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四月观察 / 正文

司马南:“不该改不能改的,坚决不改”及其它

2018-12-20 10:49:39 作者: 司马南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应该改的,能改的,当然坚决改。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说的办。不应该改的,不能改的,那当然就不改啊。

“不该改不能改的,坚决不改”及其它

 司马南

多维新闻:司马先生,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12月18日召开了纪念大会,习近平也发表了讲话。在讲话中,习近平一开始就谈到了“前三十年”和文革。以您的观察,对于“前三十年”,这一次的表述有何变化和不同?

司马南:这次表述240个字的内容,较之以前,有了比较明显的变化。

我认真数了一遍,连同标点符号在内,一共240个字,对1978年以前的历史作出了高度概括。

创立了……完成了……建立了……确立了……实现了……句子很短,但是意味深长,涵盖的内容很多。尤其是这句,你来看啊,“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这是什么意思啊?这就是我以前接受你采访的时候多次讲过的,“元理论”、“根理论”,基础性成果,一切由此而发端也。习近平说得更明确,谓之“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这话若让老百姓说,可直接翻译成“开天辟地”,“老爷子打底儿”,“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关于1978年以前和1978年之后的关系是什么,习的回答简洁而明确:1978年以前为“新的历史时期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宝贵经验、理论准备、物质基础”。改开的经验是从前三十年来的,改开的理论准备是在前30年完成的,改开的物质基础也是在前30年打下的,那还说啥呀?若彻底否定之,何来后40年?习在这里体现出了很高的政治智慧,如此概括之,易为全党全社会所接受,由此而形成共识。

2、

当然为了安抚情绪,为实事求是地概括历史,亦是为了与《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相衔接,讲话用了16个字陈述问题:“在探索过程中,虽然经历了严重曲折”,数数是不是16个字啊?加上这个逗号,应该是17个字。这17个字可以解读出如下信息:

第一,正视而不是回避“严重曲折”。

第二,曲折是严重的,不是一般性的。

第三,“严重曲折”是在探索中发生的。

第四,与其此前曾经讲过的“探索中的失误”定性相一致。如果说“探索性的失误”是对导致曲折的原因作出解释的话,那么严重曲折就是失误的具体结果。

多维新闻:在总结改革开放经验和教训的过程中,不能不提到毛泽东时代,习近平此前说过“前后两个30年不能相互否定”,但被很多人误解为是在为毛时代辩解,再加上后来出现的教科书“弱化”文革,也加重了人们的猜测。对于前后两个三十年的辩证关系,您怎么看?

司马南:“弱化文革”一类报道,是没事儿找事儿,专门挑事儿的。改革开放都40年了,文革过去多少年了?难道今天要“强化文革”吗?40年前邓小平有个原则就叫“团结一致向前看”。

在改革开放40周年庆祝大会上,习近平的讲话很好地处理了这个问题,表现了高度政治智慧,这也是我们党领导集体成熟的具体标志。

习近平提到了毛泽东,提到了邓小平,提到了江泽民,提到了胡锦涛,你仔细看,仔细听,每个人都讲了一段,翻着历史功位牌讲述列祖列宗开疆拓土共济世业,给人以厚重的历史感,除了毛泽东,其他人都是功绩陈述,只有毛泽东时代有“严重曲折”一类措辞,其实每个人的时代都有过错,甚至严重性过错,但在庆祝改开40周年大会上,单讲了毛泽东的问题,我想这是和以往40年当中“三七开”一类的历史定论的习惯性影响分不开的。或也说明,外界舆论指习为毛时代辩护的说法不成立。

至于什么文教科书“弱化文革”,我不同意这种说法,即使存这么一件事儿,与十八大之后的中央领导集体对于历史问题的认识,也不能划等号,教科书是细节问题,措辞是教材编写者的意见,绝不可能上升到中央委员会的高度,不同质的不同层级的问题,不能放到一个层面上来讨论。教科书的措辞之所以变成了一个问题,非因中国发展道路政治导向出现了什么新情况,而是一些头发比我还白的,文革中受到冲击的,仇恨入心发了芽的,老眼昏花不肯向前看的老脑筋,死活不肯融入新时代的结果,当然有些舆论推波助澜,也是其中原因之一。

多维新闻:再回到改革开放40年的话题,此前在11月中旬召开的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习近平表态称:“要注意从历史、全局、战略的高度总结四十年改革开放成就和经验,突出时代性、思想性、实践性。要坚持问题导向,对一些带有共性、规律性的问题,要注意总结和反思,以利于更好前进。”在您看来,昨天的讲话,有提到哪些“共性、规律性的问题”?

