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时政社会 / 正文

赵丹阳:“一带一路”的伟大意义及风险防范

2017-05-31 09:14:26 作者: 赵丹阳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一带一路”战略本身具有不容小觑的伟大意义,但同时也暗藏巨大的风险,稍有不慎,它就极有可能演变成替外资打天下的工具。能否明晰利害,步步为营,扎实稳健的推进“一带一路”,使之既能泽惠中亚各国,又不至于养虎遗患,考验着决策层的智慧与良知。

“一带一路”是“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旨在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积极主动地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作为中国近四十年来对外谋求“开疆拓土”的最大手笔,“丹阳时评”认为,这一战略本身具有三大不容小觑的伟大意义,但同时也暗藏巨大的风险,稍有不慎,它就极有可能演变成替外资打天下的工具。能否明晰利害,步步为营,扎实稳健的推进“一带一路”,使之既能泽惠中亚各国,又不至于养虎遗患,考验着决策层的智慧与良知。

timg

一,“一带一路”战略的三大意义

首先,谈一谈这一战略的伟大意义。第一,“一带一路”为中国带来了多边合作的契机,同时为整个国际的民生、就业及经济发展问题作出了卓越贡献。一带一路战略是上海合作组织、欧亚经济联盟、中国—东盟(10+1)、中日韩自贸区等国际合作的整合升级,也是我国发挥地缘政治优势,推进多边跨境贸易、交流合作的重要平台。在2014年4月10日下午博鳌亚洲论坛“丝绸之路的复兴:对话亚洲领导人”分论坛开启了“一路一带”战略。构想提出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合力打造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的新理念;描绘出一幅从波罗的海到太平洋、从中亚到印度洋和波斯湾的交通运输经济大走廊,其东西贯穿欧亚大陆,南北与中巴经济走廊、中印孟缅经济走廊相连接的新蓝图。

“一带一路”自实施以来,竭力构筑新一轮对外开放的“一体两翼”,在提升向东开放水平的同时加快向西开放步伐,助推内陆沿边地区由对外开放的边缘迈向前沿。在遵循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的前提下,中国与沿线各国在交通基础设施、贸易与投资、能源合作、区域一体化、人民币国际化等领域深度合作。它为我们摆脱以美国为首国家的不平等国际贸易谈判,寻求更大范围的资源和市场合作提供了坚不可摧的屏障。

而今的“一带一路”,已经或即将开拓出继大西洋、太平洋之后的第三大经济发展空间。“一带一路”地区覆盖总人口约46 亿(超过世界人口60%),GDP 总量达20 万亿美元(约占全球1/3)。区域国家经济增长对跨境贸易的依赖程度较高,2000年各国平均外贸依存度为32.6%;2010年提高到33.9%;2012年达到34.5%,远高于同期24.3%的全球平均水平。根据世界银行数据计算,1990-2013年期间,全球贸易、跨境直接投资年均增长速度为7.8%和9.7%,而“一带一路”相关65个国家同期的年均增长速度分别达到13.1%和16.5%;尤其是国际金融危机后的2010-2013年期间,“一带一路”对外贸易、外资净流入年均增长速度分别达到13.9%和6.2%,比全球平均水平高出4.6个百分点和3.4个百分点。

据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分析指出,截止到2016年11月,中国已经在全球50多个国家设立118个境外经贸合作区,共有2799家中资企业入驻。在65个国家中,现有23个国家设立了77个境外合作区,共有900家中资企业入驻,拿下3975个各类项目,年产值超过200亿美元,为当地解决20万人就业,上交税收共计10亿美元。还有25个国家希望同中国建立36个境外经贸合作区。今年,我们的投资金额和合作对象又呈现算术级增长。

当前,全球经济增长面临重大调整和深刻转型。全球复苏步伐明显低于预期,国际贸易增长则更为缓慢。全球产出能力过剩,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导致全球经济潜在增速下降,投资率下降及实际利率下降。IMF曾警告说,世界已迎来“低增长时代”,其总裁拉加德用“新平庸”(new mediocre)来描述这一新常态。而在克林顿总统任内担任过美国财政部长的哈佛大学教授拉里·萨默斯则认为,全球经济进入了自上一次大萧条以来从未有过的一个令人沮丧的“长期停滞”时期。在这一时期内,“一带一路”战略显然起到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积极作用。

