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新自由帝国主义的兴起、表现与影响——来自美国共产党的分析

2018-10-07 21:21:00 作者: 艾米尔•斯奇帕斯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21世纪的帝国主义即新自由帝国主义。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崩溃,新自由帝国主义在世界上占据主导地位。它利用结构调整计划、债务陷阱和跨国垄断性机构等机制来剥削贫穷国家。但看似强大的新自由帝国主义并不稳定,它在利润、经济金融化、粮食、世界公共卫生、全球移民、气候变化和全球变暖等一系列问题上带来了严重危机。鉴于新自由帝国主义带来的危害,我们必须终结新自由帝国主义。

新自由帝国主义的兴起、表现与影响——来自美国共产党的分析

作者:  [美]艾米尔•斯奇帕斯

21世纪的帝国主义即新自由帝国主义。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崩溃,新自由帝国主义在世界上占据主导地位。它利用结构调整计划、债务陷阱和跨国垄断性机构等机制来剥削贫穷国家。但看似强大的新自由帝国主义并不稳定,它在利润、经济金融化、粮食、世界公共卫生、全球移民、气候变化和全球变暖等一系列问题上带来了严重危机。鉴于新自由帝国主义带来的危害,我们必须终结新自由帝国主义。

新自由帝国主义的兴起、表现与影响——来自美国共产党的分析

【编者按:苏东剧变以来,新自由帝国主义逐渐在全球占据主导地位,给世界人民包括发达国家的工人阶级带来了一系列问题,由此,新自由帝国主义也成为各国共产党研究、批判的对象。2017年4月13日,美国共产党网站发表了美国共产党国际部书记艾米尔·斯奇帕斯(Emile Schepers)撰写的《21世纪的帝国主义同样也影响美国人》,对21世纪的帝国主义新自由帝国主义的兴起、在当今世界的表现及影响等问题进行了系统阐述。本译文略有删节,经作者授权发表。】

一、欧洲苏维埃社会主义的崩塌与新自由帝国主义的兴起

我们无法从所有维度谈新自由主义及其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我们国家的应用。简单地说,新自由主义是一种强调所谓的“自由”贸易(实际上是由跨国垄断资本统治)、放松管制的经济(或自由放任政策)、公共企业和服务私有化以及紧缩政策的经济理论和实践。抛开“新自由主义”一词的使用,这是一个全球垄断资本项目。

新自由帝国主义开始时,正值反帝国主义斗争在全球范围内掀起,并在一些地方取得胜利。美国支持的1973年9月11日智利军事政变为美国和智利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试验他们的邪恶想法提供了舞台。

20世纪80年代未90年代初,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南斯拉夫、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经历崩溃过程之后,帝国主义控制的新自由主义范式占据主导地位。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在富裕和贫穷的资本主义国家由交替执政的保守党、“自由”党和社会民主党积极推行,它甚至渗透进了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一些思想潮流。

很快,非洲的贫穷国家、亚洲和拉丁美洲以及前欧洲社会主义国家发现他们自己陷入困境,不再有贸易来源和发展援助。他们为了生存,不得不依赖与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贸易和经济关系。那些试图抵制新自由主义的贫穷国家发现自己逐渐陷入来自主要资本主义大国及其地区盟国的经济扰乱、政治破坏,甚至直接的军事入侵的困境。

随着世界越来越向单极化发展,美国和其他富裕资本主义国家发现他们相对于亚非拉穷国的优势地位并未受到社会主义阵营的挑战。他们利用各种机制来使这些贫穷国家依附并在经济上从属于跨国垄断资本。

二、新自由帝国主义的“结构调整计划”

“结构调整计划”在西半球的表现被称为所谓的“华盛顿共识”,涉及新自由主义的“自由”贸易计划(即允许跨国垄断资本渗透到国家经济的各个方面)、放松管制、私有化和经济紧缩政策以及货币政策、高基准利率和其他东西。贫穷国家为了换取相应援助,必须接受“结构调整计划”。

贫穷国家需要这些东西来换取世界银行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支持的原因在于,这些东西可能会鼓励私营部门在贫穷国家的增长,而这一点也是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真正的要求。进一步来讲,结构调整的提出是为了确保穷国不被排除在未来的经济援助之外,因为制定的预算措施应该是腾出资金以迅速还清现有的债务(包括通过债务重组协议),从而使贫穷国家的信誉完好无损。