司马南:昨天听完讲话第一时间,我有一个评价,“就其历史地位而言,此讲话不亚于另外一个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此说法显然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之所以这样说,一是因为讲话的权威性,二是因为讲话在改开40年这样一个极其重要的时间节点上,三是因为中美贸易战大背景下,中国的外部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则讲话主题是40年,但事实上是从1921年中共破茧而出讲起,乃至从1840年中国近代史演绎讲起,一直讲到“两个100年”,这样一个时间的跨度,那么多复杂的内容,紧紧围绕着改革的主题,讲话不能够有大的历史观,不能没有强烈的主体性,不能没有历史的大局观,不能没有对未来的远眺瞻望,不能不体现习近平“注意从历史、全局、战略的高度总结四十年改革开放成就和经验”的意思,我看在这一点上这个平实的讲话,该有的意思都有了,重复了很多老话,但也有一些新话,有些老话新话揉在一起,表现出了新意。

中国语言博大精深啊,同样的话在不同的背景下讲,变化一个次序改换一个组合,就是全新的意思。我举个例子,比方说摸着石头过河,强调要继续摸着石头过河,但同时强调,“摸着石头过河要与顶层设计相结合”,看看,这两句都是老话吧,两句老话结合在一起,有了一个新的意思。如果说“摸着石头过河”体现的是实践是探索,是“工具理性”的话,“顶层设计”则是强调理论的引领作用,强调哲学的思辨力,强调辩证法原则的贯穿。

这个报告,听话听声锣鼓听音儿啊,之所以听来并不枯燥,究其原因,时代性、思想性、实践性、问题导向的叙述论证方式可能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不是对空彩弹放花,不是漂亮话堆积,也不是煽情的小文艺小清新,而是扎扎实实论述具体的问题。特别是讲到一些共性的规律性的问题,

改革开放的“四个基于”、一个“伟大的觉醒”,还有“三大里程碑”,都是过去不曾有过的重要的概括。“两建一改”(建党、建国、改开),将改革开放之重要意义,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五四以来,除了建党,就是开国,接下来就是改革开放,带有强烈历史感,冲击力的理论概括,不是秀才们在文字上倒腾来倒腾去开中药铺写八股文,能拿得出来的。

多维新闻:抛开讲话本身,您认为过去40年,有哪些共性、规律性的问题,需要进行总结和反思?

司马南:不是我认为,是讲话认为哪些需要坚持,不是列举了十个方面嘛,的确是都很重要啊。需要指出的是,并非都坚持的那么自觉。有些坚持得不够自觉,坚持程度也不一样,有的重,有的轻,有始终坚持的,有的中间一段不坚持的,有的坚持一段坚持不住了便有所放松,甚至放纵,后来觉得不坚持不行,还是要坚持……

哈哈哈哈,情况是不同的。

要举例子啊,比方说“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不动摇,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动摇”,其实在很多人那个地方是动摇的,有人明确表示什么是社会主义,他都不知道了嘛,姓社姓资连讨论都是违规的,还怎么坚持啊?作为一条基本经验,现在意识到,必须坚持不动摇,坚持十个不动摇,这么讲是可以的,回头来总结,只能这么讲。讲话中的这个说法,实际上是对40年当中一度动摇,一度糊涂,一度放弃,一种婉约风格的找补。

再比方说,“始终坚持保护环境和节约资源,坚持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这一条,至少在有些地方,至少在有些人那里是坚持得不够自觉的,关于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觉悟也是有一个提高过程的。改开之初,一度强调“有水快流”,个别有身份的人情况不明决心大,到处乱放炮,满嘴都是山花烂漫的文学词儿,一度产生了导向性的错误。

有个细节,你是不是注意到了?是纪念改开30周年,还是庆祝改开40周年?

是庆祝啊。

什么叫庆祝啊?