第二,“一带一路”促进了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的交融。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沿线国家渴望了解中国和加强文化交流的呼声日益强烈,相关图书的市场需求大增。在中东,根据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与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处2010年签署的《中阿典籍互译出版工程合作备忘录》,截至2015年8月,中阿典籍互译出版工程已将《埃米尔之书:铁门之旅》《不可能的爱》《悬诗》《日月穿梭》《文学和文学批评》和《阿拉伯女骑手日记》6部阿拉伯文学着作翻译成中文出版。同时,阿方也相继出版了《中国道路》《当前中国经济热点18个怎么看》《手机》《一句顶一万句》《安魂》5部中国图书。

在第二十四届新德里国际书展上,中国主宾国活动是创办以来规模最大的主宾国活动。中国代表团带来了5000多种、1万多册精品图书,举办了近70场出版和文化交流活动,中方出版商同外方共达成588项版权协议及172项合作意向,还举办了印度经典《苏尔诗海》、印度总理莫迪自传《草根总理——莫迪》中文版首发式。同时,建筑类图书《木结构设计手册》、汉语教学类图书及杂志《汉语世界》《新概念汉语课本》、印地语版中文原创绘本及儿童图书等受到热烈欢迎。

在第五十九届贝尔格莱德国际书展期间,中国文化类、历史类、艺术类图书最受当地读者欢迎,“中国著名神话故事绘本”系列深受当地学生喜爱。塞尔维亚阿尔贝托·普拉斯出版社获得了“当代中国”丛书塞文版权,还希望进一步引进“中国文化”和“中国经典故事”丛书的塞文版权。

在俄罗斯,当地出版界对中国图书的兴趣不断增长。俄文版《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以及《论语》《老子》等古籍经典译本、《酒国》《笨花》《茶人三部曲》等当代文学作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俄各大书店。

在南非,非洲首家综合性中文书店新知集团南非约翰内斯堡华文书局半年前开业,英文版《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莫言系列作品以及《汉字描红》等图书受到广泛关注。

在英国,“中国文化”及“中国认同”的分量也今非昔比。英国帕斯国际出版社只出版中国学者撰写的学术书籍,它的口号是“出版来自中国的关于中国的书籍”。公司创办者保罗·古尔丁一辈子从事图书出版工作,曾在新加坡工作13年,彼时他的工作是将西方出版物推广到亚洲市场。正是长期在亚洲工作的经历让保罗对亚洲文化,尤其是中国文化有了浓厚的兴趣。2002年退休回到英国,保罗开办起私人出版公司,主要经营将亚洲地区学术书籍翻译引入英国市场。据公司业务拓展经理蔡萌迪介绍,帕斯卖得最好的书有两类,一是热门话题,譬如中国国际关系、中国经济与商业等,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合作的《中国国际关系》系列丛书卖到60多个国家,最新话题类书籍《中国如何看待恐怖主义》非常热门,《来自中国的全球IT解决方案:华为的故事》也十分受欢迎。另一类是稀有研究,譬如即将出版的一本介绍藏文字的书。

《说苑·指武篇》曰:“凡武之兴,为不服也,文化不改,然后加诛”。中国数千年以来能够对其他邻国“协和万邦,统而不治”的资本,首当其冲的便是文化。浩瀚的历史无数次向我们证明,博大精深的“华夏文明”一旦铺展开来,对周边的影响将是十分巨大且潜移默化的。

第三,“一带一路”战略减轻了我国外汇储备增加的风险。中国外汇储备(不含港澳台)的主要组成部分是美元资产,其主要持有形式是美国国债和机构债券。2006年2月底中国大陆的外汇储备总额为8537亿美元(不包括港澳的外汇储备),首次超过日本,位居全球第一。2010年12月国家外汇储备28473.38亿美元,比上年末增加4481亿美元。

