成了美国最具特色的橄榄形社会,一定程度上掩饰了美国的真相。但是随着美国的经济逐渐向金融经济转化,财富快速向1%的人的手里集中,又一次暴漏了美国的本来面目,那就是美国只是1%人的美国。

有人判断,如果美国继续这样下去的话,美国将失去影响全球的能力。更重要的是,美国将会失去重新获得这种能力的机会!因为这是由美国社会的结构决定的。

西方社会至少可分为五元:金主,君王,教会、贵族、市民。

他们是一种互相制衡的关系,所以妥协就成了习惯和必须。西方启蒙之始是太落后,被东方的文明成果激醒之后发展又过快,没有时间和可能去整合,尤其是美洲大陆等生存空间的扩展足以消融欧洲社会各种矛盾的激化。

欧美这样一种多元的社会,是西方特有的,于此相匹配的是他们的议会政制。这个传统很久了,至少有七八百年的历史了,多元社会的妥协传统导致多党制得以在欧美实行。

西方政治发明“宪法”和“宪政”,本身就是多元政治势力之间妥协的产物。说白了在欧美谁也灭不了谁,就需要一个商量和讨论的机制。诸侯林立的西方世界,打来打去,没有一个君王、贵族、教皇、或市民能将西方社会统一起来,最后只有大家妥协,要不然这日子没法子过。这也是金主最终能控制社会各方力量,或者叫金主能引导各种力量向着赚钱的方向猛跑的主因。

西方的民主游戏实际上是富人阶层操控大众的游戏,由于历史的原因,西方存在一个超然于政权的金融资本财团,他们搞了一个平衡各种力量的游戏,把难以完全控制的各种力量限制在一个确定的框架内。欧美之所以能做到换个总统不影响社会大局,因为有高于总统的力量稳定着局面。而在非欧美的其他的二元社会里,民主选举就变成了权力斗争,很容易演变成动荡和分裂。这道理不难明白,台湾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我们强调制度不是文字功夫而是各种力量的制衡。

美国民主制度的本质是一群相互独立的殖民者为了共同的利益团结起来,共同去掠夺和殖民落后民族的组织体系。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是一种较为自觉的组织,这个组织一定设置了较为清晰的利益分配方案。而广袤无垠的美洲大陆给殖民者提供了无限的可以扩展的空间,所以殖民者内部的矛盾从来没有激化过。所以在美洲一开始几乎没有政府,各级政府是逐渐建立起来的,主要是起着仲裁者的作用。

西方谚语说:“狼还互相撕咬么?”说明规矩和妥协在遍地狼牙的社会的重要性。大众选举这个游戏在美国就玩得转,换个地方就玩不转,其关键就在于美国与其他国家的社会结构不同,而美国人对此是心知肚明,这也是美国人热衷于免费向全世界推销自家体制的关键原因。

说美国好的底气来自美国的富有,但是美国的富有源自美洲辽阔的土地,来自工业和科技进步,来自殖民掠夺和战争,而不是什么民主政治。

民主和富裕是不相关的两个系统。资本原始积累的手段是相同的,例如掠夺、贩奴、贩毒、矿产、石油、商路或航路上的要地等等。

世界的历史已经表明,民主体制应付战争、经济、自然灾害的作用不大,而长期发展战略的制定和实施在选票政治之下更是毫无可能。再者说,所有的发达国家都是先发达之后,由于获得金钱的人们对政治权力的追求,在金钱的力量和原有的统治者之间或是战争或是妥协而形成。我们今天能看到的民主体系,无一例外,也就是说没有一个国家是先民主后发达的。

我们赞成这样的观点,就是民主体制只是刹车系统,而不是动力系统。

西方民主制度所选举产生的政客需要立刻兑现自己的承诺,所以不可能拥有长期思考、策划和持久地朝着确定方向努力的能力。落后国家的人民要的不是两个坏蛋中选一个不是最坏的政客,而是能够带领人民进步的领袖,这个领袖要能够给人民带来长久的福利,长期的福祉比选票重要。

民主是一种人为设定的理想状态,需要很多条件来支撑。多数人的意志中不可能有长期利益,而人类社会的竞争已经到了国家层面,国家层面的竞争只能是看哪个国家更具有长期战略以及实施长期战略的能力。所以美国在全力向外国推广民主的同时,却致力于加强自己国家的权力。

混乱只对外寇有好处,对中国大众没有好处

有人歌唱民主是认为民主可以带来自由。其实普通美国人只是被资本雇佣的打工仔,怎么会是自由的呢?在美国真正自由的只是少数金主。相对于频频轮换的政党,强大的财团却是终身制和世袭制的。多党轮换体制下的政党根本不是财团的对手,这是财团们控制着的游戏。他们绝对不愿意让一个政党强大到可以组织起民众的力量,那样他们就不好控制了。

最近有人说,要争取一个好制度,很多人都叫好。只不过很少有人问,好制度在哪里呢?英国人搞了个君主立宪制,美国人搞了个两党轮流制,英美都不一样,是不是两个都是好制度呢?