大喜事呗,是欢庆的日子,要祝贺,要表达由衷的喜悦之情。幸甚至哉,歌以咏志,举同庆祝。所以呢,有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大约是因为不太适合这个庆祝的氛围,按说是应该讲一讲的,后40年比前30年有了长足的进步,大学生学的东西,当然比幼儿园小学中学要高级很多,我们要庆祝自己有了大学问。但是比起开国之初前30年,是不是有一些好的东西丢掉了呢?这40年当中,是不是也有一些挫折曲折呢?挫折和曲折到底情况怎么样?

……

多维新闻:习近平讲话中有一句话让外界有颇多猜测——该改的坚决改,不该改的坚决不改。在您看来,什么是“该改的”,什么又是“不该改的”?

司马南:原话是“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这个讲法,我给他点赞。

讲得利落嘎嘣脆啊,绝须拖泥带水。

应该改的,能改的,当然坚决改。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说的办。不在于谁说,不在于以什么样的方式说,而在于内容是什么,改革开放是中国人民的民族觉醒、理论自觉、政治道路、强国途径,不是任何人逼出来的,是中国人民自主决定的,对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有好处的,必须要坚决的走改革开放的道路,全面深化改革。

不应该改的,不能改的,那当然就不改啊。不应该改的,改后会损害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为嘛要改呢?这不是常识吗?

之所以重申这么一个常识性的东西,我的理解是一为澄清误解,二为了回应某些人。直到今天,还有人把中国的改革理解为对社会主义的反叛,进而割裂中国的前30年和后40年,1949年建国之后的历史,是艰辛探索社会主义道路规律的历史,到底怎么弄,中国人民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做探索,但百转千回大河向东,社会主义的原则是不能改的,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是不能变的,共产党的领导是不能改的,要改的,要变的,仅仅是那些与社会生产力发展不相适应的体制机制障碍,要改的,要变的,仅仅是那些影响老百姓福祉,妨碍进一步增强提升百姓生活幸福的体制机制障碍。

至于回应哪些人,嘿嘿,当然是回应那些颐指气使的,自以为有资格做中国人民教师爷的,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中国一切的老爷们。

我有一种感觉,这些特别接地气的,像老百姓聊家常话的句子,或许是演讲者临时加进去的,长时间农村生活的习惯,与陕北农民打成一片的经历,农民田间地头的口头语家常话,不知不觉就溜达出来了,用这些常识性的语言来回应那些颐指气使的居高临下的先生们,我看很合适的,很给力的,极大增强了文章的感染力。谁说老百姓记不住大报告里面的句子,但看你怎么说了,八荣八耻太长记不住,什么精神太程式化太酸文假醋记不住,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一遍就记住了。这是毛泽东语体语态里边常有的来自人民群众的生动活泼的语言。这些话不但会受到人民群众的赞同,且会给人民带来欣欣然的感觉。

多维新闻:在改革开放纪念大会前,外界纷纷认为习近平在“降格邓小平”,中国社会也出现了向左转的迹象。其实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是,邓小平之于改革开放的功绩和意义,是不可能被降格的。您如何理解过去四十年从邓到江胡再到习,他们之间起承转合?

司马南:此前多次和你讲起过,我有一个公式叫“毛平平”,即毛泽东一>邓小平一厂习近平。从1978年到现在,这40年当中,中国领导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如果将华、赵、胡也都算上的话,从毛到习,中间怕不止邓江胡。

但是,大而观之,就像我们坐地铁一样,始发站是毛泽东站,作为奠定现代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和意识形态原则开天辟地的伟人,毛泽东站是始发站,中间有些小站换车头,甚至还有临时停车加水加煤,邓小平站是一个大站,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列车从40年前邓小平站开出,现在依然在稳稳的行进中。

这么说吧,改革开放40年,就是从邓小平站始发,现在又从习近平站开出,中国高铁跑出了中国的水平中国的速度。

余者不论,仅就毛平平而言。邓是毛同时代的人,是毛班子里面办事的秘书长,这个人非常了不起,他务实,有智慧,有见识,也有胆略和气魄。40年前的历史关头,他像李逵一样,手持两把斧子,删繁就简,廓清了历史的方向,一把斧子叫改革开放,一把斧子叫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还有一个中心就是经济建设为中心,这就是邓小平理论的最核心要义。