贫穷国家屈服于“结构调整”的结果是不理想的,甚至是灾难性的。这些国家远未摆脱贫困,接受了这些新自由主义规则的国家发现自身社会保障大幅下降,并且淹没在无法偿还的债务中。尤其是在非洲,结构调整计划已经摧毁了摇摇欲坠的卫生和教育系统,导致无数儿童和成人过早死亡。

然而,这些计划继续由美国和其他富有的资本主义国家推动,这些国家的统治阶级从中获利丰厚。通过迫使贫穷国家专注于出口廉价的原材料以及把他们变成寻求外包生产的大公司的低工资天堂,结构调整和新自由主义计划完全关闭了穷国有效减少贫困的发展路径。这些政策既没有在贫穷国家创建内部市场(因为他们使广大的消费人口太贫穷),也没有创造有利于更加平衡的工业发展的技能(因为他们使穷国缺乏必要的教育系统)。在没有制造业发展的情况下,出口廉价商品意味着贫穷国家必须付出高昂的代价进口各种制成品。

跨国金融资本从其投资中获得高额利润。垄断的采掘业(石油、采矿等)通过贫穷国家政府提供的最低限度的环境和劳动法规来保证廉价原材料的供应。美国农业企业的利润来自墨西哥和海地的农民,他们能够向墨西哥和海地的农民出售政府补贴的粮食,而这一价格,墨西哥和海地的农民是无法与其竞争的,因此他们被迫离开土地。富国所有富裕的资本主义部门都从结构调整政策中变得更加富有,这是新自由帝国主义的核心要素。

三、债务陷阱

2000年,当时的古巴主席菲德尔·卡斯特罗指出,贫穷国家的债务增长是巨大的,简直是无法偿还的。他呼吁取消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全部债务,大幅削减其他许多国家的债务,并废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尽管世界各地的数百万人赞同他的提议和他提出的解决方案,但当时的政治条件并没有使这些要求取得进展。只有很少的贫困国家以及当时的负债国家的领导人愿意站起来抵制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美国和其他发达资本主义中心的压力,来与新自由主义决裂。

结构调整计划、华盛顿共识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是否已经使贫穷国家摆脱了这些高额债务?没有。相反,许多贫穷国家的债务却增加了。即使在1995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同意对债务进行大幅缩减,但债务很快就又堆积到相同或更高的额度。在许多非洲国家,债务堆积得比以前更高。

新自由主义、结构调整、华盛顿共识为亚非拉穷国提供的所谓健康“发展”路径的彻底失败,导致许多国家发生一波又一波的金融和经济危机。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贫穷国家的贷款机构和统治阶级却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同一失败的自新由主义方案。

1982年,墨西哥处于偿还债务危机的阵痛中,大幅远离其之前的进口替代战略,将国有化的银行重新私有,并全面展开新自由主义进程。1994年,在新自由主义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成立不久,墨西哥又经历了另一场危机,其影响范围超出墨西哥,但并没有偏离新自由主义的正统观念。每次危机都有其具体特征(1994年的危机由于有选择性地泄露墨西哥比索会贬值的信息,造成墨西哥比索大最挤兑)。但无论如何,墨西哥政府都没有采取行动为其脆弱的公民提供社会保障网络和其他保护机制。私有化、财政紧缩以及通过跨国垄断资本对经济的渗透,都不可避免地向前推进。这里列举了太多这样的危机,拉丁美洲在20世纪80年代“迷失的十年”,然后是20世纪90年代后半叶“迷失的五年”,这两次危机都是由于无力偿还国际贷款机构的债务引起的。

随着帝国主义的新自由主义在20世纪80年代末获得动力起,世界各地推行“社会主义”措施的贫穷国家的领导人发现自己国家在后退,并屈服于新自由主义的“结构调整”政策。牙买加就是一个例子,在牙买加总理迈克尔·曼利的第一个任期内(1972—1980),他将牙买加与社会主义古巴结成联盟,在谴责帝国主义的基础上,试图建立自己的国有化经济,扩大公共教育、医疗和其他服务。牙买加迅速遭到了破坏活动,这些活动导致曼利的人民民族党在一段时间里失去了权力。1989年,曼利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