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李毅:学习李培林“改革开放近40年来 我国阶级阶层结构的变动、问题和对策”

2018-04-26 10:03:00 作者: 李毅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李培林,在《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17年第6期,发表“改革开放近40年来我国阶级阶层结构的变动、问题和对策”一文。这是一篇十分重要的文章。

李毅:学习李培林“改革开放近40年来

我国阶级阶层结构的变动、问题和对策”

本文学习讨论李培林这篇文章。李培林,在《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17年第6期,发表“改革开放近40年来我国阶级阶层结构的变动、问题和对策”一文。《新华文摘》2018年第8期第17-22页转发。这是一篇十分重要的文章。李培林全文分为四大部分:1.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阶级阶层结构的深刻变化。2. 我国阶级阶层结构变动产生的新特征新挑战。 3. 我国当前关于阶级阶层的一些争论问题。4. 关于正确处理现阶段阶级阶层关系的若干建议。下面,完全依照原文的顺序,学习讨论。

在下面讨论李培林文章时,我会给出一些数据、图表。这些数据、图表,出自我自己的著作、文章。这些数据、图表的出处,为了方便普通读者,这里先行列出,下面就不一一做注释了。

1.李毅贵州大学社会学系演讲稿:《当今中国社会分层》。2017年4月。

http://www.diyitui.com/content-1492119295.66834668.html

2.李毅上海社联演讲稿:《每年4000万20年解决户口问题》。2017年3月。

http://www.kunlunce.com/gcjy/zhilijianyan/2017-03-20/114444.html

3. 李毅选集第一卷《中国复兴大战略》,2015,九州出版社。

http://www.langlang.cc/16533947.htm

4. 李毅选集第二卷《中国社会分层结构的演变》,2015,九州出版社。

http://www.langlang.cc/16637214.htm

5. 李毅《社会学概论》2011,暨南大学出版社。

http://www.langlang.cc/2814164.htm

6. 《中国社会分层的结构与演变》(中译本),2008,安徽大学出版社。

http://www.langlang.cc/2048111.htm

7. Li Yi . TheStructure and Evolution of Chinese Social Stratification. University Pressof America.2005.

http://www.univpress.com/ISBN/0761833315

http://www.worldcat.org/oclc/62470986

李培林在文章开头指出,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形成两阶级一阶层的阶级阶层格局,即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知识分子阶层。李培林文章第一部分的大标题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阶级阶层结构的深刻变化。依次有五个小标题。第一个小标题是,工人阶级队伍空前壮大,农民工成为新生力量。1978年中国工人阶级多少人?2016年中国工人阶级多少人?李培林的文章没有说。李培林文章只给出了一个数据:2016年中国农民工的总量达到2.82亿人。根据李毅的研究,2016年,中国工人阶级总量4.9亿人,包括三个阶层:农民工2.8亿,城市非国有工人1.8亿,国企工人2684万。

第二个小标题是,农民数量大规模减少,并且日趋分化和高龄化。李培林指出,1978年我国9.6亿人口中,有7.9亿农民(农村居民),占82%,在4亿多从业人员中,有农民(农业从业人员)2.8亿人,占70%,是典型的农民大国。到2016年,在全国13.7亿多人口中,有6亿多农民(农村居民),占42.6%。留在农村从事农耕的农民,呈现高度高龄化,40岁以下的务农农民已经很少了。关于当今中国农民阶级,有三个重要数据,第一,有农村户口的人有多少?第二,住在农村的农民有多少?第三,在农村从事农耕的高度高龄化农民有多少,也就是当今农民阶级的总量是多少?李培林文章,只说了第二个数据,住在农村的农民是6亿多,没有说第一个和第三个数据。根据李毅的研究,第一个数据,2016年,中国还有8亿多人,或者说近9亿人,是有农村户口的人,第三个数据,在农村务农的农民,只有9200万。这是两个触目惊心的重要数据。

