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四月网:专访美国知名教授大卫·哈维

2018-05-26 08:50:00 作者: 四月网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大卫·哈维教授,纽约市立大学研究院人类学和地理学特聘教授,国际前沿社会理论家。他是世界上被引用频次最多的地理学者,推动了现代地理学的学科化发展。他的成果拓宽了社会学和政治学的讨论,在资本主义全球化批判中重构了社会阶级和马克思主义方法,并将其作为完整的方法论。

(一)美国知名左翼教授大卫·哈维:毛时代的建设是今天中国发展的基础

原创: 四月网

美国知名左翼学者大卫·哈维:毛时代的建设是今天中国发展的基础

四月网5月23日南京独家专访美国知名马克思主义学者大卫·哈维(David Harvey)教授(上)

1、

大卫·哈维教授(David Harvey,1935年10月31日生于英格兰吉灵厄姆),纽约市立大学(CUNY)研究院人类学和地理学特聘教授,国际前沿社会理论家。大卫·哈维的著作有着广泛的学术影响力,他是人文科学领域中成果被引频次最高的20位作者之一。此外,他是世界上被引用频次最多的地理学者,并著有大量专著和论文,推动了现代地理学的学科化发展。他的成果拓宽了社会学和政治学的讨论,在资本主义全球化批判中重构了社会阶级和马克思主义方法,并将其作为完整的方法论。2007年,哈维入选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指南人文社会科学领域长期被引用最多的知识分子,排名第18位。

2、

他先后出版有《资本的限度》、《后现代的状况》、《巴黎:现代性之都》、《希望的空间》、《新自由主义简史》、《17个矛盾与资本主义的终结》、《跟大卫·哈维读<资本论>》、《马克思、资本与经济疯狂的原因》(2017)等著作。哈维教授出生于普通家庭,1961年依靠奖学金在剑桥大学获得地理学博士学位,先后在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牛津大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与纽约市立大学任教。

3、

哈维教授授课总是济济一堂(图片来源:南京大学“实践与文本”公众号)

今年五月,大卫·哈维在参加北京大学举办的第二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之后,受邀在南京大学哲学系以两周8次课的时间系统地讲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这是他连续第三年在南京大学授课与交流。根据他最新出版的著作《马克思、资本与经济疯狂的原因》,他以一张简图的方式简述了他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价值流动的整体过程”,课程内容还覆盖了地理空间、金融资本发展等。虽然课程内容非常理论化,但仍然吸引了大量青年学子的关注,可坐下300人的教室里总是济济一堂。

4、

哈维教授授课使用的“价值流动的整体过程”图

非常感谢84岁的哈维教授在完成两小时的课堂讲授和问答之后,虽略有感冒,但仍然接受了四月网编辑的简短采访。虽然哈维教授的观点未必完全符合中国今天发展的现实,但正如他所表示,他希望以马克思主义来理解身边的世界,也同样关注着中国的发展。我们在此也非常感谢南京大学的师生为采访提供的便利。

以下为采访内容的翻译稿,略有删节和调整。

四月网问:

教授,您能否告诉我您今天的早餐从哪里来的?

大卫 哈维教授慈善而略带会意地笑了笑,

“我早上不吃早餐,喝的是绿茶,”

然后补充道,“我在纽约时就是一直喝绿茶的……它们来自中国。”

大卫·哈维教授在给学生上地理课时,经常会在开始前问学生,你能否告诉你今天的早餐从哪里来的? 由此从西方消费者日常消费的糖与多米尼加的蔗糖工人的劳作之间的联系谈起,揭开在资本主义的市场下掩盖的人与人之间的社会联系。

我们对哈维教授的采访就由此开始。

四月网问:

您总是将纯理论的问题与日常生活联系起来,什么促使您这样做的。

哈维教授:

我希望知道我身边的世界如何运转的,但是传统的社会科学无力解释于现实世界。所以我转向了马克思主义,我发现马克思的理论能使我通过表面现象理解其中的逻辑。……事实上,当我在剑桥等学习时,我受到了国家的资助,所以觉得我享受到某种特权,我拥有其他人没有的受教育机会,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我亏欠那些为我的教育而付出的人们。(也许这是一个动机吧)

四月网问:

您已经教授《资本论》已经四十年了。那么对您而言,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意味着什么?

