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梅新育:今天的教科书审查会意义重大

2017-07-07 10:05:37 作者: 梅新育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从今年秋季学期开始,全国义务教育阶段语文、历史、政治三科将使用统编教材,这场会就是审查教科书、排查其中可能存在的颠覆性政治错误,以确保我们的国民教育体系指向是培养中国人,而不是培养中国掘墓人。

今天,2017年5月6日,北京召开的一场会议很可能将被未来的历史证明其意义深远。因为从今年秋季学期开始,全国义务教育阶段语文、历史、政治三科将使用统编教材,这场会就是审查教科书、排查其中可能存在的颠覆性政治错误,以确保我们的国民教育体系指向是培养中国人,而不是培养中国掘墓人。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孔子建立了全世界最早的有教无类平民教育体系,且被尊为“圣人”;

中国经济赶超的成功,很大程度建立在教育成功基础之上;

全世界所有古老文化都有大洪水传说,唯独中国是大禹治水,依靠组织起来的人力治理大洪水,其它古老文化全部是神降洪水、神收洪水,子不语怪力乱神,无神论信仰是中国文化传统最深层的底色,历史就是我们的信仰;

灭人之国者,必先亡其史;

……

凭这些,已经足以让我们理解审查中小学语文、历史、政治教科书对确保我们这个大国社会凝聚力、国家认同的不可替代的意义,更何况中央之所以决定全国义务教育阶段语文、历史、政治三科改用统编教材,相当程度上就是因为教科书领域已经发生过极端恶性的事件。这些年来我国社会凝聚力在某些领域严重涣散,国家认同、特别是一些青少年的国家认同严重扭曲,从根本上危及国家长治久安,在相当程度上不能不归咎于我们基础教育阶段语文、历史、政治方面教科书出了问题。我们的国民教育体系指向究竟是培养中国人,还是培养敌视中华文化、敌视中国人民的中国掘墓人?我们的教科书是为捍卫这个国家、建设这个国家的人扬名,还是为敌视这个国家、敌视中华文化的人培养影响力?这已经是一个现实的、关系我们长期生死存亡的问题。教科书拨乱反正,刻不容缓,今天教科书审查会与会者肩负沉重历史责任。

作为一个经济研究者,我怎么会关注到这方面问题?最初思考始于2006、2007年,当时,我感到中国经济基本已经上路,只要不爆发大规模社会动乱,赶上日本、欧洲、甚至美国都应该问题不大,只是时间问题,关键是这个前提能否成立——“不爆发大规模社会动乱”。从这一点出发,我起初是注意到一些国家开放经济的发展曾经损害了他们的国家政治统一,促使我思考自己在现实经济社会生活中见到的一些问题、现象,开始花时间探索开放经济对国家政治统一的影响问题。后来,我发现经历过经济社会发展起飞的国家很多,修成正果者屈指可数,而且很多国家的下场不仅仅是一般的发展停滞(拉美化),而是在大规模国内社会动乱、内战外战中毁灭。那么,中国会不会遭遇这样的命运?如果存在这样的风险,主要风险潜在引爆口在哪里?围绕这个问题思考研究数年,形成了一系列文章和一本专著《大象之殇——从印度低烈度内战看新兴市场发展道路之争》。托名天竺,情系中华;忧患之作,期望忧患兴邦。

对教科书审查,我提出了几点主张,其中一条就是今年2月初以来公开主张、呼吁的将张承志作品剔出教材。为什么?附录是当时我写的两篇短文,说明了原因。在今天的会上,与会者全票通过剔除张承志作品,向肩负历史责任、投下正确一票的与会者们致敬。教科书拨乱反正,自今日始。

同样是今天,某市某区民族宗教事务办公室官方微博发出“5.6民族团结日联谊会”照片,会场上居然是中国、沙特国旗并列,令网民纷纷评论与会者是以沙特侨民自居,又让我们看到了某方面遗祸之深。维护中国国体,维护中华文明,维护中国认同,同志仍需努力。

本来追求只是一个书生,当好一个专业研究人士,以前做梦也不曾想过操心这些事情,民族、宗教方面书籍最初只是作为历史爱好者当作业余消遣阅读;既然命运让我注意到了这些问题,既然多年努力工作让我赢得了一定知名度,既然这些领域本专业人士们不能、不愿公开发声,不得不承担起责任,把本行赢得的一点知名度用于促进这些事情。几经坎坷,成败利钝未知,但求无愧我心。

