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白钢:从制度自信到制度自觉-评《中国集体领导机制》

2018-03-08 12:56:25 作者: 白钢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前段时间有关胡鞍钢老师的某些论断引发热议(或说争议)。对其观点持批评态度者往往其实并不理解他的论断是在怎样的整体理论架构与基本预设下生成,也因而不理解(或不愿意理解)他论断所对应的逻辑,不理解这种逻辑背景下所呈现的现实与可能性(无论对于中国还是世界)。本文是对其著作《中国集体领导体制》的评论,也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尽管并非针对于此但在认识背景下都或多或少与之相关的各类批评意见的回应。

从制度自信到制度自觉-评《中国集体领导机制》

原创:白钢 大道之行天下文明

3、

近年来,伴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日益成长,有关中国经验、中国模式、中国道路的讨论越来越多地进入公共知识领域。支撑这一讨论最重要的依据,无疑是中国经济在过去三十余年中的持续超常增长。然而,从经济学角度对于这种进行经济成就作系统解释在主流学界却始终处在边缘化地位(显著的例外是史正富教授的新著《超常增长:1949-2049年的中国经济》)。一个重大的原因,或者正在于作为中国经济-社会的领导核心的中国共产党,尚无法被有效摄纳到任何一种西方主流的经济学理论框架中。在此意义上,如何理解中国共产党及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与作用,构成理解中国当下现实的核心,胡鞍钢教授的《中国集体领导体制》一书,正试图切入这一理解的核心。

什么是中国政治制度成功的关键

作者将中国的政治因素,即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视作中国最重要也最难得的成功经验,而中国共产党的关键在于党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关键在于其领导机制。这是全书讨论的逻辑基点。

这种领导机制的主要特征是“集体领导制”,即由多人组成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其成员又分别代表党和国家的不同领导机构,形成分工合作与协调合力相结合的集体领导机制。作者将此种“集体领导制”的运行机制概括为五个有机组成:集体分工协作机制、集体交接班机制、集体学习机制、集体调研机制和集体决策机制。以集体决策机制为核心,这五大机制构成了一整套相互联系、作用、影响的整体性制度安排,兼有内部的分工合作、协商决策与对外的团结一致、高度统一,既能保证权力的平稳交接,又同国家建设时间和智库咨询力量有着广泛联系,在重大问题上,既保持高度的原则性和组织纪律,又具备充分的灵活性与适应力。

这一制度发源于毛泽东,重建于邓小平,成型于江泽民,完善于胡锦涛,并始终不断在实践中自我调整、自我修复、自我完善,进而实现自我超越。正是在对于中国共产党的最高权力机构的制度及其运作高度认同的基础上,上级服从下级、全党服从中央的原则才得以有效贯彻。

“集体领导制”的五大机制

对于“集体领导制”中上述五大机制的具体论述,本书均采用了从历史脉络、运作机理、机制评价三部分着手的分析结构,有效地结合了历史、现实、理想的纬度。究其职能作用而言,集体分工协作机制是集体领导制的常规运行方式,交接班机制是其自我调整、更新、延续方式,集体学习机制是其丰富和深化世界认识、促进政治共识达成的方式,集体调研机制是其贯彻实践-认识的辩证关系、了解中国社会实际、提供决策信息与依据的方式,集体决策机制是其汇集集体智慧、在达成政治共识的基础上按民主程序多数决定形成政治-战略决策的方式。

本书梳理了大量的材料和数据,较为系统地讨论了“集体领导制”的五大体制的渊源、运行、效果、影响,进而讨论了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决策机构成员的产生方式与工作路径,在分析“集体领导制”的治理之“术”的同时,也追溯其变迁之”路”与运作之“道”。这一切均指向“集体领导制”的制度创新内涵与国际竞争优势。

“集体领导制”的政治优势

要论证中国共产党的“集体领导制”的政治优势,必须在世界范围内选择合适的标的加以比较。作者以美国式的“总统(个人负责)制”作为“集体领导制”的主要比较对象,在美国所代表的资本及意识形态霸权仍居于世界秩序的主导地位的今天,无疑是深具理论自信与理论勇气的作法,他的底气来自于其所概括的“邓小平标准”,即经济上赶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政治上创造比资本主义民主更高更切实的民主,造就更多更优秀的人才(参见邓小平:《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邓小平文选》第2卷,322-323页)。

作者认为,“集体领导制”相对于“总统(个人负责)制”,具有科学性、先进性、原创性的三大特征。

科学性是指,“党和国家领导集体”相对于单数的“国家最高领导人”,从信息来源到政治智慧均明显优越;

先进性则主要基于如下判断,即作为兼具工人阶级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身份、体现“三个代表”精神的中国共产党,就其自身定位、政治使命、政党组织、政治过程而言,明显优于代表特定阶层和利益的资本主义国家政党;

原创性意味着,“集体领导制”所贯彻发展了的民主集中制与集体领导各人分工制,相对于个人领导制,是一种基于中国国情成长出来的充分体现中国特色的制度创造。这三大特征进而决定了“集体领导制”在国际竞争中的比较政治优势:决策行为不翻烧饼、决策效果可预期、决策影响可预见、决策思路可延续。

这种整体性的理论构建及比较思路,决定了作者得出如下结论:无论与美国实行总统制或俄罗斯实行的半总统共和制相比,中国特色的“集体领导制”均具有明显的制度优势与政治优势。

结论是否有效

回顾本书的整体逻辑及其展开,在充分理解和体认作者巨大的理论自信、理论勇气及其正当性的基础上,也不得不指出全书论述过程中一个较重大之遗憾。全书以西方的政治领导制度特别是美国的个人总统制作为“集体领导制”的最重要比较对象,或出于破除对西方政治理论迷信的考虑,基本上没有涉及西方政治学理论的一些基本分析范式及其前提、预设。

这固然使得全书具有了相当大的理论发挥空间,但西方古典政治学特别是以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为代表的希腊政治学理路也因之被忽略了。事实上,美国的当代政治制度,带有明显的亚里士多德意义上的混合政体之特质,即政体由君主(现代政治语境中指代政体的最高领导人)、贵族(现代语境中指代具有特殊资源优势的精英阶层)与平民这三种政治要素以某种特定比例交织混和而成的。美国的个人总统制,赋予总统较之几乎绝大多数其它国家的国家元首更强大全面的权力,是君主制要素在现代政体中的强势转化形态,而君主制要素在传统政治学理论中最重大的价值,正在于可以形成有效的政治决断。忽略这样的背景,简单地说,政治领导集体相对于个体领导人具有政治判断和决策的智力优势,有违古典政治学的基本假设,更容易陷入其早已讨论过的政体悖论中。

本书论证中的这一问题,并不意味着结论的失效。中国道路的伟大实践及其超常成就,已经现实地证明了中国政治领导体制的有效性与优越性。处在重大的社会历史转型迁变中的个体,因为身处其中往往不能认清所处时代的真实情状,反倒容易生出种种有关现实与前途的充满不安、焦虑和无所适从的“苦恼意识”。对此种“苦恼意识”的扬弃,特别召唤能从各种现成的理论范式中摆脱出来、从自我经验出发、以自己的语言把握自我时代脉搏、解决自我问题的新鲜而勇敢的活思想。《中国集体领导体制》一书,正是这样一种新鲜而勇敢的思想作品。

- END -

作者:白钢,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秘书长,著名语言学家和世界史-宗教史研究者。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