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后沙:安倍连访俄英,大输家敲亚投行门

2017-05-02 09:57:38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摘要:日本就像一名爱情片里的女人,自以为有几分姿色,矜持,做作,其实分分钟都在算计价钱。

5月中旬,中国将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据新华社4月28日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派出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率团到中国参会,以示改善中日关系的意愿。

640.webp (1)

25日中国外交部证实了这一消息,二阶是自民党二号人物,说他是亲华有些夸张,但在日本人眼中他的确是个“亲华派”。

二阶俊博对一带一路的态度,代表了目前日本内阁及国会大多数人的看法--震惊和敬意。

同时,安倍晋三本人则连续出访俄罗斯和英国,试图在外交上寻求信心和机会,拐弯抹角的向美国暗示自己外交政策独立性。

640.webp (2)

与普京会面,尽管安倍晋三直接喊出了“弗拉基米尔”以示亲热,但俄国人还是冰冷有余而热情不足。

总的来看,这是一次流于表面的出访。因为安倍最大外交目标之一“俄日和平条约”仍然看不到希望,“北方四岛”问题是一道过不去的坎。

日俄领土纠纷的解决,已经错过了最佳历史机会,叶利钦执政早期,俄罗斯有一帮“卖国”议员和政要,那时北方四岛是价钱问题。日本没有抓住,患得患失,到普京面前再想翻盘,难于登天。

对英国的访问,安倍俨然成为了“全球自由贸易”的旗手和号召者(拾中国牙慧),作为美国在欧洲和亚洲两个最重要盟国,英日在自由贸易态度上的一致,等于公然与特朗普保守主义唱反调,同时也响应了中国的全球自由贸易态度。

安倍想在特蕾莎.梅首相面前展示日本是亚洲经济主导者的形像,只能是自欺欺人。

安倍出访英俄是明的,而准备插队融入一带一路和申请加入亚投行是暗的,日本人真正功夫下在暗处。

TPP散伙的打击

亚投行和TPP分别是由中国和美国主导的两个经济一体化平台,两个平台的源动力,利益点,立足点,以及规则和机制方面差异非常明显。

在这两个平台应对措施上,日本进退失据,一开始就把宝押在了TPP上面,在无比艰难的谈判过程中,最终选择了向美国让步(农业问题),等特朗普退出牌局后,日本只能打断牙齿往肚里咽,而再看亚投行,发展势头则异常迅猛。

640.webp (3)

二阶俊博已经公开喊出要加入亚投行,跟以前观望,犹豫,试探,拒绝的心态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TPP成立前那段时间,相信网民们都见识过中国公知媒体的嘴脸,他们为TPP限制中国,排斥中国而弹冠相庆,嘲弄中国被民主世界抛弃,等TPP各成员国之间协议签署后,更是一片欢腾,仿佛中国崩溃就在眼中。

日本也将TPP当成遏制中国的最有利工具,宁可吃亏也要为美国铺平道路。

2013年10月,中国领导人在印尼提出筹建亚投行,得到了很多国家的响应,日本不置可否。

到了2014年10月24日,印度为首的21国在北京签署了《筹建备忘录》,日本那时还觉得印度傻,继续观望。

2015年3月初,印尼,新西兰,沙特,塔吉克斯坦,约旦等国也提出了申请,日本在犹豫,最终坚决拒绝。西方媒体还在嘲弄这是亚洲国家(除了新西兰)的自娱自乐,成不了大事。

没有过几天,到了3月12日,日本遭受了重大打击,美国也一样。英国在美国持续劝说和施压之下,卡梅伦政府突然宣布申请加入亚投行。

然后,法国,德国,意大利全体跟进,而一些欧洲小国甚至连亚投行是什么还没弄清楚,也一哄而上,这就是小国的好处,它不用太费脑子,因为英法德要去的地方肯定是好地方。

英国是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而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国家利益永远高于国际关系。而日本则继续把希望寄托在TPP身上。

TPP本质上是美国维护其霸权地位的战略工具,是贸易霸权主义的延续,它对相关国家的最大压力是“跨国公司利益大于国家主权”。

对美国国内来说,这是奥巴马政府一意孤行的计划,美国的纺织业,橡胶制品业,农产品业一直对TPP持反对态度,这些矛盾最终都将反映到国会政治博奕之中。

对日本来说,TPP虽说有利有弊,但归根结底是被美国牵着鼻子走,并不是以日本利益为出发点。

对中国来说,TPP一旦开始运行,就面临着两个选择:

一,加入,作为后来者,代价肯定比先入伙的高,虽然能获得经济利益,但在国家政策上会受制于美国。

二,不加入,损失会很大。

但中国并没有在二选一中纠结,而是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中国组建的亚投行,同样给了美国二选一的纠结。