在此后的三年中,中国持美国国债的数量也大体上是有增无减(中国成立外汇管理机构20年来,外汇储备规模增长了78倍)权威人士指出,实行浮动汇率制的国家外汇储备以GDP的10%左右为好,中国目前的外汇储备水平明显偏高,这就为国内金融海啸的爆发埋下了隐患,美方一旦自贬币值,中国的财富将立时缩水。因此,新一届领导班子在上任伊始,便即加紧抛售美债,把钱撒出去,为的就是“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自“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以来,我国的美债持有率逐年下滑,中国人民银行2017年2月7日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月31日,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29982.04亿美元,连续第七个月下滑,并自2011年2月以来首次低于3万亿美元。与此同时,“被运用出去的外汇储备”将中国与中亚各国捆绑得更紧,已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之势,这为西方国家对中国发动“金融战”增加了难度。

timg (1)

二,如何避免“一带一路”替外资打天下?

“一带一路”战略是我国将经济全球化的重心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的伟大战略构想,然而,它离不开所谓“不对称全球化战略”的另一半作为互补,即针对发达国家保护我国高端产业和货币金融制度。

要破除“一带一路”替外资打天下的可能,关键在于解放思想。李斯特曾经指出,“在与先进工业国家进行完全自由竞争的制度下,一个在工业上落后的国家,即使极端有资格发展工业,如果没有保护关税,就决不能使自己的工业力量获得充分发展,也不能挣得圆满无缺的独立自主地位,流行学派没有能看到这一点。”

相信许多人已经注意到一种令人疑惑不解的现象:在历史上,都是发达国家提倡自由贸易,当初的英国即是如此。发展中国家则必定强调贸易保护!南北战争后美国外贸政策的指导思想便是贸易保护主义。但我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却对主流经济学派的理论深信不疑,成为自由贸易的坚定捍卫者,实在令人扼腕叹息。

“丹阳时评”认为,当下“自由贸易”理论之所以能够大行其道,除了我国一些人被发达国家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所宣称的自由贸易信条所欺骗外,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我国要为一直以来就长期存在的低端产能过剩在世界市场上寻找出路,所以不得不高调倡导自由贸易。但是,我国自由贸易信条的信奉者并不明白,我国各产业目前普遍存在的“高端失守、低端过剩”正是过去推行自由贸易、自由投资政策所产生的结果。然而,我国仅仅为了解决低端产能过剩问题而捍卫自由贸易政策是一种短视行为,它将使我国在“进口高附加值的高端产品并出口低附加值的低端产品”的低端发展道路上越陷越深,在这种情况下,我国是不可能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也是不可能从根本上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因此,只有保护价值链高端国内市场和建立独立自主的金融体系,我国才能从根本上破解“一带一路”为外资打天下的困局,从而“直挂云帆济沧海”。

那么,如何通过根除基础货币外汇占款发行机制建立独立自主的金融体系呢?在这个条件下,又如何通过“一带一路”战略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呢?

贾根良教授指出,问题的关键是破除美元霸权,而这首先要从停止增加外汇储备入手,使外汇储备下降到能够满足3~5个月进口需求的水平。在笔者看来,在不停止外汇储备增加的情况下,只是考虑如何将增加的外汇储备运用出去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

如何遏制外汇储备增加?适度停止引进外国直接投资、禁止中国企业海外上市和融资、打击热钱、逐步取消出口退税、建立中国出口卡特尔、提高出口部门工人工资和扩大内需等,都不失为是明智之举!特别是要彻底抛弃导致贸易顺差长期增长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发展模式,实行贸易平衡。至于如何化解现有巨额外汇储备问题,普遍认为回购外资企业是最好的办法,这不仅可以解决外汇储备所带来的诸多严峻问题,而且还可以同时解决地方政府债务、土地财政和民营企业大发展的问题,并引发一场为中国新工业革命提供廉价融资的“金融革命”。当人民币基础货币在国内完全实现自主发行之后,我国可以通过对“一带一路”国家发放人民币贷款,在这些国家使用人民币进行投资,在国际贸易和“亚投行”中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通过这些措施,在这些国家稳步建立人民币货币区。

当然,这或许是一个“期之以十年乃至二十年”的大战略,短时间内难见“事功”。但政府却可以本着“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心态尽力一试!

作者 赵丹阳 微信公号:wuleihuaji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四月网
相关推荐: 一带一路赵丹阳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