第三个小标题是,专业技术人员成为中产阶层的主力。李培林指出,1978年我国专业技术人员约1500万人,约占全社会从业人员的4%;到2015年,这个群体达到5000多万人,约占全部从业人员的12.5%。李毅认为,李培林这里所说的专业技术人员,就是李培林文章开头所说的知识分子。上面这三个小标题所讲的,就是近40年来李培林前述两阶级一阶层的变化,农民阶级总量减少了,工人阶级总量增加了,知识分子总量增加了。

李毅多次提出,是否现在就把专业技术人员、干部知识分子称为中产阶层,可以讨论。首先,从人数上讲,5000太少。中国现在13.8亿人,如果分为三块,比如,4亿上层,4亿中层,5亿下层,中层是谁呢?我说过多次了,如果这样分,农民工是当今中国的中产阶层。上面是4亿多有城市户口的城里人,下面是住在农村的近6亿农民,中间就是住在城里的3亿多农民工及其家属、子女。现在,农村留守儿童已从6000万降到了900万。第二,无论从收入、权力、声望等任何角度讲,这5000多万知识分子,在当今中国13.8亿人中,都属于tog 10%, 至少top 20%,也就是说,属于社会上层的10%,至少社会上层的20%。为什么要把今天明确属于社会上层的5000万中国知识分子,说成当今中国中产阶层?如果这5000万知识分子今天都成了中产阶层,那上层阶级阶层是谁?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任何人回答、解释这个问题。

第四个小标题是,私营企业主成为广受关注的社会阶层。2015年底,全国共有私营企业1908万户,私营企业主(投资人)3560万人。

改革开放近40年来,中国阶级阶层结构发生了什么变动?李培林文章没有总结。但是,从李培林文章的以上四个方面,可以导出:改革开放近40年来,中国阶级阶层结构,从两阶级一阶层,从工人阶级、农民阶级、知识分子阶层,变成了两阶级两阶层,变成了工人阶级、农民阶级、专业技术人员(干部知识分子)阶层、私有企业主阶层。李毅完全同意李培林对当今中国社会阶级阶层结构变动的这个表述。到2015年,大约,工人阶级4.9亿,农民阶级9200万,专业技术人员5000多万,私有企业主3560万。在4.9亿工人阶级中,农民工2.8亿,城市非国有工人1.8亿,国有工人2684万。

多年来,李毅一贯主张,当今中国社会的阶级阶层结构,主要由四部分构成: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干部知识分子(专业技术人员),私有企业主。其中工人阶级又可细分为农民工、城市非国有工人、国企工人这三个阶层。见之于李毅多年来的著作、文章。特别是有关的详细的数据与图表。 

微信图片_20180426121058

图1

微信图片_20180426121047

图2 

微信图片_20180426121107

图3

上述李毅模式的具体数据,正确与否,还请学界同仁指正、指教、批判。这里附带讨论几句社会学的理论与方法。不仅中国芯片是中国的大国重器,中国社会学也是中国的大国重器。不仅中国芯片远远落后于美国芯片,中国社会学也远远落后于美国社会学。不仅中国芯片要努力自主创新,中国社会学也要努力自主创新。见《李毅:中国应创建世界一流社会学》(人大复印资料),见互联网。见《李毅:中国一定要建立自己的社会学理论》(中国高教网),见互联网。美国社会学,有定量有定性,或有定量无定性。中国社会学,有定性有定量,或有定性无定量。各有利弊。但中国社会学,在实证研究的著作、文章中,要力戒有定性无定量。世界上最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李培林这篇大文章,总结改革开放近40年来我国阶级阶层结构的变动,今天中国工人阶级的总量、农民阶级的总量,是两个最基本的数据,可这篇文章中,却偏偏没有这两个最基本的数据。这两个数据,用简单的算术,很容易就可以算出来。李培林日理万机,没有时间查,没有时间算,在情理之中。但李培林的学术秘书,应该有这个时间,查一查,算一算。完全没有定量数据,如何进行定性讨论?