那些只把改革开放标签给邓小平同志贴上,而把四项基本原则标签撕掉的做法是背离邓小平原意的,也是不符合历史真实的。今天某些人之高估邓小平,让邓小平再次伟大,实是肢解邓小平,阉割邓小平,被藏起来一把斧子的邓小平,不是真正的邓小平。由是观之,声称今天“降格邓小平”,大惊失色什么“中国向左转”,或是因为没有仔细看邓小平这两个标签,或是有意这样干。

邓小平晚年对四项基本原则是很坚持的,两任总书记被换了,用邓小平的原话说,就是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问题上跌了跤子,犯了错误,翻了跟头。邓小平晚年对于改革当中出现的问题,包括一些重大的原则性的问题,他有些重要的思考,却来不及做出根本性纠正,应该说今天习近平的某些做法,正是邓小平晚年思考的政策结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别的什么主义,而是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根植于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现实。现实若此,国际环境如此,我们不得不依据实际情况来决定我们的方针,但是社会主义的性质不能变,共产主义的理想也不能丢。改革开放伟大成就,绝非搞市场经济,搞私有制,一蹴而就的结果。世界上搞私有制,搞市场经济的多了,像中国这样年均增长九点几,40年高速发展社会大体保持稳定的国家,还有第二个吗?社会主义丢了,共产主义的原则丢了,马克思主义不要了,那还叫共产党吗?

当然可以改名,但问题在于凭什么作为中国领导事业的核心力量呢?凭什么继续得到全体民众的信任和拥护呢?邓之后的历届领导在这个问题上都做出了艰巨的努力,但若干历史旧账清理起来很麻烦,新的问题堆积成山,一些多年想解决而没有解决了的问题,在十八大之后得以做出根本性的修正。

十八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是新时代中国现代化进程的重要起点。习近平的身上有毛泽东的影子,有邓小平的影子。他是毛泽东邓小平的政治遗产的全面的继承者,也可称之为集大成者,面对全球性的问题,又有新的应对之策。中国的事儿,不是什么向左转向右转,而是向前闯,在没有路的地方踏出路来,披荆斩棘豪迈地向前,一路高歌奋勇向前。

有人不理解,美国打压中国啊,中国的麻烦不断,孟晚舟女士刚刚被绑票了,你怎么还使用豪迈这种词儿,一路高歌这种词啊?

美国人回过头来打压中国,无所不用其极,使用暴力乃至流氓手段对付我们,不是因为我们豪迈和一路高歌,也不是因为我们哪句话说错了,而是中国发展的速度,中国的体量和块头,让不接受双赢规则,只习惯于零和游戏,霸道惯了的美国某些政治家不适应,他们的霸道不能反证我们有什么错误,而只能证明丛林法则动物世界的规则,在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这个文明的时代,须要做出改变,中国应当更加自信的发展自己,同时为世界秩序的构建提供中国经验和中国方案,当然我们也要用太极拳老拳师的低姿态,扎实基本功和手眼身法步灵通圆融,来应对可能到来的难以预见的惊涛骇浪。

大体就说到这儿吧。

人老了有个好处,会不知不觉回忆自己的历史,历史感会从个体体验中生出来的,那些对中国今天的发展感到严重不适应的人,如果有一点历史观的话,他们应该意识到,中国今天不过是正在回归历史应有地位,这便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本意。甭说什么特朗普贸易战,也甭说什么三只眼五只眼,在今天这个世界上,只要中国人自己不下盲棋,走瞎道儿,不自己作死,比方说,不纸醉金迷腐败至死,不丧失斗志娱乐至死,不两极分化内斗致死,呵呵,我说的这个意思在习近平的嘴里叫做“不犯颠覆性错误”,别人不能把我们这样一个民族咋地。

今天微信公众账号比较发达,出来一大堆一惊一乍的所谓地缘政治评论家,国际政治评论家,西太平洋洋面上有一个气泡,上面一只蚊子飞过,他们都能炫成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哪有那么多的大事?21世纪上半叶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才是一件大事,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前进。前提是,方向要正确啊,中国人要抱团啊。庆祝改开40周年讲话得高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有利于提高人民的士气,鼓舞其斗志,登高望远脚踏实地,从而引领社会聚沙成塔。

(2018年12月19日答多维新闻记者问,于北京南锣鼓巷8号)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司马南微博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