哈维教授:

我教授马克思主义已经四十多年了,是因为(在美国)没有其他人专门教授这门课。我的意思是,在美国很多人并不读它。他们会对马克思提出各种各样的观点,但他们却从来没有去读它。

在学术上,我认为(他们这样做)并不令人愉快。而在政治上,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们的世界充满着贫富分化、即使在富国也是如此。这一现象需要得以解释,我能通过马克思的学说对此进行解释。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实话说我并不太关心周年纪念、或者(马克思的书)具体是哪年出版的这类形式。重要的是书中的文本能帮助我去理解今天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样。

四月网问:

上周一您的课程上,我听见您提到了你纠正了您对中国的判断,最初您的提法是中国经济模式是有中国特色的新自由主义模式,但您现在纠正了。那么是什么让你改变主意呢?

哈维教授:

事实上我没有完全改变。我认为今天中国经济中有很多因素还是与全球新自由主义(市场)动态互动的。如果与全球新自由主义互动,不可能参与这场新自由主义游戏。我可以理解,中国一旦决定需要获取技术和资本主义(市场)的活力,中国就必须参与这一游戏。

但是如何参与这一游戏,这就是中国特色的地方。我仍然认为基本上从邓小平改革以来,中国就参与了这一游戏。

四月网问:

您曾经在您2012出版的书籍《叛逆的城市》中提及中国存在产能过剩和过度城市化的问题,你是否仍然对此发展模式比较悲观?

哈维教授:

从经济学的角度而言,中国今天经济模式的可持续性确实基于极为重要的强大的(物质)基础。但是,从另一角度出发,这一模式是不可持续的。我并不相信中国经济在未来两年或者五年就会出问题,但在我看来这种大规模城市化是存在某种限制的。我认为在未来中国存在着过度资本积累的问题,同时也会存在环境问题等。我认为中国有足够的资金与资源去应对当前问题,但不管如何这都会给未来的发展带来隐忧。

四月网问:

你如何看待1970年代之前中国的传统模式?是否和今天的中国发展模式相关,为今天的发展提供了某些资源呢?

哈维教授:

我认为毛泽东时代所作的努力都为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准备好了道路。所以我不认为毛时代的中国发展道路与今天的道路是相互割裂的。例如,中国大规模降低婴儿死亡率创造了庞大的可用劳动力,还有诸如简化字改革等。我认为,毛泽东时代给中国引入了现代性概念,并通过制造核武器显示出对技术能力的重视。所以,我认为毛时代的建设为今天的发展奠定了道路,是今天中国发展的基础。

5、

(二)美国知名左翼教授大卫·哈维:朝核危机、民粹主义、比特币

美国知名左翼学者大卫·哈维谈朝核问题、民粹主义崛起以及区位链技术对金融体系的影响。

四月网5月23日南京独家专访美国知名马克思主义学者大卫·哈维(David Harvey)教授(下)

四月网问:

您如何看待近来朝鲜半岛的核危机以及朝美之间关系?您对未来事态发展有何看法?

哈维教授:

事实上我试图不去过多思虑这一问题。这是一个令人感到恐惧的话题。从危机一开始,我就对此很很紧张。如果特朗普因为愤怒而失控,对朝鲜采取某些行动;这将导致整个事态彻底爆发。我认为在伊朗核协议问题上也存在这样的危险。

你应该明白,如果是一个具体的议题,这是有解决方案的;但如果这是一种矛盾,那么就不存在(解决方案)。我们现在应该学会在这种矛盾下如何生活。

四月网问:

您如何看待最近在西方世界出现民粹主义崛起,譬如美国总统特朗普?

哈维教授:

为了回应2007、2008年的金融危机,迄今资本主义还没有创造出一种新的取代的形态。而在1930年代、1970年代的世界性经济危机中都各自创造出一种新的资本主义模式。而现在只是在进一步强化此前的模式。我相信很多人对此很不满,感觉被异化。这些被异化边缘化的人们在寻找一些可实现拯救的机制。民粹主义出现了,诸如特朗普和厄尔多安(译注:土耳其总统)这样的人选就出现了,就历史而言这并不是什么偶然现象,这就是我所说的普遍异化(Universal Alienation)

四月网问:

你是否认为今天的西方社会是否可能会回复到其此前的“正常状态”,或者情况会变得更为恶化?