李培林的第五个小标题是,新社会阶层和新社会群体不断产生。新社会阶层的概念包括六种人:1.民营科技企业的创业人员和技术人员,2.受聘于外资企业的管理技术人员,3.个体户,4.私营企业主,5,中介组织的从业人员,6.自由职业人员。2016年,全国新社会阶层约有5000多万人。

李毅认为,前述两阶级两阶层的当今中国阶级阶层结构,已经包括了这六种人的绝大多数。第四种人,私营企业主,3560万人,已经包括了。5000-3500=1500。剩下的五种人,1500多万人,多数人本身就是专业技术人员,也已经包括在5000多万专业技术人员里面了。所以,在两阶级两阶层结构之外,并不存在这样一个新社会阶层。

李培林文章第二部分的大标题是,我国阶级阶层结构产生的新变化新挑战。依次有五个小标题。第一个小标题是,利益格局多样化发展,社会依然充满活力。第二个小标题是,不同发展阶段的社会矛盾重叠,产生一些两难选择。第三个小标题是,工农基础阶级的构成发生深刻变化,实现共同富裕要有一个过程。

第四个小标题是,处理好精英群体与大众群体的关系至关重要,要防止社会分裂。李培林指出,“我国在近40年的改革发展和对外开放中,实事求是地说,随着利益格局的分化和收入差距的扩大,也出现了精英群体脱离群众的倾向,这是需要特别警惕和防止的一种倾向。”谁是精英?谁是大众?李培林没有说。我假设,李培林说的大众群体,就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李培林说的精英群体,是干部知识分子中的一些人,私有企业主中的一些人。

第五个小标题是,人民内部矛盾演化成对抗性事件的情况将会长期存在。李培林指出,“如果处置稍有不当,再加上发生在部分政府官员身上的诸如贪污腐败、决策失误、官僚主义等方面的原因,局部问题就有可能扩散到全局,从而把非对抗矛盾转化为对抗性矛盾。”

李培林文章第三部分的大标题是,我国当前关于阶级阶层的一些争议问题。依次有四个小标题。第一个小标题是,怎样理解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李培林指出,中国宪法规定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而在学界的调查研究中,工人在现实阶级阶层结构中的社会经济地位并不高。”如果实现工人阶级的领导,李毅著作、文章中有重点讨论,兹不赘述。

第二个小标题是,当前收入差距是在扩大还是在缩小?李培林指出,“影响我国收入差距的三个主要因素,是城乡差别、区域差别和社会成员之间的差别,其中城乡差别的影响最大,大概可以解释整体收入差别的40%。 。。。从国际比较来看,我国目前的收入差距依然过大。”多年来,李毅著作、文章,详细分析了这个问题,一贯主张,只要放开户口,允许人口自由流动,中国城乡之间、区域之间的收入差别,很快就会基本消失,只剩下个体差别。

第三个小标题是,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和中产阶层有多大规模?李毅的研究,如前所述。当今中国,13.8亿人,根据收入、权力、声望,上层是四、五亿城市居民,下层是五、六亿农村居民,中层就是住在城里的三、四亿农民工及其家属、子女。

第四个小标题是,我国农民怎样才能富裕起来?李培林指出,“我国农民人数众多,绝大多数是小农,每个农户的平均耕地面积只有约0.5公顷,相当于欧洲农户的1/60到1/80,单靠农耕收入微薄,增收很难。而目前80后青年已经很少务农,务农农民过早出现老龄化,很难再转移成非农劳动力。农产品价格已经多数高于国际市场价格,靠政府补贴财政压力很大,难以为继。怎样让广大农民普遍富裕起来,进入中等收入群体,是我国面对的最大难题。” 

