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为啥朝鲜对美国如此恼火?都是因为当年那场大忽悠!

2017-08-10 10:09:49 作者: 罗思义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下面这篇很有意思的文章,详细说明了美国是如何违反了克林顿政府与朝鲜之间达成的核框架协议。文中提供的重要信息,有助于了解朝鲜半岛达成满意的解决方案所存在的难度。

中国政府在朝核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的,那就是主张朝鲜半岛无核化。因此,近日联合国通过制裁朝鲜决议,中国和俄罗斯均投了赞成票。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菲律宾马尼拉出席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期间会见了朝鲜外相李勇浩。会见后王毅对媒体表示,他和李勇浩进行了“深入的交谈”。他说,中方敦促朝鲜方面不要再做有违安理会决议和国际社会意愿的导弹试射甚至是核试验。他还说道:“当然,我们也会敦促其他各方,特别是美国和韩国也不要进一步加剧局势的紧张。”众所周知,中俄两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立场高度一致。俄罗斯曾多次准确地指出,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将加剧地区紧张局势,其针对的目标实际上不是朝鲜,而是中国和俄罗斯。

当然,朝鲜半岛要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存在许多障碍。但有一件事情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那就是:有纪录显示,美国违反了其1994年与朝鲜达成的《朝美核框架协议》。下面这篇很有意思的文章,详细说明了美国是如何违反了克林顿政府与朝鲜之间达成的核框架协议。文中提供的重要信息,有助于了解朝鲜半岛达成满意的解决方案所存在的难度。该文作者是英国诺丁汉大学美国历史讲师玛丽亚·瑞恩(Maria Ryan)。

这项研究也表明,西方专家真正的作用是进行客观的分析。现实是,西方主流媒体是受其所有者严格控制,而这些通常都拥有亿万身家的传媒大亨几乎都不约而同地对中国存有偏见。但西方也有一些依据客观资料进行实证研究、做实事的研究人员,比如下文作者对美国没有履行其与朝鲜签订协议的分析就是一个例子。一个新进展是,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使这样的客观分析,传递给更广泛的西方受众成为可能。此外,西方传统主流媒体的影响力下降,意味着立足于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客观分析正在吸引更多的受众。

因此,从事实的角度看,这篇关于美朝关系的文章非常值得关注。这也说明,西方研究人员突破西方传统主流媒体封锁的能力越来越强。

现将转载自著名国际网站《对话》( The Conversation)的原文附在下面。为原滋原味地呈现给读者,文章未作任何修改。

640

为什么1994年美国和朝鲜达成的弃核协议落空了?特朗普从中可以吸取什么教训?

作者:英国诺丁汉大学美国历史讲师玛丽亚·瑞恩

历经二十多年的试验,朝鲜终于拥有了足以将核弹头打到美国领土的导弹。据称,朝鲜导弹射程可达阿拉斯加和夏威夷。如果真如此,事态正向非常危险的方向发展。如果特朗普政府要避免与朝鲜发生核对抗,就必须了解朝鲜到底想要什么,以及其到底为何要这样做。

幸运的是,对特朗普团队来说,解决之道早有先例。1994年,克林顿政府与朝鲜签署了冻结平壤核计划、旨在实现美朝关系正常化的《朝美核框架协议》。该协议涉及双方仍须继续努力解决的许多问题,但协议很快就陷入困境,并最终于2002年走向破裂。

现在,朝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拥有全面的核导弹能力,这给特朗普政府造成巨大的压力。如果白宫想朝鲜的政策向美国希望的方向走,那么其就必须设法了解为何美国面临最好和最后的机会解决这场危机时功亏一篑。

按照朝美1994年达成的核框架协议,朝鲜同意冻结现有核计划,并最终拆除这些核设施,以换取与美国政治和经济关系的全面正常化。这意味着四件事:

2003年底前,美国牵头的财团应为朝鲜建造两个轻水反应堆,以弥补朝鲜停止核能计划造成的电力损失;

在此之前,美国应每年向朝鲜供50万吨重油;

美国应将朝鲜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中删除,并取消对朝鲜的制裁。美国和朝鲜同意在各自的首都为对方设立联络办公室,并最终把双边关系升级为大使级外交关系;

最后,美国向朝鲜做出正式保证,不对朝鲜使用核武器;朝鲜承诺将采取措施,实现朝鲜半岛的无核化。

有一段时间,事情似乎进展顺利。1998年,参与执行该协定的美国官员向国会作证时称,“美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都感到满意的是,没有发现朝鲜违反核框架协议的证据。”

但就其本身的承诺而言,华盛顿未能贯彻到底。

轻水反应堆从未建成,负责建设的以美国为首的财团负债累累,参议员指责克林顿低估了所需的成本,夸大了美国盟友的出资金额;国会中的鹰派共和党人嘲笑称,“所谓的框架协议是在鼓励挑衅行为”。

重油的提供被克林顿政府多次拖延甚至中断。时任助理国务卿拉斯特·戴明(Rust Deming)告诉国会,“坦率地说,过去几年我们没有如期提供承诺给朝鲜的重油数目。”同时,参与框架谈判的外交官罗伯特·加卢奇(Robert Gallucci)警告称,“除非美国按照协议条款做事,如期为朝鲜提供重油,否则协议可能会破裂。”

直到2008年,美国国务院才将朝鲜从所谓“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中除名,尽管后者早就达到了删除标准。直到2000年,美国才减少对朝鲜的制裁项目,但比框架协议中的承诺晚了6年。据加卢奇称,国会对该协议是否有利于最小化解除制裁的损失持怀疑态度。于是他告诉一个国会议员:“朝鲜一直对美国没有更多作为感到失望。” 

2000年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会见了朝鲜特使赵明录。

最重要的是,美朝双方并未采取行动正式结束朝鲜战争。由于1953年参战双方签署的是停战协议而非和平协议,从技术上来讲,这场战争尚未结束。直到《核框架协议》签署六年后,美国才“正式保证”不会攻击朝鲜。与此同时,克林顿政府毫无益处地坚持把朝鲜归类成“无赖国家”或“流氓国家”。此外,上世纪90年代,美国军方曾经发出“不惜(对伊拉克和朝鲜)同时打两场战争”的威胁。

到华盛顿的下一任领导人执政时,情况变得更糟:2002年,布什政府的《核态势评估报告》将朝鲜列入列为核打击对象之一,与此同时美国《2002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朝鲜列入“流氓国家”之流,并誓言武力对付之。迄今为止,尚有28500名美国军事人员驻扎在美国驻韩国的11个军事基地,韩美两国每年在朝鲜半岛附近举行军事演习。

因为美国政府将朝鲜视为令人厌恶的政权,不难看出为什么美国统治集团会得出“平壤仍然是华盛顿的攻击目标”的结论,以及为何美国从未真正履行过框架协议。但正如随后的谈判所显示的那样,朝鲜仍然渴望得到燃料,仍然表现出偏执、自私自利的安全意识。其过去的行为有力地证明,核计划不过是平壤准备在适当情况下放弃的筹码而已。

一个新的、更强有力的和平协定所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结束东亚核战争的威胁,促进全球核不扩散制度。1994年《朝美核框架协议》的故事证明,这不是不可能,但它需要审慎果敢的外交政策和兑现任何承诺。可悲的是,迄今为止特朗普政府似乎尚不能胜任这样的重任。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新财迷
相关推荐: 朝美关系半岛局势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