台湾同胞怕我们不认识民主是个什么玩意,花了十数年的时间来展示,丑末净旦生挨个上台表演。政客们为了拉选票竞相许诺,不惜割裂种群,也不怕社会动荡,根本不顾忌经济滑坡,这让我们大陆民众有了一个最好的参照系。

其实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好制度是怎么来的。我们说人类的一切发展都是各种力量角逐的结果,制度更是如此。制度就像靴子,是不是舒服只有自己知道。而能肯定的是别人的鞋子一定是不合适自己的。我们常说每个国家的人口地理历史都有差异,地球上没有相同的两个国家。更不会有哪个国家的靴子适合中国,因为这世界就没有我们中华这样的大块头,也没有人有资格规定我们穿什么样的鞋子。穿鞋子是要走路的,走什么样的路对中国这样的块头来说,是生死大事。制度是我们的根本,属于底线,是不可触及的。

复兴途中的中国人会逐渐恢复自信,这种自信源自我们的近现代史能够逆转,也源自我们的古老的历史。

从商鞅的分家单过,到汉武帝的推恩令,中国的政治制度早就是千年老精了。什么能凝聚力量什么会削弱力量那是门儿清,中国人两千年里研究的就是这个。西方人对自然的理解比我们强了几百年,但是要论对人性的研究,我们中国人才是最透彻的。

中国中央集权的大一统体制,在某一个阶段可能会起到压迫本国人民的作用,但它总体上是一种很高的政治智慧,尤其是在民族矛盾上升到主要矛盾的时候,往往起到积极的正面的作用。今日中国的中央集权制度正起着组织全民族力量的作用,成为经济和工业化进程中落后的中国逆转和复兴事业的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我们应该自信能产生复兴的力量就表明中国有远比欧美先进的政治制度。

西方人的历史太短,所以没有办法沉淀出我们这种制度。在他们的历史上,权力从来是恶势力,所以资本家占据上风之后一直试图限制权力。我们中国人认为权力是为大众利益服务的,甚至连古代中国皇帝其至高无上的权力其实也受到特殊的约束,这是西方人无法理解的。

中国人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深刻地探索过这个问题,最终用五百年的战争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中国政治制度保持了两千多年。近百年来中国共产党补齐了这个制度的最后一块短板,形成集权与大众之间密切联系在一起的组织结构。

这三十年来简直就是以否定的方式在验证这个制度,参照系分别是西方制度,苏联解体,日本以及四小龙特别是台湾的选举实践。世界政治舞台上演了各式各样的戏剧,最终证明了我们现在的“选拔+某种形式的选举”模式的先进性。

最近一些年,美国向全世界输出“颜色革命”,闹得非洲、西亚一片狼藉。然而美国人最期盼发生混乱的地方是中国大陆,却是泥牛入海无消息。美国人花费了无数金钱,培养了巨多的走狗,却在大陆掀不起任何大的风浪,感觉甚是惊异。其实是美国人忘性太大了,他们忘了几十年前是中国向外输出革命搅和欧美。今日美国人高喊的自由平等民主人权,在中国早就预演过了。

平等的思想早已深入到每个中国人的心里,自由民主的狂欢之后的一地鸡毛也使得中国人早就逆反了这种无序的游戏。说到人权,什么样的人权比得过生存发展和享受劳动成果更有吸引力呢。可想而知,经过文化革命的大预演的中国怎么会对美式选举这种小儿游戏感冒。

中国梦是靠着鲜血、汗水和眼泪滋养大的,这种艰苦吓坏了很多人。很多人就以为中国没有前途,想方设法跑出国。这些出国去寻找民主自由的人们最终会发现搞错了方向,这些人也不动脑子想想,人家白人的家园怎么会是你的天堂?没有政治权力的人算是正常的人么?所以我们要说出国是没有出路的,中国人唯一的出路就是建设好自己的家园。

今日中国所有的鼓噪民主自由的人,都是试图分享政治权力的富人及其附庸。我们承认这种欲望和冲动是正常的,有钱想权力和饱暖思淫欲是一回事。只是仅仅多了几文钱就试图染指政治,这真的是太小看政治了。任何政治权利都是力量的角逐,没有力量的支撑,光是吆喝只能制造混乱。混乱只对少数野心家有好处,对外寇有好处,对中国大众没有好处。所以我们不能接受混乱。

我们提请鼓吹西化的和鼓吹革命的人都注意一个事实,就是大英帝国今天依然保存有千年王室。这说明什么?有谁能否认英美称霸世界与他们内部的稳定无关呢?

所以我们更倾向认定内部稳定向外扩张是英美称霸世界的主因,而不是什么民主选举的政治制度。引进美国民主制度后的国家产生社会动荡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美国的民主政治游戏还是留给美国人自己玩吧。这是一枚毒蛇胆,带给其他民族和国家的只能是伤害。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子任书院”】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