哈维教授:

我真地不知道西方社会的未来。当下(西方社会)正处于一个没有革命主体的革命形势。

我认为在未来美国将面临一个转折关头,也许就在四五年内,美国社会可能会发生剧烈的变化。我希望这种转变将是左翼和具有进步意义的,我希望是某种民主社会主义。我是个反资本主义者,但我迄今没有看到大规模的反资本主义运动。

四月网问:

在未来,美国是否还会出现类似于占领华尔街这样新的群众运动?

哈维教授:

我不确定,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占领华尔街运动着眼于经济上的不平等,但事实上自从2007、2008年危机以来,世界范围内的不平等正在加剧。我曾经非常支持占领华尔街等运动,但运动本身存在一些问题,其太在于所谓开放平级化政治架构,反对层级化;但导致沉迷于身份政治,而不是真正地面对现实问题,诸如如何对抗华尔街资本本身。他们应该更为努力向前推进。

四月网问:

您刚才课上提及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框架下对金融体系与货币的分析,您是如何看待比特币、或者说区位链技术对金融体系的影响,是否可能成为某种新的金融体系构建的趋势?

哈维教授:

有趣的是,当你想到一般技术创新领域时,它在过去的50年里并没有真正触及过这个领域(货币领域) 而我们现在则看到了货币形式的革命。当然,我们很早就看到电子金融的使用。比特币的优点之一是略微能绕过了央行的权威。当然国家会出面对其规管,因为这也是进行洗钱和逃税的好办法。

从1970年代以来,我们看到作为货币体系监管人的中央银行犯了很多错误。但同时,如我此前课上讲的,我们看到加速交易与降低交易成本对经济体系的必要性。

今天我们看见电子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可以让你实现这一点。譬如我想从美国想阿根廷汇寄钱,每次我汇五千美元或者类似金额,就得付45美元到60美元的银行手续费。而如使用比特币,我几乎不必支付任何费用,从而降低交易成本。同时,它也使清算银行变得不再必要。因为清算银行的主要工作就是在银行之间进行交易清算。

曾经你必须带着支票到银行的柜台上才能结算,之后出现了电子结算,现在有了比特币。所有银行都可以自己使用区块链技术,并最终解决国际结算的问题。这对于今天的商业贸易意义巨大。也许在10年内,就可能出现这种革命。

但区位链技术本身对货币并不是一种革命性的技术,因为它只是一种特定形式的货币,你可以把它转换成美元,而它本身没有特定的质量。

就我个人而言,我偏好其他那些正在消失的货币,例如黄金,其之所以在历史上如此重要,原因在于不可氧化,它数千年保持相同的质量,很利于积蓄。

实际上,在20世纪30年代有过类似的金钱形式。你在交换中可以使用,但如果你在六个月内不使用,它们就会消失。(译注:此处所指的是大萧条时期,瑞士出现的“瑞士经济圈合作社”(Wirtschaftsring-Genossenschaft,简称WIR等货币形式,被认为是最早的电子货币)。

一些经济互助团体可以使用这样的货币与技术,这是一个非常有趣仍然等待探索的事件。

大卫·哈维教授(David Harvey,1935年10月31日生于英格兰吉灵厄姆),纽约市立大学(CUNY)研究院人类学和地理学特聘教授,国际前沿社会理论家。大卫·哈维的著作有着广泛的学术影响力,他是人文科学领域中成果被引频次最高的20位作者之一。此外,他是世界上被引用频次最多的地理学者,并著有大量专著和论文,推动了现代地理学的学科化发展。他的成果拓宽了社会学和政治学的讨论,在资本主义全球化批判中重构了社会阶级和马克思主义方法,并将其作为完整的方法论。2007年,哈维入选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指南人文社会科学领域长期被引用最多的知识分子,排名第18位。

他先后出版有《资本的限度》、《后现代的状况》、《巴黎:现代性之都》、《希望的空间》、《新自由主义简史》、《17个矛盾与资本主义的终结》、《跟大卫·哈维读<资本论>》、《马克思、资本与经济疯狂的原因》(2017)等著作。哈维教授出生于普通家庭,1961年依靠奖学金在剑桥大学获得地理学博士学位,先后在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牛津大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与纽约市立大学任教。

上为采访内容的翻译稿,略有删节和调整。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