一,美国加入亚投行,虽然能获得利益,但等于承认了中国制定的游戏规则,这种政治代价对美国来说过于高昂。

二,不加入,美国只能眼睁睁的蒙受经济利益损失。

美国会寻求加入亚役行,但挖空心思要夺走规则制定权,而中国则不可能让美国拥有这种权力。再者说,美国也错过了最佳时机,它现在连商讨规则的权利也没有。

TPP本身存在的双重规则,以及各种矛盾,只要奥巴马一离开,作为一项政绩工程,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希拉里上台,都没有理由继续存在。这就是民主体制的“优越性”。当然,在公知眼中,美国怎么做都是正确的。

TPP散伙后,日本既痛苦又不甘心,安倍还试图劝说特朗普回心转意,或者重起炉灶,然而,一切都是白费口舌,日本必须尽快调整它的外交政策,止损成了当务之急。

日本欲拒还迎

日本在TPP这局上押输了,而亚投行对它来说,在选择上的痛苦比美国更大。

一,不加入。

显而易见,日本将损失巨大经济利益,这种损失将远远超过美国。日本的GDP在亚洲仅次于中国,根据份额分配原则,日本只要加入,肯定就是第二把交椅,但是日本错过了截止申请日期,时光无法倒流。

现在重新考虑加入,只能以普通会员国身份出现在亚投行,失去了应有的话语权 。

二,加入

日本能够通过资本输出获得巨大经济利益,但意味着它手中的亚洲开发银行将彻底被边缘化,失去了一个有力工具。

而且在美国未加入亚投行之前,日本这一做法又将在政治上失去美国支持,这种后果日本未必能够承受。

在中美这一场较量中,日本毫无疑问是最大输家。

美国就算加入了亚投行,获利也比不上日本,因为中国一开始就将亚投行的股份分配原则进行了设置:

大家的份额按GDP等指标来设定,中国肯定是占有最大份额。

美国进来为什么占不了大头?因为还有一个分配原则是:

亚洲国家占75%,亚洲之外国家只占25%,也就是说,美国哪怕是分配到顶点,也只有25%,无法超过中国的32%。份额决定话语权。

而中国则对俄罗斯给予照顾,将它纳入亚洲区域国家。所以俄罗斯这5%左右份额不用跟欧洲抢。

日本进来,可以将印度挤下来。但跟印度比,日本没有初创国的话语权,这是日本自己坑自己造成的。

日本现在要做的就是亡羊补牢,据日本自己的亚发行测算,2010到2020这十年,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金额近八万亿美元,平均一年八千亿美元。

一方面中国等有巨额储蓄资金的国家,有钱没处投资,只能流向欧美金融市场,给投机者创造暴利机会。

一方面急需基建资金的亚洲国家得不到投资和贷款。

亚投行做强做大后, 既能为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解决结构性短缺问题,又能实实在在帮助这些国家提高生活质量,经济水平。

各投资国,也能有十分稳定的预期收益。

一带一路战略中的相关国家,正处于这些急需资金搞基建的地区,亚投行既为不发达国家提供资金,也为一带一路提供必要的融资条件。

说白了就是大家一起出钱到亚投行,把一带一路战略推广开来,实现多方共赢。中国则为自己的崛起打造更有利的外部条件。

英国这浓眉大眼的家伙叛变后,其实白宫反应非常激烈,只是媒体淡化这一矛盾,然后法德意一跟上,美国只好法不责众,消停了下来。

英国是现实的,明智的,相对于理性的欧洲,日本对待亚投行的态度则带着情绪化。它对加入亚投行的利益一清二楚,却宁可在TPP上玩火。

2012年,日本将钓鱼岛“国有化”,中国迅速做出激烈反应,中日关系持续保持紧张状态。

640.webp (4)

2015年,中国举行了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暨抗战胜利70周年,首次在非国庆日举行大阅兵,对日本的刺激不言而喻。

加上日本国内对待历史的态度问题,这些都影响了日本对亚投行的热情,与中国的合作并不能仅仅从经济考虑。

但日本经济已经低迷多年,安倍内阁无论是降低企业税还是所谓安倍经济学,都无法缓解日本经济面临的严峻形势。

一带一路战略和亚投行成立,的确损害了美国和日本的既得利益和经济地位,给日本带来了危机感。

然而日本只能接受现实,一味逃避中国,对抗中国根本没有出路,一带一路对日本企业来说,是新的巨大的商机,亚投行对日本资本方来说亦是如此。

亚投行面向的巨大基建市场,也存在资金缺口,无论是从包容开放的理念,还是现实利益,中国都不会阻挠日本加入。

日本就像一名爱情片里的女人,自以为有几分姿色,矜持,做作,其实分分钟都在算计价钱。

640.webp (5)

等中国把房间门关上了,她又来羞答答的敲门!不过好价钱已是错过了。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微信公号“后沙月光论古今”
相关推荐: 安倍俄罗斯英国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