多年来,李毅著作、文章,反复讨论了如果解决这个大难题。一个新的总结性讨论,见《李毅:每年4000万20年解决户口问题》。目前中国13.8亿人,还有8亿农村户口,只有9200万从事农耕的农民。解决这个大难题的根本出路,在于逐步实现农村多余劳动力全家离土离乡,农民工人化,农民市民化。在多数农民逐步离开农村后,农村土地逐步集约经营,从而逐步大幅度提高农民、农村、农业的收入。李毅假设,10到15年内,中国从事农耕的农民,将从目前9200万,自动下降到5000万左右。中国必须把大约8亿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每年转1000万,要转80年,每年转2000万,要转40年,每年转4000万,也要转20年。最近五年,每年转了1300万。今年政府工作报告说,明年转1300万。太慢了!这样搞,还要50年。所以,我建议,每年4000万,20年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每年转1300万,中国社会没有什么感觉。每年转4000万,也不会有大的问题。每年转4000万,大大提高有效内需,可以保证中国经济每年增长8%到10%以上,再增长20年。可以减少对出口外贸的依赖,大大提高和改善中国的国际地位。可以加快缩小城乡、区域之间的收入差距。可以加快缓和阶级矛盾、城乡矛盾、区域矛盾。等等等等,有百利而无一害。知难行易。

李培林文章第四部分的大标题是关于正确处理现阶段阶级阶层关系的若干建议。依次有七个小标题。第一个小标题是,充分认识解决阶级阶层矛盾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李培林指出,“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基本原则是统筹兼顾,协调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现阶段群众的共同利益和不同群体的特殊利益,形成科学有效的利益协调机制、诉求表达机制,最大限度地化解和缓和人民内部矛盾,把人民内部矛盾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和程度上,不使其大规模地转化为对抗性矛盾,保证现代化建设在基本稳定的社会环境中进行。”我假设,李培林的意思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干部知识分子、私营企业主,这四者,有根本利益、共同利益、特殊利益,如果相互之间产生矛盾,要统筹兼顾,要协调,要化解,要缓和,要保证社会稳定。

第二个小标题是,把改善民生作为当前解决阶级阶层矛盾的一项重要社会政策。一是在教育、就业、医疗、住房、社会保障、生态环境等方面要提高均等化。二是进一步减少和消除贫困。三是城乡差距过大、农村发展滞后,要在2035年基本消除城乡差别。第三个小标题是,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作为解决阶级阶层矛盾的长期任务。主要是要缩小收入分配差距。第四个小标题是,全面贯彻民主法治。要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第五个小标题是,加强和改进党和政府的群众工作。第六个小标题是,引导社会舆论和把握社会心态。第七个小标题是,加强对新时代新阶段阶级阶层结构的研究。

李培林所述以上七点,李毅完全同意。如果要加一点,我认为,就是要长期坚持强力反腐,打老虎,拍苍蝇。只要各级党政军领导干部廉洁,只要各级党政军领导干部,能够和广大工农大众,心连心,同甘苦,共患难,同呼吸,共命运,只要党和人民心连心,不论国内外出现多大的风浪,不管风吹浪打,都能闲庭信步。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现在看来,腐败将会长期存在。在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正确处理现阶段阶级阶层关系的首要方法,保证社会稳定的首要方法,团结广大工农大众的首要方法,收拾人心、凝聚人心的首要方法,就是长期坚持强力反腐。

分层社会学的基本理论、基本规律,是两个转折点理论,或两个里程碑理论。一个社会,从不发达农业社会,到发达后工业社会,有两个转折点。第一个转折点或里程碑,就是非农劳动力超过农业劳动力,进入工业社会。大约,英国1870年,美国1900年,中国2000年,跨过了这个转折点,这个里程碑。第二个转折点或里程碑,就是白领超过蓝领,进入后工业社会。美国1965年率先跨过了这个转折点,这个里程碑,日本、欧洲随后跨过。详见名著《后工业社会的来临》。今天,中国工人阶级4.9亿,农民阶级9200万,加起来不到6亿。大专以上,自报,有1.7亿,不到两亿。每年700万大学生,再有20年到30年时间,中国就能跨过这个转折点,这个里程碑。有关详细讨论,见李毅著作、文章。

8、


李毅

旅美社会学家、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