2017.5.6

附录一

【为什么必须将张承志文章撤出语文教材?】

惊闻张承志某文被选入中学语文教材,不能不坚决反对。

为什么?因为至少从1990年代以来,他的作品和言论充斥着对中国文化的辱骂、对中国血统的背弃、对外国和外来宗教的强烈认同、对原教旨主义种族灭绝式屠杀汉族人民“异教徒”和现代国际恐怖主义圣战(jihād)的讴歌,已经打破了中国社会价值观的一切底线。在中国面临日益严峻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威胁的今天,将张承志作品选入语文教材,无异于给反恐前线官兵和百姓背后捅刀,无异于在课堂上堂而皇之为恐怖主义、去中国化张目和培养接班人。

凭什么这样说?作为从1980年代张承志出道不久就开始追捧他的昔日粉丝,我有资格这样断言。曾经被他的文笔吸引,后来年龄、知识、阅历渐长,了解了同治回乱历史,阅读了古兰经、布哈里圣训、教法、宗教史和阿拉伯、土耳其、波斯、中亚、北非等多种通史,了解了许多事情,更因为目睹三股势力日益坐大威胁中国和世界,我意识到了张承志作品理念的致命问题,这是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所不可接受的,岂能容忍它作为教材!

让我们看看他的作品吧!不提他作品中连篇累牍对种族灭绝式屠杀汉族人民“异教徒”妙笔生花的粉饰赞美,对中华文化赤裸裸无底线的辱骂,读读《献给你的都瓦》,看看他是如何深情讴歌举世闻名的恐怖主义头目本拉登:

“世纪的末日,因‘你’而正义一息尚存,你这美髯俊目、头缠围巾的英雄……

你以壮烈凄绝的牺牲,启发我们思考今后奋斗(jihād)的方向——是的,新的英特纳雄那尔、国际主义的方向。

……

我在黑暗中向你捧起双手。我知道,你已经在那悲悯无边的慈爱怀抱里,宁静地长眠。我谨把我的都瓦献给你——我的沙赫、我的导师、我热爱的英雄。”

文中他不敢直接写出号召宣扬“圣战”,用了汉语“奋斗”一词,然后括号标出“圣战”一词的阿拉伯语拉丁化拼写“(jihād)”。不必强辩什么“jihād”圣战有心理修炼的意思,拉登的“圣战jihād”是什么,全世界人都知道。

再看看《沉默与公开》,他如何宣泄对土耳其的认同:

“当我踏入传奇的蓝色大寺,那千年屹立的壮丽,那美不胜收的装饰,令我几乎落泪。我失语了。我只能举起双手,为苦难的我们祈求。我伏在地上,向维系世界的真理致敬。哦,土耳其人,你们不知我们的感动。你们不懂——伊斯坦布尔更是我们的首都!”

对比他这个汉族父亲和回民母亲之子对“炎黄子孙”的厌弃:“我的血缘在西亚,我不喜欢炎黄子孙这个狭隘的词”,甚至就连伊斯兰教对非穆斯林的侮辱性称呼kafir,汉语通译“卡菲尔”,他的作品中用这个词蔑称汉族人民时还要特意改用更侮辱性的字眼音译“卡废勒”(参见《西省暗杀考》等作品),……

不用多说了,把这样一个人的作品选入中学语文教材,是什么意思?谁的决策?

2017.2.6

附录二

【《为什么必须将张承志文章撤出语文教材?》补充说明】

在《为什么必须将张承志文章撤出语文教材?》一文中,我简单展示了他的文章《献给你的都瓦》如何肉麻歌颂举世闻名的恐怖主义头目本拉登,什么“正义”、“美髯俊目”、“壮烈凄绝”、“英雄”,我之所以认为他这篇文章是在宣扬恐怖主义“圣战”,还因为此文该段落结尾对拉登的颂词称呼:

“我谨把我的都瓦献给你——我的沙赫、我的导师、我热爱的英雄。”

这里的“都瓦”是伊斯兰教的祈祷与祝福,“沙赫”(Sheikh)在汉语中通常译作“谢赫”,阿拉伯语本意是长者、学者、宗教教法权威等等,在以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作为意识形态的暴恐组织中,多有规定下级称头目为“谢赫”者。如基地组织,根据基地组织头目扎瓦希里专著《先知麾下的骑士》等资料所述,在基地组织内部,小喽啰之间互称“兄弟”,拉登等领导人称小喽啰为“年轻人(小伙子)”,小喽啰称领导人为“谢赫”。正常人即使不知道“基地”之类暴恐组织这套规矩,读到张承志如此肉麻称呼拉登,也会感到刺眼;知道暴恐组织这套规矩的人读了,无法不联系到基地组织,无法不感到作者是自居基地组织小喽啰而讴歌拉登。

2017.2.8

责任编辑:翟帅
来源: 梅新育论衡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